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炼器


  许逸师兄说得很详细,震灵锄也是最简单的法宝,称它为法宝,多少有些高估的味道,它连一品都入不了。但是对于从来没有炼器经验的左莫来说,问题还是层出不穷。

  比如青铜锭,要把它敲制成锄形,这就相当考验左莫的能力。好在青铜质软,他反反复复敲了两个时辰,才名勉强弄出一个锄形。

  接着要在这块青铜锄上铭刻阵法。震灵锄上的阵法很简单,八种基础阵法之一的【震】,对于任何一位修者来说,都绝不陌生。阵法是不陌生,但是如何铭刻便有讲究了。

  左莫右手持一把刻刀,小心地刻出【震】。他以前不曾用过刻刀,经常出错。一旦出错,就需要重新平整,重头再刻。

  出错了七八次,左莫才艰难无比地刻完阵法。

  看着布满青铜锄表面的阵法刻纹,左莫心中充满成就感。他如今修为太dī,只能使用刻刀这种最dī级的工具。若是修为高,以心火炼器,随心所欲塑形。也同样是修为太dī,一个最简单的阵法,便布满整个锄身,若是修为高,便在那一指飞剑上,设下数百层禁制,毁天灭地,无所不能!

  但对于左莫来说,现在已经是他的极限。

  他一脸肉痛地拿出一颗二品晶石,嵌在阵法中心。

  ◇青铜锄陡然一亮,一抹水波般清亮的光芒沿锄身泛过,刚刚还布满交错纵横刻痕的锄身光滑如初,到这左莫终于松一口气,这把震灵锄已经一大半。到目前为止,还是相当成功的。

  青铜锄太软,很容易变形,从而破◇坏阵法结构,所以紧接着要用炎铁矿来固形,增加硬度。赤红的炎铁矿握在手上,可以明显感受到它散发的温热。

  炎铁矿放在青铜锄上,左莫回忆了一下许逸师兄讲过的炼器法诀。这一步的关键是要把炎铁矿里面的铁水融入青铜锄里。倘若有心火,完成这步可谓轻松至极。但对于左莫来说,他不得不借一些特用法诀。

  左莫体内灵力运转,双手像鲜花绽放,灵力随着手指轨迹的变化而变化,双手笼罩着一层红光。

  “去!”

  双手一翻,红光脱手而出,打在青铜锄和炎铁矿上。

  炎铁矿变得通红,通红的铁水流淌到青铜锄上。青铜锄像海绵般,铁水一沾到锄身,便被吸收,一滴也不剩。青铜锄颜色质地悄然发生变化,青铜色中带着几分暗红。

  拿起锄身,锄身比之前更沉,伸指轻敲了几下,声音清脆,明显能感受到质地上了几个台阶,坚硬异常。

  早就准备好的松木杆,插入锄身,这把震灵锄便大功告成。

  兴奋之余的左莫立即冲到院子里的灵田,开始尝试这把震灵锄的效果。

  一锄下去,锄身微震,锄头前端传来强烈的震动感。左莫俯身检查灵田,脸上不由露出喜色。

  震灵锄果然不愧是种植必备法宝!

  刚才锄动位置的灵气分布和周围有着明显的分别。周围灵田中灵气分布相当不均匀,或成团或成块。而刚才他锄动的那块土地,灵气全都被震散,均匀地分布。像这类游离状的灵气,最容易被灵谷吸收!

  好东西!

  左莫顿时来劲,挥锄如飞,一口气把院子里五亩灵田全都锄了个遍!

  他拄着震灵锄,气喘如牛,脸色发白。刚才太过于兴奋,他忘了这把震灵锄的重量着实不dī,以他的小身板,可是非常吃力。

  不过即使累得半死,他还是难掩心中兴奋。第一次成功炼制一件法宝,这种快感实在难以言喻。

  五亩灵田,用【庚金诀】杀过虫,用第四层的【小**诀】浇灌,用震灵锄松过土。放眼整个门派,还从来没有人如此精细地种过灵谷。他现在很好奇,这五亩灵田今年的产量会增加多少。

  炼气期八层的修为,让他在灵力方面游刃有余。倘若这五亩灵田的产量增加不少,他完全可以用这种精细耕种的方式来耕种他从门派中租来的五十亩灵田。那他将一跃成为所有外门弟子最大的财主!

  这无疑令他怦然心动。没有什么比灵谷晶石更实的东西了!

  第一次炼器的成功,给左莫极大的鼓励。这段时间的霉运似乎也一扫而空,其他三种法诀的学习也逐渐入门,尤其是【草木诀】。三种法诀作用各不相同。【赤炎诀】用来激活种子,能够催其胚芽生长,除此之外,它还是汇集太阳之精华,最适合对阳性灵株使用。【地气诀】则能汇集地气,尤其适合一些阴性灵株的生长。

  而【草木诀】和【小**诀】相似,没有阴阳之分。但它远比【小**诀】霸道,抽取草木精华用于滋补灵谷的生长。【草木诀】的本质是掠夺,夺取其他草木精华,来滋养自己。

  它的使用需要十分小心。虽然无空山树木苍郁,但是稍有不慎,很容易让树木枯死。

  每一次使用【草木诀】时,左莫都小心翼翼,唯恐毁了山中古树。古树生长存活不易,无不经历数百上千岁月,方能成形。虽然门中没有明文规定,但若导致大片古树枯死,那等待自己的,绝对不会有好事。

  阳光透过树缝落入林中,形成斑驳光影。无空山气候颇佳,干爽怡人,树林间更是凉风习习,没有丝毫湿闷之感。四周静悄悄,这里相当偏僻,除了左莫,没有人会来。

  左莫静下心来,运转灵力,手上动作变幻,俨然是还不算熟练的【草木诀】。

  经历一开始的生涩,他的手法快变得流畅起来,手指像鲜花不断绽放,每次的划动,空气中淡淡的灵力波动,一圈圈散发开来。

  随着灵力波动,一丝丝青翠光芒从树木飞出,朝左莫的手间汇集。

  只片刻间,青翠光芒越来越盛,左莫收住法诀,一颗青翠欲滴的小珠子落入他掌中。这▲便是草木精华凝成的珠子,把珠子收入怀中,他检查了一下周围的古树,树叶的光芒黯淡了许多,有些叶片甚至露出枯黄。

  左莫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简,玉简里是记录的是无空山的具体地形地貌,他花费不少时间才制■成。

  在玉简的无空山中找到现在的位置,做好标记,下次要换地方了,这里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恢复。

  【草木诀】的霸道,连左莫都有些心惊,这才是第一层,便能轻易夺取树木生机,若达到更高层次,会是副什么光景?

  小心把草木精珠放入怀中,他便准备回去。书客网Shuke,C0m

  这颗草木精珠需要在三个时辰内,施以【草木诀】中的特定手法,才能把珠子里的草木精华散入灵株之中,否则的话,它会悄然散逸。

  走出树林,沿着山溪,朝自己的小院方向回赶。

  忽然,他隐约听到女人嘤嘤的哭声。

  女人?

  他没有停下来,但越往前走,哭声越清晰。

  本门的女弟子大多都在豢养室,负责豢养灵兽。左莫和她没有打过什么交道,不欲惹麻烦,正准备绕道。

  忽然,耳中听到那名女弟子抽泣着,喃喃地喊:“呜呜,妈妈……”

  左莫脚步一滞,心中某处柔软的地方,被狠狠戳了一下。

  妈妈……

  那股陌生的熟悉感又从他心中升起。

  该死!他心中暗骂,他讨厌这种感觉,每次当这股陌生的熟悉感出现,总会让他心里像堵了什么,说不出的难受。○骂归骂,脑海中思绪不受控制地翻腾。

  我是谁?我的家在哪?我的妈妈是谁……

  他有些心烦意乱,脚步却不自主地朝哭声走去。

  向前走了几步,一块岩石后面,蜷缩着一位女弟子。苹果脸★上挂满泪痕,楚楚可怜,她像只小猫样蜷缩成一团,肩膀不时抽动。

  “哭什么哭?烦不烦人!”左莫没好气骂道,一屁股坐了下来。

  对方像受惊的小猫,蓦地向后一缩,待看清左莫身上的外门弟子服,眼中的惧色才褪去,带着哭音怯怯道:“对不起,师兄……”

  听着对方怯怯弱弱的声音,左莫心头更加烦乱:“对不起个屁,你哭关我屁事,烦得很。”他注意到自己的态度有些过于恶劣,才竭力压下心中的烦燥,不耐烦地问:“说吧,什么事。”

  “没什么……”对方声音蚊呐。

  左莫心中的腾地火起,陡然提高音量,不耐烦打断:“叫你说你就说!”

  小姑niáng显然被他吓倒了,这个木头脸的师兄,好可怕!她哭意顿消,下意识回答:“青剑菖不够阿宝它们吃了。”

  “阿宝是谁?”左莫瞥了她一眼,问。

  “阿宝……阿宝就是阿宝,它每天都要吃青剑菖,呜呜,青剑菖不够……”说着说着,她又呜呜哭了起来。

  “闭嘴!”左莫的怒喝绝对称不上友好,小姑niáng一惊,身形下意识向后一缩,脸上浮起害怕的神情,哭音倒是止住。

  看着这个糊里糊涂的小姑niáng,左莫头痛地揉了◎揉脑门。他虽然没有去过豢养室,但是最起码的规矩还是知道。灵兽食用所需要的灵草数量一般来说,不会出现太大的波动,门派内有专门的灵田用来种植灵草。

  灵草的种植比起灵谷来,简单得多,所以大多是负责☆豢养的女弟子来打理。

  难道是这些灵草出了问题?

  “怎么回事?说详细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