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紫衣?


  “烟姑娘,花某也大不了你几岁,我们还是平辈论交好了,你可叫我花师兄。”二师兄说着,侧脸微微向下低qù,已经保持侧头的动作,望向了烟。

  其目光柔和,脸上带着如春风般的微笑,二师兄本就相貌不俗,在加上笑容具有极强的亲和力,此刻保持这样的动作,在那阳光下的笑容,在以蓝天白云为背景,花花草草为底幕中,有一股说不出的魅力。

  烟秀眉皱起,再次退后几步,警惕的望着眼前这个男。

  “烟姑娘,听说你在找我三师弟,此事我了解了一些……”二师兄望着烟,言辞一顿。

  烟扬起眉毛,没有开口。

  “我对此事深感遗憾,很是痛恨这种行为,烟姑娘你放心,你找不到虎,我可以帮你一起找,一定要把他找到!”

  “此话当真!”烟神色露出怀疑。

  “当然是真的,烟姑娘你放心,我这就带你qù找他,这种行为,我最痛恨了,我从来就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二师兄干咳一声,神色★有了威严。

  “不过,烟姑娘,我这三师弟很可怜,他从小就是孤儿,实际上他之所以qù……qù巡探,你其实应该理解的,唉。

  从小没有父爱与母爱的孩,我就如他的哥哥与父亲一样,我希望烟姑娘◎你能原谅这个孩。”二师兄轻叹一声,依旧保持背着手的动作,只不过脚步微动,一直让那阳光照在自己的侧脸上。

  烟愣了,她对虎并不了解,此刻闻言,有了迟疑,若是此番话语是虎亲口说出,她断然不信,可是眼前之人的强大,她当初可是亲眼看到,这样修为神秘的强者,此刻如此话语,让她不由得信了那么一些。

  “我如他的哥哥,如他的父亲,孩做错了事情,我来承担!烟姑娘,你……不要qù难为这一个孩了。”二师兄望着烟,神色极为陈恳。

  “孩?”烟半晌迟疑的开口。

  “当然是孩了,你别看他长的很大,实际上他依旧是个孩。”二师兄毫不犹豫的凝重说道。

  “这……”烟更为犹豫了,她看着眼前这个男,其神色与表情,没有丝毫作假的迹象,尤其是此刻随着她的凝望,反倒觉得此人在那阳光下的温和,仿佛有了一股说不出的感觉,让人不由得会信服。

  “所以,烟姑娘,你我是同辈之人,不要qù难为晚辈了,他的错误,我来承担,你要怎么惩罚,我一人承担!”二师兄大袖一甩,改变了一下位置,使得那阳光又是落在其侧脸上,凝望烟。

  烟chén默了片刻,摇了摇头。

  “算了,他也挺可怜的,我能理解他的行为,此事就这样吧,二师叔……”

  “花师兄!”二师兄严肃的开口纠正。

  “……花师兄,烟这段日多有打扰,就此告退便是。”烟顿了一下,轻声开口。

  “烟姑娘!”二师兄神色顿时更为严肃起来。

  “他的错误,我说了,我来承担,这样吧,我随你qù第七峰,责罚自己守护你三年,以这三年时间,来为虎的错误还债。”二师兄说完,叹了口气,神色的柔和与那言辞的坚定,若虎在旁,或许……也仅仅是或许,会非常感动?

  “花师兄……这个,真的不用了。”烟有些承受不住,退后几步。

  “三年不够?那么好吧,十年,我甘愿责罚自己十年qù第七峰守护你。”二师兄正要上前一步,但犹豫了一下,没有走qù,因为在他的一步外,那里阳光不如此地明媚。

  “哎呀,真的不用了。”烟焦急的开口,对于苏铭这位二师兄的热情,让她感觉有些害怕了。

  “烟姑娘,实际上……”二师兄望着烟,神色有了chén重。

  “实际上,当初看你的人里,也有我一个,所以,你要接受我的道歉。”

  烟听闻此话,愣了一下,随即苦笑起来。

  “花师兄,你不要开玩笑了,我知道没有你,哎呀,此事就这样吧,我先走了。”烟说着,连忙退后到山阶处,就要快速的离开这里。

  她觉得在这里,浑身都难受。

  “烟姑娘,真的有我啊!”见烟要走,二师兄上前几步。

  “就这样吧,我走了……”烟头也没回,很是狼狈的快速顺着山阶直奔山下,看其样,似二师兄若在追来,她定会立刻腾空逃qù。

  “不行!”二师兄一步迈qù,立刻就出现在了烟疾驰的前方。

  “烟姑娘大度,但花某岂能是不知对错之人,你既不接受我的道歉,那么便要接受我三次承诺,烟姑娘可以随时来找花某。”二师兄严肃的开口。

  “好的好的,我记住了,花师兄,我先走了,不用送,不用送……”烟连忙点头,快速的飞起,绕开了二师兄,直奔远处疾驰,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在烟被二师兄的热情吓住,不顾寒沧还在这里,狼狈的快速离qù时,在苏铭的洞府外,苏铭的右手,于画板上落下了最后一笔。

  这幅画完成了,当苏铭把画板递给寒沧的时候,她望着那画板,有了片刻的恍惚,许久,她将画板放下,看了苏铭一眼,神色平静的转身,化作一道长虹远qù。

  那张画板上,是一片空白。

  能看到的人,一定能看到,看不到的人,强求也终究是,看不到。

  苏铭不知道寒沧有没有看到那幅画,他望着寒沧离qù的身影,许久闭上了眼,当他再次睁开双目时,他的目中依旧是平静如水。

  默默的拿起画板,苏铭再次chén浸在临摹司马信的那一剑上,每一次临摹,他都有一些感悟,点点积累,渐渐的qù感受当初自己挥出的那一笔的天威。

  虎在三天后,悄悄的从其隐藏的地方出来,见烟似不再理会他,便又得意起来,整天在洞府里喝着酒,一边嘀咕着,一边在那里摆弄一些冰块,将它们组合在一起,不适还发出阵阵诡异的笑声。

  二师兄还是和往常一样,摆弄那些花花草草,不过他又多个一个爱好,便是在白天时阳光最明媚的地方,寻找角度,让阳光映照在其侧脸上,仿佛对这一举动很是喜欢。

  至于师尊天邪,则是同样在烟不再来第九峰后,渐渐走出,每当清晨之时,第九峰的人们都可以听到山峰顶部传来阵阵长啸。

  那啸声如雷,轰轰而过,在吼声中,天邪都会飞出,向着不同的方向,不知qù做些什么事情,往往要晌午时分会回来。

  时间长了,苏铭也就知晓,师尊的这一爱好。

  与此同时,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又过qù了一个月后,苏铭发现了师尊天邪,另一个独特的癖好!

  说起这癖好,还是从二师兄的话语里,以及苏铭自己的观察中知晓的。

  “你看,今天师尊穿的白衣服,他应该向北面飞qù。”在苏铭洞府外的平台上,二师兄坐在那里,其旁坐着苏铭,此刻二师兄抬头,望着山峰,感慨的开口。

  随着其话语传出,山峰上传来了轰鸣之吼,却见穿着白色衣衫的天邪,一飞而起,直奔北方而qù。

  “师●尊清晨的时候如果精神好,就会这样,小师弟你要习惯。”

  “师尊今天穿的是红色衣衫,他是向西面飞。”

  “师尊今天穿的是黑色衣服,他一定是向南面飞……”二师兄旁边,还坐着虎,他拿着酒壶,■zūnqīngchéndeshíhòurúguǒjīngshénhǎo,jiùhuìzhèyàng,xiǎoshīdìnǐyàoxíguàn。”

  “shīzūnjīntiānchuāndeshìhóngsèyīshān,tāshìxiàngxīmiànfēi。”

  “shīzūnjīntiānchuāndeshìhēisèyīfú,tāyīdìngshìxiàngnánmiànfēi……”èrshīxiōngpángbiān,háizuòzhehǔ,tānázhejiǔhú,□在某个清晨,看都不看天空,嘀咕着。

  果然,山峰上,天邪穿着黑色衣服,直奔南方飞qù。

  “师尊今天穿的是绿衣服,带着一顶绿色草帽,你看吧,他今天你心情不好,是往东面飞……”二师兄没有◇抬头,手中拿着一叶青草,轻声开口。

  苏铭在那里画作司马信那一剑,闻言下意识的抬头qù看,神色一下有了怔住。

  山顶吼声中,天邪穿着绿色的衣衫,带着一顶绿色的草帽,踏空而起,飞向了……北方。

  这一幕,立刻让喝酒的虎也愣了,连忙揉了揉眼睛。

  “不对啊,师傅怎么向北飞了?”

  二师兄此刻也抬起了头,神色突然凝重下来。

  “师尊,出问题了!”

  在不远处盘膝打坐的车,这段日对于第九峰的古怪了解更多,此刻闻言,尤其是看到苏铭二师兄与三师兄的神色变化,心脏立刻加速跳动,他隐隐觉得,似乎自己要发现什么秘密。

  就在这时,却见天空上,一身绿○色的天邪,正向北飞qù,突然其身一顿,在半空停留了一会后,似在那里嘀咕了几句的样,转头,向着东方飞qù……

  虎眼睛一翻,拿起酒继续喝了起来,似对天邪的这般举动很是不满。

  苏铭皱起眉◇▲头,看了一眼二师兄,他看到二师兄的目中,多了一丝罕见的凝重。

  “师尊上一次出现这样的错误,我记得是在十五年前……莫非,紫衣的他,又要出现了么……”二师兄深吸口气,看向苏铭与虎。

  “●紫衣?”苏铭同样望向二师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