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节 云海之主


  这场战斗,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乎所有人的意料

  小娘接到左莫的纸鹤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率队直扑云海界界河龟岛战胜魔军的消息此时还无人知晓,界河处聚集了大量准备逃离云海界的修者

  小娘大部队的出现,引起这些修者的一片恐慌,包括那些占领界河据点的修者,都以为龟岛战败,惊慌失措之下,立即舍弃据点逃离云海界

  小娘轻而易举地占领界河据点,整个过程没有发生任何战斗

  而那些原本打算逃离的修者,看到小娘他们占领界河据点,也很快反应过来

  龟岛打败了魔族

  果然,胜利的消息被证实,所有人都欣喜若狂

  而至此,云海界完全落入左莫的手中

  他们成为云海界真正的主人

  那些准备逃离的修者们,也纷纷返回家中没有魔军,谁愿意离开乡土?

  龟岛的强大,令所有人感到震惊

  各大势力此时哪还不明了左莫的野心?但是大势已成,他们也无可奈何打?人家可是连魔军都能干掉,灭他们,岂不是挥挥手的事?

  不愿意屈居人下的势力纷纷离开云海界,但还是有许多在本土根基深厚的家族,选择了留在云海界

  出乎左莫和小娘的意料,留下来的反而是大多数

  后来左莫问过才知道,对于绝大多数云海界人来说,谁是统治者他们并不关心反而龟岛强大的实力,能够让他们感到安心

  天裂之灾,四境天烽烟四起,这些天音圭里不断地播放哪里◇哪里成为战场,哪里哪里化为一片焦土,尸横遍野仿佛一夜之间,修真界就进入乱世

  乱世之中,能保得安全便足以让绝大多数人满足

  但是对左莫来说,这一切只不过是个开始,他每天忙得焦头烂额

  偌大的云海界,是迄今为止他打下的最大的地盘成为一界之主,对于野路子出家的左莫来说,实在是件鲜而又茫然的事情每天的事情堆积如山,搞得他头大如斗,无从下手,狼狈不堪

  无奈之下,他只好请教蒲妖和卫

  “喏,你看,我早就猜到了”蒲妖毫不留地嘲讽,脸上挂着浓浓的讥笑:“这家伙就一土包子,做做无本买卖还成,正儿八经做小地主,嘿,他还没那个水平”

  卫没有理会蒲妖的嘲讽,他脸上浮现亲切温和的笑容:“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这两个都不是好鸟

  左莫心里一清二楚,蒲妖自然不消说,小人一个,卫也好不到哪去,莫看他一脸无害亲和的模样,危险程度丝毫不逊色于蒲妖

  他没搭卫的腔

  得挑dòng两人的矛盾才行……

  左莫眼珠一转,忽然问:“蒲妖,你的妖军怎么样了?”

  蒲妖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血瞳内怒火隐隐在涌dòng,那帮该死的fèi物、蠢材、垃圾尽管他用尽各种手段,奈何这帮家伙的底子实在太弱,到现在依然无法令蒲妖满意

  “妖军?”卫露出玩味的笑容,难怪蒲妖这段时间神出鬼没,原来是折腾妖军

  看来这家伙对他抢走卫营耿耿于怀啊

  左莫丝毫不顾蒲妖阴沉的表情,自顾自道:“十指狱再厉害,但终归是十指狱,不是任何问题都能够解决”

  “fèi话”蒲妖语气冰寒至极,神情不善他知道左莫说得对,十指狱的确作用很●大,但是同样有它的局限性,那就是无法取代实战一开始南玥他们的进步非常迅,但是渐渐,他们缺乏实战的弊端就显露出来,进步的度越来越缓慢

  不过,该死的,堂堂蒲妖大人是他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够嘲笑的■么?

  看样子太久没有吃苦头,这家伙越来越放肆了

  蒲妖心中暗恼,正欲好好惩诫左莫一番,忽然左莫开口:“我dǎo是有个不错的法子”

  “哈哈”蒲妖就像听到一个极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他毫不掩饰充满鄙视的目光:“就你这个土包子,也会有办法太好笑了”

  早就免疫蒲妖之嘲讽的左莫一脸不以为意:“你可以先听听,然后再笑”

  蒲妖笑声嘎然而止,他死死盯着左莫,半晌,才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你最好有办法,否则的话,嘿嘿”

  左莫认真道:“天裂之灾出现很多混沌裂缝,这些混沌裂缝打破了妖魔两界和修真界之间的鸿沟,我这样说没错”

  “不要尽说fèi话”蒲妖冷冷道

  卫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端坐不dòng,只是仔细地听着

  “妖魔和修者可以通过混沌裂缝互通有无,而并不需要像以前那样,通过漫无边际的都天血界,双方的距离在迅变短”

 ★ 就在蒲妖越听越不耐之际,左莫忽然道:“我们或许可以制作传送阵,把南玥他们传送过来”

  “传送阵?”蒲妖一愣,旋即露出思索的表情,半晌才摇摇头:“不可能我们根本没办法确定他们的位置”

 ■○ “你知道的,传送阵由阴阳两阵组成,如果我们让南玥他们搭出阴阵呢?”左莫不答反问

  蒲妖猛地眼睛一亮,他本就是聪明至极之辈,立即明白左莫的想法

  传送阵分为阴阵和阳阵,两阵分别处于两地□○ “你知道的,传送阵由阴阳两阵组成,如果我们让南玥他们搭出阴阵呢?”左莫不答反问

  蒲妖猛地眼睛一亮,他本就是聪明至极之辈,立即明白左莫的想法  “nǐzhīdàode,chuánsòngzhènyóuyīnyángliǎngzhènzǔchéng,rúguǒwǒmenràngnányuètāmendāchūyīnzhènne?”zuǒmòbúdáfǎnwèn

  púyāoměngdìyǎnjīngyīliàng,tāběnjiùshìcōngmíngzhìjízhībèi,lìjímíngbáizuǒmòdexiǎngfǎ

  chuánsòngzhènfènwéiyīnzhènhéyángzhèn,liǎngzhènfènbiéchùyúliǎngdì,这两阵阴阳契合,便能互通有无如果南玥他们在妖界能够建成阴阵,这边建成阳阵,那就意味着……

  天裂之灾而生成的混沌裂缝,其实就是一种天然的传送阵

  蒲妖很快想到其中的困难,摇头道:“传送阵太复杂,南玥他们没有人懂符阵”

  “我们有太阳籽”左莫得意道:“太阳籽能够进入十指狱,又能够带出十指狱我们把传送阵刻在太阳籽里面,然后通过十指狱把太阳籽交给南玥,这不就成了么?”

  “咦,这个想法有点意思”蒲妖一愣,旋即露出咀嚼的神情,半晌道:“要试试才知道”

  左莫的想法非常大胆

  “太阳籽我提供给你,传送阵你可以找顾明公,这家伙很精通”左莫很大方道

  “哼”蒲妖鼻子里哼一声,答非所问道:“云海界的琐事,你只需要交给那些当地势力,让他们来处理处理得好,就奖,处理不好,就下去抽调他们有实力的修者,建立一支战部,你的人统领加上你自己的战部,谁能翻得了天?”

  左莫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蒲妖不过廖廖几句,便把所有的条理都捋顺了,直指要害啊

  左莫本来就不傻,他一开始陷入茫然,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处理这类事情的经验如今一点拨,顿时豁然开朗,思路清晰

  他立即兴冲冲地离开识海

  自始至终,卫脸上都挂着浅浅的微笑,不知在想什么

  ※※※※※※※※※※※※※※※※※※※※※※※※※※※※※※

  时冬冷冷□地盯着野菱

  野菱不为所dòng:“时冬大人有什么yí惑?”

  “你说的是真的?”时冬冷冷吐出一句话,手搭上腰间的螳刃

  “千真万切”野菱坦然道:“我部下每一个都见到大人的大日○魔体,时冬大人如有yí惑,可以随意去问”

  时冬神情不为所dòng:“他手下是修者”

  “是有修者”野菱纠正时冬话里的错误:“卫营,也就是我的上司束龙大人统率的卫营,修炼的就是魔功,时冬大人也许听过,《苦卫》”

  “《苦卫》”时冬的瞳孔猛然收缩,他当然听说过这个名字这部魔功,在魔界修炼的往往是魔将的侍卫,身份尊贵无比

  “是的,就是大多魔将侍卫所习的《苦卫》”野菱神色郑重道:“不过束龙大人他们修炼的《苦卫》,经过一位神秘而强大的大人根据大日魔体而作出一些改dòng,名为《大日苦卫》”

  时冬终于忍不住流露出惊讶的表情

  “有能力结合大日魔体而修改《苦卫》的大人,有可能是修者吗?”野菱反问

  时冬默然

  他知道野菱说得对,有能力结合大日魔体而修改《苦卫》的家伙,一定是对魔功有着无比深刻理解的强者,这样的强者是绝对不可能是一位修者不仅不可能是修者,也不可能是妖,它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魔族强者,而且绝非一般的魔族强者

  “修炼成大日魔体,组建一支魔军,而且身后有一位高深莫测的魔族前辈,我无法想象大人除了魔族之外的身份”野菱冷静而睿智

  时冬沉默半晌,才开口问:“那些修者呢?”

  “这里是修真界时冬大人”野菱提醒时冬:“一支单纯的魔军根本不可能生存下来,大人需要修者”

  时冬露出苦涩的笑容,他被说服了

  他颓然坐下

  野菱理解地看着时冬,他轻轻道:“我知道时冬大人的心情,投降对于您来说,有些难以接受但是反过来看,时冬大人,这不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吗?”

  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时冬,一字一句问:“时冬大人,我们小蛮界有多少年没有出过王?”

  时冬的身躯一震,他抬起头,眼神如刀:“你认为他能成王?”

  “也许能,也许不能”野菱的语气淡然:“但是大人是我见过,最◆有成王潜质的魔族”

  “所以你就赌上一切?”时冬反问,语气充满嘲讽

  野菱不为所dòng,微笑如故:“我们还有什么呢?时冬大人?”

  时冬再次默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