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节 博弈


  左mò眼睛充血地盯着面前的界图。

  他这般盯着界图,一动不动,近三个时辰。

  西玄八百界,三分之一也有两百多近三百界。mò云海才多大?113界!如果能够吞下来,mò云海就能扩★张到近四百界!

  这个数目,已经差不多接近三分之二的九大禅门。

  但是那漫长如同筛子一般千疮百孔的边境线,会让mò云海的防守成为一个大难题。

  钟德有些意外,他本以为,这么大一个馅饼砸出去,左mò肯定激动无比应了下来。没想到,左mò激动归激动,但并没有马上应下来。

  接近三百界的地盘,居然会有人犹豫三个时辰!

  钟德重新审视起左mò,他没有低估mò云海,相反,他十分看好mò云海。mò云海是钟德给gǔ梁刀选择的盟友,抛除gǔ梁刀和左mò交情深厚之外,mò云海的实力才是他真正看重。

  他把近三分之一的地盘给mò云海,有着更深层的考虑。

  mò云海比gǔ梁刀更加强大,而且要强大得多,双方比邻而居,相要结成盟友,必需实力相差不大。可是mò云海的底子要扎实得多,一旦他们消化近三百界,他们会变得更加强大。

  太过于强大的mò云海同样不符合西玄的利益。

  在钟德看来,gǔ梁刀虽然厉害,但是比起左mò,显然不是一个级别。

  看看双方实力上的对比,就能看出来,gǔ梁刀麾下能拿得出的人,除了他自己便只有双雨和晓,人才单薄。可是★反观mò云海,韦胜、公孙差、别寒、宗如……那一大串能闪瞎人眼睛的名字,便是钟德这等心坚如tiě的人物,也不愿意为与为敌。

  这漫长边境线,能够把mò云海拉入与天環战争的泥潭之中,从而减缓mò云■海发展的脚步。

  双方的实力不失衡,才能够长久的结盟。

  十年,钟德估计,在gǔ梁刀的主持下,西玄需要十年,才能缓过劲来。可如果没有天環这样的巨头掣肘,钟德估计mò云海只需要五年的时间,便足以成长成和昆仑天環一个级别的新巨头。

  钟德觉得自己没有低估左mò,但是到此时,他才发现,他到底还是低估左mò了。

  传说中贪婪无比、唯利是图的家伙,竟然会面对近三百界的超级馅饼,还保持着冷静!

  真是一个可怕的家伙!

  钟德忽然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gǔ梁刀真的能够抗衡这样一个怪物?真的能够抗衡这样一个怪物般的势力?

  但他旋即心中苦笑,除了gǔ梁刀,他同样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gǔ梁刀,已经是西玄最出色的年轻人了。他很了解现在的掌门,如果把西玄交到掌门手上,十年盟约结束的时候,便是西玄灭亡的时候。

  钟德的心如磐石,些许动摇,便恢复如初。

  一双闪动着亢奋而疯狂的眼睛映入他的视野,他心中蓦地一悸,脸色不动声色:“考虑得怎么样?”

  左mò紧紧盯着钟德的眼睛,他沉声道:“我还要这一块!”

  手指轻划,一道蜿蜒曲折的光痕,出现在界图上,在原本划出来的区域的右下角,又多划出约三十界的地方。

  钟德的瞳孔蓦然收缩!

  钟德出山之后,便反复仔细研究揣摩过。身为十大战将排名第二的绝世战将,钟德嗜血残暴,但是他对战争的态度,却反而异常谨慎。

  谁也不知道,他面对这张界图有多少次。这张界图的每个细节,早就深深印在他的脑海中,他不需要费力,它就能完整地浮现在他脑海中。

  天環与西玄接壤的这片领地,好似一个细长扁平的楔子,钉进西玄和九大禅门之间。

  作为三方势力交界的复杂地方,在悬空寺还在的时代,三方都十分默契地克制。那一带,也成为有名的三不管地带,因此生活了大量而复杂的小势力。

  悬空寺的殒落,九大禅门崛起,他们开始迅速地吞并这些小势力,于是才形成眼下这般奇怪的地形。

  左mò划去的三十界,是西玄与九大禅门交界之地。

  如果到这,钟德还不明白左mò◆的意图,那他第二战将的名头,就太名不符实了。

  九大禅门!mò云海果然和九大禅门关系匪浅!

  钟德心中轻叹,他知道自己想借天環掣肘mò云海的意图落空了。

  左mò需要这三十界的○意图很明显,打通与九大禅门的通道,如此一来,天環这片楔形领地就腹背受敌,mò云海的战部可以通过九大禅门领地,轻易地绕到天環的背后发动攻击。

  拥有公孙差、别寒的mò云海可以轻易地把这块楔形领地,从天環切下来,纳入mò云海的版图里去!

  mò云海与天環之间的交界线,便会急剧缩短。

  钟德顿时陷入两难的境地。以mò云海的实力,完成这个意图可能性极大。如此一来,别说无法掣肘mò云海,相当于给mò云海一个绝佳的机会。

  可是,没有mò云海,接手西玄的gǔ梁刀绝对撑不下去。他的元寿只剩下两年多,两年之后,西玄的顶阶战将只剩下gǔ梁刀一人。

  在钟德看来,gǔ梁刀虽○然本事不错,但是过于方正,威慑力不够。钟德一人镇守西玄,无人敢进犯。便是昆仑天環,也不敢轻启战端。

  因为他嗜杀!

  和他的战斗只会有一个结果,赤地千里、血流成河!在几方僵持的时代,没◇有人敢受如此重创。

  “考虑得怎么样?”左mò的语气和刚才钟德一模一样。

  钟德明白对方看出他的意图,但他并不在意。势力之间的博弈永远存在,与交情无关。他亦是决断之人,不动声色道:“这一块也给你。”

  他手指轻划,在左mò刚才划出的那三十界的外缘,又划出二十界。与mò云海结盟是必然的条件,哪怕钟德,也别无选择。

  左mò看了一会,便看出一些名堂。

  钟德看上去随手一划,多划出二十界,看上去白白损失一大块,而实际上却大大缩小了西玄与mò云海的交界线。

  左mò心里对钟德充满佩服,果然不愧是排名第二的战将!钟德冷静到冷酷的地步,对领地毫不留恋,对名声、传统完全不在意,为了自己的战略意图,他能够放弃其他一切,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不过这二十界,对mò云海来说,却是白赚的。

  左mò知道钟德元寿将尽的事,也知道钟德这是在给gǔ梁刀铺后路。左mò并不担心gǔ梁刀的西玄,这和交情无关,是对形势的判断。钟德之所以如此大方,其实也是知道gǔ梁刀以一己之力,根本无法镇守偌大的西玄。

  其实左mò都有些担心,哪怕缩水的西玄,也有五百多界,整个九大禅门也就六百多界。

  看看现在的养元浩就知道,他是何等吃力。

  gǔ梁刀的道路,比自己更艰难。

  “成交!”左mò郑重道,他心中充满豪情,mò云海的龟缩时代,终于要结束了!

  “好!”钟德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随即道:“天環的人,已经到了。”

  左mò的注意力立即被转移。钟德是一切的关键,他的安全是重中之重。

  “他们比你们来得早一点,黎仙儿被押到煞渊囚牢。”钟德眼中泛起一丝冷意:“我们去见识一下天環的未来!”

  说罢朝外面走去。

  左mò有些吃惊,黎仙儿在天環的地位他可是很清楚,不由奇怪问道:“天環怎么会派黎仙儿过来?”

  “人质。”钟德冷冷道:“否则的话,掌门不敢。掌门太蠢,我镇守煞渊囚牢几十年,怎么会没有布置?天環来得很小心,我的人没有查到。掌门太着急把黎仙儿送到煞渊囚牢。”

  左mò听钟德一口一个“掌门”,语气里却没有丝毫敬意。

  “他够阴狠、隐忍。”钟德淡淡道:“却不够果决,没有自信,权力欲太强。”

  左mò虽然心中充满好奇,但不想卷入西玄的这些事里,他识趣地没有多问。

  一行人跟随钟德,朝渊煞囚牢方向走去。为了不引人注意,大家没有用飞行,而是沿着墙壁步行。

  忽然,韦胜停下脚步,目光一凝,左手示意大家停下来。

  左mò等人默契无比,四散开来,已经作好战斗准备。钟德身边的施佩,一个跨步,护在钟德身前,其他护卫,如临大敌。

  韦胜神色从容,古井不波。

  弑神血剑一点点地扬起,韦胜所立之处,仿佛变成一个黑暗不见底的深渊。韦胜的眼睛变成血琉璃一般,他的神色却没有一丝变化。

  “杀!”

  一声暴喝如霹雳,众人面前的石墙,突然粉碎,如雨点轰然暴射而至!

  韦胜一剑划出!

  一道血红剑芒,没入碎芒之中、◆

  没入碎石的剑芒仿佛与什么迎面撞上,陡然爆起耀眼炽白光芒!

  耀眼的白光瞬间把众人吞噬,所有人的眼前顿时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周围的气息一片紊乱。

  凌厉杀机,铺天盖地。◆◆

  没入碎石的剑芒仿佛与什么迎面撞上,陡然爆起耀眼炽白光芒!

  耀眼的白光瞬间把众人吞噬,所有人的眼前顿时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周围

  méirùsuìshídejiànmángfǎngfóyǔshímeyíngmiànzhuàngshàng,dǒuránbàoqǐyàoyǎnchìbáiguāngmáng!

  yàoyǎndebáiguāngshùnjiānbǎzhòngréntūnshì,suǒyǒuréndeyǎnqiándùnshíbáimángmángyīpiàn,shímeyěkànbújiàn,zhōuwéideqìxīyīpiànwěnluàn。

  línglìshājī,pùtiāngàidì。

  这片白光不知是何物,左mò的眼睛,在白光刺激之下,完全目不视物。最为诡异的是,它竟然能扰乱神识!

  左mò散发开来的神识,被搅得支离破碎。

  对方却仿佛不受影响,七八道杀机,牢牢锁定在他身上,激得他皮肤一阵战栗。

  然而,左mò反应极快,脸色微变!

  浑水摸鱼!

  对方的目标是钟德!

  糟糕!

  恰在此时,白光中,传出一声闷哼。

  左mò心蓦地一沉。

  是施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