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 执念


  他低头沉吟片刻,方抬起头:“师兄勇气,师弟佩服。只是灵药上了三品,若是bú能栽种在三品以上灵田,只怕灵气消散,品阶反而会下掉。”

  韦胜脸色微变,但旋即恢复如常,笑道:“若是如此,那也免了我那番痛苦。”

  相较于韦胜脸上的平静,老黑头脸上的焦急之色倒是更重。

  心中稍稍权衡了一下,左莫稍稍组织了一下措辞道:“小弟或许有个办法可以试试。”

  “哦,师弟请讲。”韦胜精神微振。

  “我受郝敏师姐之托,现在负责看管冷雾谷药田。我看谷内药田空地颇多,bú若移植入谷内。我只担心,郝敏师姐在师兄筑基前回来,到时横生波折。”

  韦胜这才露出喜色:“师弟bú需担心,郝敏师姐和罗离师兄两人bú会那么快回来。”

  左莫这才想起来韦胜师兄是罗离师兄的剑仆,估计他知道两人去哪了。能帮上韦胜师兄他自然是愿意,可是一想到郝敏师姐短时间内bú会回来,他的心情顿时糟糕了几分。他现在每天都是小心翼翼,生怕药田出现一丝差池,就像烫手的山芋。

  收拾心情,左莫笑道:“那就好,小弟先预祝师兄筑基成功。”

  韦胜摆摆手:“说这还为时过早。”说完他取出一枚玉简,递到左莫面前:“师兄身无长物,也没啥拿得出手的。这是师兄这些年的一些体悟,希望能对师弟有帮助益。”

  左莫大喜,他一直是独自参悟,没有人交流。韦胜师兄的修为只比他高一筹,其经验心得,却恰恰是他能够用得着的。

  他也bú客气,笑嘻嘻接了下来:“多谢师兄。”

  三人又聊了片刻,韦胜和老黑头这才起身告辞。

  待两人走了,左莫连忙带着这株火龙草赶往冷雾谷。冷雾谷的药田是三品,左莫垂涎bú已,灵药他懂得bú多,但是他可是知道三品的灵谷是什么价格!

  寻觅一处空地,小心翼翼地把火龙草栽种下去。然后施了一次《小**诀》,第四层的《小**诀》滋养效果果然显著,火龙草迅速恢复生机,叶片变得更加温润。

  贪婪地吸了吸空气中浓郁的灵气,左莫心中暗赞,三品果然就是三品!

  又在药田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状况,这才往回走。

  回到家中,夜色已晚,坐在屋顶的左莫突然想到,万一自己一个月内《胎息炼神》还没法完成一次完整胎息,那岂bú是耽误韦胜师兄筑基了?

  bú过旋即一想,若是bú能成功,自己估计连命都没剩下,哪还管得了那么多?

  想到韦胜师兄,他bú自主地拿出师兄送给他的那枚玉简,朝玉简里输入灵力。

  很快,他biàn看得入神。

  玉简里面详细记载了韦胜整个修炼过程中的心得体会。很多地方相当零碎,可以看得出,师兄只是偶有所思,随手记录下来。

  师兄痴迷修剑的传闻果然bú假,玉简里的七零八落,bú成系统,绝大多数都是关于修剑的。

  但只看了一会,左莫biànbú由有些心惊肉跳。

  “剑者,先入死地,于死地求生,有若哀兵,挟必死之念,全力一击,无bú破!”

  “夜行深山,遇血鸯蝠二十余只,苦战,负伤二十一处,尽屠。”

  “涧旁遇铁猿,皮若精铁,刀剑难伤,诱敌两百余里,伤其目,无力追之。”

  ……

  这些语句往往都极其简短,然而其间凶悍刚毅之气,透字而出。生死,这是出现最多的字眼,玉简里的韦胜师兄,和今天他见到的,判若两人。

  给左莫带来最大冲击和震撼的,却是这几段。

  “徒行百日,终见九河落天,于瀑底仰望,奔腾轰啸,恍若九天神雷,其势千钧,浩然bú绝,莫能抗之。吾心向往,若剑势如此,其死无憾!”

  “坐观三月,日夜揣摩,然余天资愚笨,苦bú得其意。立瀑顶七日,bú眠bú休,bú饮bú食,忽有所悟。鱼跃随水倾泄而下,鼓荡其间,忘却生死,神识空明,方得其味!手足躯体骨断十三处,卧床半载,失明失聪,于心中揣摩……”

  左莫失神,喃喃自语:“太疯狂了!”

  如此疯狂,如此执着,是他想也bú曾想过的。

  星空下,他坐在屋顶,手上捏着玉简,怔怔地发呆。

  在他的世界里,还没有什么事情,让他如此疯狂,如此执着。他在五行方面的天赋颇佳,什么法诀上手也都很快。他对生活的要求也并bú高,努力学习和参悟五行法诀,也只是为了能够过得更好。

  韦胜师兄对修剑的执着,给他带来无以伦比的心灵震撼,他能看到每个字后面包饱含的汗水和鲜血。

  体内像突然有什么东西激荡翻滚,堵得他难受。

  过了许久,心绪才渐渐平息下来,但此时睡意早就全无。夜空下,他索性在院子里比照着玉简里面的剑诀□,学起剑诀起来。

  玉简里记载着一套剑诀,是韦胜师兄从一些平日练过看过的剑诀里,挑出来的剑招。韦胜师兄的战斗经验丰富,这些剑招也十分实用,并没太华丽的技巧,上手也十分简单。可惜没有飞剑,比划了★一会,他也只能坐下来。

  一坐了下来,他又琢磨起《胎息炼神》。

  《胎息炼神》晦涩,但是他现在却丝毫bú气馁,只感到羞愧,韦胜师兄的执着深深刺激了他。和韦胜师兄相比,自己所遇到的这点困难又算得了什么?

  好吧,想看哥的笑话,蒲妖你下辈子吧!

  深吸一口气,他又重新开始研究这始终令他有些摸bú着头脑的《胎息炼神》。

  日子一天天过去,除了每天固定去一趟冷雾谷,其他时间,他足bú出户。

  识海中,坐在墓碑上的蒲正悠闲地听着音圭。

  左莫咬了咬牙,还是凑上前,讨好道:“蒲,这《胎息炼神》第一步究竟要点在哪啊?我这人笨,你能bú能指点一下?”

  “第一步?很简单啊,没什么要点啊。”蒲连眼皮都没抬,还在听着音圭。

  看着蒲妖放在腿上的音圭,左莫心中暗道,看来求教bú成,那只能利诱了。

  他问:“蒲,这音圭bú错吧。”

  “挺有趣的。”蒲漫bú经心应了句。

  “想bú想要更好的?”左莫的声音就像手上拿着棒棒糖诱骗小姑娘的怪叔叔。

  蒲今天第一次睁开右眼,深红色的血瞳里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想要。”☆

  左莫摇头:“如果你帮我讲解《胎息炼神》,我给你买个更好的……”

  “我自己买。”蒲语气随意道,他复又闭上眼,听他的音圭。

  左莫目瞪口呆:“你有晶石?”

  “没有啊。”蒲依然闭着眼睛,一脸享受,身体随着音圭播放音乐的律动诡异地摆动着。

  左莫松了一口气,语气恢复得意:“没有晶石是买bú了东西的。”他忽然想到,以蒲妖这般实力,若是硬抢,也bú是没可能啊!或者去偷一个,那也绝对神bú知鬼bú觉。

  “你有晶石啊。”蒲自顾自地随着音乐拍子晃动身体。

  “那你要帮我讲解……”左莫心中稍安,继续强调晶石和讲解两者之间的必然联系。心中却在嘀咕:还好,他没有想到用暴力手段。

  蒲bú耐烦打断左莫,伸出右手,亮出手里一把晶石:“我自己会拿。”

  左莫呆在原地,怔怔地看着蒲手上花花的晶石,那么的眼熟,沉寂片刻,他陡然迸发出野兽濒临绝境的惊天惨嚎。

  “死人妖!你敢动爷的晶石!爷跟你拼了……”

  冷雾谷水潭旁,左莫盯着潭水,心里有些发毛。潭水的冰冷彻骨,他用手摸了一下,手掌到现在还是僵的。

  离最后的期限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他依然没有突破一息的门槛。蒲妖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左莫算是明白了,这家伙是真的bú管自己的死活。bú过这么多天,他也bú是全无收获,他想到一个办法,眼下biàn是想来试试这个方法究◆竟对bú对。

  只是……

  奔腾的瀑布也无法阻挡潭水寒气四逸,即使在潭边,他也能感受逼人的寒气。

  他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嘴唇,他bú想尝试这个方法,但时间眼看只剩下三天,他别无选择。犹豫片刻,随即心一横,闭上眼睛,扑嗵跳入潭中。

  冰冷刺骨的潭水几乎在一刹那把他全身冻成冰块,他bú禁一个哆嗦。他像块石头般,bú断向下沉,潭水倒灌进他的口鼻,外面的世界好像一下子隔绝,安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经历最初的慌乱,左莫迅速冷静下来,立即按照《胎息炼神》运转气息。

  也bú知道是bú是在冰冷的潭水刺激,他的神志异常清明,气息运转也异常顺利。

  一柱香后,这口气息渐渐消耗殆尽,窒息的感觉愈发强烈。

  左莫打起精神,他知道,最关键的时候来了,以前每次,biàn是到这一步biàn下意识地张嘴呼吸。《胎息炼神》里对这一步并没有太多的阐述,仿佛在创立这个法门的修真者眼中,这是最简单的事情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