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节 绝杀


  一、二、三、四……

  左莫丢出多少张zhèn盘?

  旁人只看到漫天飞舞的zhèn盘眼花缭乱,有如雨点一般只有王师兄在心zhōng默数,五个左莫都在疯狂地丢zhèn盘,以极其惊人的频率丢zhèn盘可幻象究竟是幻象,五品以下的鬼鬼分影符生成的幻象,是无fǎ拿起幻象,它们只是一团光影而已

  那么,只有真身丢出的zhèn盘才是真正的zhèn盘

  满脸大汗的王师兄心zhōng对左莫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幻象如此逼真已经难得,而还能生成丢zhèn盘的幻象,这神识实在恐怖

  王师兄算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张zhèn盘,每个左莫丢zhèn盘的频率完全不同,他分辨不出哪个才是真身但他却知道,左莫起码丢出七张以上zhèn盘

  战斗到最**的部分,然而王师兄却深刻感受到那张面无表情的僵尸脸下,隐藏着极其可怕的算计

  漫天呼啸砸下的球形火团在空zhōng迅发生变化

  “化锤”

  这是烈火锤zhōng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过程,几乎每招都需要经过“化锤”烈火经过化锤之后,威力会大幅度提高只是在普通的招式之zhōng,化锤时间极短,难以察觉只有像“火雨天锤”这般大威力的招式,化锤才会明显到让人察觉

  若等呼啸的火团全都化作火锤,整个比试场将被夷为平地

  就在此时,变故忽生

  三条青索突然从全身红彤彤的晁安脚下蹿上来,就像三条蓄势良久的青蛇,猛然缠上晁安

  猝不及防之下,晁安被缠个正着

  三品《缚龙zhèn》

  观战的人群顿时响起一片惊呼,这番变化实在太突然,没有丁点征兆

  不过依然有许多人摇头,这便是左莫的伏着么?

  《缚龙zhèn》是左莫收购来的精品符zhèn,认识的人并不多,但是在这些凝脉期修者们眼zhōng,却能大致判断出《缚龙zhèn》的威力在他们看来,《缚龙zhèn》威力狗扑,但想凭此制住晁安,绝无可能顶多只需要数个呼吸,晁安便能挣脱

  咯咯,王师兄情不自禁捏紧拳头,满是汗水的脸上陡然浮起一抹潮红,只有他猜到,左莫的反击开始

  晁安大怒

  自己竟然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筑基期的修者捆了个正着

  他脑袋嗡了一下,胸zhōng怒火再无fǎ遏制,他头发根根直立,怒目圆睁,表情狰狞异常

  “给老子去死”

  他全身的▲□灵力疯狂地涌向身上的三条青索,身上轰然涌出通红的火焰,真正的成了一jù火人

  深红色的火焰拼命地灼烧着他身上有青索,青索以肉眼可见的度在急剧缩小

  围观的众人不由感慨,实力差距太大了《◆◎缚龙zhèn》的威力对筑基期的修者来说,已经非常厉害,但是对于凝脉期修者来说,却是不够看而且虽然缚龙zhèn缠住晁安片刻,但是左莫缺乏必杀的招式,根本拿晁安没办fǎ光晁安周身的火焰,左莫就靠近不得

  只有王师兄相信,这一定是反击的号角,其zhōng一定隐藏着什么变化

  可是,变化在哪?

  他忽然发现,那一大片金砂zhōng,不知何时,多了无数水气一团淡淡水雾之zhōng,夹杂着无数星星点点的金光,煞是好看

  好浓郁的水气

  如此明显的变化自然逃不过围观者的眼睛熟悉符zhèn的修者立即认出这是《聚水zhèn》,只是这积聚的水气,可远远过二品聚水zhèn

  而一些符zhèn造诣深厚的修者立即反应过来

  “金生水他涌金zhèn助聚水zhèn连环zhèn”

  “不前面应该还有土zhèn,土助金zhèn是三连环”

  “天三连环”

  “三连环他竟然会三连环”

  ……

  观战的修者们口zhōng顿时响起一片惊叹,这也是目前为止,第一次有这么多人为左莫而惊叹

  王师兄暗自捏紧拳头,他此时却没有半分为自己预测正确而感到庆幸,他眼zhōng充满焦急

  快啊……快啊……

  铺天盖地呼啸砸下的火球雨,堪堪到了左莫头顶,无论他之前做了多少铺垫做了多少伏着,眼前这一招,却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

  “可惜了三连环……”

  不知谁说了这句,周围顿时默然

  以左莫的修为,是无论如何,也挡不住这招“火雨天锤”

  忽然,五个左莫齐齐停了下来,他们齐齐抬头看向天空

□  左莫的视野zhōng,顿时暗下来,从天而降的火球挟着无比骇人的威势,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李英凤和小果面无人色,当火球飞近时,那种恐怖的威势,令人根本无fǎ提起抵挡的勇气

  师兄…☆

  小果身子不自觉地颤抖

  “咦”韦胜突然目光暴涨

  “嗯”常横突然微微直起身

  “唔”古容平露出几分意外的神情:“有点意思”

  ……

  左莫眼zhōng闪过一丝光芒,他双眼牢牢盯着不断逼近的铺天火雨

  漫天火球以惊人的度在他眼zhōng放大,他却一动不动,仰脸看着天空,不曾挪开分毫

  火球拖着长长的火尾,就像一道道慧星

  但是……它们还是球形

  ——没有化锤

  场内突然亮起金色光芒,一个巨大的符zhèn浮现,左莫便位于符zhèn的正zhōng心,而与此同时,他腰上的玉佩陡然亮了起来

  一大一小两个完全同的符zhèn,出现在众人眼前

  流火心御zhèn之双连环

  场内五个左莫的双手蓦动齐齐动了

  抵挡住强大压力的左莫,位于符zhènzhōng心,感受着符zhèn传来的每一点力量和变化,只觉从未如此得心应手,他的双手就好似涂了油脂,不需要特意地控制,那些繁复无比的指fǎ就犹如行云流水般倾泄而出

  和他指fǎ的流畅相反,他的身体则显得极其吃力,像背负着重物般,微微地战栗颤抖

  噗噗噗噗

  四jù幻象破灭,左莫此时再也没有余力去控制这四jù幻象

  他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离得很远,也能清晰地看到左莫颈侧凸起如同蚯蚓般的青筋

  控火

  他用的只是最普通的控火

  趁着晁安被困,对火雨天锤控制较弱,火球没有化锤之际,借助双连环的流火心御zhèn来极大增强自己的控火能力,来化解这一招

  “好聪明的孩子”祥云上的天松子赞道

  其他掌门脸上的表情充满嫉妒,但此时裴元然等人已经顾不得得意,他们紧张无比地盯着场内

  所有人观战的人,都呆住了

  谁也没有想到,左莫会用如此匪夷所思的方fǎ来化解在旁人看来远远过他实力的一招

  它只是普通的火……

  左莫咬紧牙关,一遍遍地告诉自己,神识此时毫不吝啬地伸入每个角落,缠上头顶的那些火球,指fǎ不断地随着神识传来的感觉而变幻

  哪怕他有流火心御zhèn相助,哪怕此时晁安对火雨的控制稍弱,哪怕它没有化锤,但它依然不是左莫能够控制的

  不过,左莫根本没有想过去控制它……

  “开”左莫低吼一声,声音就像从胸腔zhōng迸发而出,闷而低沉

  他头顶最上方铺天盖地的火雨,忽然朝两旁偏了偏,露出一条细缝阳光从细缝zhōng投射下来,阴影笼罩的地面,突然出现一条光路

  一条笔直的光路

  路的这头是左莫,路的那头是晁安,而在正zhōng间,是那团浓郁无比夹杂点点金光的水气

  忽然间,不知为什么,当这条光路出现时,旁观的所有人,都不自主地生出一个念头,绝杀所有的布置,所有的埋伏,是如此丝丝如扣,是如此出人意料如此多精心布下的伏招之后,怎么可能会不是绝杀?

  左莫指fǎ一变,相人zhōng间的那团水气,忽然淅淅浰浰下起了雨丝

  “小**诀”

  小**诀……

  在等待绝杀的众人齐齐愣住,若说之前的各种指fǎ符zhèn还有许多人不认识的话,那么gānggāng左莫施展的《小**诀》却没有人不认识没有人去注意左莫是花了多短的时间完成《小**诀》,所有人第一反应是,为什么是小**诀?

  就在众人震惊间,滴水剑出现在左莫手上

  周围所有的声音全都消失,左莫的眼zhōng只有那团**脚下五元补灵zhèn,已经堪堪把他身内灵力补足

  冲

  在心zhōng,左莫对自己轻轻喊了一声

  滴水剑低垂在腰侧,踩着小碎步,在脚下风行靴亮起光芒zhōng,在擦着身旁砸落的漫天火雨zhōng,他开始一点点加,体内所有的灵力,涌向手zhōng滴水剑

  晁安很愤怒,前所未有的愤怒

  本来他期望能用一招华丽暴烈的大招来结束这场闹剧,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然而一切都砸了

  哪怕现在他赢了,这个该死的僵尸今天的表现,都足以让人津津乐道话题的zhōng心,会成为这个僵尸,而自己呢……

  他身上火焰盛,gānggāng才还在苦苦挣扎的青索终于抵挡不住,化作灰烬

  他抬起通红的双眼,心zhōng只有一个声音

  ——去死

  他面前,下雨的云雾似乎在发生变化

  紧接着,一道人影从云雾zhōng冲出来,在他冲出来的一瞬间,白色云雾重变成金色,所有的水气,全都消失一空

  当看到冲出来的人影是左莫时,晁安露出狞笑,可当他的目光落在左莫拖在腰侧时,他瞳孔蓦瞪圆

  左莫身侧拖着的滴水剑,变成一把水剑,一把长达一丈宛如火焰的巨大水剑

  在掠过云团的时候,所有的水气,全都被他吸在这把剑上

  漫天深红火雨zhōng,一把透明水剑,这才是左莫最后绝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