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节 以战养战


  又输了

  公孙差看着千疮百孔的zhàn局,和残余稀稀落落的兵力,不由露出苦笑,他不记得输了多少次

  对弈那位神秘对手,水平高神秘人的情况,他一无所知,他甚至在平时也没有发现半点这位神秘人的痕迹但他知道,这样一位他从未见过的神秘人却是实实在在存在

  因为对方会和他对弈zhàn棋

  尽管对方会借着左师兄的幌子,但两者的水平实在差得远,公孙差能够轻易地分辨出

  公孙差很聪明地没有多问,哪位前辈神魂未灭,寄居在左师兄体内,也不是太难接受的事再想想左师兄这两年的异军突起,也为他心中的猜测凭添几分佐证

  只是,输掉的感觉,真是糟糕透顶啊

  他有些不甘心

  尽管他知道这是最合理最正常的结局,每次失败他都能学到许多东西,但他还是不甘心他讨厌失败,也许用憎恨来形容贴切

  这份不甘心在他心中一闪而过,旋即被他深深埋在心底自怨自艾没有任何用处,弈zhàn棋虽然和真实zhàn争有截然的区别,但这也目前他唯一能够学习如何指挥zhàn斗的地方,可没有容他挑肥拣瘦的余地

  而且,那位神秘人前辈,显然是位弈zhàn棋的高手,出神入化的zhàn术,以及令人发指攻击力每每激zhàn正酣时,他总恍然心生错觉,对面是一位手持重锤性烈如火的大汉

  对方最擅长的便是局部角力,简直无以伦比经常可以看到对方以一种蛮不讲理的傲人姿态,大杀四方原本相持的局面,一旦发生接触双方开始拼杀,便宣示着公孙差的溃败开始,他的地盘就像酥脆的饼干,先是局部的咔嚓咔嚓崩碎,口子越拉越大,最终演变成整个zhàn线的全线崩溃

  暴力、蛮、横冲直◆撞

  很多时候,公孙差都心中纳闷在他看来,这位神秘人比自己的指挥实力要高得多,是适合的人选左师兄放着厉害的不用,却把这么重要棘手的事情交给自己这个手

  他琢磨了一会,就把这问题丢到脑后○◆好不容易找到件让他感兴趣的事情,又有如此充满挑zhàn性的zhàn斗在等着他,想想都让他感到兴奋,由衷的兴奋

  多好玩、多有趣的事啊

  收拾心情,公孙差便一头扎入营地之中

  左▲莫炼制的弈zhàn棋,其中的作zhàn单位不是妖便是魔,修者的最少除了几种极经典的修者搭配,便再没有可容他参考的地方相比之下,妖魔兵种的搭配,名目繁多,详细至极有时他都忍不住怀疑左师兄体内的那位前辈莫不是一位老妖魔?

  这个猜测并非不着调,别人或许看不清金甲卫的真面目,但亲身指挥如此之久公孙差又岂会不知道?

  这三名金甲卫是妖卫中的白鳞侍

  白鳞侍是弈zhàn棋中常见的低阶□兵种,他用过不知道多少回,他能够最大程度发挥出三名金甲卫的实力,弈zhàn棋给了他相当多的启发和帮助只是,让他觉得不解的是,三名金甲卫的实力明显远远出普通的白鳞侍

  神秘人究竟是不是妖魔,公孙★bīngzhǒng,tāyòngguòbúzhīdàoduōshǎohuí,tānénggòuzuìdàchéngdùfāhuīchūsānmíngjīnjiǎwèideshílì,yìzhànqígěiletāxiàngdāngduōdeqǐfāhébāngzhùzhīshì,ràngtājiàodébújiědeshì,sānmíngjīnjiǎwèideshílìmíngxiǎnyuǎnyuǎnchūpǔtōngdebáilínshì

  shénmìrénjiūjìngshìbúshìyāomó,gōngsūn▲差完全不在意

  他需要头téng的问题太多

  无论是修者,还是妖魔,兵种的搭配都大有计讲究比如修者经典的剑符组合、剑禅组合,妖魔组合的变化加丰富多变

  但公孙差手下,二十八名凝●chàwánquánbúzàiyì

  tāxūyàotóuténgdewèntítàiduō

  wúlùnshìxiūzhě,háishìyāomó,bīngzhǒngdedāpèidōudàyǒujìjiǎngjiūbǐrúxiūzhějīngdiǎndejiànfúzǔhé、jiànchánzǔhé,yāomózǔhédebiànhuàjiāfēngfùduōbiàn

  dàngōngsūnchàshǒuxià,èrshíbāmíngníng脉修者,有二十六名是剑修,剩下两名,一名是刀修,一名禅修清一色的zhàn斗修者,没有能够起到辅助作用的修者

  从纸面上来看,这样的zhàn斗力很强其实对于团队zhàn来说,这样的力量构成是极其糟糕的他们作用雷同,意味着队伍缺少变化

  剑修是攻击力最强大的修者,但亦不是没有弱点和其他修者相比,剑修大多缺乏持久zhàn斗的能力而且剑修重攻轻守,他们另一个弱点便是防护力太弱

  大规mózhàn斗和单挑是截然不同剑修是单挑之王,他们强大犀利的攻击,奇快无比的度,让他们在单挑中占尽优势,能够始终压迫得对方喘不过气,单挑中,剑修只需要考虑如何能在对方威胁到自己弱点前,就把对方干掉但是群zhàn中,尤其是大规mó的群zhàn中,剑修往往需要其他修者在一旁给予保护,才能够发挥出他们强大的攻击力

  如果一支队伍只有剑修,那对方只需要抵挡住第一波攻击,随即而来的,肯定是剑修的大规mó伤亡

  好,其实也不需要太多的变化,公孙差只好这般告诉自己

  反正突破了小山界,大家就分道扬镳了左师兄已经不止一次告诉他这一点,原因很简单,这么一大批人,养不起

  这一点,左莫没有说假话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这才四十人,左莫已经感觉到压力尤其在灵气稀薄的小山界,能够补充灵力的就灵谷和晶石偏偏训练强度还不能降低,他们在和妖军抢时间

  晚一天离开小山界,这危险便多一分

  晶石由于存在副作用,不能过度使用,消耗的度不如灵谷左莫很快便觉得吃不消了

  “这样下去不行”左莫断然道:“我手上的灵谷只能撑半个月了”

  “半个月……”公孙差看向左莫:“那怎么办?”

  “以zhàn养zhàn”左莫没有犹豫,直接道

  “只好这样了”公孙差有些无奈,这四十号人离他心中的预期,还差得老远不过师兄说的问题他也没有好的办法
★   不过他旋即想到之前提过的项链:“那法宝炼出来了吗?”

  “搞懂了”左莫摊摊手:“但材料不够”

  这一下,公孙差完全绝了同心项链的想法,当下只有拉着四十号人马出发

  左莫其■   búguòtāxuánjíxiǎngdàozhīqiántíguòdexiàngliàn:“nàfǎbǎoliànchūláilema?”

  “gǎodǒngle”zuǒmòtāntānshǒu:“dàncáiliàobúgòu”

  zhèyīxià,gōngsūnchàwánquánjuéletóngxīnxiàngliàndexiǎngfǎ,dāngxiàzhīyǒulāzhesìshíhàorénmǎchūfā

  zuǒmòqí实很想跟着去,但想想一心扑在兽池上的淳于成,他还是决定留守,三名金甲卫也被他留了下来当然,他振振有词道,既然是实zhàn,那就实打实地zhàn斗

  为了确保安全,左莫还在山谷周围布设符zhèn主要以幻zhèn为主,如今他布zhèn的手法比以前可长进许多,小幻zhèn和小杀zhèn连琐相扣,威力不算强大,但是迷惑扰乱敌人,倒是绰绰有余

  阴火珠、符兵和金甲卫,再加上幻zhèn陷阱,安全还是相当有保障的

  公孙差带着四十名手下,小心翼翼地前进

  论起繁华程度,小山界远远不能和天月界相比,自然高手也不如天月界多但是若论起残酷程度,天月界却远远无法和现在的小山界相比二十八名凝脉修者,放在天月界,也是一股不小的实力,可在如今的小山界,却不算什么

  原因很简单,实力差的修者,已经死了

  能活到现在的,都是一些有实力脑子不笨的家伙在如此残酷的环境下,筑基巅峰不过刚够生存线,凝脉一重天只能算得上普通水平,凝脉二重天已经能够成为一个小团体的顶尖力量,而凝脉三重天则能够名列高手之列至于金丹,就只有一位

  像金甲卫,虽然修为只在凝脉一重天和二重天之间,但是实力却远远过普通的凝脉二重天修者苍龙骨、金乌火和幽冥潭共同炼就的妖卫,又岂是普通货色能比?

  每三名剑修,组成一个zhàn斗单位三个zhàn斗单位,一个在前,另外两个在侧翼前方,呈品字形,他们是前哨,公孙差选的都是飞行最快的剑修

  其他十个作zhàn单位,相互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麻凡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些作zhàn单位之间的空隙中

  三人一个作zhàn单位,也是公孙差的无奈之举三才zhèn是最简单的zhèn法,但就是这个最简单的zhèn法,这些人到现在还没有修炼圆熟

  大规mó的zhàn争,比拼的是zhàn略眼光

  但区区四十人……

  若放在大◎会zhànzhàn场上,连一个最基本的作zhàn单位都算不上指挥这样的小规mó队伍,最重要的便是zhèn法和默契zhèn法是修者独有的东西,从最简单的三才zhèn,到需要数以万计修者共同布下级大zhè○□n,无不能够大大提高zhàn斗力

  以三才zhèn为例,zhèn中三人气机牵动之下,互为呼应,能大大提高彼此的联系,是一种相当实用的符zhèn而一些高级的符zhèn,还会有特有的大zhèn杀招▲,一旦发动,天地变色,威力强大无比

  不过,想结zhèn也不是那么容易,zhèn内诸人要必需牢记彼此方位、变化最简单的三才zhèn,这批修者都还没有完全掌握,其难度可想而知

  况且,zhèn法虽然能够提高zhàn力,却也不是万能zhàn斗中,情况瞬息万变,最是考验指挥者洞察力和临机应变,以及队友彼此默契

  公孙差位于队伍最中间,几个厉害的高手,都在他身边,麻凡也在不远处游弋

  瞥了一眼麻凡,公孙差不由颇为满意,所有人之中,麻凡是他最看重的除了其zhàn力强大外,他过其他人的领悟力,总能够很快地领悟公孙差的意思

  所以公孙差毫不犹豫把他定为核心,并且专门为他制订了zhàn术

  正在此时,前面传来消息,有情况

  公孙差阴柔俊秀的脸庞一抹淡淡红色一闪而逝,他的第一zhàn,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