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节 收获


  睁开眼,左莫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这次收获之丰沛,远过他的想象

  每一只煞魂,都被碾压粉碎,只剩下一丝最精纯的神魂本源像这样的神魂本源,是任何修炼者都梦寐以求的好东西左莫寄魂的这缕神识,硬生生暴涨十倍有余

  回味着刚才令人迷醉的滋味,左莫就像一位刚刚尝完美食,心满意足之余,又恨不得能够马上再来一次

  不过,这一丝贪念仅仅在他脑子里转了个圈,便消失不见

  他在意的是塔的情况

  诸之中,塔最是乖巧听话,也最讨左莫喜爱不过当他的目光转身头顶的五团庞大的五行精气,不由松了一口气五行精气一扫之前的迟滞木讷,流转不休,生生不息

  一个简单却又充满奥妙的五行世界,展现在他面前

  还没等他反应仔细打量,一道五彩光芒倏地飞到他面前,正是塔

  见到塔完然无恙,左莫顿时喜笑颜开,啪地一把抓住塔,嘴里关切地念叨着:“乖儿子,没事”

  他这才现,塔似乎又有了些变化除了身形变得加圆rùn,手感加软弹,塔檐挂的五行髓比起之前,饱满圆rùn许多,隐隐泛着光华

  塔在左莫手中亲昵地拱了拱,还滚了一圈,以证明自己没事

  一股活泼讨好的神念传入左莫心中,左莫不由莞尔很快左莫便惊讶地现,塔比以前有灵性,聪明塔传他的神念,比以起加清晰,bāo含的情绪也加丰富

  看来这次得到好处的可不光是自己一个人啊

  环顾四周,左莫的目光投向五行精气时,不禁轻咦一声他与塔心神相通,五行精气在他眼中,便有如透明一般五行精气中,都多了一个有如竹篮大的内核,是五行髓

  这么大一团的五行髓,看得左莫直流口水

  五行髓可是相当罕见的材料,随便一丁点,都价值不菲

  感受到左莫心中的热切,五颗硕大的五行髓,立即飞到左莫面前看到五颗硕大的五行髓,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但是左莫看到一旁乖巧可爱的塔,心中一暖,贪念反而消去

  左莫摸着塔的脑袋,笑道:“好了,都收起来,这些都留给你”

  塔似乎有些疑惑左莫明明想要,可偏偏又拒绝

  “有五行髓,你以后才能孕育出五行本源哈哈,等有五行本源了,咱们家塔可就厉害了”

  塔有些听不懂,但是它能感受到左莫的开心,便也欢快围着左莫飞来飞去

  砰

  左莫只觉一阵地动山摇,心中一惊,难道又来了?

  待开神识,才现傻鸟

  傻鸟似乎知道左莫在看它,翻了个白眼,完全没理会他的意思,一口叼住塔,径直振翅朝营地飞去

  半路上遇到十品,十品看到傻鸟嘴里叼着的塔,脸神色微松不过他脸色迅变得极其难看,傻鸟有如一道闪电,在他面前,一闪而逝,消失不见

  这度……

  一咬牙,他把黑月催动到极致,一路狂追,可依然看不到傻鸟的背影

  上次败在傻鸟鸟爪之下,十品还有几分不服气,可今天傻鸟展现出来的度,令他感到窒息

  察觉到差距,不仅没有令十品感到气馁,反而点燃他的熊熊斗志

  连一只鸟都打不过,如何能够走到十品巅峰?

  黑月之上,十品紧握拳,抿着嘴,粉嫩的脸满是毅然

  傻鸟衔着塔回到营地的同时,左莫从入定中醒转这缕壮大的神识一回归体内,便有如一股充沛的溪水流入深潭,潭水立即暴涨

  左莫舒服得几乎想呻吟

  三倍

  体内的神识,暴涨三倍

  这是一个几乎令左莫疯狂的数字,睁开眼睛,他感觉就仿佛做了一个离奇的美梦一般一夜之间暴涨三倍,他闻所未闻,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活生生地生在他身上

  他急切地找到蒲妖:“蒲,这是怎么回事?”

  蒲妖神色平静,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任何异常,他撇了撇嘴:“没什么,你运气比较好”

  看左莫还是一脸热切,本来不准备多说的蒲妖,忽然眼前浮现左莫施展妖术的情景,想了想道:“煞魂由一缕魂念而生,你吸收的是它们的神魂本源这样的事,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他并没有说谎,如此规模的煞雾,才有可能形成数目如此恐怖的煞魂这里的一切,都出了蒲妖的想象

  “原来煞魂可以滋养神识”左莫两眼放光:“好东西好东西”

  蒲妖一看左莫的模样,就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这些煞魂对于别人来说,危险至极,稍有不慎,心神就会被侵蚀而把煞魂炼化成精纯的神魂本源,可不是件简单的事煞魂由一丝魂念所生没错,可这些魂念却是死者生前执念,bāo含着各种负面情绪,而经历长时间的厮杀,它们变得加暴戾,加危险

  想要炼化,又岂是件易事?

  除非……

  蒲妖怔怔地看着左莫,虽然他之前一直有着隐约的猜测和期▲待,但是当他真的亲眼目睹左莫施展出汲古荒祭术,他受的震撼和冲击,比任何人都要强烈

  他忽然转过脸瞥了一眼墓碑

  之前的许多事,都只不过是他和墓碑赌气的性质,可是现在……

  墓碑■似乎感应到蒲妖的想法,黑气陡然大盛

  沉jìn在美好幻想中的左莫注意到墓碑的异常,不由惊讶地指着墓碑,一脸好奇问蒲妖:“它这是干什么?”

  蒲妖心情陡然愉悦起来,瞥了一眼墓碑,嘿嘿道:○“唔,他看你神识进步很大,为你高兴呢”

  “哦”左莫恍然,不过他旋即问:“对了,蒲,你今天教我的那两招叫什么?很厉害啊”

  看着眼巴巴的左莫,蒲妖心情爽,嘴角含笑地瞥了一眼墓碑

  以前我不和你争,但是现在么……

  嘴角笑意一闪而逝,他目光转向面前的左莫,挑了挑眉:“怎么?好用不?比大日魔体不差”

  “不差不差”左莫搓着手,涎着脸嘿嘿直笑

  ……你还没认清这家伙的本质啊……这家伙可是典型的有奶便是娘……

  蒲妖心中得意

  ……不过,我这条路,总比你那条路,有前途……

  ……老师,你开心么……

  无数念头在蒲妖脑海中闪过

  左莫有些意外地现,蒲妖的神情不知不觉中变得严肃起来

  “它叫汲古荒祭术”蒲妖的声音低沉:“和《千叶手》一样,它是一整套妖术,创自另一位天妖,我的老师”

  “你的老师?”左莫大吃一惊

  蒲妖这厮很少会谈起以前的事,这是他第一次在左莫面前谈自己的出身来历

  “是的,我的老师”蒲妖脸上浮现缅怀的神情,神情严肃,完全没有半点平日里的满不在乎,他认真地看着左莫:“左莫,你确定你要学?”

  蒲妖截然不同的态度,让左莫感到事情非同寻常

  他没有马上答应,而是谨慎地问:“蒲,学这套汲古荒祭术,有什么要求?”

  “很简单,接受这一脉的传承”

  “能说具体点么?”左莫心地问

  “具体点?”蒲妖一怔,他平日里根本没有想过收学生这个问题,被左莫这一问,倒是有些哑然,他歪着头回忆老师在收自己时的情景

  “在你招收学生之前,你必须前往妖界第一妖术府,把自己的名字,录入天妖阁之中”

  想到这,蒲妖忽然羞愧莫名,他想起了老师对自己的期望虽然自己达到天妖,但是因为其他原因,没有实现老师的愿望

  这个要求,让左莫相当意外

  “唔,不要守什么誓言?”

  “不用”

  “没有什么门规?”

  “没有”

  “没有什么戒律?”

  “没有”

  ……

  越问左莫越觉得怪异,这个门派,唔,以他的理解,这就是一个门派这个门派入门的门槛可真是低,而至于什么录入天妖阁,左莫根本就没把它当回事

  招收学生?这件事和自己八杆子打不到一撇天妖阁什么的,鬼知道是什么玩意,但是只要自己不收学生,这东西就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问到最后,左莫都有些不敢相信,难道妖类的门派,进起来这么容易?

  修者门派,每位弟子都有自己需要尽的职责,需要对门派做出贡献,才能获得相应的好处

  而蒲妖这个门派,居然不需要做什么贡献,就能捞到好处,真是奇怪

  想了半天,左莫觉得只剩下一种可能

  蒲妖这个门派,一定个得可怜的门派

  只有最低层◇的门派,才会这么饥不择食……

  呸呸呸

  左莫现这个词把自己也骂进去,赶紧停住

  不过,这么一比较,他就对比出差异出来

  墓碑之前还有什么守誓执礼之类,应该是大门派出身●,规矩才这么多蒲妖的门派这么随便,一看就是门户

  “唔,我要学了汲古荒祭术,还能不能修炼大日魔体?”

  左莫厚颜无耻地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