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司马信!


  乔宏这个少年,有些不俗中文网

  苏铭走出山谷里隐藏在岩壁内de山洞,回头看了一眼这很难被发xiàn,即即是他,若不太过注意,也难以看出眉目de岩壁。

  如果他不展开烙印之术,凭着肉眼看去一切如常,唯有在烙印神识散开下,方可看出此地de岩壁,隐隐闪烁光芒。

  收回目光,苏铭没有继续戴着面具,用黑袍遮盖了头部,缓缓de走出了山谷,走在这往昔de邯山隐秘之地,一路上,他□看到了一些在此地如乔达一般寻宝之人,这些人往往目光在苏铭身上一扫,便不去注意了。

  没有人知晓,消失了数月de墨苏,在这个黄昏时分,从这深渊里走了出来。

  更没有人知道,两个月前引动天▲◎地转变,呈xiàn了开尘神像de那位神秘de凝血圆满者,正在这深渊里,一步步走来。

  这叮飞黄昏,一切如常,邯山城灯火通明,随着越临近天寒宗到来de日子,此城也越加热闹起来。邯山城四周de三部▲山峰,沉浸在寂静里,三部各自己经锁闭了山峰,阻止了一切造访者,即即是修为到了开尘境,在三部这样de中型部落面前,也要止步。

  黄昏de夕阳,看去一片红色,但此红不如燃烧,而是余阳罢了,大地被这黄昏所染,处于将暗之中。

  安东部,在这黄昏渐渐流逝中,在于山底看不到夕阳时,迎来了它期待许久de一位客人。

  苏铭重新戴上了面具,站在安东部山峰脚下,此刻有风吹动他一身黑袍哗哗作响,他站在那里,默望此峰。

  这是他第二次站在这里,与前一次比较,除时间de间隔外,他更是若脱胎换骨一般有了迥然de不合。

  前一次,苏铭要做出开尘de表示,这一次,他不需要,他站在那里,▲就无人可以忽视,这股气息凝血境反倒感受不算太深,唯有开尘境才可以清晰de感受到来自苏铭身上,源于凝血圆满所形成de一股压迫之感。

  苏铭平静de走上此峰山阶,在他踏上此阶de刹那,一股莫大de■jiùwúrénkěyǐhūshì,zhègǔqìxīníngxuèjìngfǎndǎogǎnshòubúsuàntàishēn,wéiyǒukāichénjìngcáikěyǐqīngxīdegǎnshòudàoláizìsūmíngshēnshàng,yuányúníngxuèyuánmǎnsuǒxíngchéngdeyīgǔyāpòzhīgǎn。

  sūmíngpíngjìngdezǒushàngcǐfēngshānjiē,zàitātàshàngcǐjiēdeshānà,yīgǔmòdàde压力轰然而来,这是安东部封山后de护山之力阻止外人进入,这股力量苏铭曾经面对过,此刻再次体会,已然不如当初对他形成de影响。

  若他想,完全可以不去理会这股压力de存在。

  “墨苏,拜见安东族长。“苏铭平淡de声音缓缓传出,没有如前一次般刻意de加入气血之力,使此声回旋。

  如今他只是平静de说出,自然而然de,这句话就回荡安东此峰。

  随着苏铭de话语传出,寂静de安东部山峰,恍如从沉睡中突然苏醒,那护山之力形成de威压刹那间消失,与此同时,有数道长虹从山顶急速呼啸而来。

  更是在此刻大量de安东族人一个个似接到了封命,快速de从山上赶下,一个个站在两旁神色带着恭敬,形成了一条迎客之路,蜿蜒而来。

  长虹内,有七八人,当首者正是安东族长方申,在其身后跟随de,大都是其部中亲信,还有一人,则是那安东战首。

  这些人急速而来,呈xiàn在了苏铭de面前。

  “墨家,方某等你已数月,请!”方申先是打量了一下苏铭,很快脸上露出喜悦,哈哈笑着向着苏铭一抱拳,他看似神色如常,但刚刚在看到苏铭de一刹那,却是心中一惊。

  眼前之人在他感受,与当初所见de墨苏完全不合,当初他尚可从对方身上看到一些眉目,这正是这些眉目,让他有了钱探与游移。

  可如今,在他看去苏铭就如同一个深渊,看不清,看不透,甚至他有种若是仔细去看,体内气血竟有不稳de迹象,这让方中如何不惊。

  尤其是朕想到墨苏这人de那些传说风闻,虽说里面有一些是他们安东部故意露出,但这里面还是有很多,是同样让安东部也重视de。

  “杀颜广,退●寒菲子,南天敬,压玄轮……墨家之名,如今可是名震邯山!墨家,请,我们上山详谈。“方申脸上笑容更盛。

  同样心惊de,除方申外,还有那一起来临de战首,这矮小de汉子其自己修为已然开尘,他在看到◇●寒菲子,南天敬,压玄轮……墨家之名,如今可是名震邯山!墨家,请,我们上山详谈。“方申脸上笑容更盛。

  同样心惊de,除方申外,hánfēizǐ,nántiānjìng,yāxuánlún……mòjiāzhīmíng,rújīnkěshìmíngzhènhánshān!mòjiā,qǐng,wǒmenshàngshānxiángtán。“fāngshēnliǎnshàngxiàorónggèngshèng。

  tóngyàngxīnjīngde,chúfāngshēnwài,háiyǒunàyīqǐláilíndezhànshǒu,zhèǎixiǎodehànzǐqízìjǐxiūwéiyǐránkāichén,tāzàikàndào苏铭de一瞬间,神色立刻有了转变,脚步微不成查de一顿,使得他猛de睁大了眼。

  在他看去,他感受不到苏铭de体内de血线存在,这还是其次,最重要de是,他竟在苏铭de身上,觉察到了一股说不出de威压,这股威压de感觉,是他当初看到苏铭时,没有de。

  “墨家归来,此为安东大事!请!”战首深吸口气,态度与当初立刻不合,含笑向着苏铭一抱拳。

  “没必要上山了。”苏铭向着方丰与战首抱拳还礼,平静开口。

  “墨某来此,除要送还客家身份外,有三件事情,还望方xiōng玉成。”

  方申听闻苏铭话语,神色有了凝重。

  “墨xiōng先不忙辞去客家,你有事但说无妨。”

  “多谢!“苏铭点了颔首,他不提邯山下de一幕幕凶险,那是他自己要求进入de,与旁人无关。

  “其一,邯山之变,墨某没有找到天籍枝,但想必方xiōng事后应有所获,此药草给我,方木de伤势,待我准备妥当后,尽快来为他疗伤。”

  方申不假思索,向着苏铭颔首。

  “天箱枝方某已寻到,本就是为了墨xiōng准备,小儿之事就麻烦墨xiōng了,我即刻叫人送来,墨xiōng还请说余下两件事情。”方巾说着,转头看了身边跟随de族人一眼,那族人立刻恭敬称是,快速后退,直奔山顶。

  “其二,墨某想要观一下贵部de南晨地形图。”苏铭缓缓说道。

  方申缄默,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眉头皱起,许久之后他犹豫了一下,望向苏铭。

  “墨xiōng,地形图对任何一个部落来说,是很重要de物品,往往一张地形图,是耗费了部落数代人乃至更多辈de心血与时间才一点点勾勒出来。

  此事,我要请示蛮公。”

  苏铭没有开口,而是平静de望着方申,他de目光不起丝毫波澜,静静de望着,那目光尽管没有蕴含太深de含义,但方申能成为安东族长,岂能是如外表所看★那般粗犷。

  苏铭从与方木接触,直至xiàn在,一步步埋下引子,除对方木这孩子有些好感外,最主要de,就是为了接触安东部,而接触安东部de目de,是融入邯山城,但归根结底,这一切de根源,是一◆张地形图!

  苏铭没有以为方木疗伤为挟,此事方申明白,也正是因此,有些事情,他不得拒绝。

  与人相处,礼尚往来是首重之事,苏铭为方木疗伤,责中为苏铭寻找药草,这虽说是一场交易,但在更深处,却是一个人情。

  方申知道自己如今欠下这个人情,同样他更是明白,眼前这个墨苏敢提出这第二个要求,显然是除让自己送还这个人情外,对方有自信可以将方木完全治愈。

  “好,方某不多说了,地形图之事,若蛮公不合意,我也为你取来!”方申忽然开口。

  “多谢!”苏铭向着方申抱拳一拜,抬头时,缓缓开口:“其三,我要拜见寒沧子。”

  “前两个事情方某都可以承诺,但这第三个事情,方某简直无法做主,不过我会转告舍妹,让她决计。”方申望着苏铭,缓缓说道。

  “可以。”带着面具de苏铭,外人看不到其神色,只能看到他de双目至始至终没有丝毫转变,平静如水。

  取出了安东de客家令牌,在交给了责申后,苏铭向着一旁de战首颔首示意,转身走下台阶,盘膝坐下,默默地期待着。

  “治疗小儿de时间,还有……我该如何找你。”方申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三个◆月内。至于如何找我,你就算找不到我,寒沧子也可以找到我。”苏铭轻声说道。

  “哦?”方申目光一闪,脸上露出微笑,向着苏铭一抱拳:“墨xiōng有如此自信,方某就先行恭贺了。”说着,他转身带着跟☆◆月内。至于如何找我,你就算找不到我,寒沧子也可以找到我。”苏铭轻声说道。

  “哦?”方申目光一闪,脸上露出微笑,向着苏铭一抱拳yuènèi。zhìyúrúhézhǎowǒ,nǐjiùsuànzhǎobúdàowǒ,háncāngzǐyěkěyǐzhǎodàowǒ。”sūmíngqīngshēngshuōdào。

  “ò?”fāngshēnmùguāngyīshǎn,liǎnshànglùchūwēixiào,xiàngzhesūmíngyībàoquán:“mòxiōngyǒurúcǐzìxìn,fāngmǒujiùxiānhánggōnghèle。”shuōzhe,tāzhuǎnshēndàizhegēn随之人,直奔山峰而去。

  战首看了苏铭一眼,犹豫了一下,当所有人都离去后,他缄默片刻,转身正要离开。

  “战首大人有何事,还请明说。”苏铭睁开眼,看向战首。

  “墨xiōng,你可认识司马信?”

  “司马信,这人是谁?”苏铭摇头。

  战首轻叹,眼中有一丝失望闪过。

  “这人与墨xiōng……”感觉上很像……若墨xiōng以后有机会见到这人,还请代为转告,说安东部de贝西已开尘,向他请安。

  多谢。”战首向着苏铭一拜,转身离去了,他de背影有些萧瑟,慢慢de消失在了苏铭de目中。

  “司马信……与我很像?”苏铭皱起眉头。

  他等de时间不长,安东部山峰上便有人来,来者是一个中年汉子,他神色恭敬,在苏铭面前放下两个锦盒,弯腰离去。

  苏铭目中有隐藏很深de一丝渴望,垂头看着面前de两个锦盒,他知道,这里面有一个装着de,是地形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