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节 寂正


  禅光无声幽然,如漾起的水波泡-书_)

  察觉到危险的左莫,情急之下,暴喝一声:“分开跑”

  说罢,他电射而起,朝城外急飞而去曾怜儿会意,立即朝另一个方向飞去

  左莫回过头,发现阿鬼紧跟在他身后,顿时大为焦急:“阿鬼,分开跑”

  阿鬼浑若没有听见,依然紧紧跟在他身后

  左莫心中又是感动,又是着急若是分开跑,两人的目标肯定是落在自己身上,阿鬼和曾怜儿便可顺利逃出生天只是他没xiǎng到阿鬼如此执拗,竟然完全不听他的话,顿时让他的算盘落空

  当他的眼角余光瞥见一抹红色的身影,赫然是折回来的曾怜儿

  曾怜儿竟然也折回来了

  妈的

  左莫又急又怒,这帮不听指挥的家伙他心中蓦生出一丝感动,阿鬼跟着他,左莫并不意外,但是曾怜儿折回来,却让左莫相当意外对方的目标是自己,曾怜儿此时放弃逃跑的最佳时机,而选择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这需要极大的勇气

  “拼了”

  到这个时候,任何话都是多余

  左莫的斗志倏地攀升到最高点,他忽然抱腿蜷身,人在半空中翻滚,突然,双腿重重踏在虚空中

  砰

  他脚下犹如重重踏在一块无形的凝实气墙上,劲气四溢,爆音清脆

  左莫的脸上忽然浮现一丝痛苦之色,如此高的冲撞,哪怕他如今魔体强韧如铁,也有些吃不消

  脚下巨力传来,借着这股强大的力量,左莫的身形如同出膛的炮弹,以快的度猛地反向弹射而起,朝空中的寂正扑去

  他的目光死死锁定寂正那颗显眼的光头

  贼秃什么的最讨厌

  左莫抛弃所有杂念,全身金光闪动,神力鼓荡

  阿鬼身形诡异地消失,紧接着,忽然左莫身旁的虚空钻出来

  曾怜儿如同一抹红色的烟雾,飘忽不定,带起淡淡的虚影

  三人的目标,赫然齐指寂正

  从左莫他们逃跑,到返身反击,不过弹指间,极其突然

  左莫他们的逃跑,在戴涛他们眼中,是最正常反应,他们没有觉得奇怪,但是突然变成反击,他们却有些猝不及防

  返虚期的修者,无论在哪个门派,都是地位尊崇,或云游天下,寻找那些奇珍异常,或者深山闭关,寻求进一步不到最后的时候,门派是绝不会动用这样决定性的力量,别说像悬空寺这样高手如云的顶级门派

  两人都有数十年没有和人动手

  因此他们对左莫三人由逃跑突然变成反击,有些准备不足

  若是平时,在绝对的力量压制下,这一丝准备不足并不会产生什么影响

  两人也没有因此而产生丝毫的波动,他们的心境,早就锻炼得坚凝无比,对于自己的力量,那份自信,早就深深铭刻在他们骨头里

  他们不惊反喜,若是左莫他们逃跑,他们只能选择左莫,另外两个逃离的可能性很大此时三人反扑,在两人眼中,就是那扑火的飞蛾,自寻死路

  寂正冷哼一声,竖起的单掌,不知何时变成双掌合什

  神色肃穆,口喧禅号

  一朵金莲在他脚下绽放,无数花瓣,纷纷洒洒,祥合宁静的气息,能够沁入人心底,若有若无的诵经声,扰人心神

  左莫只觉全身鼓荡不休的神力蓦地一滞◇,不知不觉中,胸中的战意竟然弱了几分

  他心中顿时凛然,不战而屈人之兵,老贼秃不简单

  若是在之前,被这禅音一扰,左莫只怕要大受影响但是自从他悟通那一块碑文之后,虽然神力并没有增长,但◆是圆转如意,远非昔rì可比

  左莫紧守心神,精纯炽烈的神力在体内急运转,纷洒而下的花瓣一靠近他,便纷纷炸得粉碎

  而与此同时间,蛰伏在左莫体内的定魄神光,忽然滴溜溜地转动,左莫顿时只觉全身一轻,神智恢复轻松

  没xiǎng到定魄神光还有如此妙用

  左莫心中大喜,战意加高昂

  视野内那颗光头急地接近,左莫忍不住长啸一声,双手虚抱,无数金光,突然从虚空中闪现,朝他手中涌去

  刹那间,一根粗壮雄伟的金柱,以惊人的度,生成在左莫虚抱的双手前

  金柱上,金乌宛如活物,引颈尖鸣,扑腾不休

  滋

  一溜赤炎,沿着金柱,电窜而起

  【金乌撞城柱】

  而就在同时,曾怜儿身后,清冷的弯月浮现比起上次如尖芽般的钩月,这次她身后的冷月,却要kuān阔许多

  弯月如刀,直指寂正

  “月儿月儿斩”

  阿鬼眼中紫芒大盛,身形陡然诡异地消失在空中

  寂正脸色微变,三人的攻势,乎他的意料,古井不波的禅心,察觉到危险,泛起丝丝涟漪

  但是瞬间,波动的禅心便平复如常

  寂正低眉垂目,一声禅◇诵

  他全身蓦然迸发耀眼金光,转眼间,他便有如同金液涂绘的禅像,不怒自威

  【大威严金刚禅身】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袈裟上经文仿佛突然间活转过来,无数人诵经声,从袈裟里传出来,□汇集成一股浩瀚的禅音之海一个个金色经文,从寂正的身形喷涌而出,如同一片经文之海

  悬空寺八品法宝,【经海袈裟】

  左莫只觉眼前一花,寂正周围的空间的经文范围内,虚虚实实,变幻不定

  不过左莫的战斗经验丰富无比,虽惊不乱,【金乌撞城柱】去势不变,悍然朝那片金海轰去

  曾怜儿瞬间明白左莫的意图,转动的月牙,紧紧贴着金乌撞城柱,滴溜溜一斩

  当金乌撞城柱撞上那些无数经文形成的海洋,柱身流蹿的赤炎蓦地炸开,所过之处,那些经文便如同纸片般,熊熊燃烧起来

  而失去阻碍的金乌撞城柱,轰然砸下

  咚

  沉闷至极的爆音如同在心底爆开,方圆百里内,所有人心头齐齐一震,实力稍差者,只觉得烦躁欲呕

  左莫的金乌撞城柱如同万钧重物,硬生生砸穿这片经文之海

  就在此时,寂正忽然抬头睁目,如佛陀开眼,无喜无悲,禅威如海合什的双掌蓦地张开,缓缓朝迎面而来的金乌撞城柱拍去

  势无可挡的金乌撞城柱竟然硬生生被这看似平常的一掌给挡住

  仿佛金液浇铸的手掌,抵住庞大的金乌撞城柱,纹丝不动

  这一系列变故发生电光火石间,戴涛没有xiǎng到,对方三人的攻击,竟然全都集中在寂正身上不过他并没有惊慌,他对寂正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寂正师兄深居简出,一心向禅,外人知之甚少,但同为返虚期的戴涛却比一般人要加了解

  寂正师兄比他强

  出身悬空寺的寂正师兄,从修炼开始,基础要比他扎实许多,之后的一步步积累,都比他要凝实,这种优势当集中到返虚期,便产生明显的效果

  对于这点,戴涛始终心存几分艳羡

  看着笑摩戈他们的攻势集中在寂正师兄,他不仅没有丝毫慌张,反而心中冷笑,自寻死路

  “神力不过如此”寂正神色闪过一丝失望

  这金乌撞城柱虽然威力刚猛无俦,但是距离他心中期望的威力,却有着明显的差距难道神力的威力仅止于此?

  若是如此的话,那这神力便有些名过其实……

  这个念头刚在寂正心中生出,忽然眼角一跳,一道清冷的光芒,贴着金乌撞城柱,倏地斩到他面前

  光芒紧贴着金乌撞城柱,隐藏在耀眼的金光下,极为隐藏

  寂正禅心通达,心念一动,便作出应变

  挂在他胸前的念珠,蓦地飞出一束灰雾,冷月光斩被这束灰雾一照,蓦地定住,只见灰雾中,一抹幽冷的弯月光华,寂然不动

  八品法宝,【凡尘念珠】

  这串念珠,是用他抛下的凡尘俗念炼化而成,与他本心相连,神妙异常数十年来,每rì打坐诵经,拨动间见证本心

  戴涛饶有兴趣地看着双方的较量,没有出手的意思到目前为止,寂正师兄甚是从容,对方还无法真正威胁到寂正师兄

  寂正师兄向来高傲,他酣战正在兴头,若是自己贸然插手,反而会惹得他不悦

  忽然,纹丝不动的金乌撞城柱寸寸崩裂●

  一只又一只黑鸦,忽然从崩裂的金乌撞城柱中展翅飞出来

  这些通体漆黑的乌鸦,脚趾间带着几缕火焰,眼睛暗红,额头处,有三根纤细如丝的金羽,微微颤动

  双翅展动,暗红的鸦目,却牢◆

  yīzhīyòuyīzhīhēiyā,hūráncóngbēnglièdejīnwūzhuàngchéngzhùzhōngzhǎnchìfēichūlái

  zhèxiētōngtǐqīhēidewūyā,jiǎozhǐjiāndàizhejǐlǚhuǒyàn,yǎnjīngànhóng,étóuchù,yǒusāngēnxiānxìrúsīdejīnyǔ,wēiwēichàndòng

  shuāngchìzhǎndòng,ànhóngdeyāmù,quèláo牢锁定寂正

  寂正不知为何,心底陡然升起几分不安

  他的注意力全都被这些黑鸦吸引,没有注意到左莫此时诡异的动作

  旁观的戴涛却注意到左莫的异样因为左莫摆出的姿势太过于诡异,双手如蛇般舞动,身形以一种古怪的节奏在晃动这些动作看似毫无章法,但不知为何,戴涛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直蹿上来

  他脸色骤变,脱口而出

  “师兄小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