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节 新发现


  将阶

  这就是将阶么?左莫仔细地回忆刚才的感觉,刚才福至心灵的一顿,变动不大,然而威力却不可同日而语_泡&书&引而不发,需要加强大的控制力,如果是以前,当那一声“杀”之后,tā绝对控制不住,澎湃的杀意如果不轰杀出去,必然会反噬自身

  控制力,这就是控制力,将阶的控制力

  tā现在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魔族的战将无不是实力强横之辈聚万千之力于一,除了需要惊人的控制力,同样也需要惊人的承受能力,身体孱弱之辈早就爆体而亡

  在刚才,tā突然发现神力的一项妙用

  ——神力能够让tā的身体承受能力大幅度提高

  对于普通的魔族来说,这也许并不重要,但是对于一位魔族战将来说,这就至关重要

  神力运用一直是左莫的软肋,无论是阿鬼还是曾怜儿,她们对神力的运用都相当精妙,无影无形,对方防不胜防,威力惊人但是左莫,却始终无法做到tā们那般地步tā对神力的运用,非常生涩,tā得到的金叶简直就像一部天书,晦涩难懂多的时候,tā是用神力来修炼三力,神力修炼起来bǐ三力进度快

  阿鬼不会开口说,至于曾怜儿,左莫压根没想过去请教对方,tā索性自己摸索

  直到今天

  刚才那引而不发的一顿,却让tā找到神力一个全的运用方法

  左莫没有大师兄那般坚毅刻苦,tā的勤奋往往是为了之后好的偷懒,但是tā无疑是极聪明的一个人

  当tā发现,神力竟然可以和魔体一起运用时,立即反应到,神力能不能掺入灵力之中呢?能不能与神识结合?

  这些想法一冒出来,tā就兴奋了

  尝到甜头左莫恨不得马上开始尝试,不过,tā只能这般想想,眼下还有一堆事要处理

  bǐ如生意

  ※※※※※※※※※※※※※※※※※※※※※※※※※※※※※※

  众人渐渐从死寂中恢复过来,脸上的惊惧消散不少,但是每当tā们的目光扫过左莫等人,还是忍不住一阵悸动而天曜卫悄无声息和左莫等人拉开距离,若不是小姐在这,tā们估计十有**掉头就跑回碎石界就连寿平,都有些怀念起宁静的碎石界

  不过,tā注意到,小姐对眼前卫营的战果,似乎并不吃惊

  “煮些茶”曾怜儿忽然幽幽开口

  妍儿如梦初醒,连忙开始煮茶,只是她脸上还残余着许多恐惧,手一直在抖

  曾怜儿瞥了一眼,淡淡道:“我自己来”

  紫炭炉,黑泥壶,一个小茶几上,竹制茶盘,天青小壶,白釉杯,席地而坐的曾怜儿黑色的裙褶层层叠叠,如夜中悄然绽放的花朵她的动作优雅,神色恬静,妩媚的脸庞美艳不可方物,她就像在自家院子里悠闲自在地享受着一般

  一片狼籍的战场上,她异常的醒目

  天曜卫一众个个面面相觑,旋即tā们露出郝然之色,心头涌上几分羞愧小姐都如此镇定从容,tā们却心生逃意,实在可耻

  原本躁动的天曜卫,很快平静★下来

  “属下无能”寿平神色惭愧请罪

  曾怜儿轻轻啜一口,长长的睫毛在雾中朦胧不清,那张精致妩媚的脸庞,变得加迷离,她幽幽道:“将阶之威,你们见识一下也好”

  “将阶”寿平的眼□睛蓦地睁圆,一脸不能置信:“老天,tā才多大”

  “从今天起,你们需要听从tā的命令”曾怜儿的声音隔着袅袅而气的热气,传入寿平的耳中

  “这……”寿平有些迟疑起来,tā们是曾易的近卫,○现在小姐居然让tā们听从别人的命令,寿平心中自然难免抗拒

  曾怜儿自顾自地喝茶,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就像刚才说话的不是她

  寿平心一横,索性把自己心里的疑惑道出:“小姐,属下不明白,小□xiànzàixiǎojiějūránràngtāmentīngcóngbiéréndemìnglìng,shòupíngxīnzhōngzìránnánmiǎnkàngjù

  céngliánérzìgùzìdìhēchá,liányǎnpídōuméiyǒutáiyīxià,jiùxiànggāngcáishuōhuàdebúshìtā

  shòupíngxīnyīhéng,suǒxìngbǎzìjǐxīnlǐdeyíhuòdàochū:“xiǎojiě,shǔxiàbúmíngbái,xiǎo姐欲为何往?此人来历不明,前途凶险莫测……”

  “你想抗命?”曾怜儿手中茶杯放下,幽幽语气中带着一丝冰冷

  “属下不敢”寿平冷汗刷地流下来,自家小姐的脾气,tā可是一清二楚若是稍有犹豫☆,小姐只怕二话不说,便把tā斩了

  “去”曾怜儿云淡风轻道,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寿平背后全都湿透,心中不由暗叹,小姐现在bǐ当年界主还有气势

  tā没敢多●问,连忙告退

  可当tā快走到卫营时,才想起来,小姐说的“去”是什么意思?

  寿平苦笑

  ※※※※※※※※※※※※※※※※※※※※※※※※※※※※※※

  “在下陶兴,多谢刚才小哥出手相助”陶兴十分客气地对左莫道,刚才左莫表现出来的恐怖实力,让tā感到震惊tā很好奇,左莫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么强大的少年,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不用谢,一场生意”左莫摆摆手,一副没什么的表情

  唐菲的脸色刷地黑了下来,左莫不提还好,一提她就想起对方刚才的行为,让她感到愤怒,那是趁火打劫那是敲诈勒索在那么紧要的关头,做出这样行径的家伙,在她看来,品行简直烂透了

  不过,她虽然心中愤怒,但是却硬生生按捺住

  刚才那惊世骇俗的一击,到现在还在她心头萦绕不去

  “不知小哥怎么称呼?在哪里高就?”陶兴笑呵呵地问,tā倒是看得很开,虽然被敲得有些肉痛,但是能保住小命,还是值得的何况对方一路会到无尽城,这一路的安全,无疑有了极大的保障

  “称呼我阿左就行”左莫也是老江湖,听出对方打探的意味,就像没有听到陶兴后面那个问题

  陶兴也不以为意,笑道:“阿左年纪轻轻,就达到将阶,前途不可限量啊”

  一旁的唐菲脸色一变,将阶,这个人品烂到根子里的家伙,竟然是将阶她旋即露出恍然之色,难怪这家伙这么厉害,原来是将阶

  唐菲实力不错,但是依然是统领阶一般来说,在魔族里,白银战将大多都是统领阶,而黄金战将则必然是将阶以上

  难道这个家伙是黄金战将?唐菲心中暗自摇头,她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太荒谬了,这么年轻的黄金战将,大概只有那些最高贵的魔族世家才有可能出现

  眼前这个家伙,贪婪无bǐ,哪有半点世家风范?

  “暗渊界要多久才能到?”左莫问陶兴

  陶兴沉吟道:“大概需要一个月左右”

  “嗯,我们赶路”左莫显然没有半点聊天的兴趣,直接结shù话题

  陶兴微微有些愕然,tā无论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各受关照,像左莫这样连聊天都没有兴趣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没有礼貌的家伙

  唐菲在心里又增加了一个评价

  ※※※※※※※※※※※※※※※※※※※※※※※※※※※※※※

  左莫并不知道,在暗中有许多双眼睛在观察tā们不过由于左莫那一拳的恐怖威力,让这些暗中潜伏的探哨们心生惧意,tā们都是远远地跟着唯恐稍一靠近,便被对方轰杀成渣

  沉浸在思索中的左莫,没有半点察觉到,卫营的名声如今已经落入不少人眼中

  这次tā们一击轰杀四百名绿夜叉,引起不小的轰动,正面硬撼夜王叉,还能一击灭敌这个战部实力之强,可见一斑关于卫营首领是将阶的情报,也没有多久,就被这群人发掘出来

  各种蜃影,不断地出现

  卫营的来历异常神秘,没有谁知道tā们从哪里冒出来,也没有谁知道tā们属于哪个势力

  但是引人注意的,还是左莫,年纪轻轻,便踏入将阶,这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很多人在猜测左莫的来历,但依然没有结果

  但是左莫不知道,tā的那场生意,也随着这些模糊不清的蜃影,引起许多隐藏在黑暗中的势力垂涎

  这真是一笔大生意

  ※※※※※※※※※※※※※※※※※※※※※※※※※※※※※※

  左莫没有理会陶兴等人,tā◆现在迫不及待地想尝试自己脑海里疯狂冒出来的各种灵感,tā恨不得能够直接闭关

  不过,那显然是不现实的tā就只好在赶路的途中思索,但是很快,tā便摸索出一些技巧

  “tā是个好魔族战将”★卫始终在关注左莫尝试,这段时间,左莫请教tā的次数非常多,尤其是战将方面左莫不擅长妖族的战法,但是对魔族的战法却领悟得极快,举一反三,往往让卫都惊叹不已

  “哼”蒲妖一脸不爽,每天tā都在十指狱里,把妖族战部操练得欲仙欲死,可怜的南玥苍泽几人,每天除了赶路的时间,其tā时候还得进十指狱里修炼,辛苦异常

  不过南玥tā们全都咬牙坚持下来,这次奔袭,让tā们无bǐ深刻地明白,在这个乱世之中,没有什么bǐ实力重要

  让蒲妖郁闷的是,tā在十指狱里的寻妖启事,没有半点动静而卫的血召,却有回应

  真是该死

  就在此时,蓦地,蒲妖一怔,tā霍然起身,血瞳光芒一闪而逝,身形消失不见

  有妖应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