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节 人无横财不富!


  一股森然剑意,沿着灵甲,悄无声息钻入燕明子体内。

  燕明子只觉得有一根奇寒无比的细针,突然扎进体内,身体顿时一僵。

  早就等待zhè一刻的左莫双目光芒大涨,轻喝一声,全身暗运《金刚微言》,只见全身浮起一层淡淡金光,双腿猛蹬,整个人像箭一般蹿了出去!

  燕明子大jīng失色,奈何全身僵硬若死,zhè是什么手法?

  左莫的目标却不是燕明子,而是突然失去控制,滞留在半空中的滴水剑!

  真是好剑啊!

  金光闪闪的右手,一把抓住滴水剑的剑柄,体内灵力一刹那涌入滴水剑内。

  果然!左莫心中涌起一阵狂喜!

  对方根本没有花多少心思去祭炼,滴水剑内的那抹神识弱得可怜,被左莫轻而易举地抹去。滴水剑在左莫手中颤动两下,便不动弹。飞剑需要花费无数精力时间去慢慢祭炼,才能控制如心,yě才不会被人轻易夺去。而一些高手,更是会在剑内设制层层禁制,若有人想用左莫的手段来夺飞剑,反会被其所伤。

  不过左莫猜zhè帮家伙是zhè绝不会花那么多时间去祭炼飞剑,他猜对了。

  zhè番兔起鹘落,变化之迅捷,令人瞠目结舌,全场鸦雀无声。

  燕明子傻眼了,他怎么yě没想到,对方竟然打的他的滴水剑的主意!当他感觉和滴水剑的那缕联系消失,顿时脸色大变。

  左莫心满意足地把滴水剑放入自己腰间的百宝囊中,他心情大好,假模假样朝呆立原地的燕明子道:“zhè把剑,就算你zhè次冲撞本门的代价。下次可不要干zhè种糊涂事了。”他刚才用的是辛岩师伯的潮汐剑意,极阴极寒,燕明子猝不及防之下,吃了个大亏。

  “你你你……”燕明子手指哆嗦地指着左莫,脸色发白,气得说不出来话来。可他没了滴水剑,yě奈何不了左莫。

  “哈哈!笑死我了!”胡山没心没肺地捧腹大笑,他笑得几乎快喘不过气来:“老燕,哈哈,笑死我了!连剑都被抢,老燕,你绝对是本门第一人!”

  “嘻嘻!燕哥哥,你真逗!”陶姝儿笑得花枝乱颤,停不下来。

  “我我我……”燕明子语无伦次,不过看到左莫的目光在自己身上灵甲扫来扫去时,心中顿时一jīng,连忙向后退几步。他输得稀里糊涂,到现在yě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僵那么一下,对方用了什么法诀?

  今天真是颜面扫地,燕明子心头滴血,胡山和陶姝儿的笑声听在他耳中,刺耳异常。zhè个面子丢大了,就算他们现在合力打败左莫,夺回滴水剑,回去之后,胡山和陶姝yě一定会把zhè事到处宣扬。

  飞剑丢了就丢了,可若是zhè事传回门中,自己以后就别想再抬起头来。

  他亦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心中恼恨胡山陶姝儿两人更过于左莫。他现在对左莫的手段,jīng异得很,他完全不明白。他看了一眼笑得直不起腰的两人,心中冷笑,zhè两人yě肯定没有发现其中玄机。刚才那一僵,悄无声息,没有一丁点预兆。 ★
  想通之后,他反而镇定下来,故作气急败坏道:“胡山,你不是一直眼馋我的花青三眼蟒么?你若帮我夺回滴水剑,我便把它送你!”

  胡山不笑了,歪过头,认真地看着燕明子:“当真?”

  燕明子心中冷笑,表面上却连连点头:“废话,有陶姝儿作证,我会赖账么?”

  “好!”胡山脸露喜色,哼道:“老燕,你连zhè样的废物都打不过,退步太厉害了。你可要好好练练,否则以后带你出去闹场,岂不是要把我们灵英派的脸面丢尽?”

  燕明子恨胡山把话说得难听,心中巴不得左莫把胡山打成肉渣,口中却道:“等你把滴水剑抢来,再废话。”

  胡山向前踏出一步,面对左莫咧嘴一笑:“你小子有趣得紧!你若乖乖把滴水剑奉上,我饶你一回!”

  到嘴的肥肉,哪有吐出的道理,左莫懒得理他,反而上下打量胡山。他忽然发现,眼前无疑是一条金光闪闪的发财之路!那把滴水剑,昂贵得很。别看左莫炼丹后手头宽裕不少。可zhè把滴水剑,放在东浮那些法宝商店,左莫yě只能眼巴巴地看的份,绝对买不起!

  现在却落入他的腰包,若是折算成晶石的话……

  他陡然醒悟,有什么比抢来得更快?又有什么比能够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抢东西来得更爽?

  左莫伸手一引,冰晶剑重新回到身前,他义正辞严正气凛然道:“尔等还真欺我无空无人!一对一,你们灵英zhè帮人,哥还真不怕!”身后众弟子看向左莫的目光充满崇拜之情。

  果然,被他一激,胡山面色不愉:“哼,井底之蛙,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本来还想饶你一回,你既然不识好歹……”

  空中一道银光闪过,倏地到胡山面前。

  “鼠辈!胆敢偷袭!”胡山又jīng又怒,手上却多了一把火焰刀!

  长刀刀身火焰狂舞,熊熊燃烧,大老远,左莫便觉得热焰逼人。

  又是一件好法宝!

  左莫看得心热眼红,zhè把火焰刀,绝对是三品中极品,比之刚才自己夺下的滴水剑,毫不逊色。他连忙引开冰晶剑,水火之kè,看的是孰强孰弱。左莫敢肯定,若是不小心,被对方的火焰困住,冰晶剑只怕会被烤成一滩水。

  他早就听说灵英派的法诀驳杂无比,■没想到,居然还有刀诀zhè么生僻的东西。天月界绝大多数门派,都是以修剑为主,修刀诀的修者相当罕见。

  对方的火焰刀随便一挥舞,便是一圈炙热火焰热浪,恰好kè制自己。《离水剑诀》走的本就轻灵细腻●路子,可双方法宝差太多,冰晶剑根本逼不近对方,zhè剑诀yě自然施展不开。

  而且对方身上的那身灵甲端得不凡,红光涌动,映衬得胡山有如天神下凡。

  “哈哈!刚才不是狂么?再狂啊!”胡山哈哈大笑,得意至极,手上刀势滚滚,一圈圈火浪追着左莫上跳下蹿。

  无空剑门的弟子们脸上皆是骇然,纷纷后退,胡山火焰刀的火浪炙热无比,所过之处,焦黑一片。

  果然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左莫一边悲哀地想,一边脑子转动得飞快。对方的刀诀比起刚才燕明子的剑诀,显然要逊色得多,但是配以zhè把极品火焰刀,却威力jīng人!

  好刀好刀!

  左莫一边眼红得直欲喷火,一边狼狈不堪地闪躲。

  对方的刀势不够快,否则的话,火浪层层铺来,那左莫yě避无可避。

  左莫不是没有办法,只是zhè办法……

  一咬牙,他还是决定拼了!不过,拼归拼,自己yě得赚回本。上跳下蹿间,他的目光却在对方身上瞄来瞄去,寻找下手的目标!当他的目光落在对方腰间挂的玉佩时,不禁眼前一亮!

  好东西!

  玉佩造型古朴,通体由一种红色玉质雕刻而成,火红没有一丝杂质,中●间镶嵌了一颗乌黑的珠子,玉佩上刻着好几个阵法。左莫认得其中一个,叫流火心御阵,zhè是一种能够增加佩戴者对火焰感应,从而增加其御火能力的阵法。流火御心阵极为实用,尤其是对于低阶炼丹修者,是梦寐以求的好○阵法。只是流火心御阵布阵条件十分严苛,平时左莫都舍不得用。zhè玉佩竟然有流火心御阵,材质不凡!

  左莫深刻地诠释了一句话——当利润足够大时,便足以令人铤而走险!

  拼了!

  左莫打定主意,反而迅速冷静下来,他需要寻找一击命中的机会。

  火浪翻滚,火焰刀刀身火焰没有半分黯淡的迹象。胡山整个人被一层层火焰保护得严严实实,左莫近身不得分毫。

  左莫滑溜异常,火浪竟然没有碰到他一根毫毛,胡山yě有些烦躁起来,刀势更急!

  zhè帮人,真是浪费好东西!

  左莫心中充满鄙视,如此好刀,落在zhè些人手上,yě算是明珠暗投。对方刀势一急,看似威胁更大,左莫却敏锐感觉到对方有几分控制不住。自打左莫领悟辛岩师伯的潮汐剑意之后,对势便变得敏感起来。而长久的练习并领悟离水剑意,yě让他对势的理解更加深刻。

  剑诀和刀诀其实是一个道理,讲究的是恰到好处,并不是力越大,势越急,威力就越大。

  机会!

  左莫瞳孔倏地收缩,对方一个细微的破绽,被他准确捕捉。蓄势良久的他,立即动了!

  一直在他身边游弋如鱼的冰晶剑嘶地发出一声轻响,沿着层层火浪最薄弱的地方,狠狠地刺了进去。

  冰晶剑飞在一半时,便化作一股冰寒无比的水流。zhè并非被火烤化成水,而是左莫主动疯狂催动灵力的结果——化形!化形是剑诀的更高级技巧,像辛岩师伯的剑化螭龙便是化形的高级阶段。左莫现在的能力并不足以化形,刚刚触摸到剑意的他只能用一种最笨最原始的方法,那就是用大量灵力注入飞剑,cù其还原成本质,激发其本源之力,亦算是最低级的化形。

  基本没人会用zhè种化形,因为如此一来,飞剑就毁了,zhèyě是左莫之前犹豫良久的原因。

  但是权衡得失,他还是决定用zhè招。

  一旦决定,他便没有任何迟疑,没有任何停顿。

  他蓄势良久,心中反复推测,又怎么会没有任何把握?

  化作一股极寒水流的冰晶剑,威力大涨,一扎入层层火圈,寒气便逼得周围的火焰一滞。

  胡山大jīng失色,拼命舞动火焰刀,火浪连绵不断,希望挡住zhè股极寒的水流。

  然而,左莫构思良久、拼却毁掉冰晶剑的绝杀,又岂会只到此为止?

  今晚还有一节,补二十七号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