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节 拒绝


  暗金色的小剑在左莫zhǐ间欢快地游走,速度极快,带起一溜金光,像一道金色闪电。

  左莫眼中露chū欣喜之色。

  《庚金诀》终于突破第三层!突破第三层,庚金气芒也发生了变化,原●本暗金色的金沙变得更加细腻而富有光泽,凝成的金剑也更加精致。它就像一只细长的金色小鱼,游走灵活迅捷。

  小金剑很小,运动范围只不过在他手掌间,而且剑招变化很简单,没有太华丽的技巧。可是如果有经验的剑修一定会惊讶地发现,这只小小的金剑运转流动间,竟然蕴含一丝淡淡的剑意。

  左莫也能感受到这丝淡淡的剑意,心中欣喜之余,也免不了肉痛万分。

  回到家中,无论他如何努力地回忆,què再也找不到那天最后一剑的感觉。无奈之下,他只好花费晶石到蒲妖那体验剑意。

  十颗二品晶石一次!

  他花光了身上所有的晶石,最终悟chū一丝剑意!就是这丝剑意,他的《庚金诀》立即突破第三层。

  和之前相比,现在的蒲妖完全是六亲不认只认晶石的奸商。他不知道上次究竟发生了什么,蒲妖为什么后来又放过自己?很明显,蒲妖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似乎更加不耐烦,更加不好说话,没事叫他他也不理会……

  但不知为什么,现在这样的蒲妖反而更让左莫感到安心,哪怕他需要花费大量的晶石。

  《庚金诀》突破第三层,他只需再有一种法诀达到第三层,便能够成为灵植夫。成为灵植夫之后,在门中的地位将会截然不同,门派也会拨给他大量的资源,这样他才能更迅速提高自己的实力。

  到底选择哪一种法诀作突破口,这是他眼下需要面临的问题。

  最终他确定选择《草木诀》。在各种低阶法诀中,《草木诀》以zhǐ法复杂而著称,这也是左莫选择它的原因所在。zhǐ法,几乎在所有的低阶法诀中都可以看到它的踪迹。低阶修者的修为不够,往往需要借助zhǐ法,才能完整地施法。虽然到了金丹期之后,zhǐ法几乎消失,但是在这之前,zhǐ法是相当实用的技巧。

  就在左莫专心练习草木诀的zhǐ法时,坐在识海墓碑上的蒲妖轻哼了一句,自言自语:“你就选了这么一个废柴?”

  练习许久,左莫发现自己停滞在一个水平上,想要再进一步,难上加难。他的zhǐ法其实已经相当熟练,可是总缺一分圆融流畅。想到用草木诀替李英凤师姐她们除草时的那种特殊感觉,他估计那应该就是突破的方向。可是,当时玄妙的感觉,就和他对敌时释放的那一剑如chū一辙,无论他如何去想,què总是摸不着头绪。

  求助蒲妖?可惜左莫身上已经没有晶石了。

  一连几天,他还是一点头绪也无,左莫骨子里的倔强也被激发起来。

  不就是zhǐ法么?

  他想到一个办法。

  他端chū一盆水,双手插入水中,在水中开始练习zhǐ法。

  水中的感觉果然不同,阻力要大许多,原本熟练的zhǐ法,立即变得支离破碎。

  左莫顿时来精神了,他觉得自己找对了方向!

  他最怕的就是找不到方向,只要能找到方向,再大的问题都是可以克服的。

  就在这时施祥和梁洛如约前来拜访。这两人的拜访实在让左莫意外,他原本以为两人只不过随口说说,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登门拜访。

  两个凝脉期的修者跑来拜访一位炼气期的外门弟子,说chū去没人相信。

  “哈哈,左小弟几天不见,这修为进步不小啊。我看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要筑基了。”施祥笑道,旋即一脸关切:“不知筑基所需之物,是否准备好?我这倒是有几粒筑基丹,品相还不错。”

  左莫愈发小心,无故献殷勤,非奸即盗,对方热切得过份,让他不自主地戒备。

  嘴上连忙道:“施大哥费心了,前段时间蒙四师姑赐下一粒筑基丹,足够我用。”

  梁洛和施祥悄然对视一眼,但这没有逃过左莫的观察。

  施祥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心中què暗呼不妙,难道左莫的长辈们已经开始察觉到他的潜力?

  “左小弟这种天才放在哪里都会引人注目啊,哈哈,不知何时成为内门弟子,我们也好来庆祝庆祝。”他不死心,接着试探道。

  左▲莫摇头:“本门要筑基之后才能够成为内门弟子,时日还早。”

  施祥不禁又燃起希望,脸上què惊讶无比:“哦,难道左小弟这样的天赋奇才,也要被这样的陈规约束?”

  摸不透对方到底想干嘛,左莫小心道:“施大哥说笑了,我哪算什么天才?”

  一旁的梁洛早就不耐烦,他素来喜欢直来直去,干脆开口:“左小弟不如来我们赤剑门,只要你肯来,绝对是核心弟子!”

  施祥也不一脸紧张地看着左莫。

  左莫愕然,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才迟疑笑道:“两位大哥不要开玩笑了,小弟自知有几斤几两。”

  施祥认真道:“我们不是开玩笑,的确是诚意邀请。左小弟天赋chū众,只是漫漫修途,其中艰辛,想必左小弟也清楚得很。你这般天赋,应该尽早筑基,从俗务中脱离chū来,专心修炼,辅之以长辈zhǐ点,日后能不能得证大道我不敢保证,但是成就金丹,què是希望极大!”

  左莫呆呆地看着两人。

  “若是久久被这些俗务缠身,哪怕天赋再好,只怕也荒废了。”施祥语重心长道。

  他们是真的……

  左莫已经相信两人的话,忽然间他又觉得有些荒谬绝伦。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天赋chū众,被人邀请加入门派?

  天赋?自己可没有那玩意,否则的话,掌门又怎么看不chū来?掌门可是把自己捡回来的。以前他还会想,是不是掌门眼光不行,但是那天晚上掌门和几分师叔流露chū气势,他才明白原来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几位师叔,都是厉害非凡的人物。

  自己会被眼前两人看上,都只不过是因为蒲妖。如果别人有自己同样的机遇,绝对比自己要厉害得多。

  他想起两年前,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

  想起自己在灵田挥汗如雨……

  施祥和梁洛没有说话,他们在静待左莫的选择。虽然他们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犹豫的。他们给chū了足够的诚意,这样的待遇,给一位炼气期的弟子,在赤剑门是绝无仅有。

  过了许多,当低头的左莫抬起头,迷茫的双眼恢复清澈,两人立即知道左莫已经做chū了选择。

  左莫认真道:“多谢两位大哥好意,小弟心领了。这些年我在无空剑门呆惯了,师门长辈对我也颇为照顾,无意离开!”

  语气不重,但话里透着一股坚决。

  在他的识海中,蒲妖不屑地吐chū两个字:“白痴!”

  施祥和梁洛脸上不禁露chū失望的神色,不过他们也知道此时多说无益。两人也没心情多说,聊了几句便告辞离开。

  送走两人,左莫回到小院,怔怔地发了会呆,便继续埋头练习他的《草木诀》。

  时子过得极为充实,蒲妖对左莫不搭理,左莫也乐得能够清静。魔头不折腾他就谢天谢地了。每天去一趟冷雾谷,学习打理各种灵药。《庚金诀》第三层后,威力大涨,他把冷雾谷所有的灵药全都检查了一遍,没想到果然发现了一些潜伏得极深的虫害。费尽力气除去这些虫害,他的《庚金诀》愈发娴熟起来。

  他还不能祭炼飞剑,便索性用庚金小剑来施展剑诀,揣摩剑意。

  水中练习《草木诀》,锤炼zhǐ法。

  其他的时间,他全都奉献给了《胎息炼神》。《胎息炼神》主要是用来增涨神识,但是左莫què发现,它同样可以增涨灵力,效果要比他那烂街的《十正心法》要chū众得多。他便干脆放弃《十正心法》,改练《胎息炼神》。

  每天他只休息两个时辰,其他时间全都放在修炼上,不断的修炼。

  他要趁这段时间,突破《草木诀》第三层。

  再过段时间,新一轮重植灵谷的时间就要到了,他又开始忙活起来。那样的话,能够修炼的时间就要少很多。

  满水盆中,一双枯瘦的▲手,手腕到zhǐ尖的部位没入水中,手腕以上则裸露在空气中。

  左莫闭着眼睛,摒气凝神。

  蓦地,枯瘦的十zhǐ划动,快如光影,搅起层层暗流,虚虚幻幻,凭添几分幽冷变幻的韵味。zhǐ法变○化的速度极快,水面就像沸腾的开水,无数股暗流激荡不休,但令人称奇的是,居然半点水花不溅。

  那双手腕就有如铁铸,纹丝不动,十zhǐquè灵活得惊人,眼花缭乱的zhǐ法层chū不穷。

  ★闭着的眼睛没有睁开,左莫的鼻息què不自主地粗重起来。’

  手上动作逐渐加快,水面下的手zhǐ已经看不清楚,一圈圈水花绽放渲染,速度越来越快,水花与水花之间的碰撞陡然变得剧烈起来。

  ★■盆中的水像被一只无形的手向上提起,水面整整向上移了两公分。

  随着十zhǐ速度越来越快,水面也越来越高。

  那双枯瘦的双手就像有着奇异的吸力,牢牢吸附着这团水,悬在半空中。

  ◆突然,左莫猛地睁开眼睛!

  水中的十zhǐ猛地如抡琴弦,啪,吸在手上的水团有如银瓶乍破,化作数十股水箭,迸射飞溅!

  左莫眼中不由露chū喜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