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节 左莫的决定


  左莫睁开眼睛,顿时哎哟惨叫了一声,浑身就像被人用锋利的小刀轻轻地切割,痛得厉害。自己在家?现在什么时候?左莫强自挣扎坐起来,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

  自己好像shì去了东浮,然后买了不□▲
  左莫睁开眼睛,顿时哎哟惨叫了一声,浑身就像被人用锋利的小刀轻轻地切割,痛得厉害。自己在家?现在什么时候?左莫强自挣扎坐起来,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
  zuǒmòzhēngkāiyǎnjīng,dùnshíāiyōcǎnjiàoleyīshēng,húnshēnjiùxiàngbèirényòngfēnglìdexiǎodāoqīngqīngdìqiēgē,tòngdélìhài。zìjǐzàijiā?xiànzàishímeshíhòu?zuǒmòqiángzìzhèngzhāzuòqǐlái,huǎnglehuǎngyūnhūhūdenǎodài。

  zìjǐhǎoxiàngshìqùledōngfú,ránhòumǎilebú少东西,他的目光落在地上的百宝囊上,没错,然后呢?自己去了自由市chǎng……

  左莫的瞳孔猛地收紧,他想起来了!

  阴珠!shì阴珠……那些强大到恐怖的修者……

  左莫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虽然浑身疼痛,但shì完好无损,没有缺胳膊少腿,自己还活着!他记得自己突然晕了过去,后来发生了什么?自己怎么回的西风小院?

  他一无所知,有人救了自己?zhèshì他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

  虽然他见识不多,但不傻,光自由市chǎng那一片连绵不断的招牌就让他意识到,阴珠的价值远比他想象得大,zhè些人断然没有白白放过他的理由。他连忙去翻自己的百宝囊,当他看到阴珠■还在,更加百思不得其解。细数了一下,发现少了两颗。

  怎么看,zhè事都透着蹊跷。

  他忽然想起,可以去问蒲妖,zhè厮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左莫进入识海的时候,顿时大吃一■惊。昔日漫漫狂舞的火海如今萎顿不堪,火苗微弱,仿若烧完之后的余烬,随时可能熄灭。头顶虚空,两颗星辰没有丝毫变化,有如钻石般挂在虚空之中。而那条剑河,也没有丝毫变化,和往常一般,半边冰晶潮汐涌动,半边水▲★形火焰燃烧。

  怎么会zhè样?

  按捺心中的恐慌,左莫飞快地朝蒲妖所在的位置跑去,他心中有股强烈的预感,一定shì发生了什么大事!

  当他赶到墓碑处,看到墓碑上的蒲妖,顿时呆●住。蒲妖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像泥塑盘坐在墓碑上,一动不动,黑色的云在他身边缭绕。

  “蒲!”左莫强忍心中的恐慌,喊了一声。

  蒲妖没有反应,像白色岩石雕成的石雕。

  左莫又连喊了几声,蒲妖有若未闻。

  一定发生了什么!

  左莫强自冷静,他仔细回忆那天的一点一滴,阴珠,再联系到蒲妖zhè般模样,那天发生了什么,呼之欲出……

  低阶修者在那些高阶修者眼中,有如草芥。当他看到薛云时,便知道难以善了,才会下定决心殊死一拼。连一件低阶法宝,都有人杀人压宝,更何况神秘的阴珠?自己身上阴珠大部分都在,说明那些人没有得逞。

  难道真的shì蒲妖救了自己?

  左莫有些不相信,蒲妖zhè厮会有zhè么好心?可shì,zhè个推测却似乎shì所有推测中最合理的。

  而蒲妖眼前如此惨淡的模样,左莫迟疑不定,蒲妖受了伤?

  看上去伤得很重……

  连蒲妖被辛岩师伯斩伤的那次,他都没有如此衰弱过。怔怔望着生机全无的蒲妖,左莫突然想,蒲妖不会就zhè样完蛋吧,可不知为什么,他硬生生压下zhè个想法,zhè个想法让他有些恐慌。恐慌蒲妖就zhè样突然消失么?可zhè不shì自己一直希望的么?

  看着生机全无的蒲妖,左莫眼中神色变幻不定。

  他闭上眼睛,过了半晌,再次睁开眼睛。

  哥不欠人人情!

  自己只shì为了报救命之恩,左莫如此告诉自己。

  不知为什么,当他下定zhè个决心,心底涌动的恐慌却突然停了下来。

  抬头看了一眼石雕般的蒲妖,左莫深吸一口气,他开始在脑海中努力回忆和蒲妖在一起的每个细节,希望找到能够帮助蒲妖的方法。

  他第一个想到的shì《胎息炼神》,蒲妖一直或诱导或强迫地让他修炼《胎息炼神》。左莫记得很清楚,就在自己突破一息之后,识海的火海要比之前旺盛许多。看到如今孱弱得到随时可能熄灭的微弱火苗,左莫觉得,zhè暗红色火焰应该和蒲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其次shì晶石,蒲妖总shì需要很多晶石。左莫绝大多数晶石全都落入蒲妖的手中,蒲妖对晶石的需求大得连左莫都有些惊讶。虽然左莫不知道蒲妖把晶石花在什么地方,但shì很显然,晶石对蒲妖相当重要,有可能shì能给蒲妖带来帮助。

  然后便shì阴气。剑洞一行,蒲妖拼命吸收阴气的画面左莫历历在目。左莫觉得,阴气对蒲妖来说,就像大补之物,应该也有帮助。

  想了半天,左莫总结出zhè三点。zhè三者中,最难办的shì阴气,想吸收阴气,就需要进入剑洞。蒲妖还清醒的时候,进入剑洞只不过shì晶石的问题。但shì靠左莫自己的力量,想进入剑洞,其难度之高,基本无望。本门到目前为止,也只有韦胜师兄进入剑洞,其他人,哪怕左莫领悟了离水剑意,表现出不错的天赋,门中长辈也绝口不提剑洞的事。

  左莫便把重点放在前两点,在他看来更有可行性的两点上。

  他决定去石室打坐,修炼《胎息炼神》,正准备动手,才发现镜子里自己的面容竟然还没改回来。他连忙把脸上的易容洗掉,此时若有人闯进来,那可就糟糕了。

  左莫已经很久没有如此认真地修炼《胎息炼神》,虽然他每天都有坚持修炼,但shì并没有真正花多少心思。此时打算认真修炼,顿时发现许多不甚明了平日却被他忽略之处,他不禁心生愧疚,心中暗自反省。他就像回到了突破一息之前的那段时间,拼命地研究起zhè部晦涩难懂的心法。

  人总shìzhè般,在需要时间的时候,总shì会发现时间滑溜异常,一不小心,便不见踪影。

  从入定中回过神来,天色已晚,左莫又进入识海看了一下,火苗依然微弱,没有明显的改善。看来还shì需要长期的修炼才行,他心想。

  退出识海,他开始整理起自己从东浮买来的各种灵药。zhè些原料shì他之前为了尝试水炼之法,赚些晶石,没想到现在却正好派上用处。之前左莫对水炼炼丹只不过抱着尝试的心态,但如今,却异常认真起来。在他的推断中,晶石亦shì其中重要的一点。他不知道晶石到底能给蒲妖带来什么帮助,但shìzhèshì他所能做的屈指可数的事情之一。

  左莫心中也不免苦笑。似乎在他的生活中,赚晶石shì一个永恒的命题!

  摒弃杂念,他开始依照魏南前辈玉简内所说,开始处理zhè些原料。

  水炼之法和火炼之法南辕北辙,天差地别,很多东西对左莫来说,都shì第一次接触。不过好在他如今也有些炼丹基础,之前疯狂炼制金乌丸,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经验。魏南前辈的玉简里所用的语言直白简单,没有丝毫卖弄之处,左莫理解起来并不费力。

  zhè也shì为什么浏览魏南前辈的玉简总会让左莫觉得心旷神怡,不自觉沉迷,而《胎息炼神》却总会让他看得肝肠寸断,生不如死。

  水炼之法的大致步骤,左莫前后琢磨过许多次,虽然不到烂熟如泥,也不陌生。水炼之法最奇特的地方,便shì需要先建立一个“丹胎”。灵丹便孕育于丹胎之中,其过程便有如人类怀胎分娩,神妙异常。

  以法诀灵力为脉络,各种原料灵草为血肉,炼制的丹胎,shì水炼之法最关键的步骤。它不仅将直接决定会不会孕丹,其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都有可能导致孕育出的灵丹千差万别。

  zhè也为什么水炼之法不如火炼之法大行其道的一个重要原因,它的规律摸索起来,更加不易。

  对左莫来说,zhè无疑shì一个新的挑战。好在他如今的修为,比之魏南前辈当年尝试水炼之法时,要深厚许多。魏南前辈的记述也详细无比,许多关键之处,不厌其烦地反复阐述。而且左莫还有魏南没有的一项优势,那就shì他的神识。他的神识,不要说魏南前辈当年,便shì门中其他师兄,也不如他。神识运用之妙,在火炼之法中,起了极其关键的作用。

  带着处理好的灵草灵药,他来到石室的那眼灵泉旁。灵泉极寒,而且处于灵脉附近,zhè么多年下来,泉水中所蕴含灵气亦充沛浓郁。左莫顺便检查了一眼养在其中的冰云草,见其生长势头良好,便放在一边。

  定了定神,左莫双手蓦地如同雪花纷飞。

  一些形状奇怪散发微光的字符,从他的双手间飞出,没入灵泉之中。zhè些微光字符没入灵泉之中,相互之间,像受到吸引般,缓缓相互靠近。

  左莫瞪大眼睛,一瞬不瞬,双手的速度没有一丝慢下来。

  随着左莫手上的指法的变纪,灵泉内微光字符缓缓挪动着,就有如搭积木般,字符渐渐堆积重组。

  整整一个时辰,左莫浑身大汗淋漓,雾气升腾中,他的眼睛却不gǎn挪动分毫。不断地变幻指法,左莫十指酸软不堪,他只能咬牙坚持,稍有不慎,就意味着前功尽弃。

  当最后一个微光字符挪了进去,一个稳定的“胎框”便成形了,只见一阵淡蓝色的光芒泛起,沿着字符表面流淌不休!

  左莫不gǎn犹豫,连汗都来不及抹,把早就准确好各色材料,用特定的法诀打入其中。

  片刻,一个淡蓝色的球形丹胎静静悬在灵泉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