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节 不带这样的


  回到门派,左莫心满意足

  他带了一dà堆的材料回来,一想起何容一脸呆滞的表情,他心中顿时暗爽无比几乎是以搜刮的姿态,当着何容的面,他把几种不常用的材料,席卷而空

  三百颗三品晶石并不算非常dà的数目,但若是购买低品材料,购买力十足

  五色莓叶,一品材料,富含五行之力,但因五行之力混杂,只用在几种灵丹成形时所用二十株一捆,一捆售价十颗二品晶石

  金斑蛇香草,富含金行之力,一般用于飞剑淬炼的辅料,但由于它的替代品诸多,只能算低端材料金斑蛇香草晒干后被压成方块,一方块二两,售价五颗二品晶石

  彩虹藤,五行混杂,藤身五彩斑斓,形似彩虹而得名,丢入火中,能增火势,十斤一捆,售价十五颗二品晶石

  ……

  一口气把所有购买来的材料堆在院子里,屋顶的傻鸟飞了过来,拱了两下,便神色失望地飞回屋顶,这里显然没有它喜欢的“点心”

  左莫懒得理会这好吃懒做的败家货,唤出五色塔

  还好哥练过《金刚微言》……

  看着材料小山,左莫深吸一口气,运起《金刚微言》,脱掉上衣,露出金赤排骨,抡起膀子,开始干活

  成捆的五色莓叶,十捆十捆地;金斑蛇香草干草方块,投指翻飞,纷如雨下;十斤一捆的彩虹藤最是累人,左莫化身火工弟子……

  院子里,左莫挥汗如雨,dà声唱着歌:“塔,你就是牛,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啊啊啊嗯啊……”

  五色塔有如喝醉般,摇摇晃晃,颤颤巍巍地吸着材料

  到最后一件材料吸进去塔身,五色塔咚地一声,横躺着地

  左莫一愣,也不顾光着膀子,蹲了下来,拨动一下地上的五色塔,没反应☆不会吃得太多,出问题了他有些迟疑地想

  过了一会,五色塔在地上翻滚两圈,这才摇摇晃晃站起来,左莫心中提起的石头顿时着地,没心没肺笑道:“嘿,我还以为你吃撑了,原来你还没吃够啊”

  不知■□是不是听到这句话,五色塔塔身猛地一颤,呕,吐出一截东西,再次摔在地,骨碌骨碌地滚了几圈,一动不动

  左莫dà喜,难道又是拉出那残渣了?小塔拉出来的,那可都是晶石啊

  不过当他定睛一看,■顿时dà失所望,这哪是什么残渣,分明是半捆五色莓叶他不由很是诧异地抬头问:“小塔,难道这个不好吃?”

  五色塔又是一颤,骨碌碌朝远离左莫的方向直滚

  屋顶上,傻鸟十分同情地看着满地乱滚的五色塔一眼,然后低头重认真梳理自己的羽毛

  让左莫感到失望的是,这次小塔并没有吐出半点残渣,这使得他低买高卖的算盘落空不过,dà量的五行精气补充,五色塔看上去恢复了不少,虽然光泽还是不如以前毕竟这些材料都是低品材料,在数量上足够,但是在质量上,还是要逊色许多

  左莫也无可奈何

  从这两次的经验来看,只有品阶高的材料才有可能出现残渣

  现在左莫只要一看五色塔,五色塔●便一颠一颠地怯怯往后缩左莫用很遗憾地口吻道:“小塔,如果你吃这些也能拉,多好”

  五色塔浑身颤抖,不断发出干呕之声

  无空山后山

  五个人飘浮在半空中,在他们脚下,山谷面目全非◇●便一颠一颠地怯怯往后缩左莫用很遗憾地口吻道:“小塔,如果你吃这些也能拉,多好”

  五色塔浑身颤抖,不断发出干呕之声

  无空山后山

biànyīdiānyīdiāndìqièqièwǎnghòusuōzuǒmòyònghěnyíhàndìkǒuwěndào:“xiǎotǎ,rúguǒnǐchīzhèxiēyěnénglā,duōhǎo”

  wǔsètǎhúnshēnchàndǒu,búduànfāchūgànǒuzhīshēng

  wúkōngshānhòushān

  wǔgèrénpiāofúzàibànkōngzhōng,zàitāmenjiǎoxià,shāngǔmiànmùquánfēi

  “终于完成了”阎乐忍不住长叹一声,其他几人也是心有戚戚,神色疲惫

  五陵散人也忍不住道:“贵派的确是dà手笔如此规模,便是在那些dà门派的禁地,也难得一见”他的神色亦非常疲倦,不过和其他四人不同的是,疲倦中难掩兴奋

  眼前的禁制,是五外金丹期高手,轰平了三座山峰,打通了五处山谷,凿出九眼深泉,覆盖范围几乎dà半个无空山的后山如此手笔,若还不能算dà手笔,那天月界也就没有dà手笔了

  “我们也算是为这小子赔了血本了”连裴元然这般淡定的人物,也感觉心在滴血

  五陵散人的酬劳、无数材料……

  无空剑门的家庭几乎被掏空了一半,掌管钱财的阎乐脸色难看得很,咬牙切齿道:“这小子慢慢消受”他复又转过脸对着五陵散人,略带怀疑的口吻:“你确定他破解不了?那小子对符阵很有天份的”

  五陵散人气得差点拂袖而去,裴元然连忙喝斥阎乐:“不可对散人无礼”

  阎乐撇撇嘴,dà家都是金丹期修为,他才不惧五陵散人,不过被师兄喝斥,他也不敢再开口

  五陵散人气息稍平,老脸掠过一抹潮红,哼了一声:“不是在下夸口,此dà阵有四位道友相助,在下也施展平生所学日后不敢说,到直至今日,却是在下学艺这些年颠峰之作若我们五个金丹期,还困不住一个筑基期,我们引颈自刎罢了”

  阎乐被说得也老脸微红,他兀自辩解道:“我们又不是想把他困在里面,是想让他修剑……”

  “放心”五陵散人两眼朝上一翻,冷哼道:“此阵布下层层禁制,想破开,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剑意修到剑意心转的地步,方能领悟其中奥妙,找到出阵之路”

  “那就好那就好”见两人越吵◎越僵,裴元然连忙作和事佬辛岩和施凤容两人冷眼旁观

  五陵散人意犹未尽道:“辛道友的剑意,精纯凌厉,在下生平仅见,佩服佩服不过,各位可要慎重,此阵一旦入内,若没有悟到剑意心转,便无法出来而且为了○◇防止此子用符阵之学逃离,此阵周围,在下布下十八层禁制,固若汤金四位若联手破阵,此阵难挡,但阵内之人也必将无法幸免”

  这话说得几人又有些犹豫起来,若那小子真的无法破阵,里面遇到什么危险,那他们▲也无计可施

  “各位道友也毋需太过担心符阵之内,在下特意空出几块《生》地,以供给其喘息之用想必以其符阵之学,找到这几处《生》地,亦不dà难再说此阵虽然各位进不去,但却可以洞悉其内变化在下留有几处小传送门,可供朝阵内传送物资之用”

  辛岩忽然开口:“我去寻他”

  说完便消失不见踪影

  左莫慵懒地半躺在藤摇椅上,悠闲地晒着太阳秘境开启的时间一拖再拖,他有些无所事事秘境开启时间延后据说是许多门派的掌门主动要求的这次试剑会对年轻修者的帮助很dà,许多人一回门派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闭关

  眼下还有许多人都没有从闭关中出来,请求秘境开启延后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dà师兄也还在闭关之中,倒是罗离师兄,被赶到剑洞里

  想到这件事,左莫心中便十分奇怪罗离师兄能去剑洞,为什么掌门他们不让自己也进剑洞?去不去剑洞他其实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这些天居然风平浪静,辛岩师伯他们没来找自己

  想想养伤时辛岩师伯那几个“好”,左莫便觉得一股寒气从心底直冒到胸口那股子冷意哪怕他晒在太阳底下,也挥之不去他有强烈的预感,此事绝不会那么轻松完结

  一定有什么在等着自己

  就在此时,他看到了从天而降的辛岩

  一瞬间,左莫如堕冰窖,手足冰冷

  辛岩冷哼一声,一手提起左莫,二话不说,便飞上天空

  二师伯飞得极快,凛冽的罡风吹得左莫睁不开眼睛

  “师伯,这是去哪啊?”左莫竭力忍受着强风,小心地翼翼地问

  “修剑”辛岩面无表情

  “修剑?”左莫心中稍安,还好还好,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咦,这不是往后山吗?难道师伯要在后山教自己修剑?

  忽然,左莫身体陡然僵住

  在他下面,一个巨dà无比的符阵,映入他视野之中和眼前这个dà阵一比,试剑会自己布下的符阵只能算小阵

  什么时候,本门有这么dà的符阵?

  不会啊,这一带自己来过很多次啊

  接着,左莫看到掌门、阎乐师伯、师傅,还有一个不认识的老道士

  可他们为什么看向自己的目光……似乎有点奇怪……

  就在左莫纳闷间,忽然背上辛岩师伯手突然一松

  “啊”

  左莫惨叫一声,耳边风呼啸,他完全控制不住身形情急之下,他蓦地催动《金刚微言》

  一个金人,从天空直挺挺地砸在地面

  嘭

  地动山摇,ní土飞溅,一个金人硬生生砸进土中,砸出一个完整的人形

  左莫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移位般,晕晕乎乎睁开眼睛,他废力地挣扎着爬起来,呸地把嘴里的ní巴吐掉

  哥就知道辛岩师伯没安什么好心

  他痛得嘶地倒吸冷气,浑身就仿佛要散架般饶是他《金刚微言》修炼到红莲金液的境界,这么从天上砸下来,也疼得半死

  不过他心中稍安,苦头吃了,这事也该差不多完了,他心想

  咦,这是哪?不对啊

  在他面前,剑意翻涌,层层不息,森森如林,避无可避

  左莫欲哭无泪

  不带这样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