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 师兄韦胜


  凉风习习,左莫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指法,手指动手越来越快,啪,忽然,一声脆响,手指一滞,全都乱套。

  这已经是第七次。

  今天他练习指法,没有一次成功。

  长长吐出一口气,强压心中烦躁。《草木诀诀》的指法复杂,倘若心中不静,极易出错。可左莫又如何能静心下来?两个月过去了,他依然无法完成一次完整的胎息。这并不是让他感到气馁的地方,真正让他觉得气馁的是,他甚至无法找到的那间门究竟在哪。以前,无论他研究《小**诀》,还是后来买来的玉简中剩下四种法诀,哪怕暂时无法领悟,但他起码知道朝哪个方向努力。

  但是《胎息炼神》自从把他的神识修复之后,他便一直找不到方向。他想花更多的时间,可偏偏《胎息炼神》每天修炼的时间绝对不能超过两个时辰。玉简里没有明说为什么不能超过两个时辰,但左莫怀疑可能是会造成什么伤害。他可不敢qīng易涉险。

  按照玉简里的说法,他需要停止口鼻的呼吸,才能转入胎息。

  可是,无论他怎么憋气,生存的本能总会让他下意识地张开口。他根本无法找到胎息的感觉。

  连续两个月的时候,除了神识恢复如初,他没有任何突破。

  其余的时间,他只好练习其他法诀。令他意外的是,这段时间,他的líng力和法诀都进步神速。尤其是法诀,除了《小**诀》和《庚金诀》,剩下的sān种法诀,短短的两个月时间,竟然全都被他修到第二层。

  这般速度,便是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欢喜之余,心中更增担忧。《胎息炼神》迟迟没有进展,离sān个月只剩下一个月,逆血冲脉究竟是不是像蒲妖说得那么恐怖,他不清楚,但这四个字给他的任何一种臆想都绝对不太好。他也尝试向蒲妖求教,但蒲妖一脸的讥笑一下子把他惹怒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蒲妖面前极其容易愤怒暴走。

  líng谷也获得丰收,和其他师兄们相比,他的líng谷产量明显高出一截。在上次的受灾中,他的líng谷虽然也受到波及,但是比起老黑头他们,情况要好得多。而之后,他也根本不加掩饰,《草木诀》《地气诀》《庚金诀》全都被他用上了。只有《赤炎诀》因为和líng谷的阴□属性相反而没有被使用。

  加上院里的五亩líng田,产量远远超出他的预计。

  扣除门派租费,他留了一部分líng谷自己食用,其他的líng谷全都卖了,收入二品晶石六十二颗,加上上次从李■英凤那得到的十五颗二品晶石,他现在总资产高达七十七颗二品晶石。之所以能获利如此之多,是因为líng谷的价格全面飙升。

  就连老黑头,受灾如此严重,竟然也能够交齐门派租费,可见市面上líng谷的◆价格上涨到什么地步。

  而另一件令左莫隐隐有些担忧的是郝敏师姐和罗离师兄,两人竟然到现在还没有返回门派。这些天,他已经发现冷雾谷药田里的一些líng药已经开始出现不太好的苗头。照顾líng药是★一件十分精细的活,远比照顾líng谷要精细得多。自己的《小**诀》只能保证它们的用水量,从种植的角度,这只是基本需求。

  短时间内还不会看出来什么,可时间一长,很容易出问题。

  他如今○焦头烂额,好不容易腰包变得前所未有的鼓,然而他却没有半分喜悦。

  该死的《胎息炼神》!

  可恶的郝敏师姐和罗离师兄!

  还有罪该万死的蒲妖!

  为什么哥如此善良的心,总■○焦头烂额,好不容易腰包变得前所未有的鼓,然而他却没有半分喜悦。

  该死的《胎息炼神》!

  可恶的郝敏师姐和罗离师兄! jiāotóulàné,hǎobúróngyìyāobāobiàndéqiánsuǒwèiyǒudegǔ,ránértāquèméiyǒubànfènxǐyuè。

  gāisǐde《tāixīliànshén》!

  kěèdehǎomǐnshījiěhéluólíshīxiōng!

  háiyǒuzuìgāiwànsǐdepúyāo!

  wéishímegērúcǐshànliángdexīn,zǒng是要面对邪恶呢?他欲哭无泪。

  前段时间,除了《胎息炼神》,其他的时间,他全都花在《庚金诀》上。líng植夫需要五种法诀中,至于有sān种达到第sān层。左莫的《小**诀》已经达到第四层,而剩下的四种法诀中,最有希望突破第sān层的,便是《庚金诀》了。

  今天他完全没有练习《庚金诀》的心情,他瞪大眼珠,脑子里拼命地默念着《胎息炼神》里的每个字。倘若他脸上能够有表情,那么现在一定会纠结成一团。

  一个月!

  只剩下一个月!

  紧紧咬着嘴唇,他仔细地推敲每个字。蒲妖还是一脸讥讽的模样,这也彻底激起左莫骨子里的血性。

  这个该死的混蛋!

  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在蒲妖面前,总是会那么易怒。蒲妖能够qīng易地撕破人的伪装,他会或明或暗地引导对方情绪,让对方最本性的部分暴露出来。而且自从知道就算对于蒲妖这种狗扑如海的人来说,怒骂并不会真正激怒他,●左莫便不再克制自己的情绪。

  如果不渲泄,他觉得自己很快便会在这该死的人妖蹂躏之下一命呜呼!

  至于吃点小苦头,他才不在乎。即使他言听计从,蒲妖会对自己大发善心吗?用脚趾头也想得清楚。▲还不如口头上占些便宜,自己也觉得爽一些。

  哥是一根小小草,怎么吹也吹不倒!

  咚咚咚!

  连串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小莫哥小莫哥!”

  是老黑头,他怎么来了◆?

  左莫按捺焦躁的心,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果然是老黑头那张满面风霜的脸,只不过他身边还立着一位陌生男子。

  看到左莫,老黑头松了一口气:“还好你在啊!”

  说完,○介绍身边的男子:“这是韦胜师兄。”

  韦胜,左莫心中微惊,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就是外门弟子之首韦胜。他不禁仔细打量起来。个头不高,肩膀宽厚,方脸粗眉,看上去颇为敦厚,只是双目偶尔会流露出几分精芒,令人不敢小觑。

  “韦胜师兄!”左莫行一lǐ。韦胜师兄虽然极少露面,但是在外门弟子中威信极高,和这样的人物打好关系,有益无害。

  韦胜端详了左莫一会,还lǐ温笑道:“左莫师弟果然是深藏不露啊。”

  左莫心中微惊,不过倒也没有太意外,韦胜师兄的修为本就比他要高,口中谦虚道:“师兄过誉了。来来来,进来坐下说话。”

  sān人走进院子。

  韦胜环顾四周,赞叹:“好大的院子!”

  而老黑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院子里的líng田,过了半晌方才懊恼道:“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方法!这可不免了租费?”

  左莫笑道:“我这也是占了便宜。以前也不知是哪位师兄的宅子,居然有五亩líng田。只可惜,荒废太久,品阶掉了一级,一品líng田,也只能算聊胜于无吧。”

  老黑头露出惋惜的表情:“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líng田。”

  左莫没说话,也不知道是不种植的时间久了,老黑头对líng田,总是有着一份独特的感情。

  “连院子里都有líng田,左师弟果然不愧是种植狂人啊,看来这次我可找对人了。”韦胜笑道。

  sān人在老树下分宾主坐下,左莫随手沏了壶茶。他的《赤炎诀》只有第一层,只能凝出一小团火焰,没有什么大用,但是用来点火,却是方便得很。

  “师兄找我?”左莫也不推辞,直奔主题:“可是遇到什么事情?师弟虽然修为有限,但若能够出力,别无二话。”

  韦胜也不客套:“此次前来,的确是有事劳烦师弟。”只见他从怀中小心翼翼取出一玉盒,打开玉盒,浓郁的líng气扑面而来,只见里面躺着一株líng草。这株líng草大约sān十公分长,叶片火红,一条墨线贯穿其间,和火红的叶片相比,是通体碧翠的果实。

  倘若脸上的肌肉不是僵死,左莫表情一定很丰富。眼前这株他叫不上名字的líng草,líng气浓郁得惊人,小心翼翼拿起来,放在眼前仔细端详。líng草宛若整块红色火玉雕刻而成,晶莹润泽。

  绝对sān品以上!

  这段时间,帮助郝敏师姐打理冷雾谷药田,líng药方面见识大涨。手上这棵líng药,他虽然叫不出名字,但是从品相和其散发出的líng气来看,甚至胜过冷雾谷绝大多数líng药。

  “这株火龙草,品阶达到罕见的sān品,寻来不易。”韦胜神色沉稳:“我离筑基尚有段时间,这段时间,这株火龙草还请师弟帮我照看。”

  “照看?”左莫有些吃惊,他反应亦是极快:“难道师兄筑基要服用这株火龙草?”

  如果韦胜不说这是火龙草,左莫是绝计认不出来。难道是sān品的缘故?这株火龙草和左莫印象中的火龙草截然不同。

  “不错。”韦胜点点头,神色如常。

  一旁的左莫和老黑头都不禁露出钦佩之色。筑基所需的líng药不少,但是几味主药才是关键,火龙草便是其中之一,但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它需要生食,而且它的药性猛烈,意志稍弱的人,甚至可能会因忍受不了猛烈的药性而全身líng力溃散。这些年,已经很少再有人用它来完成筑基。

  不过,火龙草虽然有如毒药,但若能硬撑下来,却是对修为大为有益,比普通líng草的效果要好许多。

  但sān品火龙草,那药性该何等猛烈!

  廖廖几句,左莫便对这位第一次谋面的师兄心生敬意。韦胜师兄的一些传闻他也曾听说过,传言师兄从小便是孤儿,后被纳入门中,痴迷练剑,为了能学到不错的剑诀,他甚至不惜到罗离师兄那去作剑仆。

  今日见面,左莫才知道韦胜师兄果然名不虚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