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和风之变


  每当紫衣的师尊出现时,都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那是一段ràng我至今难以忘怀的记忆……”二师兄长叹一声,从盘膝中站起,向前轻走一步,ràng那阳光落在了他的侧脸上,他背着手,抬头看着苍天,神色有了追忆。

  虎在一旁,呆呆的看着二师兄,咽了。唾沫,嘀咕了几句,他发现二师兄的怪癖里,不知何时多了这么一个,总是喜欢在阳光下,侧脸对人。

  车在不远处,他很少看到这位花师叔如此神色,不由得也紧张起来。

  苏铭看了二师兄一眼,低下头,在面前的画板上,继续临摹司马信的那一剑。

  “说起那一段记忆,ràng我终生难忘,那是在十五年前,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二师兄昂首,神色有了复杂。

  “那时候大师兄还在闭关,我在洞府内打坐,突然……”二师兄话语蓦然一顿,目光在虎与车身上扫过,最终放在了苏铭那里。

  见苏铭也抬头看来,二师兄的声音再次回荡。

  “师尊穿着紫色的衣衫,他突然闯入到我的洞府……我永远忘记不了,当初师尊问我的第一句话。

  他问我……会与人斗法么……我当初的回答,是会,结果……你们记住,如果这段日在你们的洞府里,看到了穿○着紫衣的师尊,若他问了你们这个问题,一定要说,不会!“二师兄凝重的看了一眼苏铭与虎,随后摇头,迈步走向远处,他步伐很是奇异,尽管远去,可始终保持这阳光落在其侧脸上,一直如此。

  虎眨了眨眼,他▲一向觉得自己很聪明,脑海中浮现出二师兄方的话语,有了不服气,暗道二师兄有些故弄玄虚,若是师尊真的穿了紫衣来找自己,自己定不会去听二师兄的话,一定要说会。

  “我倒要看看,说了会,能发生什么事情。”虎得意的抬头,又与苏铭闲聊了几句,这拎着酒葫芦,离开了这里。

  这段日来,他们师兄弟三人经常聚在一起,一个喝酒,一个在那里ràng阳光照在侧脸的同时,在本jiù弥漫了肯草的地面上,再次的种下。

  另外一个,则是在旁边拿着画板,一笔一笔的戎,着。

  苏铭已经不知道自己画出了多少笔,他的画板上看起来一片空白,可实际上,若是仔细的感受,可以渐渐看出其上,仿佛蕴含了一股被压制的气息正慢慢的越来越强。

  距离天岚狩巫的日,正缓慢的到来,天寒宗的弟们,在这段日里,开始了详细的准bèi,一些私下里的交易也多次的进行。

  甚至一些外出多年的弟,如今也在陆续的赶回,目的jiù是为了参加这一次的天岚狩巫之战,这一战,因是百年一次的较大战役,故而有着很强的吸引力。

  巫族,一个神秘的与蛮族类似可却截然不同的群部,他们环绕在天岚屏障外,阻止了南晨之地的蛮族,掌控完整的南晨,阻止了无数人的脚步,ràng他们无法离开这里,无法走出南晨,看不到这个世界上,其他的蛮族大陆,是否还有同伴存在。

  对于天寒宗的门人来说,与巫族交战,可以见识到与蛮术有明显区别的术法,或许,更能获得造化,且巫族的兽,几乎每一尊都有兽丹,此物对于蛮族来说,是极大的补品。

  在加上按照天岚壁障定下的现则,杀死的巫族之人越多,获得的奖励也jiù越是丰厚,每一次的天岚狩巫之战,天寒与海东这两个大部以及宗门,都会拿出莫大的奖品,给予杀敌的门人。

  尤其这次是百年的较大战役,奖励的物品将会是百年内最好的一次。

  这种物质的降临还是其一,对于想要参与此战的人们来说,还有名望上的惊人,在天岚城内,有一座巨大的山岩,此山岩高耸至极,每一个参与交战的南晨之人,在来到天岚城后的第一件事情,都会到这里按下手印,留下气息存在。

  此后,在这山岩上,会出现一个较为完整的排名,按照杀巫族之人的数量,历次排行!在天岚狩巫之战在结束后,此排名将会传遍整个南晨蛮族部落,使得人人皆知!

  即便是在此战的进行时,这个排名也会被所有来临的强者亲眼目睹,排名越高,jiù○越是会受到瞩目,与此同时,排名前一百者,更可获得暂时的天岚封号。

  若能进入排名前十,可被授予天岚卫帅之称,若能进入前三,且保持下去,则可拥有永久居住在天岚城的权利,至于第一名,获天岚圣器,只○不过此宝唯有第一可暂时拥有,一旦不再是第一,此宝会自动消散,出现在新的第一名手中。

  直至战争结束,此宝会自行散去,重新出现在天岚城,接受供奉。

  可尽管如此,但有关这件天岚圣器的传闻极多,那诸多的传闻里,有一个已经被证实,那边是每百年一次的战役会给予第一名暂时使用的圣器,若能一直持有,则持有之人的修为,在那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将会得到持续的攀升!

  声望、名利、各种奖励,这种种的一切,使得这一次的天岚狩巫,此刻达到了最强烈的准bèi时期,还有不到十个月,jiù会此战展开!

  天寒宗大地九峰,除了第九峰外,其余八峰都在准bèi着,唯有第九峰的这几个人,保持着平静的生活,去各自明悟自己的静心之术。

  苏铭的日过的很平和,他很珍惜这样的生活,自从来到了南晨之地,他很少有这样的时候,尤其是在这里,此山如家,在这里,几个师兄对他很好,ràng他能体会到那种温暖。

  对于这天岚狩巫之事,苏铭尽管没有表露出野心,但他的内心却是对此战,有了决断。

  他想要去!

  去参加这一战,只有在这样的战争中,可以快速的成长起来,修为的提高,是苏铭对自己唯一的要求。

  他必须要ràng自己变的更强!

  “想要走出南晨,回到西盟,我的修为还远远不够“……苏铭右手一笔从身前的画板上划过,抬头看了看天色,此刻的天空已经暗下,依稀能看到远处◎的霞光也变的黯淡了不少。

  苏铭站起身,走向了洞府,这段日来,他除了临摹司马信的那一剑外,还做了一件事情,此事,是为了这一次的天岚狩巫之事,做的准bèi之一。

  他的洞府与数月前比较,◇扩大了不少,洞府里被又开辟出了三间冰室,其中一件较大的冰室内,有阵阵外人听不到,唯有具bèi了神识的苏铭可以听闻的嘶吼。

  苏铭神色平静的来到这间冰室外,一步迈广、。

  在他进入的刹那,一股寒风扑面而来,却见一道模糊的身影瞬息来临,可刚一临近苏铭,那身影jiù在此惨叫倒卷,后退出数丈,露出了清晰的样。

  那是一个有着月翼的翅膀,人形躯体的存在,其双目通红,露出滔天的凶cán,退后中死死的盯着苏铭。

  其身躯处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看起来似随时可以隐入虚无内一样,全身通红,四周虚无扭曲,使得此人看起来,仿佛全身都被无形的火焰包围,在燃烧一般。

  他**着身体,皮肤上更有一些若鳞片之物叠起,双手成爪,向着苏铭嘶吼。

  “和风,是你自己要求,要与我体内的那些月翼之魂融合,如今还在融合的过程中,你便已经无法承受了么!“苏铭冰冷的开口。

  其声音在这冰室内回荡,传入那怪人的耳中,ràng此人身一颤,凶cán血红的双眼,有了挣扎。

  他,赫然竟是和风!

  当日与司马信一战后,在苏铭回到洞府整理完一切时,和风经过了仔细的思索,告诉苏铭,他想要和苏铭体内,和风能感受到的那些不知名之魂,进行融合。

  和风是个很谨慎的人,他不想成为器灵,但不想成为器灵,jiù要证明自己不是累赘,与司马信的冰浪魂体的一战,和风很是艰难,他修为不够,唯有如此决定。

  苏铭在沉默了数日后,同意了和风的请求,开辟出了这件冰室,成为和风与月翼之魂融合的地方。

  开始之时,这融合还算顺利,但慢慢的,jiù出现了变故,随着和风与无数月翼的融合,和风失去了理智,变成了如今这个样。

  在和风神色里出现挣扎的刹那,苏铭猛的向前一步迈去,右手抬起,食指瞬间在和风的眉心,画了一个圈。

  一笔成圈,血光乍现,那圆圈如血月,赫然出□现在了和风的眉心上。

  在这血月出现之后,和风闭上了眼,慢慢的盘膝坐下,平静下来。

  苏铭每隔几天,都要以这种方法来压制和风与月翼融合时出现的变化,唯有持续下去,直至融合最终完成,和风◎会真正的变强。

  这一过程,苏铭预计还需要几个月,或许更久。

  望着和风,许久,苏铭转身,走出了这间冰室,在外盘膝坐下,在那画板上,闭着眼,一次次的临摹着。

  若无打扰,他或许会一直这么临摹下去。

  但当清晨到来之时,第九峰上,来了一个客人,此人,专为苏铭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