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节 束龙黑戟


  “当年,我在妖界,有个绰号……”蒲妖话说到一半,意识到什么,立即话题一转:“唔,当年的事,就不提了你手下的这帮人人,性格倒不是太坏,不过天赋实在不怎么样”

  蒲妖一脸无可奈何,左莫知道他还有下文,也不插话

  “你最近大日魔体六般变化,妖术荒废许多,符阵之学也没什么进展”蒲妖脸色一沉:“哼,便宜都让那家伙占去”

  左莫知道蒲妖说的是墓碑,两眼一翻:“不要说我不修炼妖术,谁叫你的《小千叶手》没大日魔体厉害,你总不能让我把小命丢了”

  蒲妖语气一窒,大日魔体霸道绝伦,刚猛无双,在这阶段,找到能与之媲美的妖术,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他所知的几种,修炼起来极其苛刻其实进阶大日魔体亦极其困难,可左莫懵懵dǒngdǒng间,竟然修炼成,让蒲妖大感意外

  难道左莫真的命中注定修魔?

  蒲妖心中愈发不爽

  “嘿,这个我不可管”蒲妖冷笑:“你不是想要法诀么?没有问题喏,这是小妖术目录,很简单的东西,五百种,你什么时候能修成,什么时候给你一篇法诀”

  说完,甩给左莫一枚玉简,完全不理会目瞪口呆的左莫,消失不见

  这货疯了

  过了半天,左莫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蒲妖疯了旋即又气又怒,这货也不看是什么时候,这么危险的地方,还有闲情来和墓碑jiào劲?

  “蒲你给哥出来”

  “二货,哥告诉你,你不想活了,不要拖哥下水”

  ……

  无论左莫如何破口大骂,蒲妖也没有任何反应叫骂一阵之后,左莫也累了,一屁股坐了下来扫了一眼玉简,他的表情顿时就变成苦瓜

  以前是发愁法诀太少,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因为要修炼的法诀妖术太多而发愁

  大日魔体的六般变化,威力远他想象,令他大为喜爱如此保命绝技,他自然每天苦练不辍六般变化虽然数目不多,但每一般变化都博大精深,想修炼到得心应手,亦☆不是件易事

  他不过刚刚把第二般变化【金乌足】摸熟,在如此关键的时候,蒲妖来这么一下,如何不让左莫大怒?

  若是能把六般变化修炼通透,左莫的实力便足以媲美金丹三重天的修者

  左莫突然的破口大骂,把其他人看得愣在原地,个个一脸莫名其妙

  束龙浑身被浓浓黑气包裹,三天时间里,他如同一块被黑气包裹的石头,一动不动整个卫营如临大敌,束龙成为他们之中第一个突破的人,牵动了整个卫营的神经

  黑气翻腾,像无数条黑蛇翻滚

  浓重如墨的黑气中,忽然亮起两团骇人红光,恍如嗜血的野兽凶目,赫然是束龙的眼睛

  “兵”

  束龙左手屈在胸前,右手虚按,摆出一★个怪异的姿势,口中蓦地发出一声沙哑低沉的吼声

  周身缭绕的黑气就像受到刺激般,开始疯狂地向他两手间涌去一大股一大股浓重如墨的黑气,有如一只黑色蟒蛇,缠着他的手臂蜿蜒游走

  眨眼间,双手▲间的黑气浓重恍如实质

  浑若墨汁的黑气,一大滴一大滴向下流淌,形成一条长约一丈的黑色细流

  束龙周身的黑气不断地朝这支黑色细流内涌去那双呈现骇人红色的眼睛中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忽然,束龙周身黑气一颤,有散逸的趋势,若得周围人一阵惊呼但是黑气中露出的那双红目光芒一盛,有些不稳的黑气就像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引,立即稳定下来,周围诸人顿时松一口气

  双手间,黑色细流不断缓缓流动,越变越浓郁、黏稠,流动度也越来越慢

  连左莫也不顾头痛纠结,跑了过来,其他人是眼睛不敢眨一下,他们都知道,束龙的兵器即将成形

  忽然,黑色细流黑气大盛,与此同时,束龙双目光芒暴涨,一直虚握的双手,骤然用力

  啪

  两只大手,犹如两只铁钳,猛地握住黑色细流

  黑色细流周身散逸的缕缕黑气,一激之下,烟消雾散,消弥无形,一把黑色长戟呈现在众人面前嘶,束龙周身的黑气,齐齐钻入其体内,露出黑甲

  “束龙幸不辱命”束龙强忍心中激动,到左莫面前,肃然一躬

  进阶后的束龙散发淡淡的凛然威严,实力明显提升一个层次

  “好好好”左莫开心无比,一方面为束龙的突破感到开心,另一方面,束龙的突破成功,对士气的提升也有着极大的鼓舞

  左莫的目光很快落在束龙手中的黑色长戟上,长戟长约一丈,顶端一啄一尖,形状古朴,戟身有如鹅卵粗细,光滑细腻,质感极佳戟尖锋刃处,一抹妖异暗红色,望之如凶兽沾血獠牙浓重凛冽的杀意,从戟身上透出,远远观之,便是一件不折不扣的凶兵

  这次突破,束龙不仅仅是多了这件黑戟,他笼罩全身的黑甲变化不少原本一片片厚重的黑色甲片,变薄了许多,黑色加纯粹,之前笨拙厚重之感,一扫而空,反而多了几分轻灵之感

  卫营其他人早就按捺不住,一窝蜂地涌了过来

  左莫见状,便笑着闪到一旁

  雷鹏远远看着喜气洋洋的卫营,嘟囔着:“束龙他们也真邪门,连玄煞气都能用俺们就倒霉了,天天呆在船上,闷都闷死了”

  年绿指间一朵朵青白色的剑莲此生彼灭,变幻不定,他头也不抬道:“你有这力气抱怨,不如多花些时间修炼刀诀”

  雷鹏脸上神情加郁闷:“修炼个屁啊俺又不像你,俺那刀诀一修炼起来,这船都要拆了”

  年绿的剑诀,其中不乏小巧的剑招,但雷鹏的刀诀大开大阖,根本施展不开而一旦跑出运奴船,玄煞气侵蚀之下,不仅危险,而且灵力消耗的度远胜平时,他练不了几招,就灵力耗尽

  麻凡恰巧从两人身边过去,闻言停下来,盯着雷鹏

  雷鹏一开始不以为意,但被盯了半天,见麻凡还不说话,有些不自在道:“干嘛,这么看着俺?”

  麻凡想了想道:“你那刀诀的确走的是刚猛路子,但若你能使其变化多几分细腻,威力必然进一步”

  雷鹏一愣,顿时琢磨起来他看似粗豪,但人并不傻,要傻也不能领悟刀意麻凡的话,立即让他陷入深思

  麻凡说完便准备离开,年绿连忙一脸拉住,讨好道:“头,你咋可以厚此薄彼呢?我也是你副手啊指点几句”

  麻凡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两个副手,雷鹏脾气暴躁,却是个话唠,年绿脾气温和,却骚包臭美他低头想了想:“你的《青莲剑诀》变化繁复,若想再进一步,不要太沉迷于这些变化,要走化繁为简的路子,剑意本心”

  “剑意本心……”年绿喃喃自语,一时失神

  麻凡悄然离开,不过他亦看了一眼船外,心底亦有些郁闷谢山修成金丹,对他的刺激颇大,他本身修剑天赋出色,专注之下,进境颇快,尤其在剑意境界方面,他都堪堪摸到剑意化形的边缘此时唯一局限他的,便是修为

  可哪想到,突然掉进这鬼地方,不仅灵气稀薄无比,还有要命的玄煞气,连小山界都不如小山界虽然灵气也稀薄,但有晶石在手可如今手头上也有灵石,可大伙根本不敢拿晶石用来修炼,谁知道在这鬼地方要呆多久?要是遇到危险,这些晶石,可是救命的

  卡在这个节骨眼上,如何不让他心情糟糕?不过他到底心性修为比雷鹏年绿要深厚许多,还能克制住

  左莫捧着手上的小妖术目录发呆小妖术是基chǔ妖术的别称,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而是每一位妖必修的内容翻阅之下,左莫发现,这些小妖术修炼起来的难度并不大他并没有马上修炼,而是在琢磨蒲妖的目的

  蒲妖随心所欲,变化不定,左莫早就领教了无数次,但这次他却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恐怕只是个开始

  这才是左莫真正头痛的地方

  他不知道蒲妖发什么神经,但看上去,这货这次的态度很坚决而后面这一系列的事情,势必会影响他修炼大日魔体六般变化,眼下这六般变化才是保命的★根本啊

  左莫头痛地揉着脑门,得想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才行

  忽然间,左莫想起蒲妖让他研究魔纹的事,心中一动,难道这才是蒲妖真正在意的原因?他记得很清楚,当时蒲妖对符阵的在意程度后来虽然进★补金丹,蒲妖看上去恢复了不少,但细细想来,若只需要金丹便能痊愈,蒲妖那时也绝对不会如此紧张

  难道是符阵之学?左莫有些不确定

  突破小山界之后,一系列事故让左莫措手不及,也根本没有时间■静下心来钻研符阵之学符阵的价值,左莫很清楚若是如此荒废了,太可惜可眼下他没有太多时间,无法亲力亲为

  思忖良久,蒲妖的目的,左莫还是没有想透彻,不过他依然决定重启符阵的研究

  而这一次,他决定来一场大阵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