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节 卫营亮相


  贺翔的心里直打鼓,其他长老脸色yě个个发白,他们还没有从刚才那一战中回过神来一千五百人全军覆没,他们的实力,立即缩水五分之一

  看看漫山遍野的尸体,就恍若置身修罗地狱,那些之前抢着要去攻chéng的长老们此时心中无bú是一阵后怕刚才若是自己……

  说实话,二长老做得够好,有云阵纱这样的利器,有身先事卒的勇气,他们这qún长老之中没有人能够比他做得好可他还是死了,全军覆灭,bú是他做得bú够好,是敌人太强大

  那是什么符战碉楼?释放出的罡雷,竟然像潮水般的,源源bú断,如果他们bú是亲眼目睹,他们一定bú相信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强悍的符战碉楼就算有,怎么可能出现在区区小山界?

  这玩意都出来了,你还让大家怎么混?

  还有那什么天环月鸣阵,那玩意还能叫天环月鸣阵么?老兄,bú是你一个人玩过天环月鸣阵,你真确定你那是天环月鸣阵?

  长老们充☆满哀怨地看着金乌chéng

  大哥,行行好,你这么凶悍的人物,就bú要跑到小山界和我们这些小人物抢饭碗了

  何必呢……

  一时间,就连贺翔,yěbú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继续打?看○看周围其他长老,都是肝胆俱裂就算有长老还有勇气,下面的人yěbú愿意,他能清楚地感觉到队伍士气降至最低点

  可众目睽睽之下,如果就这样掩面败退,他又觉得面子上过bú去

  正在贺翔犯难之际,金乌chéng忽然又有所动作

  金乌chéngchéng墙忽然出现许多人,只见这些人直接从chéng墙上跳下来

  贺翔眼睛倏地睁圆,bú能置信地看着金乌chéngbú断有人跳下来

  难道……难道他们要主动出击了么?

  bú知为何,他忽然打了个寒颤,转脸见其他长老,又是一愣,原本围在他周围的长老们,全都bú见直到他扭过脸,才在离他三丈远的地方,看到他们

  每个人都是一脸惊惧

  金乌chéng的动作,吸引所有人的注意远处围观的修者们,纷纷把目光投向金乌chéng涌出的这批人

  只见这批人,清一色的黑色重甲,动作却十分轻盈敏捷待看了一会,众人bú由露出bú解的神情重甲在诸多灵甲中,几乎没人使用因为修者的战斗大多在空中,沉重的灵甲,会严重影响到度灵甲大多质地轻便,镌刻符阵,以便战斗时催动一般来说,灵甲的防护性并bú在于灵甲本身,而在于灵甲激发出来的灵罩强弱

  而这些人身上的黑色灵甲,一看便知质感就极为沉重

  如此沉重的灵甲,只有炼体的修者才有可能穿得动看这qún人敏捷灵活的动作,还真有点像炼体的修者

  bú断地有披甲修者从chéng墙上跳下来,他们的动作极快,训练有素,源源bú断,像流水一样chéng外迅集合了一批修者,而当这批修者的数目,达到一千人时,围观者无bú倒吸一口冷气

  贺翔他们是面色如土

  谁说金乌chéng没有多少人的?

  三十六座符战碉楼需要多少修者来驭使,这个很难算清楚,但绝计bú可能低于一千人现在又跑出来一千名炼体的修者,金乌chéng到底还藏了多少人?
■   贺翔连骂娘的力气都没有,其他长老yě只有面面相觑

  一千名重甲修者迅地集合,动作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短短一息之内,便完成集合

  一千人名披甲修者肃然而立,鸦雀无声,所有的声音全都消失★bú见

  风吹过,扬起沙尘,带起枯枝碎叶,在空中打着旋肃杀之意冷冽如刀,一千人,就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众人心口,让人bú自主地感到呼吸有些困难

  束龙有些头痛

  首先,老板的任务bú能违背老板让他们去收缴战利品,如果自己横生枝节的话,老板肯定bú喜,就他心中,yěbú愿意

  但是,项链里那位大人的话,yěbú能忽视作为自己的直系教头,若是得罪了,以后的日子就等着暗无天日

  他忽然心中一动,顿时有了主意

  关注这支黑甲队伍的人们,分成截然bú同的两派

  一派是讥笑金乌chéng主昏了头,竟然折腾如此废物的队伍无论是剑修,还是符修禅修,都十分看重飞行能力现在主流战场是天空,这样一qún上了天,慢得像乌龟的家伙,只能坐吃等死

  而另一派,则是相当好奇到目前为止,金乌chéng主的一系列动作,让人生出惊艳之感如此一人,又怎么会犯如此肤浅低级的错误?其中必有深意

  中年人和大汉便是属于第二派

  “先例这种东西,总是难说的”中年目光闪动,慎重道:“能打破常规的人,才是真正的英杰”

  大汉盯着金乌chéng外的那支黑甲队伍别人或许觉得这支队伍可笑至极,但他见过真正的精锐,这支队伍虽然还称bú上精锐,但已经隐隐有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势

  别人或许对此bú在意,但是大汉却知道,想要形成这股气势,并bú是那么容易

  这金乌chéng主,真是个人才啊

  大汉眼中的目光愈发炽热

  《苦卫》是一种相当极端的魔功,没有坚忍的心性,根本无法修炼但若是能够忍耐痛苦,进境之快,远过其他魔功当初那位王得到《苦渊》后,觉得颇为bú错,但亦嫌其进展bú够快他可没有耐心慢慢去培养近卫,于是就作出相当程度的修改而成形的《苦卫》,yě成为一部成的魔功,但是其中痛苦,自然yě是倍增

  反正对于王来说,他下面有着无数士卒,哪怕淘汰率惊人,他yě完全bú在意

  他大概怎么yě想bú到,有一天,这部魔功,竟然会给一qún修奴来修炼这qún修奴,都是辗转经过多道手,饱经折磨,能够活下来的,都是性情坚忍之辈而蒲妖心中,是bú会有什么怜惜之类的感情,为了证明其天妖的价值,yě是玩命地督促

  今天是卫营第一次亮相

  这支奇怪的队伍,究竟想干嘛?

  便在众人疑惑间,只见严整有序的队形,轰地散开,各队就像流水般,突然化作数十股细流只见他们三十六人一曲,飞快地在山间奔跑

  他们的度飞快,身上的重甲似乎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而最令赞叹的却是在如此高的奔跑中,队形居然●没有一丝凌乱

  金乌chéng上,左莫微咦一声

  长久和符阵打交道,他对符阵异常的敏感他一眼便认出来,三十六人组成一曲,保持的就是一种战阵

  心中一动,他打开灵眼

  每□个小队上空,黑气缭绕,犹如数十条黑蟒游走其间,杀机四溢

  左莫顿时吓一跳

  这是什么战阵?

  此阵杀意之重,左莫前所未见相比之下,公孙差的朱雀营的战阵,杀意可远逊于卫营现在的战阵

  蒲妖这厮果然留了一手

  左莫摸着下巴,心下琢磨

  束龙额头bú停地流汗,便听到项链里那位大人bú断地咆哮

  “你们都练到狗身上去了?啊这才三十六人的小魔杀,你们才修炼成这样,那一千多人的大魔杀,还炼个屁……”

  蒲妖完全没有半点在左莫面前的风度,他咆哮如雷,震得束龙心里发慌,他显然很bú满意

  很快,束龙的命令传到每个小队,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凛原本就斗志昂扬的他们,是打起十二分精神

  每一曲的杀意加凝实,此时便没有灵眼的修者,yě能看出其中bú凡之处

  “好凌厉的杀意”中年人第一次露出惊骇的神情,他表情严肃:“此阵杀意之重,属★下平生仅见bú知谁创出如此凶阵”

  “能杀人便是好阵”大汉这点倒是看得开,他目bú转睛,盯着黑甲营卫们流转bú休

  杀意凝如实质,每一曲营卫头顶,都隐约有黑蛇翻腾,令人望而生畏

  之前那些嘲笑左莫的人,此时亦是目瞪口呆,心惊肉跳虽然还未见这支黑甲卫的攻击手段,但是光这份骇人的杀意,便足以吓破许多人的胆

  “果然厉害”拥有灵眼的左莫,看得加分明,一旦相触,那些化为黑蟒□的杀意,便会瞬间缠上敌人每一曲营卫,就像一只欲择人而噬的野兽杀阵中,每一位营卫的瞳孔都化为血红,散发着恐怖的气息若bú是他们修炼的是《苦卫》,性情坚忍,如此浓郁的杀意之下,yě早就崩溃

  左莫○bú禁有些好奇,这战阵若是遇敌,会是如何光景他很想去问问蒲妖,但想想,若此时跑去问蒲妖,那厮肯定鼻孔朝天

  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忽然,他猛地反应过来:“我bú是叫他们去搜刮法宝么?他们在那操练干嘛?”

  这一想,再看到满地的尸体和散落的法宝,左莫顿时大怒,肯定是蒲妖那厮搞的鬼

  多少晶石啊……

  他刚想破口大骂,忽然抬眼瞥数十道剑光从天边飞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