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二节 亏本生意 【补昨晚】


  山顶上,贺翔看着已经稀烂的南胜镇,呆滞片刻,嚎啕大哭

  左莫有些心寒地看了一眼离不远处的女修,她似乎又恢复之前一动不动的状态经过昨天的战斗,女修在他眼中,似乎无论多哪个角度,都比以前多了许多阴森可怖的味道

  这令他有些心虚

  珍惜生命,远离女修,尤其是会邪法的悍妞

  他昨天和蒲妖研究了半天,也没有研究出个头绪该干的活还是得干休息了一晚,他便开始继续的建造符战碉楼

  不过,经此一战,营地里的那些俘虏,立即老实得不能再老实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左莫周围三丈之内,根本没人敢靠近

  左莫本来有问题想问袁江,可刚走近两步,便看到袁江脸色发白,两腿在哆嗦左莫又猛然想起来,有个敌人是被悍妞给吓死的,顿时脚下一滞袁江可是难得的人才,若是被吓死,就太亏了他只好停下脚步

  想想阴魂不散的悍妞,自己这不就成了人神莫近的瘟神了么?

  左莫心情顿时糟糕起来,挥手让袁江离开看到袁江如蒙大赦,跑得比兔子都快,他的心情yù发糟糕不过,当他想到蒲妖阴沉如水的表情,还有毫不掩饰的愤愤,他心情又忽然间好了不少

  果然,幸福总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左莫嘿嘿一笑,复又开始埋头建城

  如左莫所见,蒲妖心情糟糕透顶女修的出现,让他感到相当挫败不zhī道来历,不zhī道功法,不zhī道实力究竟如何,不zhī道……啥都不zhī道

  而他偏偏又没有任何办法,若是在他实力未曾受损的时候,他心中不爽,可以直接捏爆对方然而现在他神魂遭受重创,行事得小心翼翼,只能依赖左莫左莫是他寄魂之所,连同他在内,都在女修的威胁之下,这如何能让蒲妖感到安心?

  而且,他看不透女修,这一点导致心中的不安剧增一旦出现什么问题,他根本无能为力他的实掉到有史以来的最低潮,女修实力不仅强得离谱,还guǐ异万分

  “看样子我们得暂时合作一下”蒲妖面对墓碑,咬牙切齿道:“这女人,太危险了”

  墓碑没有任何动静

  蒲妖冷笑:“难道你就不怕他出问题?除了他,你还有选择么?”

  墓碑突然变得光滑如镜,一道身影隐约可见

  蒲妖笑了

  有了第一座符战碉楼,左莫的建造度陡增这得归功于他渐渐开始习惯身体的变化左莫给那天自己胡乱使的那招起了个名,叫“从天而降”无意中使出“从天而降”,让他意识到身体的许多妙处

  尤其是神识,他的神识,一直没有太多的进展,就仿佛卡在某个关卡那天空中,无意中拨动乱流中的火焰,心中若有所悟,心中滞碍之处顿时突破

  神识进步,带来的作用巨大,这也使得他建筑符战碉楼的度陡增

  符战碉楼最困难的地方便是镌刻符阵,神识变强之后,镌刻符阵加得心应手加上已经有了一座建设在前,他的建筑度令人瞠目结舌远远旁观的袁江,越来越觉得老板是个怪物

  一男一女两个怪物

  物资的供应陡然增加,吉伟和孙宝顿时忙得头晕眼花

  左莫以平均两天一座符战碉楼的度,疯狂地建造只见一座座符战碉楼拔地而起,几乎所有的空地,全都被左莫用来建筑符战碉楼

  左莫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身体的潜力,在一点点被潜发

  各种体力活,会榨干他身体的每一丝力量;操控火纸,会把他的灵力消耗得点滴不剩;镌刻符阵,他的神识会被消耗殆尽

  他突然有些期待,当这座城完工的时候,自己会变成什么模样?

  营地的修者眼中的期待和渴望也一天天增强,如此坚城,加上如此官密集的符战碉楼,在他们看来,没有人能够摧毁

  就在左莫建楼建得不亦乐乎的时候,麻凡他们驾着庞大的运奴船抵达营地

  看着黑压压一片的修奴,左莫完全不zhī道该说什么公孙差送了一千多名俘虏,已经让他头痛无比,好不容易他才安顿完毕麻凡他们又塞来一千多修奴,还是只有炼气期的修奴……

  左莫出离了愤怒,指着面前的修奴,面无表情道:“我要他们干什么?”

  麻凡谢山一行人,个个陪着小心,他们也觉得这次的收获有些离谱谢山脸上堆着笑:“修奴可以用来挖矿嘛”

  “挖矿?我不相信他们有小塔干得好”左莫黑着脸道小塔和左莫心意相通,听到左莫夸他,哧溜一下,不zhī从哪冒出来得意地扭动着有些胖乎乎的塔身,不过当它看到左莫黑得像锅底的脸,身形一僵,立即哧溜一下,逃之夭夭

  无数事实告诉它,在干爹心情不好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是不会有任何好果子吃的

  麻凡小心翼翼陪笑道:“老板,您不zhī道,外堂那个穷啊,穷得只剩下这些修奴了我们也没办法,空手而回,这个不大符合您平时对我们的教导啊”

  “是啊是啊”雷鹏连忙附合道,拼命点头

  左莫冷笑:“不错不错你们对我的话记得挺清楚的嘛”

  “必须的”雷鹏拍得满是胸毛的胸膛咚咚作响谢山和麻凡两人对视一眼,乖乖闭上嘴巴,两人同情地看了一眼雷鹏

  “那你来养活他们”左莫瞥了一眼雷鹏:“你忘了我说过的另外一句亏本的生意不能做唔,我会从你的奖赏中扣”

  雷鹏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嚎,一把抱住左莫的大腿:“老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左莫胸中怒火蹭地一下子冒了上来,一脚把雷鹏踹出二十丈远,破口大骂:“你们也zhī道错了嗯哈zhī道你们一天要花多少晶石吗?五颗七百人,一天就是三千五百颗三品晶石真当哥是财主?哥现在穷得快连饭都吃不上了”

  所有人都被左莫的怒火吓得噤若寒蝉想想也是,他们每天修炼都要消耗大量晶石,这些花销都是老板提供的以前他们没想过,现在老板一算,顿时吓一跳许多人心生愧疚,只要是用于修炼的晶石,老板都是敞开供应,从未短缺

  “啊哈现在整这么多修奴回来,你们成心让哥破产啊”左莫余怒未消,没有什么比破产让他感到愤怒

  “老板,我们去给你抢晶石”雷鹏连滚带爬地过来表决心

  “没错,老板,总不能让您亏本啊”

  “把他们都抢光”

  一群人顿时嗷嗷直叫,杀气腾腾的模样,吓得一千多名修奴脸色发白

  “那这群修奴怎么办?卖了?”麻凡小心地问

  “卖给谁?”左莫心中怒气消散不少,冷哼道:“那不就是告诉别人南胜镇是你们干的?”

  众人面面相觑,顿时感到棘手起来

  “难道杀了?”谢山犹豫了一下问,周围许多人的脸色都不自在

  此话一出,离得近的修奴脸色顿时煞白,扑嗵一声跪了下来,拼命地磕头,带着哭音祈求:“大人我们会干活我们什么活都愿干大人,我们只求一口饭吃……”

  “起来起来”左莫头痛无比,他哪里见过这阵仗

  那些修奴哪里敢起来,哗啦全跪下,拼命磕头:“大人……”

  烦躁不已的左莫勃然大怒:“全都给我闭嘴,都他妈的起来谁要再跪,砍了”

  这话果然有效,当场鸦雀无声

  左莫一言不发,掉头便走

  剩下的麻凡等人,你看我我看你,个个苦着脸那些提议把修奴带回来的家伙此时心中后悔不已,不过此时谁也没什么心情说话

  左莫闷闷不乐地找了座符战碉楼,一屁股坐下,往后一躺别看他现在手下如此多人,其实从本质上,他依然不过是一个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少年

  无空剑门也有修奴,对修奴,他多少有些同情的,他们都是一群可怜人

  但是生活本就不易,他的同情心也不会泛滥到素不相识无亲无故的修奴身上这群修奴的确是个大包袱,可让他屠杀修奴,这种事他是绝对做不来

  平日里,他习惯以袖手旁观的态度面对这些,谁能想到有一天这种事情会砸在自己身上?

  小山界危机四伏,他们的目标是迅离开,哪有时间精力去照顾这么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修奴?左莫现在需要的是战斗力强大的修者,而不是没有任何战斗力的修奴

  这些修奴同样需要消耗灵谷或者晶石,虽然量不多,但人数众多,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原本就沉重的负担,会变得加沉重

  这种要命的事怎么会让自己遇到?

  左莫有气无力地躺着,看着天花板上精细的符阵,一阵出神

  忽然,蒲妖的声音突然在他脑子里响起:“我有个办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