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姬家女婿不好当


  大手如 牢,锁围一方空间,这是一神秘术,五指齐张,禁绝里面的,切。

  姬紫月身上再次出烛光,秘宝难测,挡住了那只大手,虚空一阵颤动,五指终未能落下来。可是,另外五人再次合围,将他们困在里面,各种武器馈压而下。“小毛孩认真听好……”姬紫 月 传音。道=“至 虚极。守静

  大虚空术口诀并不算长,这是一种无上秘术,是虚空古经所记载的精华要术之一。

  姬紫月的声音非常轻缓,像是一道清泉流进叶凡的心田,他认真倾听,仔细揣摩,与以前的残诀结合印证。虚空古经,是古之圣贤观万物、捕捉永恒不变的法则而开创出的仙典。

  叶凡对它的主旨并不陌生,达到极度的虚空,保持深笃的静☆谧,这是虚空古经的根本,他早已知道一些。大虚空术,鬼神莫测,极其玄奥,修炼到极致,可以穿越虚空 !

  当然,所谓的穿越虚空,茈离有限,并不能昝真正的在虚空无限横渡,不然的话域门何用?

 ★ 纵然是屹立在绝巅的大能,修成虚空古经,穿越的距离也很有限,不过近战的话却是一种杀手锏。

  大虚空术修到极致后,无法捕捉身影,名副其实的神出鬼没,在通常情况下,可占据绝对的主动。

  在★这种境地下,叶凡dé到了大虚空术的口诀,也算是一种莫大的收获。

  他虽然有天分,但绝对说不上傲视古今的奇才,不可能这样一看就吃透,毕竟这是东荒最古老的几部古经之一所记载的秘术。

  东荒◎有数部古经被称作仙典,自然皆艰涩无比,深奥难测,纵然是大能修炼起来,也不可能一下 子就功成。“无需掌握,只需身化轻烟,归于虚无间,一会儿我来主导,躲避过他们的馈压就可以!”姬紫月传音。

  姬紫月的秘宝确实强大,挡住了种种攻击,不过麻衣人太可怕了。每次出手,都让虚空模糊,有近乎打裂空间的能力,形势非常不妙。

  叶凡结合以前所修成的大虚空术残式,展出秘法,身体顿时化成一缕黑烟,模糊了下去,仿佛真的要与虚空相合。“传给我一些神力,我们一同施展大虚空术。”姬紫月轻声道。

  刹那间,两人手指相连,共同展出大虚空术,像是黑色的云雾一般飘渺,越的模糊了。

  “我要催动秘宝了,◆借助它的力量,我们将藏身虚空中,你不要分心,一定要不断运转大虚术秘诀,不然的话可能会粉身碎骨 !”姬紫月叮嘱。“嗡”空间一阵震颢,犹如蜂鸣,两人凭空消失!

  叶凡大吃一惊,姬紫月的秘宝太神秘了◆,竟然可以将大虚空术催到极限,藏于虚空中。

  此刻,他觉dé如此的奇异,周围是永恒的黑暗,无边无垠,时间像是静止了一般,没有一丝的声响,绝对的空旷与虚无。“不要分心,一定要运转大虚空术秘诀,在这里生意外的话,仙人出世也无法相救。”

  不用姬紫月提醒,方才稍微分神,叶凡就感觉到了可怕的撕裂感,宝休欲碎,他急忙静心凝神,默默运转大虚空术。两人消失后,除却麻衣人外,其他五人一阵吃惊。“他们穿越虚空逃走了,怎么办?”

  “姬家大虚空术果然神秘,不愧是无上秘术。”

  场中,唯有麻衣人一脸平静,道:“无妨,他们并没有修成,不过是仰仗异宝,暂时躲入了虚空。”“他们不出来,我们岂不是没有办法?”

  麻衣人冷漠的开口,道:“他们坚持不了多 久,只需耐心等待,现在都散开,围在四方,大虚空术穿越距离有限,他们跑不了 !”事实上,正如他所料那般,虚空很危险,没有人可以永远的呆下去。“冲出去,然后我们不断穿行,只要能够脱离包围囹,你便施展疯老人传你的无上秘术,远遁而去。”

  下一瞬间,叶凡与姬紫月出现在光明的世界,然而四面依然被封,他们还是处在包围中。“麻烦大 了……”姬紫 月 蹙眉。嘟囔道:“那 个麻衣人。对大鹿空术很了解,一定不是常人。”他们再次隐于虚空中,如此数番,耗去了不少神力。“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然一定会成为瓮中的美丽姬紫月。”她轻声嘀咕。

  如果是所处这个境界的其他修士,连续这样施展大虚空术,早已神力干涸,唯有叶凡这等体质还无恙,体似无底洞,但同样可以喷薄出无尽源泉。“怎么不继续穿越虚空了?”麻衣人冷冰冰,纵然是在揶揄,也哈哈人以硬邦邦的感觉,道:“既然不 逃 了,那我就送你们升天吧。”“轰”天地间,一座银塔震动,古朴而大气,里面竟有点点玄黄的气息,弥漫而出。与上次明显不同,此刻,竟有万物母气流动!,这 一 一 一 一 一 一”姬 紫 月 大 吃-惊道=“迳是 一 宗 重 宝 !!”叶凡也变了颜色,能够以玄黄祭炼武器的人,绝非凡俗之辈。

  银色的古塔,犹如大岳,锁压而下,天空被封锁,大地都要崩裂了。一股巨大的吞噬之力在流转,欲将叶凡与姬紫月纳入塔中。

  姬紫月急切的传音,道:“你体内有 大量万物母气‘源根',让其震动,干扰这座祭炼有一 点玄黄的银塔,或许这将是我们的机会。”“好!”叶凡答应下来,默默运转道络所记载的心法。

  他不能掌控万物母气,无法调动而出,但是让它们在体内震动,还是可以做到的。

  他曾经送给姬紫 月少许,但是大量的母气源根缭绕在绿铜块周围,生生不息,仿佛可以再生,没有减少一点。轮海中,鼎未真正成型,万物母气迷蒙,围绕绿铜块拂动。”轰”

  叶凡竭尽所能,终于让万物母气震动了起来,开天辟地的气息在流转,这方天地顿时一阵轻颢。“咚”

  天空中的银塔果然一震,像是陷入泥沼中,短暂的一滞,定在那里一瞬间。“走!”

  姬紫月爆出炫目的光彩,催动秘宝,如流光一般冲了出去,彻底摆脱了麻衣人的束缚,挣脱了银塔的禁锢。其他五人,手中的武器同样一滞,阻☆之不及,任他们突围而去。“追,不要放走,他们身上有修士梦寐以求的瑰宝 !”麻衣人不仅修为可怕,见识也很广博,推测 出是万物母气影响了银塔。

  而且,数量不在少数,不然无法造成这样可怕的后果,让☆☆之不及,任他们突围而去。“追,不要放走,他们身上有修士梦寐以求的瑰宝 !”麻衣人不仅修为可怕,见识也zhībújí,rèntāmentūwéiérqù。“zhuī,búyàofàngzǒu,tāmenshēnshàngyǒuxiūshìmèngmèiyǐqiúdeguībǎo !”máyīrénbújǐnxiūwéikěpà,jiànshíyěhěnguǎngbó,tuīcè chūshìwànwùmǔqìyǐngxiǎngleyíntǎ。

  érqiě,shùliàngbúzàishǎoshù,búránwúfǎzàochéngzhèyàngkěpàdehòuguǒ,ràng他的银塔暂时失控。当然,他不会想到是万物母气的源根,若是知晓,一定会疯狂。

  纵然如此,他也无比震惊,万物母气是传说中的瑰宝,前方两人的身上居然有大量 !突围后,叶凡展开步法,如长虹经天,刹那远去。一旦给了叶凡机会,就不可能再将他封困。

  老疯子的传下的无上秘沽,几乎代表了度的极致,几个闪巷,山川大地不断向后 倒退。足足逃遁一个时辰,他们才停下来,短暂的休息了片刻。“到底是什么人要杀你,那个手托银塔的麻衣人明显大有来头,不然怎么可能会以玄黄炼器。”

  “我哪里知道,现在谁都可疑,甚至摇光圣地都有可能出手,眼下任何门派都不能相信。”姬紫月轻声嘀咕,大眼转来转去,不断思索。

  叶凡沉声道:“麻衣人很不好对付,很难彻底摆脱,我撸测他们肯定有秘诀追踪。”

  “我最担心的也是那 个麻衣人,他像是一个冰冷的木头人,我怀疑他是一个傀儡,被人寄托了一缕印记。”姬紫月皱起了眉头,道:“至于那座银塔,不过有少量玄黄而已,可能是被人临时祭成的。”“这岂不是说,有非凡人物在主导?”“这是最坏的猜想,若是这样的话,这个人真正出现,我们没有一点机会。”

  尽管姬家势大,是这片地域的无冕之王,但是现在,姬紫月不敢相信周围的任何门派,只能靠自己,向姬家的方向逃。“小毛孩你是不是想丢下我,自己逃走?“我会将你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离去。“去我们家族,没有人会难为你的,我连大虚空术都传给你了,你如果悄悄溜掉的话,你会明白后果。”她磨动亮晶晶的小虎牙。

  休息足够长时间,恢复精力后,叶凡站起身来,道:“你们姬家不是东荒最强大的势力之一吗,那些名宿怎么还没有寻来?”

  “南域无边无垠,光这片地域就有数十国,我们姬家纵然再势大,也不可能寻遍各国的每一寸土地,况且没有人知道我逃向了哪里。

  在接下来的两日里,叶凡带着伤势未复的姬紫月,一路潜行匿踪,连过数国,躲躲蕺茂,迂回前行,有数次被人追上,险死还生。

  很显然,暗中有一股很强的力量,想要斩杀姬紫月,不然不可能动用这么多的人,一路追杀下来。沿途不断受到袭杀,那些人总能寻到他们。“小毛孩你自己逃走吧,不用管我了……”见到叶凡也身受重伤,姬紫月这样劝道。“你传了我大虚空术,这样一走了之的话,我良心难安……

  “你已经以神秘的泉水救过我一命,两不相欠了,赶紧走吧。姬紫月催促,道:“我怀疑,有家族内郜的人与外面勾结,不然宿老该寻到我了。

  第三日,叶凡带着姬紫月已经辗转万里,纵然叶凡体质极度强横,也快支持不住 了,他们又遭遇了一次追杀。

  “有一股不 \}! 的势力在主导,追杀我们的人修为说高不高,说低不低,事后被抹杀灭口,也不会觉dé太过可惜。”姬紫月做出这样的推测。“这也太阴狠了。”“运算什么……”姬紫月撇了撇嘀,没有多说。

  第三 午时,叶凡与姬紫 月又遭遇一次追杀,他们以大虚空术、老疯子的步法、还有身上的秘宝,艰难逃亡。“大虚空术……”远处,人影闪现,有人惊叫。

  姬家的人终于出现,虽然不是名宿,只是一群年轻人,但却震住了追奈的人▲,让他们心有忌惮,快退走。“与紫月小姐在一起的少年是谁,他怎么会大虚空术,这种无上秘术连我们都不能学。”

  “先不要说了,赶某■去救紫月小姐!”

  这十几名年轻人快冲了过来,将脸色苍白◇的姬紫月护在中央。

  “见过紫月小姐!”这些人一起施礼。

  姬紫月终于露出笑颜,她知道安全了,不用在拼死逃亡了。

  “你是谁,为何会大虚空术?”旁边,有几名年轻人盯住叶凡,神色□不善,这是姬家最高绝密传承,连他们这样 的旁系精英子弟都没有机会学。

  姬紫月美眸转动,面露不愉之色,道:“不dé无礼,他辗转万里护送我回来,如果没有他,我已经死在外面了。”他……”这些人不敢□再多说什么。“你们没有看到他血染衣衫吗,快拿药来。”姬紫月双眸绽放光芒。

  此s1,叶凡确实伤的很重,护送姬紫月上万里,不断遭遇追杀,身上血迹斑斑,半边身子都被染红了。“我没有事,不用拿药,已将你护送到这里,就此告别吧。”叶凡转身就要离去。“不要走!”姬紫月相拦。旁边,那些年轻人顿时上前,挡住了叶凡的去路。

  姬紫月露出愠色,道:“你们这是作甚?!”她扫视那些人,而后上前,对叶凡轻声道:“你身受重伤,这样离去很危险,那些人就在周围,跟我 走吧。”

  叶凡陷入两难之境,绝对不能去姬家,但现在独自离去,确实有些危险,当7-只能先点头,调理好伤势再走。“紫月小姐,姬惠老zǔ在前方。”一名年轻人工前禀报。“好,我去见她老人家。”姬紫月与叶凡并排而行,向前走去。

  就在十里外,有一座小城,姬家一位非常强大的名宿姬惠在此,她带着不少人寻到了这里,将一座客栈全部包了下来。

  姬惠dé到消息后,亲自迎了出来,这是一个白苍苍的老妪,眼神很凌厉,有些迫人,见到姬紫月安然无恙,她露出一绫笑意,溺爱的拉着她,左看右看。“好,好,好,能够回来就好。”说罢,她拉着姬紫月,向客栈中走去,竞将叶凡忽视了。“姑zǔ,是他救了我。”姬紫月甜甜的笑着,然后示意旁边的叶凡上前。“见过前辈。”牛凡行了一礼。

  姬惠点了点头,收起慈和的笑容,道:“多谢你护送紫月 回来,不会让你白流血,会给予你足够的补偿。”

  叶凡觉dé,这个老人看似在感谢,但却有些公事公办,没有任何感浇的表情可言。他蓦然想到,多半是刚才那些年轻子弟将他施展大鹿空术的事情禀告了上去。“姑zǔ,不要板着脸好不好,他辗转万里,护送我回来。你看,他满身血迹,受了重伤……”姬紫月非常精伶,自然看出了姬惠的敷衍。“是很不容易,这位少年英雄请进来。”姬惠浮现出一缕笑意,淡淡的道。

  姬紫月向叶凡传音,道:“不要介意,我将大虚空术传你,确实是很严重的事情,等我向她解释后,想来她会理解的。”

  叶凡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姬紫月亲自上前,拉住叶凡的手,带着他向客栈中走去。

  就在这一刻,叶凡感觉到老妪姬惠面色一沉,紧接着听到传音,道:“年轻人,不要和紫月走这么近,你要明白,姬家女儿犹如神月,高悬在天。你救了她,我会补偿你,给予你厚报。至 于其他……你知道该怎么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