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节 逆龙爪


  林谦这一剑,震慑全场

  俞双太安魔榜排名第二,在百蛮境,也能跻身一流高手之列,却被一剑击伤

  林谦停在空中,提着太阿,太阿尖端的光芒太阳般耀眼,脸上再无半点平日的温和,红蓝两色眼睛带着傲慢、骄横、不屑,缓缓从众人身上扫guò

  他的动作极慢,却拥有令人窒息的压迫感,无人敢与之对视

  全场鸦雀无声

  太安群魔,在林谦这一剑之下,骇然失神

  所有的昆仑弟子,目光狂热地看着睨睥傲然的大师兄,心中只觉激荡不休,恨不得仰天长啸

  昆仑

  我们是昆仑

  大师兄恍如君临天下一般的绝世之姿,深深烙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还未请教阁下尊姓大名?”昌源昊的声音打破寂静

  众人此时方从震惊中回guò醒来,骇然莫名地看着这位提剑而立的少年便是其他三派弟子,此时看着天空恍如战神一般的林谦,也无不脸色煞白

  飘浮在空中的林谦,恍若未闻,仿佛脚下有透明的台阶一般,一步一步提剑而行,好整以暇,却无人敢拦

  忽然,三dào身影出现在林谦前方,拦住他的去路

  朱可、夏、中年侍女

  “哎,我这把◎老骨头,看样子今天要伤筋动骨啰”朱可笑咪咪地自言自语

  夏一言不发,只是手中的长枪,猛然上挑

  中年侍女一脸阴沉地盯着林谦

  林谦身形没有一丝停顿,他就像没有看dào三人一般,◆◎老骨头,看样子今天要伤筋动骨啰”朱可笑咪咪地自言自语

  夏一言不发,只是手中的长枪,猛然上挑

  中年侍女一脸阴沉地盯着林谦

  林lǎogǔtóu,kànyàngzǐjīntiānyàoshāngjīndònggǔluō”zhūkěxiàomīmīdìzìyánzìyǔ

  xiàyīyánbúfā,zhīshìshǒuzhōngdezhǎngqiāng,měngránshàngtiāo

  zhōngniánshìnǚyīliǎnyīnchéndìdīngzhelínqiān

  línqiānshēnxíngméiyǒuyīsītíngdùn,tājiùxiàngméiyǒukàndàosānrényībān,一步一步从天空走下来

  ※※※※※※※※※※※※※※※※※※※※※※※※※※※※※※

  左莫缓缓沉入地下,外面的声音,顿时隔绝开来

  他进入另一个世界

  一根根半透明的xì线,交织在空中除了这些xì线,四周一片虚无,什么也没有一条如同蛛网形成的路径,呈现在左莫的视野之中循着路径,左莫朝里面前进

  每一次落脚,脚下虚无处便会浮现一dào魔纹,托着他的脚掌

  蛛网路径,延伸dào远处,沿途随处可见xì线

  左莫注意dào,xì线似乎朝一个方向汇集,蛛网路径也不例外

  越往前进,这一点似乎越发明显

  左莫dào现在还不知dào,◆这些只能在这般状态才能看dào的xì线,究竟是什么东西

  xì线变得越来越密集

  左莫猛地停下脚步,抬起头,眼前的景象,让他冰冷的情绪,也不禁泛起一丝波澜

  一只的爪子,被无数○xì线,缠在半空中

  这只爪子巨大无比,它就像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哪怕远远望去,也能够感受dào它无以伦比的庞大

  在这只巨爪面前,左莫渺小得就像蚂蚁

  但是真正让左莫心头泛起一丝波澜的,却并不是这只巨爪的庞大,而是他见guò这只巨爪

  “逆龙爪”

  “这不可能”

  卫和蒲妖的失声惊呼,同时响起

  左莫见guò这只龙爪,卫曾guò幻化成他的前主人模样,她手上提着的,形状和眼前这只龙爪一模一样,只不guò要小得多

  “逆龙爪竟然落在师子铭手上……”蒲妖喃喃失语,他怔怔地看着如同山峰般的逆龙爪,眼中泛着一丝泪光

  许多遥远的画面,浮现在他面前那张改变他一生的绝世容颜,是如此清晰,连什么都可以侵蚀的岁月,似乎也没有在上面留下一丝痕迹

  卫默然不语,脸上充满伤感和缅怀

  左莫忽然抬起脚步,朝逆龙爪走去

 ☆ “停快停”

  “别靠近它”

  蒲妖和卫被左莫的动作吓dào,无不脸色大变,连声阻止

  此时的左莫,却像着了魔般,充耳不闻,他的脚步没有半分减缓,继续朝如山小山一般的逆龙爪走去▲

  咚……咚……咚……

  如同鼓点般的声音,从若有若无,dào逐渐清晰,再dào震得人心慌随着左莫不断地靠近,这鼓点一般的声音,威力越来越大

  鼓点的来源是逆龙爪,它仿佛有一颗心脏,在不断地跳动

  当左莫走dào逆龙爪下,仰起头,才真正感受它的巨大,那股无以伦比的压迫感,让人心悸神摇

  但是左莫的眸子没有一丝波动,淡漠冰冷

  它是活的

  当左莫的手,贴上逆龙爪的时候,他能够清晰地感受dào坚硬如铁的鳞片下,所蕴含的恐怖力量和强大的生机,还有深深的不甘心

  “别动它,它不是你现在能够承受的”蒲妖急得连声音都有些变调

  左莫恍然未闻,他的视野中,那些半透明的xì线,看上去纤弱无比,然而却把逆龙爪牢牢地缠住,让它动弹不得

  卫语飞快dào:“逆龙爪是魔界十大天魔兵之一,绝对不是你现在能够降伏的,只有帅阶才有可能降伏它,当年主人达dào帅阶,为了降伏它,也差点丢了性命”

  逆龙爪似乎能听dào蒲妖和卫的话,左莫能够感受dào,它在嘲笑他不自量力它心脏的跳动加有力,澎湃的力量透体而出,严严实实的xì丝,也无法完全隔绝

  每一记跳动,延伸入虚空之中的xì丝便是一阵颤动,这股力量能够传dào极深远的地方但是无论逆龙爪的力量多么强大,却始终无法挣脱这些数以万计的xì丝

  左莫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仰着的脸,淡漠冰冷,他的瞳孔也是一片冰冷

  他的目光落在逆龙爪身上的一处,他的视野里,那里丝线最密集的地方

  他忽然腾空而起,飞dào此处,望着面前密密麻麻层层匝匝的xì丝,他忽然伸出手掌,插入这团xì丝之中

  蒲妖和卫脸色骤然煞白

  蓦地,逆龙爪停止跳动整个空间陷入一片死寂,所有的波动,所有的声音,连xì丝上的光芒,也停止流动

  片刻后,整个空间剧烈地抖动

  轰轰轰

  所有的xì丝急剧地颤动,每一根都在颤动

  瞬那间,连逆龙爪也不由产生紧张的波动

  突然间,蒲妖脑海中闪guò一个几乎被他遗忘的传闻,眼中陡然射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脱口而出:“这是……”

  轰隆隆

  空间开始崩溃

  ※※※※※※※※※※※※※※※※※※※※※※※※※※※※※※

  林谦的头发零乱,手中的太阿剑光芒黯淡

  三大高手联手,成功地拦住了他三大高手每个人的实力都高深莫测,他们虽然不曾闻名于世,但是却是各自家族真正的核心高手

  “你能挡下我们三人的联手,足以自傲了”朱可的语气带着一丝赞赏在今天之前,他从来没有想guò,自己居然会和旁边的两位联手攻击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剑修

  莫说联手,便是他,也有十余年没有亲自动手了

  如此惊才绝艳的天才,便是他,也从未见guò

  昆仑果然不愧是昆仑啊

  可怕

  夏没有说话,但是扬起的长枪,始终不敢离林谦分毫

  最惊讶的却是中年侍女,她脸上神情变幻不定,心中暗惊不已她的母亲服侍guò师子铭,她从小见识广博这些年苦心修炼,已经摸dào神力的门槛,本身境界,离帅阶不guò一步之遥

  便是这样,却还需要和人联手,才能压制住面前这个昆仑少年

  真是可怕

  昆仑其他剑修被缠住,漆雕雨等人虽然比之林谦逊色许多,但是和这一行其他昆仑弟子比起来,实力却在伯仲之间

  双方战斗得极其激烈

  其他三派弟子也陷入苦战,魔族占尽主场之利,人数亦占绝对的优势,此时杀红了眼,根本不顾伤亡

  修者不断有人战死,局势对他们越来越不利

  ※※※※※※※※※※※※※※※※※※※※※※※※※※※※※※

  林谦虽然看上去有些狼狈,但是他通红的左眼变得愈发炽热,幽蓝的右眼却●变得加森冷,平日里谦和的笑容,此时张扬如凛冽的剑锋

  他虽然对这次太安之行的困难有了充分的预期,但是也没有想dào,竟然能遇dào三位如此厉害的高手

  这三人极其厉害

  老头修◆▲炼的魔功名为【魂魔引】,是魔界顶尖魔功之一,据说从远古流传而来老头的魔体,也诡异无比,变幻莫测,就连林谦也不认识

  那个全身笼罩在重甲内的男子让他吃惊,那是墓碑甲

  中年女人力量怪异无★比,林谦竟然从中察觉dào一丝神力

  这三个人,无论哪一个,放在外面,都是最顶尖的高手

  自己竟然一次对上三个

  对上三个

  林谦胸中的战意,不断地燃烧,他心中没有一丝胆怯畏惧,他手中的太阿剑,仿佛又活了guò来

  他忽然扬起手中的太阿剑

  一泓碧水般的太阿剑此时晶莹如冰剑,剑尖亮起一团米粒大小的光芒

  手持太阿剑,林谦以剑作笔,剑尖如笔尖,在虚空勾画

  剑光的光芒,在空中划出一dàodào明亮的光痕,仿佛涂在纸上的线条,丝毫不消散

  太阿剑每一划,天空都会响起一dào轰隆雷音

  对面三人脸色剧变,他们识得厉害,周围的所有力量,竟然都不受控制地随着太阿剑的划动而跳动

  他们正欲出手,忽然,他们身体陡然一僵,猛然回头,朝身后碑林望去

  刹那间,他们脸上尽皆骇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