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节 暴徒!


  左莫打了个眼色,众人会意,故意朝偏僻的地方走去

  “阁下跟着我们,意欲何求?”

  左莫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位衣着杏黄道袍,鹤发童颜的修者此处虽然偏僻,但依然有不少修者路过,但是这☆些修者看到黄袍老道,无不脸色大变,慌忙离开

  “小娃娃倒是挺精明,能发现老祖”这位老者口气甚大,面对左莫一行人,毫无惧色

  朱雀营三部悄然间,已经作好战斗准备,随时可以发动

  “我劝你们不要乱动”黄袍老道嘿嘿一笑:“免得在老祖手上吃苦头”

  左莫翻了翻眼皮,这年头,怎么个个口气都这么大了?

  不过,刚来明水城,左莫也不想惹事,瞥了黄袍老道一眼:“阁下跟着我们这么久,总不会是跑来闲扯”

  “嘿嘿,小娃娃,你身上有件法宝,反正你也用不了不如换给老祖如何?”黄袍老道笑吟吟道

  左莫有些意外,心中一动,嘴上道:“法宝?我身上法宝很多啊,不知阁下说的是哪件?”

  “你身上一堆破铜乱铁,能称得上法宝的,就那么一件应该是件七品法宝”黄袍老道眯起眼睛,闪过一抹贪婪之色

  七品法宝,左莫心中一凛,九转霄土盘落入自己手上的事,知道的人少得可怜,这老道怎么知道?

  “阁下说笑了七品法宝,可不是在下能有的”左莫矢口否认

  “莫在老祖面前装疯卖傻”黄袍老道面色转冷,颇有几分不耐:“老祖不愿听你聒噪,你若识相,乖乖奉上,老祖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阁下这话?”左莫淡淡道,目光转冷

  “嘿,莫以为贴上乌候府,老祖就不敢动你们,哼,便是乌候亲来,也保不住你们”

  黄袍老道气势陡涨,周围的灵lì仿若突然失控,异常躁动

  左莫等人脸色大变

  金丹

  这黄袍老道竟然是金丹

  “嘿嘿识时务点,就乖乖拿出来省得老祖亲自动手,到时可就不好看了”黄袍老道阴恻恻道

  强大的灵压,有如重铅,压得众人喘不过气左莫等人从未与金丹修者如此近距离直面抗衡,与明霄老祖的对抗是在空中,此时感受截然不同他们眼中,黄袍老道身形高大有如山岳,他们渺小有如蜉蝣,难撼动对方分毫

  如此近距离地面对金丹,光这恐怖的灵压,便足以使绝大多数凝脉修者失去抵抗意志

  “yí,看不出,还是有几分刷子嘛”黄袍老道眼中闪过一丝讶色,旋即嘿嘿一笑:“可惜,在老祖面前,可不够看”

  黄袍老道眼中闪过一道亮光

  众人只觉身体陡然一沉,动弹不得,竟然连胳膊都抬不起来,无不脸色剧变,露出骇然之色

  土行之lì

  “你……”左莫怒目圆睁,奈何身体动弹不了分毫他终于知◆道对方为什么要九转霄土盘对方修炼就是土行法诀

  这……是什么土行法诀,如此霸道绝伦

  谢山闷哼一声,强自催动灵lì,便欲催动剑诀

  “有点意思,看样子,你快到金丹了嘛”黄袍老道☆再次露出意外之色,不过随即不以为意:“只可惜,你命不好”

  噗

  谢山只觉胸lì灵lì逆冲,喉头一甜,再也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不必挣扎了”黄袍老道充满嘲讽地看着谢山:“没用的你我差一线,但这一线,就是天地之别”

  说完,便不再理会谢山,转过身走向左莫

  “嘿嘿,非要老祖动手,何必呢?”黄袍老道得意一笑,悠然走到左莫面前,啪啪拍打左莫的脸颊,哈哈大笑:“老祖今天运气真是不错,要多谢你啊”

  朱雀营修者齐齐目眦欲裂,疯狂地鼓荡灵lì,拼命地挣扎

  “看不出,他们倒是挺忠心的嘛”黄袍老道嘿嘿一笑,手上继续拍打左莫的脸颊:“不过,那又怎么样?哈哈”

  左莫忍着痛,咬牙切齿问:“你是怎么知道我有这件法宝的?”

  黄袍老道得意无“教你一个乖,七品法宝都有灵性,偏偏老祖会一门探灵的法诀”

  他上下打量着左莫一眼,最终目光落在左莫手上的戒指上,眼睛陡然一亮,哈哈大笑:“老祖今天要小发一笔了居然有这么多纳虚戒指”

  说完,便伸手朝左莫手指上的戒指抓去

  就在他手指堪堪抓到左莫手指时,变故忽生

  这支戴了好几枚纳虚戒指、一动不动的手,毫无征兆向上一翻,一把抓住他的手

  黄袍老道脸色骤变:“你……”

  手上一股极恐怖的巨lì传来,他控制不住身形,朝对方撞去

  不好

  黄袍老道应变极快,正欲催动灵罩,眼珠倏地一凸,身形一麻,不自主佝偻成虾形,

  摧山裂石的一拳,轰在他腹部

  左莫面目狰狞,他的半边脸颊还通红,咬牙切齿咆哮:“哥忍你很久了”

  嘭

  黄袍老道的身体一颤,巨大的lì量,让他的整张脸剧烈变形

  修行《金刚微言》之后,左莫的lì量就强大许多,而如今,是身具大日魔体的左莫,lì量已经达到极其恐怖的地步魔的**无一不是强横至极,大日魔体能名列校阶魔体第二,这方面又岂会逊色?

  不仅不逊色,而且强大,比左莫想象得还强大

  其实身形被禁锢的时候,他便留有余lì他亲身尝过的九转霄土盘的厉害,毫不慌乱大日魔体的lì量比起那时,要强大得多但是其他人,可没有他如此恐怖的lì量

  一个人是肯定打不过对方,左莫只好示弱诱敌

  此时,他只觉得说不出的舒畅,他从未感觉到拳头如此充满lì量,每一拳●似乎都把心中怒气轰进黄袍老道的体内

  “老祖嘿,你不知道哥已经干掉了一个老祖么?”

  嘭

  “敢抢哥的宝贝活得不耐烦?”

  嘭

  “敢拍哥的脸你完蛋了”

  嘭嘭嘭

  左莫一连狂殴了数十拳,拳拳到肉,每一拳轰在黄袍老道身上,都能看到其身体一颤,肉波一荡他兀自不解气,提着黄袍老道的脖子,就像摔沙包一般,狠狠向地上摔打

  嘶

  周围响起整齐的倒吸冷气声,包括受伤的谢山,此时也一脸愕然地看着彻底陷入暴走的老板

  轰轰轰

  地面砖石迸裂,每一下都碎石乱飞

  啪,黄袍老道的灵甲在如此暴烈的摧残之下,终于坚持不住,化作碎片

  左莫手顿了一顿,金丹的灵甲,该值好多晶石

  他蓦地心痛起来,勃然大怒,又继续狂摔打黄袍老道十多下才作罢他心满意足地抬起头,一只手提着黄袍老道的脖子,转过脸看向其他人
◆   “你们没事”

  刷,周围人齐齐向后倒退几步

  所有人眼下没有半点愤怒,他们同情地盯着像野狗一样被左莫一只手提着脖子的黄袍老道可怜的黄袍老道如今已经不成*人形,整个体表完全浮肿,人◆事不知

  可怜,真是可怜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怜的金丹,硬生生被拳头轰得不成*人形的金丹

  千万不要得罪老板

  就连雷鹏这样的粗豪大汉,此时也像小姑娘一样,吓得小脸发白,心肝直颤而教导过老板拳诀的宗如,亦是面色如土,他敢保证,这绝对不是他教的……

  什么叫狂野?什么叫暴lì?什么叫野蛮?

  用蛮lì殴打金丹使其昏迷、人事不知、痉挛、全身浮肿兼粉碎性骨折

  好,咱们是修者,是讲究技术和灵感的……

  所以,当老板脸红脖子粗,面目狰狞地望向他们时,他们齐刷刷十分默契地向后退了好几步

  左莫瞥了一眼手上提着的黄袍老道,心里暗爽,这次终于逮住金丹了他可是答应蒲妖要给他一个金丹,没想到今天就碰到一个这么蠢的金丹他此时浑然忘记了之前被压制的情景

  “回营”

  他豪气云干地一挥手,率先朝营地飞去

  在离他们◎远处,苏月脸色有些发白,她第一次见到如此野蛮狂暴的人物

  当她看到黄袍老道去找左莫他们麻烦时,便立即留心她一直想探探这伙人的底,只是有不少忌惮之处,黄袍老道的出现,是再好不过的机会

  ○◎远处,苏月脸色有些发白,她第一次见到如此野蛮狂暴的人物

  当她看到黄袍老道去找左莫他们麻烦时yuǎnchù,sūyuèliǎnsèyǒuxiēfābái,tādìyīcìjiàndàorúcǐyěmánkuángbàoderénwù

  dāngtākàndàohuángpáolǎodàoqùzhǎozuǒmòtāmenmáfánshí,biànlìjíliúxīntāyīzhíxiǎngtàntànzhèhuǒréndedǐ,zhīshìyǒubúshǎojìdànzhīchù,huángpáolǎodàodechūxiàn,shìzàihǎobúguòdejīhuì

  黄袍老道她认识,此人心狠手辣,杀人无数,便是其他金丹修者,也颇为忌惮

  事情一开始的发展,和她想象的,没有半点出入

  金丹和凝脉之间的差距,稍有常识的人都清楚她甚至觉得左莫根本不敢反抗,会乖乖地把法宝奉上而当黄袍老道发动法诀时,她不由暗自摇头叹息,这金乌城主真不是个聪明人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令她呆若木鸡

  金乌城主突然发动,抓住黄袍老道,没有动用灵lì,绝对没有动用半分灵lì,就像街头流氓般,用拳头殴打

  可是……

  没有半点灵lì的拳头,竟然把黄袍老道打得不成*人形

  难道他是炼体的修者?

  能把金丹修者殴打成这模样,需要炼体到什么境界啊?

  金乌城主简单粗暴的狂殴,看得她花容失色,竟然不自主,心中生出一丝畏惧

  这是个暴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