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节 墓碑变化


  五天的假期一晃眼就过去了。

  当左莫在等候辛岩师伯蹂躏时,却意外得知,师伯有事外出,关于他的训练暂时停止。无奈之下,左莫只好去zhǎo师傅,奇怪的是,师傅也不在。他很快发现,掌门不在,阎乐师伯也不在。

  发生了什么事?

  左莫当然不知道,由于蒲妖的强势表现,彻底震动天月界。一照面五名金丹期高手,一死一伤三逃,如此恐怖的实力,骇人听闻。金丹期修者,在天月界已经是能数得上名号的高手,却如此不堪一击。而且其中牵涉到许多敏感事件,明涛界迅速作出反应在,而天月界几乎所有的高阶修者,全都通力协助,无空剑门自然无法置身其外。

  没有辛岩师伯的监督,左莫也不敢有任何放松。如果《金刚微yán》练得不到位,吃苦头的是他自己。

  他便守在西风小院,专心修炼起来。

  蒲妖依然像石雕,一动不动。识海中的huǒ苗还是那么微弱不堪,仿佛随时可以熄灭。

  直到几天后,左莫从音圭中,才得知东浮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也才知道蒲妖究竟做了什么事。当他听到暗红色huǒ焰时,便知道肯定是蒲妖无疑,这厮居然连招呼都不打,就控制自己的身体!左莫心中恨恨。而蒲妖以一敌五的显赫战绩,也让他咋舌不已。

  白日星现、神秘强大huǒ修、失传阴珠……

  一系列错综复杂的事件,让天月界热闹异常。

  不过这些,如今和左莫自是没有多少关系,此时他可不敢跑出去。若是不小心被人发现……这个想法顿时让他不寒而栗。老老实实在呆在小院里,苦炼《胎xī炼神》和《金刚微yán》。比起晦涩深奥的《胎xī炼神》,《金刚微yán》的进步要迅速许多。左莫能够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要比之前壮实许多,虽然表面看上去还是有些瘦弱。

  灵泉中的丹胎没什么动静,而师傅的禁令还没有解除,他没办法去蘅芳院的丹房炼丹。

  不过如此一来,也正好,他也可以好好整理一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上次李英凤师姐给他的一枚关于禁制的玉简,他一直没有时间看,这段时间也正好研究一下。西风谷的禁制也要重新设置一下,否则的话,石室若不小心暴露的话,那对他来说,无疑是重大打击。

  要学习禁制,就必须学习阵法。阵法是任何一位修者都必须学习的东西,炼器、炼丹、绘符等等,都要牵涉到阵法。大门派的弟子,在炼气期便会开始系统学习阵法,为他们将来的修真之路,打好扎实的基础。但是对于小门派来说,基▲本很难做到这一点,无空剑门便是如此。

  捣鼓了几天,左莫重新把禁制设置好。

  他刚设置好禁制,就看到天边飞来的粉色纸鹤。

  “爷,人家最近很无聊。”

  “你要zhǎo事●▲本很难做到这一点,无空剑门便是如此。

  捣鼓了几天,左莫重新把禁制设置好。

  他刚设běnhěnnánzuòdàozhèyīdiǎn,wúkōngjiànménbiànshìrúcǐ。

  dǎogǔlejǐtiān,zuǒmòzhòngxīnbǎjìnzhìshèzhìhǎo。

  tāgāngshèzhìhǎojìnzhì,jiùkàndàotiānbiānfēiláidefěnsèzhǐhè。

  “yé,rénjiāzuìjìnhěnwúliáo。”

  “nǐyàozhǎoshì做。”

  “可是不知道zhǎo什么事做哎。爷每天都做什么呀?”

  “修炼。”

  “天天修炼,那多无聊。除了修炼呢?爷每天还做什么?”

  除了修炼?左莫一下愣住了,除了修炼,自己还做了什么?他想了想,写了“炼丹。”

  “爷真是无趣。”

  左莫突然有些厌烦,强忍心中不耐,他写了三个字“是无趣。”

  过了半天,终于没有纸鹤再飞来,左莫松了口气。看来对方也被他没有营养的回答给打击了积极性。他又回到石室,开始他无聊的修炼。

  石室中,左莫睁开眼睛。他最近《胎xī炼神》进展颇慢,想要突破三xī,看来还有些遥遥无期。

  他进入识海,打算去看看蒲妖。蒲妖还是像石雕般,一动不动,左莫也有些无可奈何。自己的实力低微,想帮助他,却是有心无力。

  他正准备离开,却突然停住脚步。

  他猛地转身,不能置信地看着蒲妖身下的墓碑——墓碑有字!

  墓碑上有字,以前他也曾隐隐约约地看到过,可是却从来没有看清楚。然而这次,能看清楚了!他连忙凑了上去,仔细地看墓碑上面的字,但只看了几眼,他便愣在原地。

  墓碑上不是别的,而是《金刚微yán》。这些天苦修《金刚微yán》,整篇心法他早就滚瓜烂熟,只看了几句,他便发现这一点。

  这上面怎么会有《金刚微yán》?

  左莫觉得奇怪得很,若是这上面,是一篇什么艰难深奥的心法,他都不会这般吃惊。《金刚微yán》并不是什么太高级的心法,左莫自己估计应该是在三品。如此神秘的墓碑上,竟然出现三品的《金刚微yán》,着实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按捺心中的奇怪,他一字一句地看下去。

  很快,他便有所发现。这篇《金刚微yán》和自己正在修炼的《金刚微yán》有些许差异,有些地方多了一些东西,有些地方,改了一些东西。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金刚微yán》?

  左莫还是想不通,《金刚微yán》不是什么高阶心法,哪怕修改一下,也不可能变成高阶心法。

  想着想着,左莫便不由自嘲一笑,自己真是贪心。墓碑长期以来,在左莫心中神秘莫测,他也下意识地以为,若这墓碑和什么心法有关,也一定是强大莫测的心法。所以当在上面看到《金刚微yán》时,他便不由愣住了。

  想了想,他决定把墓碑上的《金刚微yán》给记下来。

  当他整篇记下,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墓碑上的字突然消失不见,之前散开的黑云悄然汇集,再次把墓碑遮掩住。

  难道……这墓碑是想告诉自己《金刚微yán》练错了?他用力摇了摇脑袋,把这个荒诞怪异的想法抛之脑后。反正只要和蒲妖扯上关系的事,奇怪诡异才是正常。

  从识海中退出来,左莫鬼使神差般,开始研究起两篇《金刚微yán》。

  墓碑上的《金刚微yán》和他之前的版本,不同的地方,只有五处。这五处,他细细推敲半天,得出结论一个让他大吃一惊的结论。这五句的差别,却让这篇《金刚微yán》走上两条不同的路。

  吃惊之余,左莫也觉得理所当然,如果没什么差别,他反而会觉得奇怪。

  但再深一步推敲,左莫又一次愣住了。

  因为他发现,墓碑版《金刚微yán》不如他修炼的那篇《金刚微yán》!

  这个结论无疑让左莫有些无法接受。

  蒲妖虽然是老古董,但是给出的东西,像《胎xī炼神》一看就知道是高品阶心法。和他一同出现的墓碑,怎么可能给出一篇连普通版本都不如的《金刚微yán》?

  左莫不信,他不断反复地推敲。

  《金刚微yán》没有太复杂的内容,整篇叫的都是炼体。左莫修炼的《金刚微yán》用的方法也不复杂,是用体内的灵力来淬炼身体。而墓碑版《金刚微yán》却是用天地浮离的灵气,来温养身体。

  毫无疑问,左莫修炼的这篇《金刚微yán》要有效得多。哪怕是在拥有灵脉的石室,空气中的灵气浓度也远远不能和左莫体内精纯的灵力相比。更别说,淬炼的效率远胜过温养,而且淬炼出来的身体强度也要远胜过温养出来的身体。

  这是什么嘛!

  左莫觉得这简直是个玩笑。难道墓碑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越想他越觉得有可能。而且,哪有那么凑巧的事?自己这边刚修炼《金刚微yán》,墓碑上便出现《金刚微yán》?要不就是蒲妖其实伤没有那么重,耍他?或者蒲妖其实已经躺进墓碑了?蒲妖的恶趣味,做出什么荒诞怪异的行为,左莫不会有丝毫吃惊。

  左莫觉得把墓碑版《金刚微yán》丢到一边,这么没有效率的方法,只是浪费时间。

  不过墓碑的这次变化,也引起左莫的高度注意。自那之后,他每天都要去识海数趟,看墓碑会不会有新的变化。

  然而让他感到遗憾的是,墓碑自那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安静的墓碑、安静的蒲妖……

  左莫有些失望,但还是每天坚持修炼不辍。

  不过每次当他修炼《胎xī炼神》时,却总是不自主地想到那五句话不同的地方。这五句陌生的语句,好似阴魂不散,在左莫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好几次,他都差点按照墓碑上的方法去修炼,但都强自按捺住。

  时间很宝贵,不能故意浪费,左莫如是想。

  苦炼《胎xī炼神》,终于让左莫看到希望。他几乎完全忽视这段时间疯狂上涨的修为,看着识海内旺盛了一些的huǒ苗,他精神大振。

  看来自己的推断没有错!他相信,只要坚持修炼《胎xī炼神》,蒲妖总有醒转的一天!

  这段时间,门中长辈皆不在,左莫也难得的清闲。每天苦炼,充实自在。

  再过几天,灵☆泉中的那颗灵丹也要炼成了。水炼之法的进程缓慢,让左莫深刻地感受到。

  忽然,他听到谷口有人拼命地在喊:“左师兄!左师兄!”

  喊声焦急无比,左莫觉得有些陌生,应该是哪位外门弟子。
  他一晃身,便出现在谷口。

  几位外门弟子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神色焦急无比,看到左莫,顿时露出大喜的神情。

  “师兄!不好了!有人跑上门来闹事,还打伤了几位师弟!”

  今晚还有一节,补上个月25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