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484章 阵法!


  在踏入这烛九阴埋骨之处不知多少年后的这一天,苏铭带蛇,离开了此地,当他走出这片区域之时,他站在那山峰上,回头看了一眼身后。**

  山峰下的烛九阴埋骨之处,雾气早就没有了,看去之时,也没有当年所望那烛九阴庞dà的身躯。

  苏铭的脑海浮现出自己当年在踏入这里时所经历的一幕幕,雾气凶煞,烛九阴体内的争夺,不死不灭界的轮回,还有那最终是祝福亦是考验的异变。

  这一切在他此☆kè看来,如一场久远的梦,有xiē不太真实,毕竟他的灵魂在那不死不灭界,已经太久太久。

  此kè尽管梦醒,但一时半会,他还有xiē难以恢复过来。

  半晌之后,苏铭收回目光,小蛇盘在苏铭□☆的肩膀上,也是看着那往昔烛九阴的埋骨之处,它的目中渐渐有了不舍,对它来说,这里是它族人所在之地,这里是它新生的地方,这里也是让它真正成为了烛九阴的圣地。

  苏铭走了,他迈着dà步,走向了天空,○向着他记忆里巫城的方向,走去。

  他之前的神识尽管散开,但范围并非很远,只是这附近而已,他如果想要知晓这里到底度过了多少年,在他感觉,巫城内自己能找到答案。

  模糊的记忆慢慢在苏醒中清晰起来,那xiē记忆在苏铭感受很是久远,循着记忆,苏铭在这天空上缓缓飞行。

  途中他没有遇到任何巫族之人,但他目光所看的dà地,却是与他当年的记忆很是不同。

  一路沉默,在数日后,当苏铭来到了巫城之时,他看到了那dà地上的一片废墟,巫城的废墟,那处处的残骸,让苏铭更为沉默。

  他站在这废墟的半空望着dà地,许久之后,其身慢慢的降临,落在了dà地上走入到了这片废墟内。

  走在这废墟之中,苏铭神色渐渐恍惚,他的眼前似出现了虚幻,走过的地方在他的目中,出现了当年的繁华,只是那繁华的刹那,一切又变成了如今的荒凉。

  “发生了什么事情······”苏铭喃喃他的脚步在这废墟内停顿下来,他的目光所望,那一处坍塌的屋舍,这里,是他当年居住的那件客栈。

  在这里停顿了片kè,苏铭继续走去,慢慢的,他走过了当年的街道走过了那获得阴灵族守护的宫殿之处,只是在这里,他没有看到那xiē宫殿仿佛被人凭空带走了一般,那里是空旷的。

  苏铭抬起头,他没有看到那根冲入云霄的巨dà石柱,也自然看不到当年被石柱撑起的,那巨dà的头颅,他看到的,只有那天空上,巨dà的窟窿以及那窟窿内外,无数干枯树木枝条的封印。

  直至苏铭来到了这巫城废墟的正中间,也就是当年此地的中心广场举办了赌宝dà会之地,在这里,苏铭的双目瞳孔一缩。

  在这里的地面上,他看到了一个巨dà的深坑,此吭的样子成五角形状,占据了约莫数千丈的位置。

  站在这深坑的边缘苏铭神色凝重,他蹲下身,在这深坑边缘的dà地上抓起一xiē残土,这里面蕴含了一xiē术法之力。

  “这是一个阵法!”苏铭抬起头,这深坑所在的位置,其上方的天幕,正是那窟窿所在!

  苏铭皱起眉头,正沉思之时,忽然他右手抬起,向着身后一指点去,这一指很是随意,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如经历了千万次的衍变,更是在这一指内,如蕴含了岁月,看似简单,可实际上在这一指点出的刹那,其所过之处的虚空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

  如这一指所过,就连虚无都无法承受,一声轰鸣回荡,苏铭没有回头,依旧望着眼前的这深坑,还在思索。

  但在他的身后,此kè空空的虚无内,在这轰鸣中,出现了一抹半透明的身影,这身影直接爆开,化作一股气浪向后倒卷,直至数百丈外这才消失。

  几乎就是这半透明的身影崩溃死亡的刹那,在苏铭的四周,立kè从虚无内出现了近百个类似的身影,这xiē身影一个个瞬间停止了前行,静止在外,漂浮不动,看向苏铭的目光露出了忌惮。

  许久之后,苏铭不再去思索这阵法的作用,他对于阵法的了解主要是来自三师兄虎子那里,另外就是红罗的传承中存在的那xiē属于仙族的阵法。

  依稀间,他只能看出这里的这个阵法其作用之一,是传送,至于其他的,他看不太出来。

  站起身,苏铭的目光在四周这xiē半透明的身影身上扫过,在他的目光与这xiē身影碰触的刹那,每一个身影都身子一颤,下意识的退后,在它们感受,苏铭的目光如同实质,仿佛可以穿透它们的身躯。

  苏铭的目光扫过这xiē半透明的身影,正要收回之时,忽然他的双目一凝,全部的目光落在了一个站在边缘处的身影身上。

  这身影看起来似一个少年,个子不高,全身模糊处于半透明之中,苏铭望着它,怔了一下,其右手抬起向着那少年的身影虚空一抓,立kè这身影不受控制的,直奔苏铭而来。

  在苏铭的身前,这身影漂浮,它神色露出惊恐,似要挣扎,发出了阵阵无声的尖叫,苏铭看着他,这身影尽管模糊,但近距离去观察还是能看出其dà致的相貌轮廓,看着看着,苏铭渐渐脸上有了复杂。

  “阿虎······”苏铭想了很久,终于想起了眼前这个身影是谁,这是随着他进入九阴界的两个少年男女之一。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苏铭松开了手,阿虎的身影在惊恐中急速后退,苏铭看着其离去,渐渐地闭上了眼。

  他的神识缓缓散开,以他所在的地方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开来,此kè他不再去考虑元神还需温养,他想要知道,这九阴界的改变,☆还有那xiē。

  随着其神识的扩散·他看到了整个巫城内,如阿虎这样的半透明身影,足有数万之多,这xiē身影隐藏在废墟之中·迷茫的徘徊,肉眼看不到它们,唯有神识才可以察觉。

  当苏铭的神◇háiyǒunàxiē。

  suízheqíshénshídekuòsàn·tākàndàolezhěnggèwūchéngnèi,rúāhǔzhèyàngdebàntòumíngshēnyǐng,zúyǒushùwànzhīduō,zhèxiēshēnyǐngyǐncángzàifèixūzhīzhōng·mímángdepáihuái,ròuyǎnkànbúdàotāmen,wéiyǒushénshícáikěyǐchájiào。

  dāngsūmíngdeshén识再次蔓延之时,他看到了巫城废墟外,看到了那广阔的dà地上,处处的不同,许久·苏铭睁开了眼。

  他转过头,看向了远处一个方向,在那里,他的神识察觉到了一处山gǔ,这山gǔ里,他察觉到了一xiē巫族之人,更是在这山gǔ外,苏铭察觉到了一群有着巨dà翅膀的生灵·正向着那山gǔ急速飞去,看这xiē生灵的数量,约莫有数百左右·一个个凶煞滔天,传出低吼!

  “可惜元神还需数月的温养,才可完全●的散开神识,如今这般展开,难以查看详细。等元神温养结束后,那么我再展开神识,就可以按照与蛮魂毒蛇与傀儡还有赤龙间的感应,找到它们所在。还有那黑袍老者,此人我绝不会放过,他只要还在这九阴界内·我就有办法◆将其找出!

  不过这山gǔ内居然还有巫族之人,在那里,我应该可以找到我想知道的答案。”苏铭身子一晃,化作一道长虹直奔天空,向着那山gǔ所在的地方,疾驰而去。

  巫城废墟百万范围之内·在◇那处巫族之人居住的山gǔ里,因天空那第十月的最终消散,人心惶惶,dà都处于紧张之中,不知这九阴界内是否还会出现什么新的异变。

  在山gǔ的角落里,那穿着黑袍,身体散发腐烂味道的老者,此kè身子◎nàchùwūzúzhīrénjūzhùdeshāngǔlǐ,yīntiānkōngnàdìshíyuèdezuìzhōngxiāosàn,rénxīnhuánghuáng,dàdōuchùyújǐnzhāngzhīzhōng,búzhīzhèjiǔyīnjiènèishìfǒuháihuìchūxiànshímexīndeyìbiàn。

  zàishāngǔdejiǎoluòlǐ,nàchuānzhehēipáo,shēntǐsànfāfǔlànwèidàodelǎozhě,cǐkèshēnzǐ一颤,他的右手血肉模糊,从眉心缓缓放下。

  表情苦涩,这老者长叹一声。

  方才的一瞬,这里除了他之外,没有人察觉到有一股神识从此地扫过,若非是他时kè警惕,几乎在这神识弥漫的刹那,不顾伤势施展了秘术,将自己的气息与存在全部抹去,避开了那神识的感应,否则的话,现在必定行踪暴露。

  “宿命应该在赶来此地的路上……”这黑袍老者从怀里取出一个黑色的小瓶,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将其收了起来,没有打开。

  “此丹还差三位药草,如今吞噬的话,只有一成机会解开诅咒,一旦失败,我就会丧失神智,与死亡无异…···

  “不过以我的秘术,按照他方才的神识波动判断,他应该找不到我。如此一来,只要我隐藏的好一xiē,应该可以避开这一次的相遇。”黑袍老者迟疑了片kè,起身退后,回到了属于他的石洞居所,盘膝坐下后,全力的运转此kè的修为,去持续那秘术的运转。

  “若非是我身种诅咒之术,不用他来找我,我也会去寻他····…只要再我给三年时间,我有把握让这丹药解开诅咒的把握,提高到五成!”黑袍老者摇了摇头,压下内心的紧张,沉浸在了打坐之中。

  几乎就在这老者沉浸打坐之时,在这居住了巫族之人的山gǔ外天空处,有一片黑云呼啸而来,这片黑云内,赫然是数百有着黑色翅膀,神情凶煞的奇异生灵!

  它们快速的接近,阵阵尖锐的嘶吼回荡天地,但凡是听到这嘶吼的巫族之人,一个个立kè神色dà变,露出恐惧与憎恨。

  这黑云的出现,也立kè引起了山gǔ内巫族的警惕,绝dà部分的巫族之人全部缩在各自的洞府内,盯着远处天空的这道长虹,一个个很是紧张。

  南宫痕站在山gǔ内的一处石台上,他的身后跟随了十多个衣衫褴褛之人,死死的盯着天空。

  “dà人,已经安排其他族人隐藏起来,守护阵法也开启到了最dà程度!”

  “煞弓已经全部打开,随时可以展开其威!”

  “灵媒祭坛的死气已经开启了通道,这一次的积累,可以释放两次死气之力!”

  “祭献生命的族人也都已经准备好,心甘情愿用他们的生命来维持守护阵法的运转!”

  “十五年了···▲···”南宫痕听着身后之人的话语,望着天空远处急速而来的黑云内,那xiē诡异的生灵,喃喃着。

  “巫城毁灭至今,已过十五年,外界的救援始终无音,我们的人数也从十五年前的近万人,在这不断地厮杀下●,如今不到一千····…”南宫痕苦涩的开口。

  “这是它们蝠圣族第几次的狩猎了,战吧,哪怕死!”

  有人能猜到巫族当年在九阴界的计划么,如今显然是计划失败,估计dà家能猜到一xiē,之前有伏笔

  求推荐票,求yuepia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