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节 出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文铁散人让自己的弟子薛云光明正大地收购地阴珠,而自己则潜伏在暗中。

  当他看到云霞仙子手上有阴雷珠时,他就像被一道雷霆击中。

  阴珠的各种用途,散落于各门各派中,许多人都知道,可是绝对不会有多少人比文铁散人知道得更清楚。文铁散人在众人眼中,来历一直神秘得很,众人只知道他出自一个名叫天煞门的小门派。然而,谁也不知道,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天煞门,却是当年阴煞门分崩离析之后的一脉。

  阴煞门在三千年前声名显赫的大派,门下弟子众多,各种旁支亦不在少数。阴煞门在三千前那场与妖魔的大战中全派覆灭,但这些旁支却幸存下来。然而,没有了阴珠,他们学自阴煞门的各种法诀也皆wú用处,有些旁支便走向殒落消亡,而有些旁支却主动吸取其他门派的法诀,顽强地生存下来。

  文铁散人所在的天煞门便是其中之一。

  天煞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门派,发展到他这一代,仅剩他一人。然而,文铁散人天赋异禀,虽然门中的心法法诀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却也被他修炼到金丹期。但是,他修炼到金丹期,也基本到头,再难有所进益。

  所以,当他看到云霞仙子的阴雷珠时,心中狂喜可想而知。本门的心法出自何处,他一清二楚。本门记载最多,便是和阴珠相关的法门。这些陌生的心法口诀,比他如今所学,何止精妙百倍?只要他能寻得阴珠凝结法诀,他便有希望突破元婴期。

  对修者来说,修为高低直接决定寿元长短。金丹期是第一个分水岭,在这之前,寿元不会超过一百五十年。而一旦突破金丹期,便能拥有三百年的寿元。元婴期修者则拥有五百年的寿元,返虚期的修者寿元能达到七百年,而大乘期修者,寿元最短也能有千年之久。

  文铁散人看上去和普通中年人wú异,但已经两百三十二岁,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当他得知竟然有人能够凝结阴珠时,如何能不激动莫名?

  云霞仙子手上那颗阴珠的来历很快便查得一清二楚,他便派薛云明目张胆地去自由市场收购阴珠,自己潜伏在暗处,注意可疑人物。

  阴珠的诱惑,莫说与云霞等人撕破脸皮,就是拼掉性命,他也要咬牙上。

  当左莫出现时,他心中虽然激动,但依然沉住气。他清楚得很,阴珠的消息早就传开,觊觎者众多。他就像一只老练的猎手,耐心地等待,能够凭借那些普通的心法突破金丹期,文铁散人亦非泛泛之辈。

  果然,场上的形势很快就和他预计的如出一辙,众人大打出手。

  直到众人打到最火热的时机,他终于出手了!

  借助他最擅长的遁法,他悄wú声息地出现在左莫身后,当他的手搭上左莫肩膀的时候,饶是他老练狠辣,亦不免心情激荡!

  文铁散人亦有奇遇,他在凝脉期时,wú意中得到一部土遁法诀,颇为神妙。而他也凭借这部土遁法诀,屡次逃脱大难。

  他知道,自己得手了!

  “找死!”黄袍道人最先发现文铁散人,顿时尖声厉叫。不顾与对方缠斗,扬手打出一枚圆锥金梭。圆锥金梭一离手,顿时化作一道金光,呜呜声大作。

  银衣男子亦冷哼两声,一蓬银砂,星星点点,朝文铁散人罩去。

  而那根暗红绳索仿若活物,◆灵巧一折,嗖地朝文铁散人激射而去,有如利箭,发出破空厉响!

  另一人也显然大急,淡青色飞剑光芒猛涨,嗡地一声轻鸣,朝文铁散人斩去!

  四位金丹期高手同时出手,声势之hài人,让天地失色◆

  文铁散人却并不惊慌,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笑意,抓着左莫的肩膀,正欲发动逃命绝技土遁法诀,忽然脸色骤变,啊地一声惨叫,抽身疾退!

  只见他手手掌上,不知何时多了一缕暗红色的火焰。

  火焰并不大,幽幽地燃烧,然而就在这眨眼间,文铁散人的右手手掌便已经成为sēnsēn白骨。

  啊啊啊!

  凄厉的尖叫响彻东浮,文铁散人瞳孔扩散,面容扭曲可怖,蜷缩成一团,在地上不停地翻滚。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一下惊住其他人。

  左莫抬起头,伸出右手,朝虚空轻轻一点,一缕暗红色的火焰wú声地漂浮在他面前。

  黄袍道人的圆锥金梭、银衣男子的那蓬银砂、那根暗红绳索、散发耀眼青光的飞剑,齐齐朝那朵暗红色火焰扑去,就像扑火的飞蛾。

  四人脸色大变!

  就在刚才,他们感觉到自己的法宝、飞剑突然受到一股莫大的力量牵扯,朝那朵幽幽暗红的火焰飞去。

  在地上翻滚惨叫的文铁散人让众人大为震惊,黄袍道人脸色大变,连掐法诀,想收回那枚金梭,然而金梭只是晃动两下,依然朝那缕火焰飞去。银衣男子则聪明得多,二话不说,抽身疾退。使暗红绳索的那位神秘◆高手反应亦是一等一,只见刚才还有如利箭的绳索,速度一滞。

  唯有那把散发耀眼青光的飞剑气势不减反增,剑意sēn然,充满一去不返的决然。

  金梭、银砂,触jí到火焰,就好像泥牛入海,wú□声wú息消失在火焰之中。

  祭使暗红绳索的修者竭尽全力,终于止住绳索前进的势头,然而绳索的尖端却还是触碰到那缕火焰。

  滋溜!

  一串火星以惊人的速度沿着那根绳索向另一端蹿去!☆

  那名一直潜伏在暗处的修者大hài,再也顾不得自己这件法宝,松手疾退,转身化作一道流光,慌忙逃离!

  当那点火星燃到那根绳索的另一端,嘭,一声火花轻响,暗红色绳索,化作灰烬,消散在空★中。

  散发着凛烈剑意的青色飞剑准确斩中左莫胸前的那缕火焰,没有任何阻碍,火焰被飞剑一斩为二!然而就在此时,天空中怒目圆睁的那名修者突然噗地喷出一团鲜血,惊hài绝伦地返身疾退!

  只见那把青光飞剑剑意全失,剑身寸寸断裂,化作wú数碎块!

  黄袍道人终于hài然失色,再也顾不得其他,落荒而逃。

  突然的变故,自由市场明地暗地的修者们,全都惊hài当场。地上的翻滚的文铁散人,已经成为一堆灰烬,什么也没留下。短短一照面,五名金丹期高手,一死一伤三逃,这需要何等实力?

  所有看向左莫的目光全都变了颜色,而所有觊觎阴珠的人,此时都不免庆幸,刚才自己没有出手。

  偌大的自由市场鸦雀wú声,只有那一缕暗红色火焰,在左莫胸前幽幽燃烧。

  左莫伸出手指,那缕暗红火焰化作一缕火线,钻入他手指。

  小环脸色苍白,神情怔怔,呆立在原地,她大脑一片空白,连左莫的离开,她都完全不知道。直到不知过了多久,当她渐渐回过神来,看到小姐苍白的脸,再也忍不住,哇地一声扑入小姐怀中大哭起来。

  就在此时,两颗阴珠掉落在地上。

  一主一仆,不禁呆住。

  左莫飞快地向前飞,他的眸子黯淡wú光,连嘴角的那抹刀锋般笑容也似乎变得wú力起来。他腾空离开,没有一个人敢拦,也没有一个人敢追……咦,不对……

  他蓦地停下来。

  一身■白衣的林谦出现在他身后。林谦此时迥异于左莫遇见时那般随和wú害,全身灵力鼓荡,仿若出鞘利剑,剑意四逸!他神色凝重,不敢有丝毫松懈,紧紧盯着面前他看不透的人。

  左莫轻笑一声:“呵呵,你胆子倒是▲大。”

  声音冰冷,虽然有笑声,却不带一丝感情。如果左莫清醒,他一定可以听到,这是蒲妖的声音。可怜的左莫,在刚才那般绝境中,蒲妖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白衣林谦姿势不变,神色戒备,以便随时可以发出最凌厉一击,沉声道:“前辈修为惊人,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蒲妖盯着林谦,脸上笑意却更加浓重:“小朋友,今天没空和你玩,不过你放心,以后有机会见面。”他没头没脑地丢下一句:“有意思!哈哈!”

  话音未落,一缕火焰,从他脚下升起。

  林谦先是一愣,随即喝道:“前辈且慢!”

  蒲妖眼中流露出讥讽之色,眨眼间,他凭空消失在原地。

  林谦如释重负,立在原地,此时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后背已经湿透。自己有多久,没有如此紧张过?

  忽然,他神色一动,消失在风中。

  林谦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一批人,来到他们刚才的位置,赫然是一群脸戴面具的黑衣人。为首的那人,忽然来到蒲妖刚才所立的位置,用手摸了没什么异常的地面:“我们没找错!”

  短短的话中,透出浓浓的喜悦,不过旋即懊恼道:“可惜,我们晚了一步!”

  黑衣人群顿时一阵轻微骚动,但没有人说话。

  “在下一直很好奇,各位在找什么?”

  淡淡的声音落入这群黑衣人耳中,却不啻于晴天霹雳,所有人脸色剧变,刷地转身。

  白衣林谦抬起脚步,一步步朝他们逼近:“各位能告诉我,刚才那位前辈,究竟是何人么?”

  他神色淡然,眉宇间,却是剑意sēn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