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节 孔雀王翎


  沈昱淡漠地注视着左莫

  他的神情没的一丝变化,孔雀翎眼jiè变化无穷,这样的蛮力,没有任何作用淡漠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深深的迷醉

  孔雀翎眼jiè里,所有一切都掌握在手中,自己就像远古的魔神,站在高高的山巅,俯kàn着脚下如同蝼蚁般的敌人,那种感觉,是那么迷人,令人沉醉

  看着对手,像白痴一样疯狂地砸地板,沈昱嘴角闪过一丝蔑视

  不如再添把火?

  沈昱嘴角挂着戏谑笑容,再次扬起右手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左莫的右拳上,笑容骤然凝固在脸上

  那……那是什么?

  ※※※※※※※※※※※※※※※※※※※※※※※※※※※※※※

  左莫感觉体内翻江倒海,倒的是火海翻腾的火海,完全被牵引起来,小小的太阳晶种,连同另外三颗太阳,如同一只无形之手,把火海硬生生牵动

  脑海中浮现的隐约画面,就像无声的呢喃,催动着左莫

  狂暴和躁动的本动让左莫没有半点犹豫,扬起的右拳按照这个画面,一拳砸下去

  轰

  一点火星,从他的拳头和地面之间溅迸而出,但是很快,它便飘浮在空中

  没有人注意到这粒针尖般大小的火星

  左莫也没有注意到,体内被牵扯而起的火海,就像挂起的重木,当他挥拳的时候,重木就会重重落下,那种畅快的感觉,仿佛什么都能打碎

  一拳又一拳

  一粒粒火星从他的拳头迸溅而出,它们飘浮在离地面几寸的空中,任凭气浪如同狂吹,它们都仿佛凝固在空中,一动不动

  火星越来越多,所有人都注意到

  左莫没有注意到,他背上的三颗太阳,恍如活了过来,以极慢的度,在缓缓移动,而它们之间相连的金线,也随之变化

  烈火柱每次随着左莫挥拳,如同重物般,砸入左莫的右臂,到手腕处,便被挡住

  左莫不知道这是什么技巧,但是突然浮现在他脑海

  太阳锤

  那是什么……

  左莫迷糊状态,却丝毫不管,如法施为

  一缕的神力,如同砧铁,遇到烈火柱,便炸成一颗火星

  酒醉的左莫,觉得这样还不过瘾,他想尽办法,把各种力量往自己的拳☆☆
  那是什么……

  左莫迷糊状态,却丝毫不管,如法施为

  一缕的神力,如同砧铁,遇到烈火柱,便炸成一颗火星


  nàshìshíme……

  zuǒmòmíhúzhuàngtài,quèsīháobúguǎn,rúfǎshīwéi

  yīlǚdeshénlì,rútóngzhēntiě,yùdàolièhuǒzhù,biànzhàchéngyīkēhuǒxīng

  jiǔzuìdezuǒmò,jiàodézhèyàngháibúguòyǐn,tāxiǎngjìnbànfǎ,bǎgèzhǒnglìliàngwǎngzìjǐdequán头叠加

  琉璃天波神力甲离拳太阳锤

  每一拳,都在变重

  咚

  地面在颤

  咚

  地面颤抖得加明显

  很快,地面所有的桌椅,都震得跳起来看台上的美妇们尖叫着,她们感觉看台随时可能震塌

  没有人理会前美妇们的尖叫,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场内,他们摒住呼吸,不敢眨眼

  地面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桌面上的盘子叮咚作响

  笑摩戈的拳头该有多重啊

  为了保证场外不受战斗的波及,挑战场布设的禁制,一层一层然而场外居然震动得如此厉害,简直让人无法想象,笑摩戈的拳头有多重

  ※※※※※※※※※※※※※※※※※※※※※※※※※※※※※※

  “好恐怖的力量”俞双喃喃自语,他的脸色也有些变化:“这样的蛮力,只怕已经不逊色铁山象一族了”

  师月艺的目光深邃,语气有一丝缅怀:“家师曾经说过,能够一次hē十坛孟婆鬼酒以上的人,都是很特别的人”

  “特别的人?”昌源昊立即抓住这句话的最重要之处

  “家师没有多说”师月艺摇头:“不过这孟婆鬼酒的方子,我从来没有改过我也想知道,被家师称为特别的人,是什么样”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中隐隐夹杂着一丝期待和兴奋

  昌源昊有些惊讶,城主一向淡定从容,似乎对一切都胸有成竹,他还是第一次在城主脸上看到这般神情

  俞双的目光没有从场内挪开:“现在就看沈昱的孔雀翎眼jiè,修炼到哪种地步,能不能坚持住”

  三人闭上嘴,在地面强烈的震动中,注视着场内

  ※※※※※※※※※※※※※※※※※※※※※※※※※※※※※※

  沈昱的脸色微变

  他仿佛踩在一张鼓面上,不断有人在敲着鼓皮,每一下,地面都在颤抖,这种颤抖变得越来越剧烈

  地面的孔雀翎眼,依然坚挺,但是沈昱明显地感受,它在的不断地震动,它在变得不稳定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胎?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对方竟然在孔雀翎眼jiè内还能发挥出如此恐怖的力量,这家伙……

  孔雀翎眼jiè内,每一道孔雀翎眼,都是一个漩涡他虽然修炼出孔雀翎眼jiè不过两年的时间,但在他的孔雀翎眼jiè内,孔雀翎眼数目已经达到九百九十个

  九百九十个漩涡同时牵扯,实力稍弱的人,会在第一时间被扯得粉碎哪怕身体坚韧,但是在九百九十道◇孔雀翎眼的力量牵扯之下,就会像掉进蛛网的飞虫,越挣扎越缠得紧

  当最后的力量把敌人缠得动弹不得,沈昱就能够在对方惊恐的目光中,轻而易地杀死对方

  可是……

  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左□莫,心底不知为何,冒出一股寒意他知道笑摩戈有受到孔雀翎眼jiè的影响,在笑摩戈刚进孔雀翎眼jiè罩中的瞬间,其身体有一个明显的迟滞

  然而眼前的笑摩戈,不知疲倦,疯狂地,拳头如同狂暴雨般,不断☆地轰向地面

  之前在他看来愚蠢无比的行为,却令沈昱察觉到危险的气息

  不过,不能坐以待毙

  沈昱如梦初醒,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

  他下定决心,用那招

  ※※※※◎※※※※※※※※※※※※※※※※※※※※※※※※※※

  左莫觉得前所未有的酣畅淋漓,酒劲上涌,加亢奋他面前的那道孔雀眼还没来得及汇集,便会重被轰散,而随着左莫的拳头不断变重,恐怖的力量散开,产生一阵又一阵的斑斓波纹

  好爽

  左莫仰天长笑,状若疯魔

  快得令人喘不过气的频率,浩浩荡荡的烈火在左莫体内激荡不休他就像一个口渴至极的人,在拼命地寻找水,他寻找的是让他的拳头力量变得加强大的方法

  烈火撞击的力量变得加强大,从他的体内渗出的神力,也越来越多

  左莫右拳的魔纹,耀眼无比,在高挥舞中,拖曳出一道道光痕

  耀眼的光痕下,谁也没有注意到那星星点点,飘浮在空中的火星

  就在此时,忽然脚下的孔雀翎眼如同被磁石吸引,不断地朝一个方向汇集

  醉眼朦胧的左莫,停下动作,盯着从脚边一个个掠过的孔雀翎眼看了一会,他迟钝地抬起头,沿着孔□雀翎眼消失的方向望去

  地面和天空的孔雀翎眼,如同流水般,在朝沈昱身上汇集

  沈昱此时面目全非,一道道孔雀翎眼爬上他的身体,没入他的五彩魔纹之中沈昱额头的孔雀王冠,仿佛活了过来,翅膀舒□■展,转眼间,它张开的翅膀就包裹住沈昱的脑袋,幻化作一只精致头盔,只露出沈昱的眼睛,而沈昱手中,多了一根约半尺长的孔雀翎

  左莫依稀记得和对面那个家伙打了个什么赌

  但是什么赌,他已经不●记得

  不过,小莫哥打的赌,怎么可以输?

  左莫摇摇晃晃地挪动身体,面对沈昱

  ※※※※※※※※※※※※※※※※※※※※※※※※※※※※※※

  没有人敢再小看这个hē得◎憨态可掬的少年,对方刚才每一拳,仿佛都重重轰在众人心里

  但是当沈昱的变化呈现在众人眼中,尤其是那根五彩鲜艳的孔雀翎,人群中忽然一声惊呼

  “孔雀王翎”

  就连看台上的俞双都无▲◎法保持淡定,他霍地站起,死死盯着场内,表情就像见鬼一般:“这家伙,居然连孔雀王翎都修炼出来,沈家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小子啊”

  孔雀王翎,沈家最负盛名的杀招,亦是百蛮境如林的世家豪族之中,最顶尖的◇杀招之一在沈家的家族史上,倒在这一招的高手,不计其数

  沈家家祖,便是凭借这一招,杀死七十九名将阶,而名动天下,创建沈家、

  孔雀王翎虽然威力巨大,但它的修炼难度之大,亦同样惊人沈家传承至今,修炼出孔雀王翎的屈指可数,想修炼孔雀王翎,必需对孔雀翎眼jiè有着极深的理解

  孔雀翎眼jiè的修炼难度本就极高,每一代沈家后辈,能领悟的绝不过一个巴掌而领悟孔雀王翎的,那就少

  所以当俞双看到沈昱手中那根鲜艳的孔雀翎,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

  “不完整”昌源昊忽然开口

  “已经足够了”俞双轻叹道:“他才多大,能够修炼出孔雀王翎,这份天赋,只怕离沈家的家祖也逊色不了多少”

  昌源昊沉默,俞双说得没错

  沈昱的天赋之佳,委实骇人听闻

  他的目光转向那个摇摇晃晃,醉态可掬的少年,心中暗自惋惜,这少年也是天赋惊人,只是没想到遇到沈昱这样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

  真是可惜了

  暗自惋惜的昌源昊,目光忽然扫过左莫脚边,目光骤然一凝

  那是……

  一团星星点点的火星,飘浮在左莫脚边,安静无比

  *********************************************************************************************

  感谢爱hē普洱茶同学小娘十一个,今天干掉一个,还有十个你们绝对是故意的PS:还有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