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节 雪花绞杀


  雪花绞杀

  这是公孙差给这zhǒng全战术起的名字,今天第一次展现它的锋芒在所有战将为其犀利无比的突破而惊叹时,他们没有人知道,小娘之所以创建雪花绞杀,是为了弥补三段波式冲杀不利于持久战的缺陷

  换句话说,大家惊叹连连的锯式突破,并非此战术最大的优点

  它最大的优点是——绞杀

  只见六朵大雪花轰然崩碎,化作无数小的雪花,它们不再有固定的阵形,这些细小的雪花如同倾泄的洪流,无孔不入,从各个方向渗入

  他们推进的度并不快,却给人躲无可躲之感

  六名锥炎妖组成的小雪花飞快地旋转,他们手中的huǒ妖术蓄势待发,一旦发现敌人,便会发起攻击他们的攻击也极具特色,高旋转中,六名锥炎妖如同走马灯似变幻位置,释放手中的huǒ妖术

  笔直的huǒ线

  这是huǒ妖术组成的huǒ线,而最后一位锥炎妖手中的huǒ妖术释放完毕,第一位释放完的锥炎妖恰好完成一轮的huǒ妖术

  huǒ线绵绵不绝,永远没有尽头

  防御兵zhǒng的防御妖术在这样的绵绵不绝的huǒ线面前,脆弱得像纸一般,他们根本来不及为队友争取时间,便一命呜呼缺▲乏保护的战斗兵zhǒng,死伤快

  可怕的是,每个小雪花绝不会单独一个小队作战,他们的身边永远有两到三个小队三个小队中间的小队会主dòng后撤,从而形成倒品字形,以半包围的态势,把对方纳入了他○们的huǒ力网之中

  三个小队huǒ线织成的huǒ网,杀伤力倍增而若是六七朵小雪花的huǒ线齐发,织成的huǒ网,那绝对令人绝望

  锥炎妖推进的度并不快,他们像缓缓流dòng的熔岩,所★过之处,飞灰烟灭,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huǒ线纵横交织,有如一张大网

  大网的中敌人,拼命地释放着妖术,但是他们就像被蛛网缠住的飞虫,一切的挣扎看起来都是那么徒劳

  玉衡脸色发●◎白,交织的明亮huǒ线,在他眼中,就像一根根死亡之线他手下的兵力正在惊人的度不断减少

  他同样能看到对方队伍中,不断有锥炎妖倒下,但是……

  玉衡嘴里满是苦涩,对方人数减少的度,远慢于■自己基本上,自己三名战妖,才能换对方一名战妖他几乎不敢相信,这还是生命孱弱的锥炎妖吗?

  对方的神识实在太强

  最前线的锥炎妖倒下的度极快,但是只要有一人倒下,空出的位置便会由后面的锥炎妖主dòng补上对方整个队伍,就像液体一般,能够自如的流dòng除此之外,每个小雪花都终始保持着高旋转,最初可是五千名战妖,八百多个小雪花

  始终保持阵形的完整,是造成如此悬殊损伤比的原因

  可是,这需要多么强悍的神识?

  玉衡脸色灰败,眸子光采尽失

  他知道自己败了,而且败得很惨随着他手下的战妖数mù不断减少,营地的那些防御设施能够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小,对方后方的★锥炎妖甚至能够好整以暇地一座一座地拔掉它们

  他败得心服口服

  虽然笑摩戈这一招,看上去与当下流行的战术大相径庭,但是能够创出这般战术的家伙,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战术天才

  他很★清楚,之前两个错误的判断,让他陷入被dòng但是真正导致败因的,是这zhǒng令人耳mù一的战术,是对方强悍得非妖的神识哪怕自己有所准备,面对这股绯红雪花,也不知道该如何破解

  玉衡爱玩权术,喜机变,但是他接受是最正统的战将教育,身为战将的骄傲深深地刻在他骨子里这一刻,他没有想到身败名裂的后果,他心中充斥的,全都是战败的挫折,是真正心灰若死

  因为,这是一场没有任何借口的战败

  ※※※※※※※※※※※※※※※※※※※※※※※※※※※※※※

  “玉衡完了”桑南轻叹,语气中有些兔死狐悲亲眼mù睹一名黄金战将的殒落,淡淡伤感萦绕在他心头他的预感,远比一般战将要敏锐没有看到玉衡的脸,但是玉衡的身心俱死气息,依然被他从战场的一些不被人察觉的细节捕捉到

  每一位黄金战将都是经历无数厮杀、无数考核、无数较量才获得也许他们之中,背景有所不同,水平亦有高低,但是每一位,都是真正的翘楚

  一旦战将的心死了,那就意味着殒落

  感受到玉衡哀莫大于心死的,远远不止桑南一位,许多地方,都响起轻叹声他们许多人曾期待这一场战斗,但是谁也没想到,这场战斗会直接导致一位黄金战将的殒落

  ※※※※※※※※※※※※※※※※※※※※※※※※※※※※※※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场眩mù而充满戏剧性的战斗足以满足他们的猎奇心理至于这场战斗发起的原因,早被■人忘之脑后大家讨论得最多的当然要属笑摩戈,在他们看来,能够打败玉衡,那笑摩戈当然也是黄金战将

  破狱之战、连斩二十六妖的擂台就已经让他赚足了眼球,被冠于天才之名而如今大伙发现,他居然还是一名黄◆金战将踩着另一名黄金战将的尸体上去的笑摩戈,这个“黄金战将”可是成色十足

  难怪许多妖纷纷发出惊呼,这家伙还是妖么?

  这么变态的妖,多少年才出一个?

  妖孽太妖孽了

  如果说,之前大伙对他的讨论,还只局限于低水平的妖之间的话,那么现在,他的名字已经传遍整个角落正值战时,一名黄金战将意味着什么,没有人会不清楚何况,他还如此年轻再加上,他本身的实力就极其出色,潜力巨大,甚至有可能问鼎天妖之位

  如此少年,你还能要求他妖孽么?

  便号称天才无数的天才联盟,像这样的妖孽,也只不过屈指可数

  然而,对这场战斗的讨论,才刚刚开始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战将们眼中,这场战斗已经上升为经典之战笑摩戈对锥炎妖的创造性运用,打破常规,在这之前,从来没有谁想过,锥炎妖竟然可以这样使用

  这场战斗的意义并不仅仅在锥炎妖身上,对于这些战妖们来说,笑摩戈的这个创,给他们打开了一扇的窗户不间断攻击,所展现出来的威力,引起几乎所有的战将注意如此让huǒ力保持不间断,成为战将们的研究热点

  当战将们反复研究,他们这才发现,想要完全笑摩戈的雪花战术,对神识的要求极高他们才恍然惊觉,笑摩戈的神识竟然达到如何此恐怖的地步

  就在战将们反复钻研,而民众们津津有味地讨论着的时候,一个消息像闪电般划破天空心灰若死的玉衡直接递交了辞呈,辞去厚土军团军团长一职

  许多玉衡的好友纷纷上门,希望能安慰一下他,但当他们看到玉衡的模样时,个个大惊失色玉衡把自己关一个小房间里,神色呆滞,和他说话也不理

  玉衡完了玉家完了

  这些消息,让这场战斗陡然增添一笔浓重的惨烈的味道

  然而很快,关于玉衡的消息便没人关注,人们的眼睛永远盯着胜利者

  但是笑摩戈却仿佛消失一般,踪影全无

  ※※※※※※※※※※※※※※※★※※※※※※※※※※※※※※※

  这场战斗让左莫啧啧称奇,但重要的是,让他狠狠出了一口气不过,也仅限于此,一场弈战棋而已,有什么值得激dòng的?

  而小娘是完全无dòng于衷,由于知◎道对手不是往常那位神秘人,即使胜利了,他也没多少快感和喜悦大概只有打败蒲妖,才能让他真正的感受到喜悦

  反而这场战斗,也让他对自己创的雪花战术有了多的反思战斗一结束,他便一头钻进营地,一门心思扑在战术上

  至于蒲妖和卫,不会这zhǒng小胜利放在眼里

  在妖界引起轩然大波的胜利,而在左莫这方,却没有引起半分波澜

  这起事件得到完美的解决,也让左莫终于可以把全部的心思放在如何离开这个鬼地方从明决子那里得到的情报显示,他们需要找到战场的中心只要找到战场的中心,便能找到被毁坏的界河,这样他们才有可能离开古战场

  于是左莫立即下令,全军朝煞雾深处进发

  众人士气大振,大伙在这个地方扎营已经有好一阵子虽然大家把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修炼上,但是心中还是免不了暗暗着急他们就像被困得久了饿兽,个个嗷嗷直叫

  所以当命令一下,所有人的jīng神陡然亢奋起来▲

  这段时间的狩猎煞魂兽,让他们对周围的环境越来越熟悉,刚刚进入古战场的恐惧心理早就消失,这些原本胆大包天的家伙,个个跃跃欲试,恨不得冲在最前面

  但是左莫他们几个知道内情的人,却没有◇那么乐观

  数万年的古战场,孕育出来的凶物,只有这zhǒng水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