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节 局


  左莫呆呆看着自由市场里这成片成片的招牌。

  蒲妖极其得意,一扫这些天的憋气,嚣张无比道:“我说了吧,阴珠是很值钱的!”

  左莫渐渐回过神来,一眼看到上次zài自己这买阴珠的小姑娘。小姑娘似乎看上去有些焦急,难道她要阴珠有急用?左莫不禁心中猜测。小姑娘心地善良,左莫对她的印象颇好。

  看来阴珠真的有什么妙用。上次小姑娘来的时候,也只是出于好心才买的一颗,那时她应该也不认识阴珠。左莫zài心中寻思着。

  左莫没有理会蒲妖,走到小姑娘面前:“你收购阴珠?多少一粒?”

  就zài此时,蒲妖突然沉声道:“快走!”

  左莫一愣。

  “谁能想到,这小小东浮还真的藏龙卧虎。连阴珠这种销声匿迹不知多少年的东西也出来了。”一个略尖的声音带着几分感慨道,说话的是黄袍道人。

  “是啊。我zài得知时也惊诧万分。”银衣男子淡淡道,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阴煞门消亡多年,zěn么会有传人出现?”

  “门派传承的事,可难说得很。”黄袍道人双目紧紧盯着银衣男子:“你为何不找其他人?”

  银衣男子神色镇定如常:“他们?不足成事。”

  黄袍道人得意尖笑:“不错,除了你我,其余众人皆碌碌之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过你可确定,那卖阴珠的人真会出现?”

  “不确定。”银衣男子摇头。

  黄袍道人色变,瞳孔骤然收缩:“你消遣本座?”

  银衣男子不为所动:“消息我也与你共享了。你若觉得无意,大可离去。阴珠凝结之法,让你等上一等,也是值得的吧。”

  黄袍道人盯着银衣男子半天,忽然笑道:“说得是!阴煞门当年能有那么大名头,靠的可不只是凝结阴珠。嘿嘿,若是能找到此人,阴煞门绝学,也就尽落你我囊中。”

  “别高兴得太早。”银衣男子道:“只怕和我们打一样主意的人不少。”

  “哼,敢和本座抢,活得不耐烦了!”黄袍道人寒声道。

  “小心些为妙。连明涛界的那些家伙都被人袭击了,还被干掉一个。”银衣男子再次皱起眉头。这件事让他觉得相当不解,虽然嘴上说得漂亮,但是对明涛界的那群家伙,他还是相当忌惮的。而且,他还需要袁笠找出那只妖魔,袁笠所擅长的能力,他相当清楚。但谁也没想到,袁笠居然被埋击杀死!

  这也一下打乱了他全盘计划。

  什么人会杀袁笠?

  这起带有明确目的性的伏击,立即把整件事扯入一团糟的境地。袁笠被杀,其师门必定震怒,而明涛界界主一脉,也定然难以容忍这种行为。只怕再过不久,肯定会有大量的高阶修者介入这件事。

  如此一来,他们也就失去了浑水摸鱼的机会。

  他见机极快,见事不可为,便立即调整方向。而云霞仙子凭借一粒阴雷珠而逃过一劫的事情早就zài东浮传得沸沸扬扬。顿时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其中就包括他。

  就zài此时,他咦◇地一声,目光投向一处摊位前站着的一名男子。

  “zěn么?”黄袍道人精神一振:“有什么发现?”

  “咱们的鱼儿似乎出现了。”银衣男子盯着那位相貌平平的男子。

  “他?”顺着银衣★男子的目光,黄袍道人也看到小环摊前的左莫,皱了皱眉头:“一个筑基期的小家伙,不可能吧。”

  银衣男子没有挪开目光,径直道:“那小姑娘就是云霞仙子的丫环,上次就是她买到的阴珠。如此多的摊位,这人不到其他摊位,而直接到她的摊位,可疑。”

  “不错。的确可疑。”黄袍道人此时亦品出其中玄机,眼中光芒大涨。

  注意到这一点的,并不仅仅只有他们两人。

  刚想走的左莫,背后就出现一位年轻人:“阁下可是要出售阴珠?不如卖与本人,价格好说。”

  得到蒲妖提醒的左莫立即注意到有许多目光集中zài自己身上,一惊,暗呼不妙。阴珠能卖钱当然是好事,可若是连自己都搭进去,那他就不愿意了。

  “我可没有阴珠。”左莫见势不妙,连忙充傻装楞:“我看你们zài这摆了这么多天,好奇得很。这阴珠究竟是什么宝贝?又有多值钱?你们这有样品么?能给我瞅瞅不?到时给我遇上也不会错过一个发财的机会。”

  “是么?”这名年轻人冷笑道:“那阁下为什么不去我那问问,偏偏跑到她这家来。”

  小环再也忍不住,柳眉倒竖,怒道:“姓薛的,你什么意思?凭什么不能到姑奶奶这里来?”这位年轻人是文铁散人的弟子,名唤薛云,小环一直看他不顺眼。

  “zài下没什么意思。”薛云冷笑道:“zài下只不过是替师傅跑跑腿而已。阴珠这种好东西,可不能让一个人吞了。”

  左莫陪笑道:“这位大爷真的误会了,zài下可真没有阴珠啊。”对方凝脉期修为,可不是自己这个小小筑基期修者能够抗衡的。左莫不傻,若是此时自己拿阴珠出来,那才是真正的完蛋。晶石铁定拿不到不说,而且对方一定会逼问凝结阴珠的法诀,否则的话,今天自己只怕难以脱身。

  “没有阴珠?”薛云哼一声:“那要大爷我搜过才知道。”

  小环霍地站zài左莫身前,怒声道:“你敢!”她亦不傻,若薛云不来,她还未必会认出左莫。薛云如此质疑,也让她不禁细看,此时才发现眼前此人的相貌虽然和上次那人不同,但是体形却非常相似。

  薛云不屑地看着小环:“你区区一个丫环,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

  说罢,看也不看小环,大步朝左莫走去。

  左莫一看难以善了,以自己弱得可怜的速度,想逃跑,只怕是跑不了的。今天的运气真是糟糕!左莫心中苦笑,果然是赚晶石有风险,需慎重啊!看着一脸吃定了自己的薛云,左莫目光阴沉下来,心中杀意一点点升腾。对方修为超他太多,他没有心存侥幸,但看对方一脸笃定,他决定给对方一个小小的惊喜。

  双目死死盯住薛云,体内灵力疯狂运转,只等薛云走近,招呼他的将是左莫最强剑招——《离水焚天》!

  就zài此时,忽然有人插了一句:“呵呵,文铁散人难怪不入流,看他徒弟就知道了。”

  薛云脸色骤变,目光阴沉,停下脚步,沉声喝道:“这是哪位啊?口气大得真吓人!zěn么藏头露尾,不敢出来见人?”

  “就你这般货色,也好意思让爷爷出来?”

  声音飘忽不定,令人完全捉摸不定方位。薛云终于色变,眼中露出骇然之色,他刚才凝神细听,却依然找不到对方的方位,可见对方的修为远远超过他。

  就zài薛云惊骇莫名之际,一道人影倏地扑向左莫。

  “敢尔!”几声怒斥不约而同响起。

  剑光闪掠,光华流动,几把飞剑不约而同刺向那道人影!

  这些人的修为无一不是高绝惊人,虽然目标不是自己,但剑光中所蕴含的凛冽剑意,依然让左莫觉得肌肤如割,他心中不禁惊骇莫名。直到此时,他方明白那不起眼的阴珠,原来竟然蕴含如此惊人的价值!

  蒲妖这厮手上果然还有点货的,如此危急的时候,左莫脑海中浮现的居然是如此无厘头的念头。

  剑光千丝万缕,艳潋如织,却不伤左莫分毫。

  而那道人影,修为亦是不凡,一把淡青色的飞剑光芒陡盛,zài他身前化作一道光网,勉强挡住几把飞剑,人却陡然消失zài原地。他以一敌众,自然不是对手。

  就zài众人围攻此人之际,一根暗红色绳索,悄无声息地朝左莫靠近。

  银衣男子第一个发现,冷哼一声:“想坐收渔翁之利,没那么容易!”伸手一指,只见一抹银光,重重撞上暗红绳索。暗红绳索显然非是凡品,如同水波般荡漾几下,便把银光消弥于无形。

  银衣男子也不废话,他的银钩小剑,化作一道极细的银光,有若银蛇爬树,一圈圈地缠上那根暗红绳索。

  黄袍道人却和刚才扑左莫的那道人影缠斗起来,那人身形像笼罩zài一团烟雾之中,始终令人看不分明,身形极尽机诡变化。而黄袍道人显然有些打出真火,金黄飞剑有如明日悬空,光华四射,令人无法逼视。每一招,皆是大开大阖,势若千钧!

  没有一个人,能够靠近左莫和小环。可怜的薛云,早就被这些剑光绞成无数烂泥。

  小环脸色苍白无比,神色骇然地看着天空。★那些剑光,那些法宝,所释放的威势让她几欲站立不稳。

  此时她猛然想起身后的那人的修为比自己更低,连自己感抵挡得艰难无比,他哪里吃得消?小环心中已经认定此人便是上次卖自己阴珠的那人,想到自己把别◎◆人拖入如此绝境,她不由心生愧疚。

  她脸色苍白地回过头,看到身后那人低着头,双手都缩zài袖中。

  似乎注意到她的目光,那人忽然抬起头,朝她一笑。

  有如冰冷刀锋般的笑容,诡异□地出现,小环只觉得一股无以名状的寒气,陡然从脚底蹿了上来!

  qiàzài此时,一只手毫无征兆地出现zài左莫的肩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