第六十八章 坚持,坚持!!(第九更!)


  广场上没yǒu丝毫的谈论之声,此刻的所yǒu人,全部都在那浓重的呼吸声里,望着那九个雕像上,唯一的一个,没yǒu变成灰色的名字。

  墨苏,距离第一,只chà五阶!!

  此刻的第一叶望,也在石海等人的帮助调息下,慢慢睁开le眼,其目中还yǒu血丝残存,盯着雕像上的排名,其神色蕴含le复杂。

  石海在叶望身边低头似说le什么,但那叶望却是根本就不理会,仿佛没yǒu听到,一直盯着雕像地上的排名,目不转睛。

  石海眉头一皱,暗叹一声,转身离去。

  “我是叶望……我绝不会输!!更不屑弄一些小动作!”叶望握紧le拳头,此刻的他,再不是那高傲的小辈第一人,而是一个拼尽le全力,最终踏在le九百零五处台阶,可却受伤离去的寻常族人,他心中的紧张,要比此地任何人都要强烈无数倍。只是,就算是如此,他依旧yǒu他的骄傲,yǒu他的尊严,对于石海的提议,他觉得是一种◎耻辱!

  一片寂静中,来自此地众人的呼吸声越加的清晰,尤其是那些最早时候本把苏铭当成le乐趣的族人们,如今他们脑中一片空白,留下的唯yǒu难以置信的震撼。

  他们亲眼看到le一个奇迹,◆◎耻辱!

  一片寂静中,来自此地众人的呼吸声越加的清晰,尤其是那些最早时候本把苏铭当成le乐趣的族人们,如今他们脑中一片空白,留chǐrǔ!

  yīpiànjìjìngzhōng,láizìcǐdìzhòngréndehūxīshēngyuèjiādeqīngxī,yóuqíshìnàxiēzuìzǎoshíhòuběnbǎsūmíngdāngchénglelèqùdezúrénmen,rújīntāmennǎozhōngyīpiànkōngbái,liúxiàdewéiyǒunányǐzhìxìndezhènhàn。

  tāmenqīnyǎnkàndàoleyīgèqíjì,亲眼看到le一次崛qǐ,亲眼目睹le一次让他们骇然的疯狂!前所未yǒu的,yǒu这么一个人,从最后一名一步步,走到le巅峰!

  前所未yǒu的,yǒu这么一个人,超越le邬森,超越le毕肃,超越le宸冲,更是前所未yǒu的,yǒu这么一个人,逼的叶望受伤,逼的叶望竟也离开le那座风圳山,使得此山,在如今,只属于一个人,属于墨苏!

  那些进入前五十名的骄阳圈子,如今也是一片死寂的沉默,他们沉默的看着那九个雕像上的墨苏,神色中的复杂,羡慕,嫉妒,期待等等,在这一刻,表lù无疑。

  至于那各个部落的首领们,如今同样如此,没yǒu丝毫的区别,他们目中的那墨苏,已然在心中达到le极高的位置,这样的人,势必在归来后,引qǐ一场哗然风暴。

  太多的人,想要知道,此人……是谁……他长的什么样子……只是之前的苏铭,实在是太普通le,在比试前,根本就罕yǒu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即便是那之前拉着他去一qǐ拜见宸冲的那位大汉,如今也是紧张的看着那雕像里的名字,目中lù出兴奋与期待。

  唯独yǒu一个尖嘴猴腮的老者,此刻站在人群里,一脸震惊,他确定自己在每一次yǒu人放弃后,都会第一时间看到对方,可如今,当出le墨苏外的所yǒu参与比试者都回到le广场后,他却呆呆的发现,这些人里,竟没yǒu那个他之前第一个找到的小家伙。

  “不能吧……”背穹喃喃,看☆着那雕像上的墨苏二字,还是yǒu些无法相信。

  “莫非……真的是他!!”

  远处的角落里,阿公墨桑与风圳荆南,二人没yǒu丝毫交谈,沉默中,望着雕像,墨桑神色看似如常,但其内心,却是极★为震动。

  至于那荆南,目睹le苏铭崛qǐ的全过程,此刻的他,神色的震撼,无法去掩饰le,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一个之前在他眼中如蝼蚁,根本就不被看重,甚至在他感觉若能进入前五十都算走le大运的◇苏铭,竟一次次的超出他的预料,一个个的给le他意外,如今更是给le他震撼。

  对于苏铭的来历,荆南的内心极为凝重,墨桑昨天的话语似再次于其脑海内回荡,让他更加迟疑。

  许久,许久,当广○场上众人没yǒu丝毫不耐,全部都在等候之时,当远处的天边泛qǐle光明,当清晨到来之时,苏铭站在九百处台阶上,睁开le眼,他的身体上,只yǒu一道血线,随着其双目睁开,那条血线随之消散。

  抬头看le看光明中的山顶,可惜那里却被雾气笼罩,不如夜晚时的敞开……苏铭沉默片刻,拿qǐle手中的令牌,低头看le一眼。

  “九百零五……”苏铭喃喃。

  “既然已经走到le这里……那么索xìng……我就与他比一比!!”苏铭猛的抬头,其目中lù出le果断,深深的呼吸口这清晨的凉气,苏铭抬qǐ脚,向着那九百零一处台阶,蓦然迈去。

  但如今天明,没yǒu月光,苏铭感受到的压力直接降临,好在这股压力随着天明的到来,减少le很多,对比之下,到也与深夜时于苏铭的感受相chà不多。

  可就算是如此,这里是九百阶以上,这里是无限的靠近山的巅峰,这里存在的威压之强,足以将人生生碎灭!

  哪怕是此地的一步,绝对堪比下方数步乃至数十步甚至百步更多!

  苏铭的右脚,在落下的一瞬间,他身子剧震,全身一百五十六条血线蓦然而qǐ,环绕其身体的同时,去疯狂的抵抗这股扑面而来的威压。

  苏铭,动le!!

  在他动的这一刹那,下方的广场上,那沉默中等待le很久的人们,似压抑le很长时间后,yǒule爆发的宣泄,随着苏铭这一动,哗然惊天而qǐ!

  “九百零一!!”

  “他走到le九百零一!!”

  无数的目光,蓦然凝聚在那九个雕像上唯一没yǒu成为灰色的名字上,这一刻,他们忘记le一切,眼中,脑海中,只剩下这一行没yǒu暗去的名次。

  宸冲身子一抖,倒吸口气,凝神盯着,这一幕,在他看来绝对是此番大试的巅峰时刻,甚至于比以往的历次都要鸡烈太多,他不愿错过半点。

  毕肃死死的握住拳头,目中的寒光越加浓郁,其内蕴含le的嫉妒,似化作le浓郁的怨气杀机。一同存在le杀机的,还yǒu那黑山部的族长,他盯着那雕像上的墨苏二字,神色yīn沉的如不化之寒冰。

  九百零二!!

  当那墨苏名字后面的阶数变成le九百零二的一刹那,这广场上所yǒu瞩目之人,似全部都是心脏猛地一跳。

  仿佛苏铭的这一步落下,踏的不jǐnjǐn是山阶,还包括le此地众人的心绪,这是极为罕见的,这一幕,足以说明如今的苏铭,在此地之人眼中的重要,足以说明,他的一举一动,已然牵动le此地所yǒu人的心绪!

  以往,这是独属于叶望的荣耀与骄傲,但此刻,叶望成为le旁观者,他坐在不远处,沉默中其心绪竟也随着苏铭阶数的变化,猛的一跳。

  这种感觉,让他很陌生,让他……刻骨铭心!

  “九百零三!九百零三le!!只chà两步,就可与叶望齐平,只chà三步,就能将叶望超越,成为第一!”

  “他……能第一么…□…”

  乌龙部的老妪,双眼瞳孔收缩,呼吸略yǒu急促。一旁的白灵,此刻也不再发呆,而是抬头,看着那雕像上墨苏的名字,秀眉微微皱qǐ。

  乌山部中,山痕始终沉默的坐在那里,如今虽说依旧,★但其眯qǐ的双目内,却是透出le一缕奇异的光芒。

  北凌一脸鸡动,以他在乌山部的身份,本不会轻易lù出如此神色,而是要刻意冷漠,但如今,他却压制不住那种鸡动,他甚至yǒu种把自己代入到墨苏身上的错觉,那种压过le风圳部落天骄的兴奋,让他鸡动的握紧le拳头。

  乌拉比他更鸡动,小脸通红,整个人站在那里,似其心脏怦怦跳动加速,恨不能这叫做墨苏之人,再快走几步。

  雷辰放弃le墨苏是苏铭的猜测,他觉得,这个的确是太过飘忽le。

  “九百零三!!墨苏到le九百零三!!!”乌拉毕竟还是一个小女孩,此刻兴奋的立刻呼喊qǐ来,指着那雕像上的名词,双眼lù出鸡动的光芒,那光芒里,更yǒu一种若隐若现的奇特情绪。

  整个广场,掀qǐle更为强烈的哗然风暴,嗡嗡之声回荡间,叶望盘膝坐在那里,双目的血丝,再次浮现,他的双拳已然死死的握住,心中的复杂,难以用言语表达。

  他曾经是天之骄子,曾经是站在山顶,受到下方广场之人的瞩目与期待,可如今……他却成为le广场众人之一,这种变化,他很难去接受。

  甚至那耳边传来的惊呼与哗然,对他来说,如同一把把利刃刺入xiōng口,让他很痛……

  苏铭站在九百零三处台阶上,他尽管身子站的很直,但身体的颤抖,却仿佛摇摇yù坠,九百阶往上,即便是白天,但那轰然来临的威压,却是强大的难以想象。

  jǐnjǐn走出le三步,苏铭便感觉似到le极限,他的身体传来的剧痛,已然不是血线可以抵抗,咔咔之声在他的耳边回旋,那是全身骨头无法承受的声音。

  站在那里,苏铭喘着粗气,心脏的跳动似要崩溃一样,更是化作le刺痛,让他面色苍白。距离九百零五,还yǒu两阶……

  在这里,甚至都无法休息,因这威压的存在,就算是休息,也会让人体内气血难以运转,苏铭身子颤抖,猛的抬qǐ右脚,向着那九百零四处台阶,蓦然落下。

  在他脚步落下的刹那,其全身轰鸣,一口鲜血喷出中,苏铭的身体似要倒下,但却被他生生的忍住,直至完全的站稳后,他左脚随之同样踏在le这九百零四处台阶上。

  全身无力,好似整个山峰轰然的压在身上,天旋地转。

  -------

  这是第九更!!!!!越写越慢le,我争取再写一章!

  C@。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