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597章 玩偶


  好在当nián的一战,他在昏迷前将所有拿出之物与小蛇他们,都收了回来,只是,小蛇沉睡,邯山钟也被收入到了储物袋内,一切,都在慢慢的恢复着

  他的样子,不知为何,没有回到成nián,而是保持在了宿命的少nián,他的头发,是被其父因担心外人不欢迎苏铭的出现,用草汁调了颜色,将其染成了黑

  一nián来,这样的温馨,ràng苏铭无法忘记,成为了他生命中的温暖,他喜欢这里,喜欢那gè叫做小丑儿的妹妹,喜欢这gè编制草绳玩偶的父亲,还有那温柔的妈妈

  可他还有zhòng要的事情要去走,他要去寻找他的师尊,他的师兄,他要ràng自己加的强大,只有这样,才可以再一次与帝天相遇时,ràng这被横加在身的大劫,成为帝天之劫

  他,不能太久的留在这里,因为在这里的他,很可能会给这一家人,带来生死离别的灾难,因为帝天……随时有可能来临

  尽管这一nián很平静,但苏铭不能……在这温暖中永恒

  吃着山药,看着妹妹,看着爹娘,苏铭不止一次的萌生了一gè想法,如有一天,自己找到了师尊与师兄,如果他们都还安全,如果一切琐事都消散,那么他可以不再去寻找未来,只要这里还在,只要他还能回来,他会在这温暖中,伴随这平凡的老人一生,伴随着妹妹一辈子,看着她长大看着她嫁人,看着她子孙满堂,那gè时候,会多好……

  这是一种美好苏铭的脸上,露出微笑

  “狗剩哥哥,你在笑什么呢”小丑儿使劲的咽下了一大口山药,看着苏铭,清脆的说道,她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qǐ来很美

  狗剩这gè名字,是这户人家为苏铭qǐ的那gè时候的苏铭,伤势很zhòng,每天躺在那里,似随时可以死去在那妇人以前的部落里,若是孩子身体不好,往往会给qǐ一gè小名

  名字不好听,但却蕴含了家人的温暖与亲情,这是故意把名字qǐ的轻一些好ràng孩子能从此健康的含义

  狗剩,狗剩,连狗都不愿意吃的东西,想来也不会有死亡的神灵来将其带走

  “我在想小丑儿以后长大了,嫁人了狗剩哥哥要给你准备一份什么样的嫁妆”苏铭摸了摸小丑儿的头发,轻声开口

  “哼你就比我大几岁,干嘛总是这副老气横秋的语气,我也在想,以后哥哥长大了,娶了我未来的嫂子,我应该准备什么礼物给她呢”小丑儿皱了皱鼻子,学着苏铭的语气说道

  小丑儿的爹娘,看着眼前这对儿女,相互看了看,都看到了彼此目中的微笑,还有那来自心中的温馨

  那是一家人的温暖,那是再寒冷的天,也冻不寒的情,那是此刻外面乌云弥漫,哗哗雨水落下,驱散了炙热,天地一片雨寒时,也闯入不进这屋舍的家

  雨水不知何时,洒落在了的大地,这是晌午之后,天空黯淡,那哗哗的雨水似具备了一种奇异的力量,ràng人听的时间长了,会忍不住出现困意

  小丑儿就是这样,她吃的饱饱的,拍了拍小肚子,向着她□的爹娘还有哥哥笑了笑,正说着话时,渐渐打qǐ了瞌睡,直至身子倒在了苏铭的怀里,嘴角带着香甜的微笑,睡着了

  苏铭柔和的看着怀里的妹妹,轻轻地将其抱qǐ,送到了房间的小床上,为她盖上了被子后,看着睡下小丑儿,看着其脸上那清晰的胎记,苏铭可以感受到了这gè孩子在成长中经历的那些嘲讽与孤立

  可她很懂事,即便是没有人和她玩,她就自己玩耍,即便是在外面受到了欺负,可回到家时她会擦去脸上的泪,露出微笑,不ràng爹娘惦记

  她很善良,她不恨任何嘲讽她的伙伴,她喜欢他们,也会为她们付出,只是那一次次的伤害,她都会在黯淡中,选择躲避

  “哥哥……”此刻沉睡中,小丑儿轻声喃喃,脸上的笑容为可爱,似在梦里,正在与苏铭玩耍,这就是她的心里,除了与父母之外,最快乐的事情了

  看着小丑儿,苏铭轻轻的在她身上拍了拍,渐渐在小丑儿睡熟了后,他才走出了房间,看着外面的雨越加的大了★,天空有闪电时而划过时,雷霆闷闷传来,小丑儿的父亲,正蹲坐在屋檐下,身边放着不少大小不一样,甚至颜色也不同的草叶,正在沾着雨水,在那里编制着

  小丑儿的母亲,正在收拾着饭碗,见苏铭出来后,慈爱▲的笑了笑

  “你妹妹睡了?”

  苏铭点了点头,帮助收拾qǐ了饭碗

  “你这孩子,不用了,你也去睡会,看着天色,怕是雨要下一夜”

  “没事,娘,我不累”苏铭笑着摇头

  这妇人看着苏铭,内心轻叹一声,一nián前女儿将这少nián背回来时,她就在想,这么漂亮的孩子,到底是哪一家的父母,舍得将其丢弃

  这一nián来,苏铭的勤快,他看向他们时那目中的依偎之意,ràng这妇人已经把他看成了自己的孩子

  直至外面的雨大了一些,几乎连成了一大片时,小丑儿似被雷霆惊醒,那妇人连忙过去哄了几句,拍着小丑儿,慢慢的又睡下了

  苏铭默默的走到那中ni●án男子的身边,坐了下来,看着外面的雨水,感受着雨气的寒扑面,许久之后,他转过头看着自己这一nián来的父亲,其专注的神情似不知道自己的到来,其手中的草绳,如具备了生命一般,在他的手中不断的编制下,成◎为了玩偶的雏形

  不同颜色的草,被这中nián男子时而放入其内,使得这玩偶看qǐ来栩栩如生,只是那青草很多都是边缘锋利的,平时倒也没什么,但这中nián男子的专注与动作,会ràng他忽略掉被青草划破手掌的伤痛

  那满是伤痕的双手,显然就是他这一辈子制作的玩偶,留下了的痕迹

  苏铭看着,这一刻的小丑儿的父亲,整gè人具备了一股ràng苏铭看不懂的气息,他依旧还是凡人,但被他制作出的玩偶,仿佛被他赋予了生命

  这样的注视,苏铭并非一朝一夕,那是一nián……从他苏醒后,从他成为了这家庭中的一员时,他就喜欢上了去看,小丑儿父亲的编制

  那每一gè完成的玩偶上,★似乎生命的痕迹,ràng他沉浸在内,似有所明悟,随着时间的持续,他的明悟越来越多,但却还是有那么一层纱遮盖,使得一切若雾中

  “何为命……”苏铭的脑海,浮现了那黑色木块上,存在的话语

 ■ “学的怎么样了?”在苏铭这注视下,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以往的这gè时候,应该是黄昏,可如今在这乌云以及雨幕里,黑夜提前的到来

  那中nián男子终于抬qǐ了头,看到苏铭在身边后,脸上露出微笑,放下了手中的草绳玩偶,问了一句

  苏铭迟疑了一下,从怀里取出了他上午时在那桂花林里编制的小人,递给了小丑儿的父亲

  “我……感觉总是缺了一些什么”苏铭皱qǐ眉头

  “少了生命”小丑儿的父亲接过苏铭制作的小人,慈祥的笑了笑

  “任何一物,只要是存在的,就会具备生命,尤其是草木,有其生命,用它们制作的玩偶,也是需要有生命的,这gè生命我也不太明白该怎么表达,那是一种感觉,毕竟我做了一辈子的玩偶

  你的这gè,没有生命存在”小丑儿的父亲向着苏铭解释qǐ来

  “怎么能ràng它具备生命?”苏铭轻声问道

  “用心去编制它,想象着你要编制的样子,想象着编制它的原型……我这一辈子,只会做两gè玩偶,都是孩子的形状,女孩是小丑儿,男孩是……唉,小丑儿的哥哥”

  小丑儿有一gè哥哥,这gè事情苏铭听她说过,比她大了十岁,在八nián前……被距离这里不算太远的邪灵宗,收取成为了弟子

  一晃三nián,音讯全无……

  苏铭沉默,许久后拿qǐ一旁的青草,正要编制时,他忽然双目微不可查的一闪,抬qǐ头,目中有冰寒隐藏

  一旁的小丑儿父亲显然没有丝毫察觉,感叹中,还在编制着,可片刻后,这屋檐外的雨,却是渐渐散发出了冷的寒气,有两道模糊的身影,从远处,从雨幕里,缓步的走来

  随着二人的走来,那雨水落在他们身上,立刻成为了寒冰摔落,那冰的颜色是漆黑,若是在白天看到,定会ràng人触目惊心

  “仙族……”苏铭神色平静,看着那二人在雨中不断地走来,他们的方向,正是这小丑儿一家人所在的屋舍

  情节衔接,南晨与东荒的接轨,是需要仔细斟酌的,三不算爆发,但三作为休息与整理大纲,也必定是很少有人如此,今天三,ràng我休息一下大脑,整理后续情节,明天开始继续爆(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