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 汤


  静室内,左莫盘膝入定。

  他在拼命地修炼【胎息炼神】,该死的【胎息炼神】!

  该死的蒲妖!

  他无数遍地诅咒这个变态。昨天晚上暴走,惨遭镇压,他的神识再受重创,被蒲妖打得面目全非。神识面目全非的结果便是钻心的痛,这下,不需要蒲妖催促,他也得拼命地修炼【胎息炼神】。

  冷静下来的左莫欲哭无泪,那天晚上,万万不该去灵田。一想到蒲妖,那股能渗进骨头的阴寒和妖异,就好像毒蛇正缓缓钻进他的裤腿,那股不自主的恐惧,在全身蔓延。

  昨天晚上的镇压,也令他深刻地认识到双方实力上无法跨越的鸿沟。

  一个强大、变态的疯子!

  左莫已经可以预料自己的未来将一片黑暗。

  这厮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从开始的黑海,到剑气,自己神识受伤,再到【胎息炼神】,步步为营,自己毫无挣扎地成为他爪下待宰的羔羊。

  可怜的自己,还以为里面zhī是住le◎个脾气不好的邻居,没想到却是个邪恶的妖魔。

  倘若说之前zhī是怀疑,那么现他百分百肯定蒲就是妖魔,除le妖魔,谁还会如此邪恶?

  幽幽醒来,仿若混沌初开,左莫睁开眼睛,轻轻tǔ出一直◆huí转在体内的那口气。

  这口气息悠远绵长,tǔ出时,凝练如箭。

  左莫心中稍安,这【胎息炼神】果然神奇,神识的痛楚要消减不少。而且他能明显感受到神识渐渐稳定下来,昨晚蒲妖zhī不过□轻轻弹指,左莫的神识便差点被打散。

  【胎息炼神】也不知出自何处,语言晦涩难懂,所用句法,和左莫买来的那枚玉简南辕北辙,他费le很大力气,才勉强读懂第一篇。

  他没想过去问蒲妖,血和泪◇的教训告诉他,想在那厮手上占便宜,就等着被坑死吧。

  第一篇名为《定神篇》,讲的是如何入定安神,稳固神识。

  这恰是目前左莫最需要的,连续的受伤,他的神识几乎支离破碎,倘若再不修复,他极有可能陷入疯癫之中。至于蒲妖说的一息,是指能完成一个完整胎息。

  胎息是《胎息炼神》最核心,也是最基础的修炼方法,也是一种左莫连听都不曾听说过的呼吸tǔ纳之法。据说它源自人类在胎儿时的呼吸,它并不用口鼻呼吸,而是需用全身孔窍,化气为丝,一点点吸入,散入体内。这数以百计的细小的气流在体内流转,汇集,再由口鼻出tǔ出。

  人体周身孔窍穴位有若宇宙星辰,不计其数,口鼻之类为最大,浑身穴位其次,最多的是那些细微不可见、遍布全身的微小孔。

  左莫很好奇,当初创立这套心法的前辈,是怎么想到如此匪夷所思的方法。果然物以类聚啊,蒲妖这个变态疯子丢出来的心法,也和他一样变态。

  他还没办法完成一次完整的胎息。

  蒲妖的话不是恫吓之言,《胎息炼神》中有明确记载。他这几天,其实还是用口鼻来呼吸,不管怎么样,先把神识稳定下来再说。神识不稳定,光是时不时的抽痛,就足以要掉左莫小命。

  但是,当左莫神识稍稍稳定下来,他就必须面对一个问题,如何完成一个胎息。一息,是《胎息炼神》入门的标志。

  三个月的期限,像一团阴影笼罩在他心头。

  想到蒲妖说起酷刑时,眼中闪耀的疯狂光芒。左莫敢肯定,倘若自己真的在三个月之内,没有达到一息之境而面临血脉逆冲时,蒲妖会在一旁兴致盎然地欣赏自己痛不欲生的场景。

  悲惨的人生啊!

  左莫咬牙切齿地在心中反复诅咒那个人妖,怒火中烧。

  忽然,身旁音圭的一个消息引起他的注意。

  “继上月灵谷价格上涨后,běn月灵谷价格再次上涨,高品阶灵谷的需求大增,也带动低品阶灵谷价格的上涨……”

  他一个激灵,灵谷价格上涨!这无疑是这些天,他所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蒲妖忽然冒le出来:“很有趣的东西。”

  左莫目瞪口呆,愣神le半天才反应过来,指着蒲妖语无伦次:“你你你怎么能跑出来?”

  蒲妖眨le一下他深红色右眼:“我我我为什么不能跑出来?”

  “你不是zhī能在识海吗?”左莫呆呆地问。

  “谁告诉你的?”蒲妖一脸奇怪地转过脸问。

  左莫无语,心中却不禁哀叹,看来自己连最后一个筹码都没有le,原来人家是真的可以搬家的……

  蒲妖听le一会,打le个哈欠:“唔,看来要打仗le。”

  “打仗?”左莫不明所以。

  蒲妖没解释,随手把音圭揽入手中,轻描淡写:“这东西送给我le。”话音未落,人便带着音圭消失不见。

  “死人妖!”左莫的怒吼在空寂的院子里huí荡。

  正在此时,忽然他听到有人敲门。

  左莫心中奇怪,是谁?平时可没人会跑到他这来。跑过去,打开门,小果楚楚可怜地站在门外。

  她手上捧着一个陶罐,看到左莫,身体顿时向后一缩,怯怯喊le句:“师兄。”

  “又有什么问▲题?”左莫对这个小麻烦难有好语气。也不知为什么,他每次看到小果脸上怯怯的表情,他总无法控制自己的语气。

  “不是不是!”小果头摇得像拨浪鼓,急忙分辨道:“小果是来给师兄送东西的。上次师兄帮助小◆果,小果还没有答谢师兄。”

  说着说着,她小嘴一扁,眼中雾气升起,带着哭音呐呐道:“小果没有晶石……”

  一看苗头不对,左莫连忙喊:“停!”

  小果吓得又是向后一缩,不过哭音倒■是立即消le。

  她把陶罐小心放到左莫的面前,然后像兔子般跳huí去。她怯怯看le左莫一眼,鼓足勇气道:“这是小果熬的汤,师兄……师兄,你喝一口,zhī要喝一口……”

  话还没说完,她便语无伦次,脸上急得几乎快渗出血,再也忍不住,掩面转身跑开。

  一直跑到几十步开外,她忽然停下来,犹豫le一下,转身喊:“师兄,要是真的不好喝,你……你就倒掉吧……”

  左莫看着小果消失,再看le一眼放在脚跟前的陶罐,俯身拿起。

  汤还温热。

  捧起陶罐,喝le一口,汤很浓很香。

  “味道不错。”左莫自言自语,咕嘟咕嘟喝le个底朝天,转身便准备提着空罐huí房。

  蒲妖忽然冒le出来,猩红有如蛇信的舌头不自禁地舔le舔嘴唇,两眼盯着小果消失的方向:“好鲜嫩的小姑娘。”

  左莫愕然看着他。

  蒲妖转过他俊美无比的脸,此时像极le馋极le的猫,深红色的眼睛光芒闪动:“好运气,这小姑娘的肉一定非常鲜嫩可口。”

  左莫勃然大怒,扬手把右手提着的空罐狠狠砸向蒲妖。

  砰,瓦罐四分五裂,碎片四溅。

  “滚!”

  千羽福船停泊在虚空。

  黎仙儿望着窗外绿色的月正星,精致的双眉皱成一团:“看来被那个小妖跑le。赤野叔叔,门中有没有huí信?”

  赤野真人摇头:“小姐,炼妖塔下镇压的妖魔zhī怕不下数千,年代又久远,无从考查。它们大多于三千年那场大战,被běn门前辈以无上法力所擒。这些妖魔亦大多是法力通天之辈,难以杀死,便镇压在炼妖塔下,以期徐徐炼化。没想到,这些妖魔,顽强若斯,三千年炼化,竟然还有存者!”

  黎仙儿露出神往之色:“三千年前,běn门竟然如此强大!”

  赤野真人慨然道:“何止běn门,三千年前,修者界各门各派也远比今日强大。当年妖魔联军十万,却也被前辈们冲杀殆尽。也正是此战,修者界才奠定今日之地位。”

  旋即露出可惜之色:“然而,妖魔固然几乎被一网打尽,但当年修者也是元气大伤,高手十者存一,许多门派在那场大战中殒落,无数心法从此失传。三千年过○去,修者界依然无法恢复当年那般盛况。不过,相较于我们,妖魔受到的打击更大,这些年,你看它们可曾突破过都天血界?”

  黎仙儿听得入神,虽然都是些她知道的历史,但每次听,依然让她悠然神往。

  “爷爷叫我huí去le。”她嘟起小嘴,满脸不愿意:“好不容易逮le个机会出来,还没多久,就催人家huí去。小妖不是还没抓到嘛,要huí去也要等我抓到小妖再huí去嘛。”

  赤野真人看她一脸天真,脸上不由闪现一丝宠溺,但还是劝道:“小姐,掌门催小姐huí去,估计是有什么事情。”

  “能有什么事情?”她轻哼一声:“估计又是哪个门派俊杰来le。爷爷最近很是热衷那些剑修啊,人家最讨厌剑修le,个个傲慢无礼。”

  赤野真人笑道:“小姐前些日子,不是和一位剑修玩得很开心么?”

  “你说的那个好玩的笨蛋啊,谁说他是剑修?”黎仙儿不服气道。

  “天月界可是剑修的地盘,这里十个人里,有九个是剑修。”

  “说不定他就是那个一呢。”黎仙儿强辩,她忽然露出苦恼神情:“huí去le,我就没办法用小千鹤le,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趣的人,又没得玩le。”

  见她一脸愁容,赤野真人心中不忍:“若是小姐喜欢,不若我在天月界设下一座传送阵,派名弟子留守,小姐的千引鹤可以从传送阵传送来。zhī要过来le,千引鹤便自会找到他。”

  黎仙儿欢喜:“赤野叔叔最好le!嘻嘻,他估计还以为仙儿的纸鹤是普通的小千鹤呢。”

  赤野真人心中老怀大慰,也笑道:“小姐自创的千引鹤,门中长老们也大为赞叹。”

  黎仙儿骄傲地噘起嘴巴:“那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