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节 此地大好


  左mò狼狈注视着不远处nà枝蔓横生de紫藤紫色de细藤,大约手指粗细,光滑坚韧,藤萝上挂着一串串蓝色小花,幽冷清雅藤萝méi有任何支撑,便在虚空中自然朝四方生长蔓延

  嘶,左mò抽着冷气,浑身细碎de伤口,让他看向紫色藤萝de眼神带着深深忌惮

  他能察觉出紫色藤萝中nà一丝熟悉de味道

  化形

  枝枝蔓蔓de紫色藤萝,便是师傅de剑意

  可该死de,他de目光穿过藤萝de缝隙,看着两眼汩汩向外冒水de泉眼,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干燥de嘴唇虽然过一段时间,便有水粮送入阵中,但数量上远远满足不了他de需要

  耗了这么多天,这个该死de大阵,他摸了个差不多,心里瓦凉瓦凉不知道掌门他们请de哪路高人布下这个大阵,手段简直匪夷所思他从来méi想过,竟然能以剑意入阵当他搞清楚这一点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de判断

  令他感到绝望de是,阵内de五道剑意,全都是剑意化形该死de五个金丹高手联手布下一个大阵,然后让自己消受,掌门他们真de闲得蛋疼么?

  左mò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咒骂

  入阵这些时日,他吃尽苦头,浑身遍体鳞伤五道化形剑意坐镇大阵,光是散发出来de余波,就足以让他辗得粉碎而他只要一运转《金刚微言》,细碎de剑意,便蜂拥而至

  左mò觉得很郁闷,当初是谁让自己修炼《金刚微言》de?

  每一处有水源de地方,都有剑意镇守掌门de剑意,是一座山峰,巍峨沉凝左mò只看了一眼,便觉心惊肉跳,nà股沉凝气息压迫得他几乎喘不过气,他掉头拔腿就跑他méi想到,除了辛岩师伯,掌门也如此厉害阎乐师伯de剑意是一只白色雪狐,纤细de体形和师伯产生强烈反差,若不是它眼中透出denà股子狡黠奸诈味道,他相当怀疑这是谁de剑意师傅de剑意是紫藤萝,平日从来méi看过师傅出手,让左mò心存侥幸

  结果,成串成串○de蓝色小花轰然崩散,化作漫天花雨,把左mò裹在其中,他终于尝到shí么叫做千刀万剐

  最后一道剑意,让他很陌生它浑似一个八卦符阵,流转不息左mò第一次看到这般奇特de剑意,不过天天和剑意打交●道,他也看出几分端倪这道八卦剑意虽然卖相不俗,但却是五道剑意之中最弱de

  奈何以左mò低得可怜de修为,就是最弱de八卦剑意,也不是他能够碰de

  阵内de几处《生》地,是唯一能够喘息de地方

  左mò只有灰溜溜地缩回《生》地

  但这些天吃de苦头也méi有白吃,某些区域只要不轻易涉足,便不会有危险这座剑意大阵似乎强调围困,而不是绞杀,否则de话,五道剑意只需要自然运转,阵内所有一切,皆化为齑粉

  每过段时间,便有东西送进阵内,水粮、晶石、灵丹、剑诀玉简等等尤其是剑诀玉简,掌门他们想把整个典籍室搬入大阵里么?

  待到此时,他总算是明白过来,一时●半会是别想出去搞不清楚掌门他们究竟为啥如此生气,左mò也懒得去想既来之,则安之而且,在慢慢习惯之后,他开始对大阵充满兴趣

  如此厉害de符阵,他可从来méi见过,能够亲身经历,不正是绝佳de学□习机会么?

  这么一想,左mò顿时觉得日子不是nà么难过

  除了大阵本身诸般奥妙,五道化形剑意,méi有半点遮掩地呈现在他面前,可以观摩借鉴de地方实在太多

  左mò早就初悟剑意,只是之后méi有再花心力,停滞不前如今有现在de学习对象,若再不好好珍惜,nà实在太傻

  此地大好

  无论是大阵,还是剑意,都不会教他但左mò有自己de办法

  他缩在《生》地,不远处螭龙悠闲游动它庞大de身躯,左mò连它身上de有若冰晶般de鳞片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嘿嘿一笑,左mò扬手,一块石子朝螭龙砸去

  嗤嗤嗤

  小石子刹nà间被空气无数细太多剑意绞得粉碎,连扬起de粉末都无法靠近螭龙

  但螭龙显然被左mò如此挑衅de行径给激怒,吼,一声咆哮,整个大阵都在颤抖

  左mò恐惧而兴奋地盯着发怒de螭龙,恐怖de威严让他浑身不自主地战栗,但是他死死瞪大眼睛,一眨不眨

  愤怒de螭龙开始在阵内肆虐,一时间,阵内飞沙走石,剑意就像听到狼王呼唤de狼群,陡然炸开螭龙扭动着它庞大de身躯,全身de鳞片化作无数犀利冰寒de剑意,朝四面八方狂扫而去

  太霸道了

  左mò感受着螭龙无以伦比de力量,感受着每一道剑意,哪怕再细小,都是如此完整如此纯粹每道剑意之间都有着极其复杂de联系,玄妙得乎想象

  潮汐

  左mò再次看到潮汐

  螭龙身体每一次扭动,无数剑意构成de身躯内,剑意层层涌动,精纯无比de力量,一层层传递增强,仿若一道潮汐,铮然而至

  太……太强悍了

  左mòde牙齿在颤抖,咯咯作响,哪怕他在《生》地,但在绝对de力量面前,他感觉自己是如此渺小但他兀自强忍着,哪怕牙齿颤抖,哪怕浑身哆嗦,他都用尽全身力气瞪大眼睛,死死地看着螭龙,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二师伯de剑意是他最后一个碰de,因为它是五道剑意中最强de剑意

  掌门师伯剑意沉凝如山,三师伯剑意狡诈如狐,师傅de剑意幽静如藤,而nà位不知名高手de剑意有如符阵,生生不息

  经历了四道剑意,左mò原以为,他已经能够从容面对二师伯de剑意,但直到真正面对时,他才骇然明白,为shí么二师伯de剑意会坐镇中枢

  因为它最强,而且不是强一点点

  左mò简直无法想象,有人de剑意能够达到如此恐怖de地步五道剑意中,左mò原本以为自己对二师伯de冰螭剑意最为熟悉,现在他才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离谱他根本méi有真正了解过冰螭剑意,他连皮毛都méi有摸到

  便是《天环月鸣阵》de《月鸣崩音》,在二师伯de冰螭剑意面前,都不值一哂

  他双腿牢牢钉在地上,只要他待在《生》地之中,螭龙便伤不到他可即使知道这点,他依然感到自己de勇气在迅地流失

  咬牙坚持住

  一连十多天,他每天都在不断地挑衅螭龙

  连布设大阵de五陵散人也想不到,左mò会使用如此无耻de手段大阵再怎么神奇,也是一座大阵,它需要灵力才能运转左mò不断地挑衅螭龙,螭龙暴怒,会大大加大阵de灵力消耗

  当然,若左mò是想利用这种方式脱困,nà起码需要好几年de时间

  左mò惊喜de是,随着大阵灵力不断地消耗,一些原本隐藏于无形de变化,也渐渐能看到端倪这下他不急了,他每天不断地挑衅五道剑意一方面,可以好地观摩和领悟剑意,另一方面,可以加快消磨掉大阵de灵力

  他天赋再出色,也不过是一位筑基修者,一些高级de变化,出了他理解de范畴,他是不可能学会de但是大阵一些基础低级de变化,对他而言,无疑具有价值

  剑意亦是如此

  méi有好de,只有合适de

  阵中无岁月,他也浑然忘却时间他就像掉进了一个宝库,有太多de宝藏等着他去发现,去挖掘,他沉迷其中,乐此不疲

  左mò**半身,顾盼间,目光湛然

  他看着不远处denà只螭龙,螭龙依然傲然,身上光泽要比之前黯淡许多忽然间,左mò心中生出几分不舍大半年间,整日与它为伴,虽然明知它不是活物,左mò心中还是有些不舍

  今天,他决定把这段时间所有心得好好总结一番

  也该到了要出阵de时候了

  如今左mò所立de《生》地,从之前de方圆三丈,扩大到方圆十丈这亦左mò利用领悟出来de阵法加以改造而成

  决定要总结,左mò反而不急,他盘膝入定,浑然忘我

  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睛,眼中神采比之前盛一分

  滴水剑搁在面前,他陷入沉思

  半年时间,无空剑门变化之大,令人瞠目结舌如今de无空剑门,已经成为东浮最大de门派,几乎囊括吸纳了东浮绝大多数门派而它也跻身天月界第三大门派,俨然成为de门派豪强

  三个月前,韦胜出关,罗离也从剑洞中出来两人de加入,让无空剑门de战斗力是猛涨他们便跟着辛岩,四处厮杀无空剑门de势力以惊人de度在迅扩张

  整个天月界de目光,都在关注这个崛起de门派

  若是放在以前,无空剑门de行径会引起绝大de反弹,许多门派都会出面干涉而现在大家都只是关注,méi有人干涉,是缘自一个消息

  ——都天血界崩坏de消息像长了翅膀般,以惊人de度传■遍天月界

  一些小门派纷纷主动加入无空剑门,大树底下好乘凉

  不管怎么说,无空剑门可是有四位金丹高手

  辛岩带着两位弟子在外征战,阎乐则不断在与其他大门派之间来往穿梭,表达无空○■遍天月界

  一些小门派纷纷主动加入无空剑门,大树底下好乘凉

  不管怎么说,无空剑门可biàntiānyuèjiè

  yīxiēxiǎoménpàifēnfēnzhǔdòngjiārùwúkōngjiànmén,dàshùdǐxiàhǎochéngliáng

  búguǎnzěnmeshuō,wúkōngjiànménkěshìyǒusìwèijīndāngāoshǒu

  xīnyándàizheliǎngwèidìzǐzàiwàizhēngzhàn,yánlèzébúduànzàiyǔqítādàménpàizhījiānláiwǎngchuānsuō,biǎodáwúkōng剑门de善意和尊重统筹全局de裴元然忙得昏天暗地,连施凤容也不得不从丹房里出来,帮助裴元然

  就在此时,无空山后山忽然亮起漫天光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