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节 雨帅驾临


  麻凡抹了把脸,抬头看了眼外面黑压压的修者,摇摇头:“看样子,一时半会,他们是不打算走”

  外面的修者,是公冶小容率领的天環战部不出公孙差的意liào,他们果然突然出现在兰里界,向驻守□在这里的玄武营发起攻击,试图夺下这道混沌裂缝

  好在麻凡一直小心翼翼,不敢松懈,每天的探哨不断往外放他的小心起到作用,探哨发现对方的踪迹,提前示警

  收到警报的麻凡,立即枕戈以待

  因为担心守不住混沌裂缝,要塞的符阵建设一直没有停止,比起小娘在的时候,符阵群的规模扩大了三倍有余甚至在战斗开始之前,符阵群还在扩建

  这让麻凡底气足了不少

  事实上,兰里界的冲突不断,麻凡他们的探哨与妖族的探哨也经常发生摩擦好在妖族驻守的战将,似乎也无意于开启战端虽然小摩擦不断,但双方总体来说,还是相对克制的,甚至保持着某种默契

  公冶小容见偷袭没有成功,便转成强攻

  但是面对如此庞大的符阵群,公冶小容也没有太好的办fǎ但是公冶小容深知,这条混沌裂缝是他们回到修真界最jìn的通道

  公冶小容的攻击极其猛烈,完全不计生死战斗惨烈异常,要塞的符阵群几乎★损坏过半,而这些符阵群的周围,堆满尸体

  天環战部他们堪称豪华的fǎ宝,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让他们基本能抵挡一两轮的攻击

  麻凡的玄武营打得极其辛苦,要塞一度险些失手,情况紧急之下,卫▲营及时的出现,稳定了防线

  然而,这些天環修者,却不知疲倦不计生死,如同潮水般一波又一波地发动疯狂的攻击

  麻凡都算不清楚,到底挡下多少波攻击

  玄武营的战损过一半,麻凡不得不把作为预备役的青龙营,补充进玄武营

  人在这样惨烈的战斗中,死亡率极高,整个青龙营名存实亡,能够存活下来的,无不是那些能够迅适应战斗的修者

  但是防线倒是越来越稳固,大家开始逐渐适应如此激烈的战斗

  “怕个鸟”雷鹏的声音也变得干涩沙哑,但是眼中的精光比以前加明亮,他满不在乎道:“咱们现在也算见过世面了,嘿,天環不过如此,来多少杀多少”

  “他们没有补充,经不起杀这仗,我们赢定了唔,只是不知道能从小娘大人手上讨到什么好的奖励”年绿慢条斯理道,他英俊的脸庞满是尘土,不过同样,他的眼睛异常明亮,周身剑意涌动

  这场战斗虽然艰难无比,但是熬过来,他们每个人进步都极大

  没有什么比战斗让人的进步快

  ※※※※※※※※※※※※※※※※※※※※※※※※※※※※※※

  公冶小容深深地凝视着已经残破不堪的要塞,面无表情

  对方的主将已经○率领主力离开,按理说,这是一个天赐良机这是促使他下定决心攻要塞的最重要原因

  攻打这样的要塞,对于任何一位战将来说,都没有太好的办fǎ公冶小容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这场战斗会死很多人,可打到这个份■□上,让他无fǎ平静

  对手的顽强,乎想象

  公孙差的厉害,他早已经领教,他很清楚,那是一位丝毫不逊色于他的实力派战将虽然他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公孙差到底属于哪个势力

  公孙差率★■领主力离开,公冶小容心头最大的一块障碍搬开哪怕他知道这样的硬攻战,死伤必定惨重,但是他依然充满信心——只要他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一定能攻下要塞

  然而这个神秘的势力再次他重击

  要塞里▲那位不知名的战将,几乎是他见过的最顽强战将

  这位战将的战部实力并不出色,比起公孙差的战部要差得远,公冶小容并没有放在眼里但是就是这么一位无名战将,这么一支他不放在眼里的战部,却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却无fǎ越雷池一步

  稳如磐石

  而且细心的公冶小容发现,对方的战部正在变得越来越坚韧

  经历这场战斗,这支无名战部,会脱胎换骨,变成一支真正的精锐

  而他们天■環战部,却成为对方的磨刀石

  已无胜利之望,打下去,徒增死伤

  公冶小容默然

  他自小才华横溢,在天環这样的大门派中,亦是顺风顺水,受尽门中师兄弟的崇拜和长辈的爱护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一败再败

  看着几乎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战部,看着那一张张茫然看着他的脸庞,他心中骤然一痛

  他脸色有些苍白,但是他知道,所有人都在★等他的决断

  “我们走”

  他几乎用尽全身力气说出这三个字

  ※※※※※※※※※※※※※※※※※※※※※※※※※※※※※※

  木希听完手下的报告,若有所思

  “○大人,我们是不是去夺下那条混沌裂缝?对方久战已疲,现在公冶小容又退走,他们心神松懈,正是良机”手下忍不住道

  连续的胜利,让木希在宫湖木氏的地位愈发牢固,她如今是宫湖木氏毫无疑问的第一战将,已经有资格参加族里的重大决议

  如此年轻,能做到这地步,族内历史上从未有过

  木希摇头:“我们夺下来有何用?如今我们能守住本界,就已经不错不要小看对方,能够抵挡公冶小容拼命的战将,别的难◇说,擅守这一点,只怕难有人及”

  见手下有些不服气,她接着道:“别以为我们让公冶小容吃了点小亏,就骄傲自大莫忘了,我们从来没有与公冶小容正面交战,能让联军覆灭,公冶小容是极厉害的”

  ★想了想,她嘱咐道:“我们要尽量与这个势力交好他们胆敢与天環为敌,所图不小,自然需要盟友”

  “可他们是修者”

  “看清大势,如今天下混乱,不出十年,修者妖魔鸿沟必然打破”木希郑重道

  手下还想多言,但是看到木希严厉的目光,还是应了下来

  木希看着手下离开的背影,目光闪动她知道自己终是太年轻,哪怕连胜,族内不服之人甚多

  也许,自己应该亲手创建一支战部

  这个想fǎ一冒出来,便再也无fǎ抹去

  ※※※※※※※※※※※※※※※※※※※※※※※※※※※※※※

  天边黑压压的人群,来势似缓实疾,眨眼间,便到众人面前战部如云舒展,悄寂无声

  每名魔兵脸上,都是一脸淡漠,一看便知是百战精兵旌旗林立,迎风招摇,偌大的战部,没有一丝杂音,森严无比

  战部中央,最显眼的是一辆巨大的战车銮驾,青幔飘扬,銮驾华盖四檐垂下铜铃流苏,叮◇咚声远远传开拉车的四只异兽面容狰狞,奇丑无比,但是在车前却是低眉顺目,说不出的驯服

  战车旁,四名神色冷肃的壮汉,扛着一木托架,托架上供放着一把青色的宝剑

  队形一展开,恍若实质的杀意●,四逸开来

  太安城噤若寒蝉,没有人敢大声说话

  左莫却没有被对方的阵仗给吓倒,他四下扫了一眼,雨帅的战部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庞大,大约有一万余人

  这个数目,可比他想象得要少许多

  在他的想fǎ中,帅阶出动战部,那应该遮天蔽日、浩浩荡荡才对每一位帅阶,麾下地盘往往上百界,割据一方

  霞公主忽然低声道:“雨帅最jìn正在忙于扩张地盘,战部都差不多被派出去而且他的地盘也不安稳不过你要小心,这支雨前卫,是雨帅最精锐的战部我无力帮忙,你自己小心”

  廖廖几句,左莫明白许多事,他听出对方语中的关切,连忙安慰道:“不碍事,我自有分寸”

  霞公主忽然一咬牙道:“若是事不可为,便把逆龙爪给他”

  左莫心中一暖,不过想到已经融入到他体内的三千烦恼丝,他心中便不由苦笑三千烦恼丝缠着逆龙爪,无论他如何指使,它都不会脱离逆龙爪

  他就算想把逆龙爪给别人,也给不了

  “放心放心”左莫笑着安慰道

  束龙等人此时已经重回到左莫的身边,他们每个人都是如临大敌

  这支战部的威势,震慑住所有人就连明晖等人,也不禁面色微变,他一手创建明匪,横行无忌但是刚刚被孽部重创,如今,又亲眼目睹雨帅麾下最精锐的雨前卫,才深刻地感受到,什么叫真正的精锐

  他的明匪,在这支森严的战部面前,的确只能算得上“匪”

  他之前想过□,会有许多人争夺,他未必没有混水摸鱼的机会然而,雨帅率领雨前卫出现,他便知道,这逆龙爪必定落入雨帅之手

  只怕雨帅也不会放过他们这些凶名昭著之辈

  明晖神色变幻不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