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节 击杀


  爆空,是指身体挣脱空气束缚的一瞬间,而产生的空气爆炸效果泡-书_)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这种技巧并不困难,而且在统领阶便可以领悟,但是实际上,能够领悟爆空的魔族少之又少因为爆空需要非常扎实全面的基础技巧,身体每个的部位的控制力,都需要非常出色而且均衡

  然而这些在他们孩童时便开始修炼的技巧,很少会有人一门一门地全部修炼任何一种魔功,都会有侧重点,均衡有的时候就意味着每一种都不出色对于竞争激烈残酷的魔族来说,很少人会去这样选择

  能够实现爆空的魔族,未必非常强大,但是在身体控制方面一定非常全面

  爆空带来的好处亦相同可观,挣脱空气束缚,能够变得如灵活敏捷,度快,爆发力强而且能够实现爆空的魔族全面均衡的身体控制技巧,会让他每个动作都处在非常协调平衡的状态

  ——比如现在的左莫

  他的背脊微微弓起,就像扑出去的猫,收在身侧的右拳幽蓝的魔纹,拖曳出一道惊心动魄的流光

  他的动作明明快若闪电,但是每个动作都清晰利落,说不出的协调完美,带着难以言喻的美感,赏心悦目

  páng辰绝对不会觉得任何美感

  额头不知不觉中沁出一层细密的冷汗,只不过不一挡一退,他却仿佛感觉到自己苦战许久一般,由衷的疲倦

  他平日里自诩的坚毅心志,竟然有隐隐不稳的迹象

  这一切,源于对方强大的压迫感

  排山倒海、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只不过一拳……

  偌大挑战场,不知为何,他却生出不知向何处逃的茫然刚才的空爆,他脸色微变,他不是第一次见到空爆,但是现在……

  他的目光,死死盯着那一抹在空中掠▲过的幽蓝流光

  他的身体不自主的微微战栗,全身的血液仿佛凝固,每一块肌肉似乎都要失去控制对方的杀意,牢牢笼罩着他,无论他往哪里逃,他都不可能逃得过对方

  时间仿佛在他眼中变得缓慢,那抹■guòdeyōulánliúguāng

  tādeshēntǐbúzìzhǔdewēiwēizhànlì,quánshēndexuèyèfǎngfónínggù,měiyīkuàijīròusìhūdōuyàoshīqùkòngzhìduìfāngdeshāyì,láoláolóngzhàozhetā,wúlùntāwǎngnǎlǐtáo,tādōubúkěnéngtáodéguòduìfāng

  shíjiānfǎngfózàitāyǎnzhōngbiàndéhuǎnmàn,nàmò惊心动魄的幽蓝流光,变得慢了下来

  他似乎已经看到结果,他躲不开他会被一拳轰成渣

  páng辰的眸子蓦地浮上森然血色,犹如困在笼子里的野兽,疯狂地反扑他终是经过无数挑战才走到这地步的名家,从畏惧中挣脱出来,血性骤然迸发

  死……那就死

  páng辰的面容niǔ曲,他怒目圆睁,完全不顾轰向自己的那抹流光,不退反进,猛地朝左莫扑去

  棕色魔纹如同蟒蛇的鳞甲,层层叠叠,遍布páng辰全身它们宛如活物,在páng辰的体表游走,他的身体变得柔软如蛇,一块块肌肉就像无数细钢绳绞在一起的粗钢索

  以左脚为起点,整个身体极其诡异地一拧

  每一块肌肉骤然收紧,犹如细钢绳猛然集体猛然收缩,惊人的力量,便在收缩的一刹那骤然迸发

  力量层层传递,直达他的右拳

  棕色的光芒恍若实质,笼罩着他的右拳,俨然有如蟒首,挟着尖利嘶啸,如同飓风般,横扫全场

  【绞蟒扑】

  看台上蓝天龙猛然瞳孔爆出两团精芒,手掌陷入岩石护栏中,而浑然不觉

  páng辰的【绞蟒扑】比以前加厉害

  全身的力量,在一瞬间全都汇集在páng辰的右拳,这种诡异的发劲技巧,爆发力之强,哪怕在高手如云的太安城,也是独树一帜

  就在蓝天龙震惊之时,变故再生

  笼罩在páng辰右拳的棕色光团,竟然从尖端一点点崩散,就仿佛一个泥胚,外层的泥壳一点点剥落

  一只活灵活现的棕蟒蛇首赫然显现

  冰冷的瞳孔,三角形的脑袋,不时吐出的舌信,明明依然是棕色,却给人色彩丰富之感

  棕蟒的眼睛微微眯起,张开血盆大口,锋利的牙齿,直欲择人而噬

  啪嗒,蓝天龙手一重,一大块岩石被他从护拦上扯下来

  蓝天龙目不转睛,刚才左莫那一拳,他觉得热血沸腾,叹为观止,没想到páng辰竟然生死关头突破,看得他恨不得跳进场内■

  páng辰心中陡然狂喜,没想到竟然在这个紧要关头突破,前所未有的澎湃力量,充斥着他身体每一块肌肉,他从来没感觉到自己如此强大

  他有信心,无论什么东西,在这一拳面前,都会化作齑粉哪▲怕是一座山

  “去死”

  棕蟒的狂啸,如同怒涛一般,盖住整个挑战所所有声音

  忽然,他看到一双眸子,一双清冷而坚决的眸子

  他微一愣神

  那抹如划过水波的幽蓝流光,陡然跳入他的视野

  这……这是……

  对方没有任何闪避,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迟疑,就像什么也没看见,那双布满幽蓝魔纹的拳头,扎扎实实地撞上了蟒蛇

  哈哈白痴

  páng辰此时就想放声大笑,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自大到这种地步,看到他突破了,竟然还来硬碰硬

  真是白痴啊

  难道不知道突破后的【绞蟒扑】力量是之前的整整十倍么?

  十倍啊

  真是令人迷醉的力量啊

  来,让你尝尝十倍的力量

  páng辰的笑容陡然变得狰狞无比

  然而,他的笑容忽然僵在脸上,眼前一幕就像慢动作一般,缓慢而清晰他眼睁睁地看着,棕蟒从牙齿开始,一点点崩散、粉碎

  怎么……会这样……

  他来不及思索,啪,棕蟒直接被炸成一团棕雾,就像面粉般飞散凄厉的尖啸,嘎然而止

  十倍……

  蓝光湮没他视野的每个角落

  ※※※※※※※※※※※※※※※※※※※※※※※※※※※※※※

  左莫没有看地上的那滩血肉一眼,他喘着气,刚才那一拳,几乎耗尽的全部力量他深深吸几口气,体力恢复些许他抬起右拳,连拳头上幽蓝的魔纹也似乎黯淡了不少

  左莫在回味刚才那一拳

  如果单纯的**力量,绝对不可能如此摧枯拉朽,在和对方拳头接触的一刹那,右掌里面一丝神力,突然钻了出来,这才造成如此恐怖的【琉璃天波】

  神力……

  左莫若有所悟

  但很快,左莫便回过神来,整个看台一片死寂,人们张大嘴巴,面色煞白,恐惧凝固在脸上

  在这片死寂中,左莫径直走过去,捡起刚才解下的绷带,重缠上

  他的动作缓慢,神情认真,旁若无人

  他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欣喜,虽然这一战他有太多的体悟,虽然他成功完成了蒲妖计划一步……但是,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该多好……

  这个荒谬的想法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就像那些温暖的记忆碎片一般

  心底一声苦笑,眸子重恢复清明,重变得坚定

  “喂,你叫什么名字?”看台上花宁忽然高声大喊,她身边的侍卫立即紧张起来,从刚才左莫的表现,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

  左莫有些意外,刚才花宁和páng辰的对话他可是听在耳朵里

  这女人,真是薄情

  他不禁朝地上的páng辰同情地瞥了一眼,脚步没停,继续朝外走去还是我●们家阿鬼好

  束龙此时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连忙迎上来,刚才他可是紧张万分

  “喂喂喂,人家问你话呢”花宁紧追不舍了问道

  对于这个心肠不好的姑娘,左莫懒得搭理,施施然扬长而□

  “你你你……”花宁显然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不搭理她,顿时泫然欲泣身边的侍卫连忙上前安慰

  看台上,蓝天龙没有叫住左莫,但是眼中光芒闪动,那天自己的直觉,果然不假

  直到左莫的身影消失在挑战场,死寂的看台才仿佛失去了束缚,猛然炸开,轰然声浪,让人连面对面说话都听不清楚

  众人的脸色从煞白转为亢奋的红色

  刚才那一战虽然短暂,但是惊心动魄,出人意表所有人都沉浸在刚才那一战,那霸道绝伦的一拳páng辰之前的十招之约,生死关头的突破,都成为这一战最好的注脚

  名家páng辰两招被杀,对手还是个人,这一战,注定要轰动全城

  ※※※※※※※※※※※※※※※※※※※※※※※※※※※※※※

  凤月一路急行军,她虽然违背军令,私自带队出来,但是她知道轻重她跟在江哲身边时间颇久,眼光自然不低她很清楚,这段时间,是大战的前奏,再过段时间,魔族的反扑必然会来临

  她必须在魔族反扑之前,就替定真师叔报完仇

  所以一路上,她没有任何停歇,她一心想以最快的度赶到云海界

  渡过这条界河,前面就是云海界

  “辛苦大家了,剩最后一点路程了,大家加把劲,到了云海界我们再休整”凤月向大家鼓劲

  属下神色难掩疲倦,但纷纷点头他们对凤月非常信服,而且纪律森严,这样的急行军虽然辛苦,但离他们的极限还有相当距离

  “渡河”凤月咬牙道

  定真师叔,我一定要替你报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