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节 七梅剑


  左莫心中其实相当没有底气

  《天环月鸣阵》才布设到四十五子阵,离七十二子阵还有二十七子阵像《天环月鸣阵》这类子母阵,往往都有一个特点,当它们子阵数目越多时,威力越大而且威力增涨的幅度,并不是以单个子阵增加为单位,而大多以六、十二、三十六等等为单位

  四十五子阵的威力,只不过比三十六子阵略大,若能完成七十二子阵,符阵的威力和三十六子阵时有天壤之别,了一个台阶左莫估计,七十二子阵的威力是三十六子阵的四倍有余当然,在布阵难度上,亦相差极大当子阵的数目达到一定的地步之后,再往上每增加一个子阵,难度几乎倍增

  不过,此时已经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他别无选择

  宗铭雁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径直朝左莫一步步逼近

  左莫当下不再犹豫,扬手祭出一座五层彩色玲珑宝塔

  五色塔一飞到空中,见风变大,眨眼间便化作一人高五色塔飞至水洼上空,下面水洼顿时雾气弥漫,水汽翻涌翻涌的水汽迅上升,直至触及到五色塔塔底,远远观之,便好似水汽托着五色塔

  五色塔光芒大亮,塔身源源不断飞出无数细若游丝的五色细芒,五色细芒钻入各个符阵之中

  十亩大小的符阵带的那些玉片、tiě钉、青铜炉,就好似密密麻麻的符灯,随着五色细芒不断注入,以水洼为中心,层层被点亮

  若说刚才这十亩大小的符阵带闪闪发光,就好似地主绿皮西瓜帽上镶的一大块黄金,十足暴发户嘴脸,自然受到zhòng人的一致鄙视

  可当亩符阵带被催动,弹指间全部点亮,光华耀耀的场景,有多少人见过?

  没人见过

  如此规模符阵带,只有可能出现在门派至宝禁地,而且还不是一般规模的门派禁地无空剑门的剑洞周围没有,东浮殿周围yě没有心湖剑派倒是有,可从来没有催动过,上次催动,不知道是几百年前的事

  东浮周围像马蜂一样密集的修者,全都被如此壮观的场景给完完全全震撼住

  韦胜和古容平争斗无疑具有深度,有技术含量,但是在如此庞大的符阵带前面,变得如此微乎其乎在韦胜和古容平凝脉期修为阶段,一道剑芒不过七八丈,最长不过十丈,无论它们如何绚丽,yě无法和十亩符阵催动时闪耀的光华相比

  短短的一瞬间,整个东浮竟然全都鸦雀无声

  片kè,才开始有人从震撼中渐渐回过神来,东浮顿时炸开窝数十万的修者同时出声,从极静突然轰然声浪席卷,一些修为比较弱的修者耳朵只觉嗡地一下,什么都听不见

  过了一会,他们的听力才恢复正常

  但zhòng人的议论没有半点停歇,相反,加热烈

  “值了不枉跑这么大老远”

  “太壮观你说这左莫果然有点能耐啊,总能折腾出点事”

  “什么阵符流嘛?简直就是禁制啊”

  ……

  从在zhòng人惊叹间,符阵已经完全催动十亩大小的符阵带为之一变

  一轮弯明,高悬于水洼上高,其光皎皎,阵内升起青蓝色雾气,一片朦胧雾气中,无数大大小小的光环升起,飘浮半空,它们忽聚忽散,有若鱼群,灵动至极

  东浮一间民舍屋顶,三人并排而立

  “左莫果然是符阵天才,如此短的时间内,便能参悟透《天环月鸣阵》,委实厉害幸亏当日我们没有得罪于他”一位红袍男子目不转睛盯着蜃影,赞叹道

  这三人赫然是当日让左莫炼化墨莲子的客人

  “哼,他一个筑基期修者,yě只能凭借外力,又成得了什么气候?”满脸横肉的汉子哼道

  “修为低才好”鹰钩鼻男子阴沉道

  “你打算强来?可别忘了他还有个厉害的师兄”满脸横肉的汉子摇头道,韦胜强横至极的表现让三人大为忌惮

  “我们人手正好不足他师兄是个不错的补充”鹰钩鼻汉子道

  满脸横肉的汉子依然摇头:“他只不过是筑基期,符阵再厉害,yě有限得很”

  “只要有天赋就成”红袍男子突然开口:“这里不是天環境,精通符阵的修者不好找韦胜实力强劲,但他毕竟只有一人,我们三兄弟,倒yě不惧”

  红袍男子在三人之中极具威信,他这么说,其他两人都没有异议而且红袍男子说的是实情,通晓符阵的修者并不少,可若要能称得上精通,那就屈指可数稍有些名声之辈,要么开价过高,要么不肯亲身涉险

  满脸横肉汉子笑道:“yě是,若他敢有什么不轨之心,咱们炼制的墨莲阴幡正好发发利市”

  鹰钩鼻男子皱了皱眉头:“可如何说得动左莫?这厮不大好糊弄,又不能用强”

  红袍男子对这点倒是颇有自信,冷笑道:“利诱左莫自不消说,像韦胜这种痴心于剑的人,xiǎng打动yě不是无法可xiǎng”

  三人说话间,宗铭雁已经堪堪走到《天环月鸣阵》的边缘

  在符阵催动的一刹那,宗铭雁有极短的失神恍惚,但很快便恢复如常,步伐重恢复不紧不慢,一派从容镇定的高手风范只是浑身释放的惊人气势,才表明他心中战意构升◆到极点

  左莫身影消失在阵中

  青蓝色雾气弥漫,仿若自成一界,无数大大小小的光环,灵动活泼,偶尔两道光环撞在一起,便会发出有如琉璃相交的叮咚声,空灵清越叮咚声在雾气中穿梭,飘飘渺渺,却★◆到极点

  左莫身影消失在阵中

  青蓝色雾气弥漫,仿若自成一界,无数大大小小的光环,灵dàojídiǎn

  zuǒmòshēnyǐngxiāoshīzàizhènzhōng

  qīnglánsèwùqìmímàn,fǎngruòzìchéngyījiè,wúshùdàdàxiǎoxiǎodeguānghuán,língdònghuópō,ǒuěrliǎngdàoguānghuánzhuàngzàiyīqǐ,biànhuìfāchūyǒurúliúlíxiàngjiāodedīngdōngshēng,kōnglíngqīngyuèdīngdōngshēngzàiwùqìzhōngchuānsuō,piāopiāomiǎomiǎo,què又多了分袅袅不绝之感

  入目之处,全都是青蓝色雾气和有若游鱼般的光环,不光是左莫,连地面布设的玉片tiě钉,皆消失不见

  叮叮咚咚

  宗铭雁情不自禁地冷哼一声他身为东歧剑门年轻弟子第一人,跟随师傅修剑,对符阵的了解只能算得上泛泛

  不过,那又如何?

  他丝毫不惧

  一剑破万法,讲的就是剑修他远远没有到达这般神奇地步,但对面的对手只是一位筑基修者一位筑基期修者,能挡得下自己的剑?

  他不信

  至于和左莫的恩怨,他早就忘了他从来没有把那件事当回事,本门弟子被驱逐,那是本事不如人,他才懒得管他对左莫yě没有特别的恶感,当然,yě绝不会有什么好感

  可惜,俞白和南阳平对上了

  他尤自遗憾地看了一眼身后激战正酣的俞白南阳平,再看看面前的左莫,他心中愈发觉得索然无味

  哪怕不是俞白,南阳平他yě觉得算凑和,为什么是●左莫呢?

  一边心中惋惜,一边唤出飞剑

  这是一把极其独特的飞剑,形神似一段老梅枝梅枝多节,有如铜骨,古朴苍劲梅枝上,七朵鲜艳饱满的梅花点啜其间,清宛若刚摘下,一丝若有若无的梅花香飘于★空气中

  “《七梅剑》左梅天竟然把《七梅剑》传给他看来对宗铭雁的期望不小啊”

  “这就是东歧剑门第一剑的《七梅剑》?果真不凡左梅天yě真够大胆的,这么好一把飞剑,竟然赐给一位筑基期弟子●”

  七嘴八舌的议论声顿起,zhòng人神色间充满惊叹

  《七梅剑》是东歧剑门最出名的飞剑,名列四品,最适合东歧剑门的《折梅剑诀》不过,这把飞剑之所以出名,还是因为它的主人左梅天
  在天月界,左梅天可是一个响当当的角色,尤其是他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谁都忌惮这些年他深居简出,传言他悉心调教弟子,如今看来,果然不假连《七梅剑》这般至宝yě传给宗铭雁,可见对其爱护之深

  原本看着《七梅剑》直流口水的家伙,连忙打消自己的贪念小的好搞,可打了小的,老的出来,那可就吃不消

  无空剑门四人神色凝重,虽然他们希望左莫早就退出比赛,但是看到宗铭雁拿出《七梅剑》,他们的脸色不◎禁有些微变

  左梅天的手狠手辣是出了名,而徒弟宗铭雁看上去,yě绝非心慈手软之辈他们丝毫不担心左莫输掉比赛,因为这是tiě板钉钉,他们担心的是左莫受伤若宗铭雁真的像他师傅左梅天那般性情,今天左◎莫就危险了

  不过,此时左莫的大阵已经全力运转,透过蜃影,他们yě难以看清阵内状况

  青蓝色大阵,光环群舞,弯月高悬

  和zhòng人xiǎng象中的如临大敌不同,左莫十分忙碌借着大阵的掩护,他悄然摸到大阵的另一端,继续布设《天环月鸣阵》子阵

  多一道子阵,《天环月鸣阵》的威力便大一分

  他动作飞快,连续布设了四十五子阵,他已经极其娴熟

  他估计宗铭雁一开始应该是试探,他便打算好好利用这段时间

  你打,我布

  不就是比度么?

  看是你先破阵,还是我先完阵

  左莫心中暗自发狠,手上动作又快了几分

  谁yěxiǎng不到,在这如此紧迫的时间,左莫竟然还在不锲不舍地布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