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节 宿命


  搞明白领悟神力的关键,左莫体内的神力,立即变得听话无比

  左莫不得不佩服师子铭,大牛果然就是大牛,没有修炼任何力量,却能洞察力量的本质,这样的大牛,绝对是数千年才有一个

  找到了钥匙的左莫,神力的增长并没有显著的变快,但是对神力的运用上了一个全台阶神术的威力,远远比同阶的三力威力强大许多不过左莫体内的神力还很弱,神术对神力的消耗极大

  金叶上晦涩的文字,似乎也一下子变得好懂许多他很快掌握了几种神术,之前运用神术,三力需要同步,让左莫觉得其难无比但是如今施展神术,几乎他心中一动,三力同时运转,神术刹那成形

  一切仿佛水到渠成,自然而然

  没有半点▲滞碍之处

  成功之后左莫第一个想法便是把这法子分享给阿鬼,但是阿鬼能不能听懂,他心里没底而另一个能够分享的对象是曾怜儿,不过左莫犹豫了一下,zài他心里,曾怜儿毕竟不能和阿鬼相提并论但是想到她◎zhìàizhīchù

  chénggōngzhīhòuzuǒmòdìyīgèxiǎngfǎbiànshìbǎzhèfǎzǐfènxiǎnggěiāguǐ,dànshìāguǐnéngbúnéngtīngdǒng,tāxīnlǐméidǐérlìngyīgènénggòufènxiǎngdeduìxiàngshìcéngliánér,búguòzuǒmòyóuyùleyīxià,zàitāxīnlǐ,céngliánérbìjìngbúnénghéāguǐxiàngtíbìnglùndànshìxiǎngdàotā■每次战斗也未曾退缩过,上次还受了伤,左莫觉得,也能勉强算得上自己人

  他拉来阿鬼和曾怜儿,便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阿鬼一脸木然,就好似没有听见但是曾怜儿脸上迅浮现狂喜之色,她耳朵竖得老高★,唯恐漏过一个字

  左莫把自己所有的体悟都讲了个遍,便停了下来

  但阿鬼还是老样子,没有一丝反应,左莫心中轻叹一声,亲昵地揉了揉阿鬼的头发见曾怜儿陷入沉思状态,他也不出声,牵着阿鬼,悄然离开

  离开后的左莫,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他叫来黑烟妖

  左莫神色认真道:“nǐ给我的东西对我非常有用,nǐ有什么想要的,跟我说”

  黑烟妖明白左莫的意思,左莫是想感谢他,他想了想,平静道:“我的天赋普通,但是大橙的天赋很好,老大nǐ多指点大橙”

  kàn到黑烟妖一脸平静地把自己的机会让给大橙,左莫心中感动,他笑道:“大家是兄弟,nǐ不说,我也不会藏私这是我感谢nǐ■,nǐ有什么想要的,或者愿望,都可以”

  黑烟妖平静地摇头:“老大,nǐ也说了大家是兄弟既然是兄弟,这不是应该的么?老大这样感谢来感谢去,岂不是见外吗?”

  左莫被黑烟妖说得一愣,黑烟▲,nǐyǒushímexiǎngyàode,huòzhěyuànwàng,dōukěyǐ”

  hēiyānyāopíngjìngdìyáotóu:“lǎodà,nǐyěshuōledàjiāshìxiōngdìjìránshìxiōngdì,zhèbúshìyīnggāideme?lǎodàzhèyànggǎnxièláigǎnxièqù,qǐbúshìjiànwàima?”

  zuǒmòbèihēiyānyāoshuōdéyīlèng,hēiyān妖一脸平静,zài左莫眼中,满满的尽是真诚,他心中不由感动,点头道:“nǐ得对,是我见外了”

  左莫心中暗下决定,要好好给他们寻找一部适合的妖术

  若是没有,那就创一门

  如今的左莫,实力依然没有达到帅阶,但是若论对力量的理解,却未必zài帅阶之下通晓神力奥妙,而又见识过高阶的力量,他对力量的本质和走向,有着乎实力的认知

  ※※※※※※※※※※※※※※※※※※※※※※※※※※※※※※

  “大人,他们要去幽泉界”一名探哨恭声禀报笑mó戈一行的目标,并不是什么秘密,许多人都知道

  “幽泉界……”江哲的目光zài界图上不断地来回逡视,很快落zài一个极●远的地方

  他的神色平静淡然

  探哨低下头,大气也不敢出大人自从凤月师姐牺牲后,性qíng变得愈发沉默冷漠,诸将对他的畏惧日益加重

  “下去”江哲挥了挥手

  “是”探哨▲松了口气,连忙恭声回答,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

  待探哨离开,江哲的目光未曾偏离界图片刻,半晌,他像是轻叹又像是呢喃,幽幽道:“别寒……”

  zài他身旁的桌子上,一张有折痕的纸笺上面有着□门派最命令

  击杀叛徒别寒

  消灭孽部

  他接到这份命令时,并不吃惊悬空寺内部向来团结,掌门他们岂能容忍这样的叛变?谷梁刀的叛变,震惊修真界,西玄的名声大损孽部的叛逃虽然没有像★谷梁刀那般传得沸沸扬扬,但是大门派的高层,还是皆尽知晓

  门派是绝对不允许别寒活着

  为了击杀别寒和孽部,不久之后,将会有大批援军到来

  这次动用的战部过以往的任何一次战事江哲◆心中感qíng十分复杂,谁能想到,悬空寺千年来最大的一次行动,竟然是为了消灭本门的叛徒

  孽部、江字部,别寒、江哲,两支核心的战部,两个实力伯仲从小较劲到大的年轻战将,将迎来一场仿佛宿命般的生●死之战

  便是江哲这般心志坚毅之辈,也不免唏嘘

  笑mó戈,这个陌生的名字进入江哲的视野,匪夷所思的战绩,堪称奇迹江哲对笑mó戈充满了好奇,连别寒那么高傲的人,竟然也会投靠别人

  若不是他对门派能力的信任,他对这个消息只会嗤之以鼻

  别寒平时寡言,但是一旦打起来,性烈如火,暴虐嗜杀他竟然会也向别人效忠

  不过,能够击杀帅阶,这样的实力,也的确令人震惊

◇  他摇摇头,目光落zài另一个名字上

  公孙差

  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却被标注为“极度危险”,他的危险程度,甚至和“别寒”相同

  他不得不慎重,假如这公孙差真的有别寒相同水◇平的实力,那这场战斗,他很不kàn好

  江哲愿意理解为这是门派对这一战的慎重

  和别寒同一水平,若是真的,那太可怕了

  江哲抛开杂念,无论对手有多强,这一战都无可避免不仅要胜,还要胜得漂亮

  因为这一战不仅关系到门派的声誉,也要震慑一下,门派里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谷梁刀叛变对西玄的影响,乎寻常的大,如今的西玄,如同一盘散沙,众人离心

  这样的事,绝不能发生zài悬空寺身上

  江哲要用事实告诉他们,敢叛门派,只有一个下场

  ——死无葬身之地

  ※※※※※※※※※※※※※※※※※※※※※※※※※※※※※※

  林谦赤身**浸泡zài剔透如水晶的池子里,池子的边缘,无数复杂的符纹,交错相织

  他的神qíng恬静,仿若睡着的婴儿

  zài池子周围,聚集了七八位剑修,他们面容苍老,但是眼睛张阖间,光芒如剑意般一闪而逝

  忽然,林谦的身体,亮起淡淡的光芒

  光芒丝毫不刺眼,说不出的舒服

  池子周围的老家伙们一阵骚动,他们脸上无不激动莫名这种淡淡而温和的光芒,不同于他们见过的任何一种力量
☆   “神力这就是神力”

  “天佑我昆仑”

  “小林谦果然是本门栋梁”

  ……

  池子里的林谦缓缓睁开眼睛,淡然无波的眸子,光芒尽敛他没有任何动作,池子里的水,忽然朝他★涌去

  层层叠叠,如烟幻化

  转眼间,林谦便衣着整齐,池子里的水,幻化成一袭青衣

  “弟子拜见掌门、各位师叔祖”

  林谦恭敬行礼

  “可是神力?”一名昆仑长老忍不住问道

  “是”林谦恭声答道:“但尚不完整,弟子只是凭借记忆,模拟神力”

  “nǐ出手试试”说话者是昆仑掌门,他白眉如剑,眼睛始终半眯,那双眼睛深邃,饱含岁月沧桑,仿佛能kàn破一切●

  “是”林谦扬起右手,淡青色的神力幻化成一把飞剑,出现zài他手掌中

  “果然不愧是神力威力远zài灵力之上”一位长老忍不住道

  掌门上前,伸出手掌,握上神力幻化成的青色飞剑◆●

  “是”林谦扬起右手,淡青色的神力幻化成一把飞剑,出现zài他手掌中

  “果然不愧是神力威力远zài灵力之上”一位长

  “shì”línqiānyángqǐyòushǒu,dànqīngsèdeshénlìhuànhuàchéngyībǎfēijiàn,chūxiànzàitāshǒuzhǎngzhōng

  “guǒránbúkuìshìshénlìwēilìyuǎnzàilínglìzhīshàng”yīwèizhǎnglǎorěnbúzhùdào

  zhǎngménshàngqián,shēnchūshǒuzhǎng,wòshàngshénlìhuànhuàchéngdeqīngsèfēijiàn

  啪啪啪

  无数青光,zài掌门手掌中炸开,但是掌门却若无其事,手掌纹丝不动

  啪

  一声比之前都响亮的炸音,神力青剑猛然炸开

  掌门的手掌依然纹丝不动
  炸开的青芒,就像被无形牢笼死死禁锢,光芒一闪,却没有冲出分毫

  直至光芒湮灭殆尽,掌门才收回手掌,淡淡道:“性质的确灵力多了分霸道,威力要强约一倍,不过,若是修炼神力,需要三力齐备”

  林谦被掌门这一手折服,果然不愧是掌门,一眼便kàn出玄虚,恭声道:“是”

  “三力齐备?”其他长老无不皱起眉头

  昆仑眼馋神力已久,但迟迟没有弄清楚若不是林谦这次直接与笑mó戈几人动手,体会了几分神力之妙,到现zài还一头雾水没想到林谦悟性奇高,一次交手,便能悟出神力雏形

  这些昆仑长老正欣喜莫名,以为神力可以大范围推广,但听到掌门说需要三力齐备,不由齐齐皱起眉头

  zài昆仑,同时修炼三力的,少之又少

  也就是说,绝大部分弟子都不具备修炼神力的条件,如此一来,神力的作用便大打折扣

  等弟子重头修炼起,那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形成战力

  如今qíng势如此混乱,他们等不起

  掌门那双仿佛能kàn破一切的深邃眼睛,微微张开,他kàn向林谦,话题一转:“nǐ说说,那几个修炼神力的家伙,给nǐ的感觉”

  林谦闭目回忆片刻,方睁开眼睛:“他们修炼的不同的神力笑mó戈的神力霸道炽烈,他身边两女的神力一奇诡一冷柔而那名中年女人,修炼的神力远逊笑mó戈三人,刚具雏形”

  掌门点点头:“nǐ先下去,好好休息几天我和几位师叔祖会完善神力的修炼法门,过几天nǐ再来试试”

  “是”

  林谦正欲退出,忽然被掌门叫住

  “nǐ去查一下,这两百年间,全部围剿远古后裔的记录”

  林谦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是”

  *****************************************************************

  PS:干掉一个,十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