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节 小妖


  夜色降临,无空山一片静谧。

  由于离东浮较远,山内生活也相当枯燥,外门弟子到了晚上大多会聚在一起聊天娱乐。而内门弟子们,大多数时间都放在修炼上,某种程度上,内门弟子的生存压力并不比外★门弟子小。他们需要努力修炼,从而能够参加狩妖。

  一个十年中,门内无人参加狩妖的剑修门派,会迅速消亡,这是常识。

  这便是剑修门派的特征,它们往往兴盛得很快,但同样,消亡起来更加快速。○有着悠久传承的剑修门派,屈指可数,它们无一不是庞然大物。

  这些事和左莫不沾边,他和狩妖可扯不上任何关系。

  夜色中,他独自一人走在山路。经过数代的经营,无空山的凶猛野兽早就销声匿迹,倒不需要担心安全的问题。

  从他睁开眼到现在,生活中点点滴滴在心头闪地,目光越发坚定,脚下的步伐也快了几分。

  门派对他并无太多优待之处,可是,他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有些辛苦,但也安逸的生活。

  他心中唯一的心结,便是他的来历身世。那个反复出现的梦境,这张永远不会有表情的脸,似乎都是想告诉他什么。可是,他到现在,什么线索也没摸到。

  除了这个心结,他对现在的生活相当满意,而他却马上有可能面临被赶出门派的命运。

  也许有一天他会离开这,但起码不是现在。

  而驱使他下这份决心还有个原因,便是他心中蠢蠢欲动的那股冲动。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似乎自从前两次遭遇之后,骨子里的战斗**一下子激活。

  左莫不知道这算不算“战斗”,但是在他心中,那种交锋的感觉不仅没有令他害怕,反而他心中隐隐期待。

  炼气八层的水平,在夜晚如同白昼,并不受影响。

  很快,他便来自己的那五十亩灵田。

  枯萎蔓延的速度很快,比起今天下午自己离开时更严重,又有一大片灵谷开始出现枯萎的征兆。

  走到最近的一棵灵谷面前,闻着传来的腥臭味,他忽然想到白天郭卢师兄吐血昏迷的情景,不禁有些犹豫。但是这抹犹豫一闪而逝,便从他眼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炽亮如火的光芒!

  庚金气芒在黑夜中闪耀着金黄色迷人的光芒,它们就xiàng一团金色的精灵。

  左莫深吸一口气,右手挟着庚金气芒,搭在面前的灵谷茎杆上。

  轰!

  他就xiàng被突然扯进另外一个世界。

  无数如同蒲公英的黑色种子在虚空中飘扬,组成一片黑色的海洋。这片黑海轻轻荡漾,每一次荡漾,都散发出浩大的气息。

  它们每一个都是如此渺小孱弱,但是这片黑海所释放出来的气息,连左莫都难以生出抗争的情绪。

  他茫然面对这片浩瀚黑海,不知所措,一直以来暴躁凶猛的庚金气芒第一次主动退缩在后。

  老黑头的灵田中,此时站在三人。

  三人之中方脸长须的男子,神色威严,不怒自威。而另一位枯瘦如铁的老者,双目开阖间,寒芒点点,剑气逼人。剩下那位体胖圆滚,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乐呵呵。

  倘若是有弟子在这,一定会吓一跳。

  不怒自威的是本门掌门裴元然,枯瘦如铁的是辛岩师叔,笑脸胖子则是阎乐。无空剑门一代之中,四人便来了三人,若是传出去,门中定然惹起一场轩然大波。

  “两位师弟可曾认得此为何物?”裴元然沉声道。这次怪病来得如此蹊跷,没有半分预兆。而势头之凶猛,几日间,便几乎半数左右灵田遭殃。

  这已经zhù定今年灵田收获定然遭受重创,损失在半数以上。对于无空剑门这样的小门派来说,这样的损失足以影响他们的运转。

  所以当消失传到他们那,平素从来不过问灵田事宜的掌门和其他师叔,连袂来查看。

  然而,情况比他们想象得还要糟糕,三人心情无一不是糟糕透顶。

  辛岩摇头:“不曾见过,但它能噬灵,应属妖类,当诛!”最后两字杀气四溢,森寒凛冽!

  “二师兄说得不错。”就连阎乐这位平时整天把笑容挂在脸上的老好人此时亦是面沉如水:“只是,我无空山上,从未有过妖类踏足,这只小妖又是如何来到我无空山?”

  “此事有蹊跷。”裴元然沉吟,神色间偶现一丝担忧:“自三千年前妖魔两族前退至旋玑带之后,近千年间更是从未曾听说过有妖魔出现在的剑河府地。如今本门却有妖族出现,实在令人费解。”

  “师兄何必多虑,杀之便是。”辛岩冷然道:“莫说一只还未成气候的小妖,便是大妖,哼,死在我等剑下的,也没少过!”

  阎乐露出缅怀神情,笑道:“想起当年我们三人狩妖,二师兄那把【冰螭剑】可是震慑群魔,宵小胆寒!”

  另外两人不由皆露出回忆感慨之色。

  “先把这小妖收拾了吧,此等好月色,我们回院煮茶叙怀,也是人生一大快事。”裴元然捊须笑道。

  阎乐抚掌大笑:“此言大善。二师兄,我们给你压阵。”

  辛岩也不推辞,双目寒芒闪动,唤出飞剑。

  一把雪白晶莹的飞剑出现在天空,通体泛着皎洁清冷的光芒逼得月色黯淡,横亘在夜空,慑人心神。这便是辛岩的成名飞剑【冰螭剑】。

  “去!”

  一声清喝,声彻四野。

  冰螭剑身微抖,幻成一只通体雪白的冰螭,双目凶光闪烁,发出一声低吼,径直化作一道流光,朝灵田扑去!

  眼看流光便要击灵田,此时变故忽生。

  每棵枯萎的灵谷都释放出一缕黑烟,这些极细的黑烟见风即长,几乎眨眼间,灵田便被笼罩一层漆黑如墨的黑烟,伸手不见五指。

  裴元然三人被黑烟笼罩,却丝毫不见慌乱。

  他们并不知道,在不远处,还有一个外门弟子同样被黑烟笼罩。

  左莫被辛岩那声清喝惊醒,但此时他却骇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把神识抽回来。

  他能看到的,依然是数不尽的黑色蒲公英种子漫天飘扬!

  但这声不知从何来的清喝,搅乱了浩瀚的平静。漫天飞舞的黑色蒲公英种子激荡起来,就xiàng一片浩瀚无边的海,突然刮起了风暴。

  愤怒、蔑视、无奈、悲伤……

  许多种情绪在左莫的心头浮现,他就xiàng一只木偶,充斥着无数不属于自己的情绪。这些情绪浩瀚无边,激荡不休,在左莫识海中肆虐。

  可偏偏,左莫自己的意识是清醒无比。

  有什么比连意识都被控制更加悲哀?

  他心中突然xiàng被触动了什么,一股前所未有的厌恶和憎恨,陡然升起!

 ▲ 该死的!

  左莫的身体在颤抖,全身每个关节都在颤抖,颤抖越来越剧烈,场面诡异无比。

  识海中,他疯狂地挣扎,疯狂地咆哮!

  “滚!”

  充满撕裂的怒吼,如同滚滚雷声,■ gāisǐde!

  zuǒmòdeshēntǐzàichàndǒu,quánshēnměigèguānjiēdōuzàichàndǒu,chàndǒuyuèláiyuèjùliè,chǎngmiànguǐyìwúbǐ。

  shíhǎizhōng,tāfēngkuángdìzhèngzhā,fēngkuángdìpáoxiāo!

  “gǔn!”

  chōngmǎnsīlièdenùhǒu,rútónggǔngǔnléishēng,在这片浩瀚无边的黑色海洋上空回荡。

  在他心中肆虐的情绪随着他这声暴喝,突然消失一空。他依然能感受到黑色海洋传来的各种情绪,但这些情绪却再也不会占据他的神识。

  紧接着,他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一道雪白剑光,从天而降!

  只一剑!

  他认为浩瀚无边的黑色海洋竟然硬生生被劈成两半!无法形容这一剑的浩大和威势,左莫震住了,他的识海,在这一刻,都被这惊yàn光华的一剑冻结。

  恐惧,本能地占据他心灵的每个角落。

  所的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慢了下来,毁天灭地的一剑过后,无数细碎剑意,xiàng群凶猛的鲨鱼,追逐那些黑色蒲公英种子,所过之处,空无一物。

  黑色海洋散发出的焦急、恐惧的情绪……

  左莫笑了,刚才黑色海洋操控他的情绪,彻底激怒了他。

  战斗结束得很快,没有第二剑出现,这一剑,便已经完全把黑色海洋抹去。灵谷内恢复如常,只是受损严重,需要时间来滋养,他对神识的控制也回到自己手上。从灵谷中退了出来,他不禁抹了抹额头的冷汗。

  今晚的凶险,远超过他的想象,现在想想,都不禁后怕。

  他浑身发软坐在地上,全身被汗水湿透,夜风吹来,顿时一个哆嗦。

  他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小院。

  灵谷内那些黑色蒲公英种是什么?后来凭空出现的那道剑光,又是谁的?

  那一剑,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太○强烈了!冰寒彻骨、杀机纵横的滔天剑意,深深烙在他心中。他忽然间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会去选择剑修,对力量的追求,是人的天性!

  更何况,还是如此强大、如此恐怖的力量!

  这五十亩灵谷终于得▲○救了,虽然今年的产量会大幅度减少,但作租费的那部分应该还是够的。

  他此时方松口气,坐下来,检查起自己的神识。今晚如此经历的情况他从未经历过,他很担心会对自己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刚○jiùle,suīránjīnniándechǎnliànghuìdàfúdùjiǎnshǎo,dànzuòzūfèidenàbùfènyīnggāiháishìgòude。

  tācǐshífāngsōngkǒuqì,zuòxiàlái,jiǎncháqǐzìjǐdeshénshí。jīnwǎnrúcǐjīnglìdeqíngkuàngtācóngwèijīnglìguò,tāhěndānxīnhuìduìzìjǐchǎnshēngshímebúhǎodeyǐngxiǎng。

  gāng入定,他脸色骤然剧变!

  他的识海中,竟然飘浮着一颗黑色蒲公英种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