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东荒神体


  yè凡强调颜如玉的后果是,高挂桃花谷的山崖上,他自然不会自恋的认为这样明丽空灵的女子会喜欢上他,不过见过几面而已,说到底一切都是因为妖帝圣xīn的缘故。

  当一行人离开,yè凡降落在◆地。桃园中,万年古桃木如扎龙蜿蜒伸展,桃花朵朵,清风吹过,花瓣片片,漫天飞洒,如粉红的薄烟。

  yè凡开始思索,将何去何从,妖帝圣xīn滥养在他的命泉中,妖族不可能放他离开,难道要与他们为伍不成?可是,妖族的xīn法不适合人族修炼,在这里他得不到强dà的修行法门,需要另想他法。

  这是一群越彼岸境界的妖精,恐怕是妖族中一股不弱的势力,想要逃离,几乎不可能。

  “走一步算一步。”yè凡并不担xīn,眼下他绝对没有生命危险,当下盘坐在桃花林中,任花瓣在周围轻舞,他静xīn凝神,开始修行。

  妖族dà帝的xīn脏 浸在命泉中,怎能不好好的利用,他想借助圣血,锤炼自己的血肉,从而再次脱胎换骨。金色的苦海,足有拳头那么dà,像是一轮烈阳定在虚空中,烛 Q而有圣洁。

  命泉涌动,云蒸霞蔚,那颗如红玛瑙般的xīn脏,任神泉浸润「它寂静无声,一动不动,红的炫日,晶莹的让人xīn醉。

  yè凡以自己的“鼎”围绕这颗红xīn旋转,而后贴了上去,震动小鼎,想要攫取xīn脏中的圣血。可是,任yè凡施法,妖族dà帝的xīn脏静如磐石,牢不可撼动,根本无法将里面的精血引出。

  到了最后,yè凡,称得上是挑衅了,直接以小鼎轰撞圣xīn,出阵阵铿锵之音,命泉中烛光四射,那尊鼎光芒dà作,流转出阵阵神秘的道之气息。

  可是,妖帝的xīn脏古井无波,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毫不理会他的挑衅,如亘古日月,悬在那里,没有一丝;''&澜。

  “绿铜块太神秘,将妖帝圣xīn完全钐住了,任我百般施法,也没有任何动静,根本无法取出一滴精血。”这让yè凡很犯难,他空守宝山,却无法得到一点好处,实在感觉有些不甘。

  yè凡不愿就此放弃,他在鼎上刻字,九个古字光华初露,便凝聚有奇异的神力,按照特定的方位排列。这是道经中记载的以“器”镇压己身,来实现“永恒”的法门。

  不过,这一次yè凡可不是想娃压自己,他想以此秘法封馈妖族dà帝的圣xīn,让其波动起来。

  yè凡并不识得九个古字,完全当作“道纹”来用,按照《道经》所记,没有丝毫误差,成功烙印在鼎内。

  悬在苦海上方的鼎,顿时变得迷蒙起来,它吐气布化,出于虚无,混沌雾气涌动,交织出“道”与“理”让人觉得玄而又玄。

  阴阳并济,太初衍生,生与死的力量在交融,鼎变得神秘莫测,合气化生,蜕死寂,演生机,而后逐渐变dà,向那颗xīn脏压落而去。

  妖族dà帝,昔 日威震东荒,睥睨天下,纵不能成仙,却也是天地间的绝顶强者,所连xīn脏自然非同小可。▲

  鼎镇压而下,九个古字犹如天生的道纹,交织出天地间玄奥莫测的力量,让寂静不动的圣xīn微微颤动了一下。“封!”yè凡在xīn中dà喝,有绿铜块在,他算是豁出去了,不夺到妖帝圣血,他誓不罢手。☆

  鼎,三足定天地,两耳衍阴阳,圆廓纳混沌,似天地本始,又如万物之母,包容万物,将那颗晶莹剔透的xīn脏一下子收了进去。“轰”

  就在这一刻,妖帝圣xīn终不再沉寂,它血光冲天,赤霞像是火烧云一般,流转向四面八方。屡屡被挑衅,它不再平静,而是出了自己的强dà波动,血华在流淌,它像是一轮红色的太阳,当空而照。

  金色的苦海惊涛万重,汪洋卷上了高天,命泉喷,彻底沸腾,轮海不再安宁,让人xīn悸的气息在弥漫。

  那颗xīn脏的生机太旺盛了,每一丝血气都具有莫测的力量,血华闪撑,将鼎上的九个古字生生的磨灭了。

  不是九个古 字不够奇伟,而是yè凡修为尚浅,不能完全掌控,妖族dà帝的xīn脏一下子冲了出去。

  yè凡既吃惊又振奋,催动那尊鼎,收取漫天的血华,鼎像是万物之母,包容一切,如火烧云般的薄烟一下子被吸收了进去。

  同一时间,绿铜块感受到◆轮海的无边波涠,仅仅轻震了一下,那颗xīn脏顿时掩去浩瀚的生机,沉寂下来,金色的苦海与云蒸霞蔚的命bèng瞬间归于平静。

  yè凡xīn中有些激动,就在小鼎内,一粒精血灿灿生辉,赤霞缭绕,迷迷◎蒙蒙,收取漫天血光后,他攫取到了 一滴圣血。

  鼎,快翻转,那粒血精一下子坠了出来,而后化成无尽的血雾,冲向他全身各处。

  桃花林中,万年古桃木下,yè凡寂静不动,躯体一片赤红,全身的血管都在舒张,血液如dà河,流动时出隆隆之响。;$ 身的骨骼洁 白无暇,嘎 嘣嘎嘣作响,像是在被锻造,让人惊异不已。五脏六腑,轻轻震颢,犹如在弹奏一曲乐章,出奇异的声响。

  一滴妖帝圣血,流向身体各处,在洗礼他的血壳,在锤炼的**,这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yè凡的皮肤更加的晶莹了,肌体强健无F1o

  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他才睁开眼睛,眸子灿如星辰,他觉察到了**的强横,身体比以前更加坚韧了,拳头攥紧的刹那,顿时金光绚烂,他感觉似乎可以将这今天地打穿!

  “若是多汲取一些圣血,一定可以革三次脱胎换骨。”他服食过两种圣药,已经脱胎换骨两次,若是再生一次变化,肉壳之强横将不可☆想象。

  不远处传来甜美的笑声,秦瑶香扇裸露,纱裙拖地,摇曳而来,两条藕臂欺霜赛雪,泛着惑人的晶莹光泽,她穿着dà胆,肌体若隐若现,袅袅娜娜。

  “你还真是贪xīn,现在知道妖帝的好处◇□了吧,当初却以为我要害你,你说该怎么谢我?”秦瑶瞟了他一眼,嗓音带着磁性,非常动听,眉xīn一点红痣,为她增添了一股特别的气zhì。“我穷的只剩下自己了,你想让我怎么感谢?”yè凡站起身来,脸上的笑容●●很阳光。

  秦瑶黑如瀑,身材修长,曲线起伏,曼妙多姿,称得上魔鬼身材,她轻盈的走到近前,容颜娇艳,具有无以伦比的魅惑力。“那就以身相许给我吧。”她将手搭在yè凡的肩头,舔了舔红润的双唇,显得非◎●常性感,声音柔腻的让人浑身麻酥。“求之不得。”yè凡来自星空的彼岸,思想观念自然不会像“老学究”那般,这样的挑逗根本吃不住他。非常洒 脱的伸手,抓住自己肩头上的那只玉手,脸部红xīn不跳的说道:“手如▲柔美,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

  秦瑶顿时出甜腻的笑声,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将手抽了回去,拧住他一边的脸颊,调笑道:“小小年纪懂得什么?”

  yè凡作为现代人,自然不怕这种阵仗□,直接伸手抚摸秦瑶的秀,而后更是划过她那如玉般的脸颊,道:“请注意你的言辞,在你面前的是个男人,而非孩童。”

  秦瑶身材高挑,蛮腰圆润纤细,双峰高耸,**修长,笑的花枝乱颤,道:“再过两年你才■,zhíjiēshēnshǒufǔmōqínyáodexiù,érhòugèngshìhuáguòtānàrúyùbāndeliǎnjiá,dào:“qǐngzhùyìnǐdeyáncí,zàinǐmiànqiándeshìgènánrén,érfēiháitóng。”

  qínyáoshēncáigāotiāo,mányāoyuánrùnxiānxì,shuāngfēnggāosǒng,**xiūzhǎng,xiàodehuāzhīluànchàn,dào:“zàiguòliǎngniánnǐcái□有 !$格说这种话。”说到这里她舔了舔红润的双唇,在他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真男人不需要言语证明自己。“我怎么看不出来?”秦瑶眉xīn的41痣生出点点光辉,眼波流转,挑衅的看着他,脸上漾满了笑意。

  yè凡知道对方多半是在故意戏弄他,当下笑了笑,右臂轻展,一下子揽住了那圆润而又纤细的小蛮腰,道:“要不我们去谈谈人生,讨论一下什么是男人?”

  秦瑶有些吃不住了,没有想到对方这样dà胆,轻柔的笑了笑「在他的额头上点了一指,如翩翩猢蝶向后退去。

  yè凡**强横,臂如神饺,并没有松开,如蝴蝶成双,跟随舞动了起来,沁人xīn脾的芬芳,让他感觉如拥暖玉,如抱娇花。

  “好了,松手 !”秦瑶停了下来,依然妖娆妩媚,眸子如水,无比惑人。她眉xīn的那颗红痣射出一点晶莹的光华,让yè凡身体一阵酸麻,顿时松开了右臂。“秦仙子,我们还没有谈人生呢。”yè凡一副洒脱不羁的样子,对▲方以这种手段来调笑他,根本无效。“贫嘴 !”秦瑶拢了拢自己的秀,道:“我来这里是为了通知你,我们随时准本撤离魏国,你要做好xīn理准备。”“为什么?”yè凡有些不解。“自荒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姬家,他们有○fāngyǐzhèzhǒngshǒuduànláidiàoxiàotā,gēnběnwúxiào。“pínzuǐ !”qínyáolǒnglelǒngzìjǐdexiù,dào:“wǒláizhèlǐshìwéiletōngzhīnǐ,wǒmensuíshízhǔnběnchèlíwèiguó,nǐyàozuòhǎoxīnlǐzhǔnbèi。”“wéishíme?”yèfányǒuxiēbújiě。“zìhuānggǔshídàichuánchéngxiàláidejījiā,tāmenyǒu■异动,我们怀疑,他们可能要对我们出手。”

  玄元派看似人族的门派,其实早已被颜如玉掌控,是她布下的一个据点,如今她决定撤离这里。“他们为什么要动手?”yè凡问道。“姬家出现了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乃是稀世神体,东荒少见,如今修为初成,被姬家的长老们安排,想拿我们试刀。”“神体有那么可怕吗?不过初成而已,干脆直接将他斩灭在此算了。

  秦瑶闻言摇了摇头,道:“姬家一定会派很多强者守护在旁「不可能允许意外生,若是天折,他们会将整片东荒掀翻,我们没有人能够走脱。”

  颜如玉非常果断,就在当日下令全面撤退,离开魏国,准备去投奔一位妖族dà能。可是,姬家来的如此之快,她们还没有出离魏国,就被截断了去路。

  这是魏国西部的一片荒岭,山脉无尽,植被很少,多是焦土,传说古时这里生过惊天dà战,成为 了不毛之地。一座座dà山耸入云霄,但却没有一丝绿意,光秃秃,甚是荒凉。乱石、焦土、断山……讲述了这片古战场的凄冷与幽寂。四方,各座枯寂的dà山上,都有强者站立,姬家高手如云,封铺了四方。

  正前方,一座断裂的dà山上,一个紫衣男子衣秧飘动,犹如天神下凡,他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双眸如星辰舫璀璨,负手而立,独挡前方。

  他与群山合一,与天地相融,竟给人以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感觉,让人无法揣度其深浅。“为何阻挡我等去路?”妖族一名中年美妇上前,沉声问道。“我神体初○成,闻听妖帝后人在此,特来约战。”这名紫衣男子贵不可言,但 8偏与天地自然交融,他神色平淡,话语轻缓。

  “我家殿下身体有恙,不能动手,请你改日约战。”中年美妇传声道。

  紫衣男子的话☆语很轻柔,如春风拂面而来,道:“既然如此,我亦不勉强,请将妖帝圣兵留7-,神体初成后,世间少有我中意的神兵,缺少趁手的武器。

  中年美妇面色不变,道:“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动,我们没有所谓的▲圣兵。”

  紫衣男子的身后出现两名清丽动人的侍女,她们恭敬的立在后方,其中一人轻启红唇,声音清脆动听,道:“三年前,妖帝坟冢出世,震动东荒,阳墓中射出诸多通灵武器。可惜,《道经》未现,妖族dà▲帝的圣xīn冲出后,亦踪迹渺然。而那把妖帝圣兵冲破五位dà人物的阻挡,被你们的殿下以聚 宝盆巧夺,怎么可能未在你们的手中?”“dà帝的圣兵,纵然落在殿下的手里,也是理所当然,你们姬家凭什么要索取 ?”中年美妇神色不善。

  紫衣男子虽然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但是却非常的沉穑,举手抬足间似乎有“道”与“法则”在流转,他缓渡开口道:“妖帝圣兵,我势在必得。”

  旁边,另外一名秀丽的少女声音如dà珠小珠落玉盘,道:“我家公子神体初成,唯有 妖帝圣兵才能与之相81o”“好dà的 口 气。 不知道神休是否名不虚传……”中年美妇冷笑。

  紫衣男子,黑轻舞,神色淡然,双眸深邃,平静的开口,道:“既然如此,你们尽可闯来。”“让老 身来试试看,神休究竟有多么可怕!”中年美妇亲自上前,口中喷出一道柽光,状如柳yè,银灿灿,向着紫衣男子斩去。

  紫衣男子从容自若,根本没有动,衣袂飘舞,他负手而立,但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dà吃一惊 !

  夜幕突然降落了下来,一片瀹淡,而在他的身后,出现一副极其奇异的画面,碧海汹涌,一轮皎洁的明月冉冉升起,洒落下圣洁的银辉。“海上升明月 !”所有人全都震惊。”这是上古dà能的轮海异相,他竟然修成了,不愧为神体!”

  那轮皎洁的明月,当场定住了中年美妇的柳yè神兵,瞬间将其化成齑粉,而后圣洁的明月转动,那名妖族的强者连哼都未能哼出一声,就化成了血雾,形神俱灭。

  夜幕下,碧海波光粼粼,一轮皎洁的明月 当空悬挂,紫衣男子负手而立,始终都未曾动一下,说不出的淡然与飘渺,人景交融,如诗如画。

  呼唤8shanmen,深情的呼唤8shanmen,手中捭着绿铜块dà声的喊,各位书友,你们这几天忘记投票了,赶紧支持下吧,8shanmen砸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