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节 较劲双人组


  不远处,几名悬kōng寺探哨zài游弋,一脸警惕地四下张望,寻找敌人的踪影

  “现zài就动手?”橙发妖偏过头问束龙

  “闭嘴”阿文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朝橙发妖怒目而视
◇   这个白痴,竟然zài这个时候说话真没纪律

  束龙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巴巴看着自己的橙发妖,只好摇头轻声道:“再等等”

  “还要等……”橙发妖扁了扁嘴,嘟囔道

  束龙耐心道:“▲他们还没有进入我们的攻击范围,这样不利于我们发起突袭”

  橙发妖完全无视阿文充满鄙视的目光,一脸不解:“我们为什么要突袭?”

  阿文实zài不忍不住:“白痴,突袭容易得手”

  橙发妖噢了应了声,恍然大悟:“明白了,你怕打不过”

  “你才打不过”阿文像被踩中尾巴的猫,一下炸毛

  “打得过为什么要突袭?”橙发妖奇怪地看着阿文,一脸“你好奇怪”的表情

  “你懂个屁这是战术”阿文被橙发妖搅得有些晕

  “你就是怕打不过”橙发妖表情笃定,眼睛斜斜地看着阿文,意味难明

  阿文一触及到橙发妖的诡异的目光,血刷地冲到脑门:“来来来,我们来打一场”

  周围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不着调的两人

  橙发妖头摇得像拨浪鼓

  “怕了”阿文一脸不屑

  橙发妖摇头:“我不和怕打不过敌人的家伙打”

  阿文气得七窍生烟:“你……”

  束龙满头黑线,他决定了,下次再也不带这两个人的队看了眼明显注意到这边动静的探子,束龙无奈道:“战战”

  “就是嘛,有我这样的天才zài,完全不需要什么突袭”橙发妖得意洋洋,一马当先,直愣愣地朝对方的探哨扑去

  “白痴……”怒不可遏的阿文咬牙切齿,如同离弦之箭,朝对方扑去

  两人如同两道怒矢,冲zài最前方

  其他人见状,也一齐冲出去

  悬kōng寺的探哨都是战部中的精锐,他们从小便开始接受严格的培养,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zài一起的时间过五年以上,配合默契

  他们没有丝毫慌乱,迅结成战阵,禅修独有的诵经声带起各sè光芒,浮现zài他们身上

  耀眼的经文,zài他们周身流转不休,他们的神sè镇定从容

  为首的队长看着冲过来的敌人,眼中闪过一丝不以为然,身经百战的他战斗素养扎实无比,敌人看上去气势汹汹,但是战阵脱节,配合完全不入流

  难道这就是别寒的队伍?

  队长不知为何,心头松一口气要知道,别寒虽然zài外声名不著,但是zài悬kōng寺却没有人不知道,别说还有凶名赫赫的孽部大家的心头都有如压了块石头,沉甸甸得让有些喘不过气,别寒是和江哲大人同一级别的战将啊

  冲上来的这群家伙不是孽部,估计是别寒手下的炮灰

  他忽然想起来,别寒一起,还有另一名战将,叫什么公孙来着这名战将的名字,他记不大清,绝大多数人都不记得不过队长看来,这没有任何关系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队长一声沉喝:“无相”

  只见他们身上各sè光华,突然急旋转,莫名的力量成形

  橙发妖和阿文只觉眼前景无数光芒急朝中间坍塌、旋转,形成一个彩sè旋涡,漩涡之中生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扯动他们向漩涡飞去

  “哇哇哇,这是什么?没见过啊烟花?真好看有几分本事嘛可惜你们遇到了本天才,让本天才告诉你们什么才是战斗的真谛……”他嘴里语飞快地吐出一大堆话,橙sè如火焰的头发飘舞不定

  “闭嘴你个白痴”不远处的阿文忍不住破口大骂

  橙发妖转过脸,一本正经:“你永远无法理解天才的思维,这就是你为什么不能成为天才”说罢立即转过脸,朝悬kōng寺得意洋洋道:“凡人,颤抖”

  “闭嘴”阿文额头青筋直跳,表情加狰狞

  两人斗着嘴,但手上的动作极快

  橙发妖浑身蓬地浮起一层淡淡的白sè火焰,这层火焰的颜sè极淡,近乎透明他的表情夸张无比,哇哇大叫,张开双臂,嘴里喋喋不休

  阿文的周身却流淌着一层黑sè的火焰,浓郁的黑sè如墨,带着一种独特的韵律幽幽跳动这层黑sè火焰比他之前的杀意加深邃浓郁,而且没有半点气息,就好似无害一般

  “天才的天才攻击,天才之无敌人肉火弹”张开双臂的橙发妖整个人带着白sè火焰,如同出膛的炮弹,拖着白sè的光尾,直接朝对方战阵扑去

  “杀”阿文陡然怒喝,跨步刺矛他的动作流畅而充满美感,浑身的黑sè火焰,倏地灌入黑矛之中,只见矛尖化作一道悄无声息的黑芒,没入彩sè漩涡的正中心

  愚不可及

  队长冷笑,以两个人便想来硬撼战阵,真是太愚蠢了

  然后笑容迅凝固zài他脸上

  轰

  所有禅修身体一震,他们身上所有的光芒所有的经文,都被震碎,化作点点光芒

  怎▲么可能?

  队长骇然失sè,战阵被破

  对方两个人竟然直接破开他们的战阵,难道这两人是元婴期?

  但是此时,已经不容他多想,多年征战形成的本能让他作出最直接的反击,一声怒吼,额★▲么可能?

  队长骇然失sè,战阵被破

  对方两个人竟然直接破开他们的战阵,难道这两人是元婴期?

  但是此时,已经不容他多想,多年mekěnéng?

  duìzhǎnghàiránshīsè,zhànzhènbèipò

  duìfāngliǎnggèrénjìngránzhíjiēpòkāitāmendezhànzhèn,nándàozhèliǎngrénshìyuányīngqī?

  dànshìcǐshí,yǐjīngbúróngtāduōxiǎng,duōniánzhēngzhànxíngchéngdeběnnéngràngtāzuòchūzuìzhíjiēdefǎnjī,yīshēngnùhǒu,é头一枚经文浮现,他神sè肃穆庄严,合什的双手蓦地朝前一推

  金sè掌印脱掌而出,顿时化作两道巨大的金掌,朝kōng中两人拍去

  这两只手掌越来越大,直接把橙发妖和阿文笼罩其中

  【威严明掌】

  他额头的经文愈发明亮,但是他的眉梢却多了几分灰白

  “队长”一名悬kōng寺探哨失声悲呼,【威严明掌】出队长的境界,这一掌消耗队长起码十年的寿元

  其他探哨无不面露悲愤之sè,但他们都知道,现zài不是悲伤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队长这一击白费

  只见各sè拳芒、杖影、法宝、经文,如同引爆的火山,轰然喷发

  他们的目光却是后面的束龙等人,他们要把束龙等人阻隔起来,以免他们支援

  当他们看到队方剩下的探哨齐齐停住身形,没有半点硬闯的意思

  一些反应快的人,心头不由浮起几分怪异的感觉,但他们旋即充满不屑,果然是游兵散勇

  zài队友急需要支援的时候,竟然连这点硬闯的勇气都没有

  只是可惜队长……

  【威严明掌】是禅修绝学之一,威力奇大,但是对修为的要求极高,元婴期才能够完整地施展队长以金丹之身,☆不惜寿元的损耗,所有人都相信,两人根本不可能幸免于难

  漫天的光芒,都zài两道巨掌面前黯淡无光

  啪

  kōng中的两道巨掌,突然如同戳破的泡沫,化作两蓬点点金芒

  ○橙发妖的神sè恍惚,一脸茫然,他有些晕头转向,周身的透明火焰黯淡几分,嘴里下意识碎碎念:“咦,好像有点头晕呀……”

  阿文神sè微白,身上有几处伤痕,但是眼中杀意沸天,盯着那名悬kōng寺队长,冷得就像冰岩

  几乎所有的悬kōng寺探哨zài那一瞬间,都呆住

  两人完好无损

  束龙等人根本没有上前的意思

  “我就知道是这样”明决子一脸无奈道

  “多好啊乐得轻松”苍泽撇撇嘴

  “这样有点不好……”一心想磨砺妖术的南玥有些犹豫道

  听着耳边众人的对话,束龙坚定了心中换一支队伍带领的念头

  就zài此时,忽然橙发妖的大喊响彻战场

  “喂喂喂,不要抢我的……”

  回应他的,是阿文的怒吼:“杀”

  “杀”“杀”“杀”……

  “我的”“我的”“我的”……

  南玥他们zài一旁,悠闲地扯起来

  “猜猜这次谁赢?”明决子瞥了一眼问道

  “平手”苍泽看也没看,直接答道

  “平手”南玥的目光倒是投向战场,却是欣赏两人的战斗

  “平手”黑烟妖的声音从黑烟中传出

  明决子叹一声:“我也觉得是平手不过,你们不觉得无聊么?”

  众人对视一眼

  “换队”苍泽道

  “换队”南玥一脸赞同

  “换队”黑烟妖闷闷的声音从黑烟里传出来

  一向沉默的束龙zài一旁也忍不住:“换队”

  大家的语气干脆利落,不过眼中却不免流露出几分羡慕橙发妖和黑烟妖的天赋极其出sè,当两人开始修炼起三力起来,进步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两人无论zài什么时候,都zài较劲

  自从前几次开始,遇到像面前这的小股探哨,根本就没有其他人插手的余地,两人就像打了鸡血般包全场,俨然没有其他人出手的机会

  两人的力量,开始渐渐变◆得他们难以理解起来

  无论是橙发妖近乎透明的火焰,还是阿文的黑sè火焰,zài众人眼中,都是一种极其陌生怪异的力量和三力显然有着截然的区别,反倒是有几分大人的味道

  羡慕之余,大家的斗志反而加高昂

  大家都希望能通过战斗磨砺自己的实力,而不希望只是zài一旁充当看客

  这样的战斗,只是整个战场的一个角落

  其他地方,加惨烈

  战况的惨烈并没有出乎江哲的意料,出乎他意料的是,zài这样惨烈的战斗中,他们居然处于下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