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偷渡 第170章 火焚太上


  火域外,足yǒu上百名骑士守护姬紫月,叶凡料想华云飞如此心机肯定不会贸然动手而留下破绽。

  姬紫月静静立身孤坟前,若天阙仙子误坠凡尘,如薄云掩明月,似轻风拂玉花,集灵秀于一身。轻风拂◇过,第一层火域内赤焰腾腾。

  此刻,叶凡眉心郧汪金色的小湖,深邃如剞卜,神识化形而出,凝聚成一dào细丝,dào:“昔日追杀你的麻衣人听命于华云飞。”

  以神识传音完毕,叶凡冲向火域深◎◇过,第一层火域内赤焰腾腾。

  此刻,叶凡眉心郧汪金色的小湖,深邃如剞卜,神识化形而出,凝聚成一dào细丝,dào:“昔日追杀你的麻衣人听命于华云guò,dìyīcénghuǒyùnèichìyànténgténg。

  cǐkè,yèfánméixīnyúnwāngjīnsèdexiǎohú,shēnsuìrújībo,shénshíhuàxíngérchū,níngjùchéngyīdàoxìsī,dào:“xīrìzhuīshānǐdemáyīréntīngmìngyúhuáyúnfēi。”

  yǐshénshíchuányīnwánbì,yèfánchōngxiànghuǒyùshēn处,他相信姬紫月 若是yǒu提防,对方很难yǒu可乘之机。

  他径直来到第七层火域,祭出 自己的鼎,收取五彩云焰,恐怖的火能如小溪、若河流,不断淌进鼎内。

  即将离开,他想准备一些保命的手段,不淬炼鼎,只是纳于当中,zòng收于轮海间,也不会给他带来伤害。

  最终,五色云焰将鼎彻底充mǎn,再也没yǒu一丝空间可以利用「万物母气封鼎,叶凡将之纳于体内。告远离火域后,叶凡深深的望了一眼,而后冲向北方。数日后,叶凡得知了一则消息,让他心中惊喜。

  如今,北域风波不断,皆因“源”而起,南域很多修士都想去碰碰运气。

  摇光圣地与姬家,早在半年前就已经分批遣出强者,前往北域。他们屹立世间,深不可测,域门打开,可以直接横渡到北域。

  可是对于散修来说就比较麻烦了,想去北域最起码要飞上数年。为此,大多数人只能另想他法,比如,付出不菲的代价,借dào前往北域。

  半个月后,叶凡来到了逍遥门,传说此地为两条龙脉汇聚而成,山峰林立,像是龙骨,连绵起伏,多奇树异草,巍峨而不失秀丽。

  在这片地域,它是仅次于圣地的级大势力,与太玄门不相上下,如今正步入鼎盛时期,门中高手如云。

  叶凡来此是为了“偷渡”按照他所得悉的情况,只要付出不菲的代价,就可借助他们的域门揍渡虚空。山门外,足yǒu上千人在等候。“兄弟你年龄这么小,也想去北域碰运气?”一个mǎn脸络腮胡须的大汉问dào。“是啊,想去搏上一搏。”叶凡答dào。“路途遥远,北域凶险,年纪这么小,最好不要冒险。”一个枯瘦如柴的lǎo 人这样劝dào。这千金人yǒu男yǒu女,修为很难说◇清,参差不齐。

  山门大开,走出几名修士,为的是一个中年人,脸色蜡黄,步履飘忽。

  “我说诸位,你们真是运气,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因为,掌教出关后,得悉这一切,很不高兴。”人群顿时一阵☆议论,很多人都很庆幸。

  众人6续上前,无需黄脸人多说什么,纷纷呈现宝物,想要横渡虚空,不花费巨大代价是不可能的。“命泉修士的武器,这也拿得出手?”黄脸中年人轻蔑的扫了一眼,直接将第一个修士拒绝。“请前辈通融。”那名修士再三恳求,dào:“这是我祭炼了十几年的武器,已经是身上最珍贵的器物了。”

  “你就是祭炼过一百年也无用,不要说是你,就是彼岸境界的修士所锤炼的武器,若是寻常之物,我们也不会收。”黄脸中年人露出鄙夷之色。这个修士非常不甘,但却不敢再多说什么,怏怏退去。第二名修士呈上一面铜镜,古意盎然,不过yǒu些缺陷,上面yǒu三dào裂纹。“我们不收这种砍品!”“这可是dào宫巅峰修士祭炼 出的武器,威力强绝。”那名修士小心的解释。

  “再好的武器,出现致命的裂痕,也已是废品,yǒu何用处,zòng是温养上百年,也无法恢复。”黄脸中年人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挥了挥手,让他离开。“赤月果一枚 !”第三名修士上前,呈上一个玉盒,打开后露出一个红彤彤的果实,状若弯月,色泽晶莹,香气扑鼻。

  黄脸中年人双目中露出一丝贪色“啪”的一声合上玉盒,dào:“罕见的灵果,可以通过。”

  “紫耀铜精一块!”

  当连续数人未能通过后,第九人呈上一块紫铜,yǒu点点光彩冉罐。

  “真的是紫耀铜精,修行到第三秘境的名 宿,最 需这样的炼器材料,可以通过。”黄脸中年人眼中火热,恋恋不舍的将铜精交给身边的人,让那名修 士通过。

  想要在此借dào,必须要花费极大的代价,yǒu大半人提供的宝物与灵药都不被接受。

  “又不能直达北域,竟还要出这样的天价!”不能通过人很不mǎn,在 旁议论纷纷。

  除却圣地外,没yǒu任 何一个门派可以直接横渡到北域,zòng然如此,还是yǒu许多散修来此借dào。

  轮到叶凡时,他掏出一块羊脂白玉仅的神铁,不过龙眼大,顿时将黄脸中年人惊的跳了起来,眼中mǎn是贪婪之色,颢声dào:“这……难dào是……传说中的神铁?”

  小铁块洁白如玉,吸引了很多人的 a 光,黄脸中年人捧在手中,反复观看,最终叹了一 口气,dào:“可惜,被炼废了,神精已散,真是暴殄天物!”“前辈,这块铁价值够吗?”叶凡问dào。

  此乃乌鸦dào人炼废的神铁,他虽然没yǒu进入第八层火域,但却祭出自己的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那些雪白的铁块弄了出来。仔细观察后,他觉得确实已废,内蕴的精华几近干涸,不再是绝世稀珍。“你还yǒu这样的神铁吗?”黄脸中年人询问叶凡。

  叶凡摇头,dào:“我怎么可能拥yǒu这样的神铁,这还是偶然间在一座古洞中得到的。”

  黄连中年人深感可惜,一张蜡黄的脸阴晴不定,dào:“虽然废了,但也是珍品,名宿炼器,若是加入当中,可以提升品质,算你通过。半个时辰之后,彻底结束,千余名散修只yǒu四百多人留下,皆 负付出了天价。“三日后,你们来此,过时不候。”黄连中年人让他们留下印记,说完这句话起身走向山门。横渡虚空,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必须要仔细刻◇印dào纹,不能yǒu一点瑕疵,不然很yǒu可能会出现意外,这么多散修来此借dào,逍遥门不敢掉以轻心,每次都要花费数日 时间来准备。“黄兄别来无恙。”天空中降下几dào人影。

  那个黄连中年■◇印dào纹,不能yǒu一点瑕疵,不然很yǒu可能会出现意外,这么多散修来此借dào,逍遥门不敢掉以轻心,每次都要花费数日 时间来准备。“黄兄别来无恙。”yìndàowén,búnéngyǒuyīdiǎnxiácī,búránhěnyǒukěnénghuìchūxiànyìwài,zhèmeduōsànxiūláicǐjièdào,xiāoyáoménbúgǎndiàoyǐqīngxīn,měicìdōuyàohuāfèishùrì shíjiānláizhǔnbèi。“huángxiōngbiéláiwúyàng。”tiānkōngzhōngjiàngxiàjǐdàorényǐng。

  nàgèhuángliánzhōngnián★人姓黄,与他的脸色倒是很配,闻言转身,露出笑容,dào:“原来是姬家的俊杰,你们又来查看吗?”“我们哪里是俊杰,不过是跑腿的而已。”当中一个青年上前dào:“奉命行事,不得不如此。”

  黄脸中□★人姓黄,与他的脸色倒是很配,闻言转身,露出笑容,dào:“原来是姬家的俊杰,你们又来查看吗?”“我们rénxìnghuáng,yǔtādeliǎnsèdǎoshìhěnpèi,wényánzhuǎnshēn,lùchūxiàoróng,dào:“yuánláishìjījiādejun4jié,nǐmenyòuláichákànma?”“wǒmennǎlǐshìjun4jié,búguòshìpǎotuǐdeéryǐ。”dāngzhōngyīgèqīngniánshàngqiándào:“fèngmìnghángshì,búdébúrúcǐ。”

  huángliǎnzhōng年人mǎn面笑意,非常客气,dào:“这次要横渡虚空的人都在此,绝对没yǒu大妖,不信你们自己来看。”

  这几个月以来,姬家横扫南域,怒火冲天,追杀不到孔雀王与乌鸦dào人,已经连斩了数十名大妖。“黄兄不要误会,我们也只是随佼转转。”zòng然是姬家也不愿得姬家的几名年轻人,自这数百人间 一一 扫过,没yǒu现妖气,拱了叶凡都已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见状心中松了一口气。随后,众人散去,叶凡是的并快,他避免与姬家的几人相遇。“小友留步。”刚刚离开十几里,后方就传来传音,只见黄脸中“前辈yǒu事吗?”叶凡不动声色的问dào。“小友真的没yǒu那种如羊脂玉般的铁块了吗?”黄脸中年人盯着“我只是在古洞中捡到一块而已。”“说的也是,凭你的修为根本得不到那样的稀世之物。”黄脸中年人点了点头,dào:“你带我去那座古洞看一看。”

  叶凡顿时皱眉,dào:“那座古洞太遥远,飞上数天也难以到达,晚辈难以从今。”

  黄脸中年人的脸顿时沉了下来,dào:“不过让你带路而已,难dào你不想去北域了吗?”这就是一个真小人,毫不掩饰的威胁。“三日后就要横渡虚空了,我若带前辈去,肯定会错过机会。”“你若带我去,下次还yǒu机合。”叶凡心中鄙夷,明明只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这个家伙还真是无

  见叶凡不说话,黄脸中年人脸色阴沉,dào;“那种神铁对我很重要,今天你必须带我去。”“我真的分身乏术。”叶凡拒绝。“敬酒不吃吃罚酒!”黄连中年人森然dào:“别逼我动手。”

  叶凡一直在掩饰自己的神力波动,仅仅显化在命泉境界而已,他感应到对方应该在彼岸巅峰,当下点了点头,dào:“好吧,我带路。”说罢,他直接向前飞去。

  黄连中年人收起森然杀机,mǎn意的点了点头,露出虚假的笑意,dào:“这就对了,我不会亏待你。”见左右无人,叶凡又向前飞出去数十里,而后立身在空中。”为什么停●下来?”黄脸中年人面色不善,杀意再次浮现。”送你上路!”叶凡答dào。虚空大手印残式,浮现而出,黑色的大手遮蔽虚空,铺天盖地而“啪”

  黄脸中年人直接被拍碎在空中,连哼都未能哼出一声。对于这样◇的小人,叶凡不想与之多纠缠,一巴掌拍死就是。

  遥远的天际,数人同时变色,正是不久前离去的那几名姬家的年轻子弟,他们立刻出惊声。“虚空大手印的波动!“不对,不是正宗的虚空大手印,力dào混乱!”三日后,叶凡重新来到逍遥门,与那数百人共同进入这一大派。两条龙脉交汇,奇峰并立,气势巍峨,同时不乏灵秀。

  敌百人被引领进一座山谷中,这里地势开阔,建yǒu一座巨大的祭台,正是开启域门之所。

  “诸位祝你们一路顺风!”逍遥门的一名长lǎo大声说dào。

  数百人6续登上高台,即将开启域门,横渡虚空。

  叶凡长出了一口气,终于要离开南域,彻底摆脱一切麻烦了。

  “慢!”就在这时,逍遥门外突然传来大喝,数十人快飞来。

  域门没yǒu开启,那些人影眨眼及至。

  这数十人以lǎo者居多,各个精神矍铄,透出让人心悸的气息,生命力如汪洋一般旺盛,绝▲不是普返高手。

  旁边,yǒu逍遥门的数名长lǎo相陪,共同飞到此地。

  “诸位恕罪。”这些人倒也很客气,并没yǒu盛气凌人,对所yǒu人抱拳,尤其是对逍遥门的长lǎo们更是不断告罪。▲

  叶凡的脸当时就绿了,姬家的人来了,足足yǒu二十几位名lǎo者,其中他更是看到了一个熟人一一一一姬惠。

  当然,最让叶凡心惊的是,最中央那个lǎo人,如深测一般空虚,如大海一般深邃,不可揣测。“这该不会是一位大人物吧?”叶凡感觉大事不妙。“您是姬长空前辈吗?”逍遥门的一位名宿上前,看着姬家正中“正是lǎo朽。”

  逍遥门的人露出吃惊的神色,其中一人dào:“听闻姬长空前辈已退隐数十年,不想您再次出世,驾临我逍遥门,我去禀告掌教。”“无需如此,我等即刻就是。”正中的那名lǎo人再次告罪,开。

  姬家现乌鸦dào人的踪迹,不仅姬家圣主亲出,更是足足出动了六名太上长lǎo,想要 去诛灭lǎodào士。

  姬长空正是当中的一名太上长lǎo,他们在路过此地时得到禀报,yǒu未名的修士在此施展出虚空大手印残式。

  这让姬家众人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他们一直在怀疑,叶凡或许将大虚空术等传给了孔雀王等妖族修士。

  得知这一消息,他们中途停下,来此一观,时逢逍遥派开启域门,他们一下子联想到了很多,快赶来。

  “我等只看一看,马上就走。”姬家的太上长lǎo,神目如电,亲自在人群中扫视。

  叶凡暗暗叫苦,在这逍遥门内如何逃走?四面前yǒu禁制,姬家众人更是拦在山门方向,让他的心彻底凉 了。

  lǎo妪姬惠她扫过诸多修士,看到叶凡叶凡后,当时就惊叫了起来,dào:“是你……怎么可能?!”“你这死lǎo太蕃,眼睛怎么这么毒。”叶凡无奈,大步走了出来,现在板本逃不了,受围于逍门中。“你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居

  然还活着?”姬惠mǎn脸不可思议地神色,她简直难以相信。”你这lǎo孤婆子都没死,我怎么可能会琐落!”叶凡真的yǒu些不甘,化解了一次次大劫,避开了种种危局,到头来即将离开时,来了个大悲剧。“你姥爷的,九十九拜都过来了,就差这最后这一哆嗦了,怎么会遇上你们?!”叶凡无语问苍天。“是他,竟是那个小贼 !”“真是让人吃惊,坠进第六重火域都没yǒu烧死,又活蹦乱跳的出来了。”

  姬家的名宿皆吃惊无比,万万没yǒu想到还会见到叶凡,一个在他们看来早已化成灰烬的少年,居然活着出现在眼前。“小畜生你是如何袼下来的?”姬惠杀机毕露,眼泛寒光。“你这个没脸没皮的lǎo货,叫声小爷来听听我 会告诉你。”到了现在,叶凡也没yǒu什么可怕的了。周围,所yǒu人都知dào了叶凡的身份,皆露出 异色。

  多半年前,叶凡这个名字传遍了这片地域,大喝让姬家名宿滚,成为姬家年轻一代的公敌,mǎn天下追杀他,可是最终也没yǒu待其手刃,只是追进了火域而已。

  不想时隔多半年,他居然活蹦乱跳的再次出现,这实在是在打姬家的脸。

  追杀不到孔雀王也就罢了,连他这样少年,居然也没yǒu击毙,再次冒了出来,让姬家人情何以堪?所yǒu人都哗然,皆yǒu些瞠日结舌。”哗啦”

  祭台上 的数百修士全都退后,只剩下叶凡站在上面,现在肯定无法横渡虚空了。逍遥门的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yǒu人赶紧去禀报掌教与太上长lǎo。姬家众人的脸色都沉了下来。“小畜生 你的命可真大,火域都无法夺去你的性命。”姬惠向前通来,其他人则围拢了四方,根本不可能再效他离 去。“你这个恩将仇报而又势利眼的lǎo货!”叶凡心中琢磨,不到最后关头,他不可能放弃。“怪不得紫月这些日子来不再怄气,想来她也知dào你没yǒu死……姬惠的脸色又难看了一些。“你们想知dào我为何没yǒu死吗?”叶凡扫视众人。

  ☆所yǒu人全都看向他,就连姬家的太上长lǎo也不例外,他在三十年前才成为姬家的太上长lǎo,连他进入第六层火域都要分外小心。“我是被一位大能相救才脱离了火域,他曾经受过我lǎo疯子大哥的指点。”叶凡大◇言不惭,丝毫没yǒu脸红的感觉。

  很多人都知dào,他修yǒulǎo疯子的步法,姬家众人自然明白,他是想抬出lǎo疯子保命。“小畜生,你提谁都没yǒu用 !”姬惠脸色寒冷,dào:“一个彻底●疯傻的lǎo人,zòng然为仙,又能如何,今天我将你千刀万剐。”“诸位,你们都听到了,她在辱骂天璇圣地仅存的疯lǎo人……”叶凡大声dào。姬家太上长lǎo似心yǒu顾忌,扫了一眼姬惠,dào:“不要■乱说!”

  “本来就已经疯了,他能奈何我们。今日将这小畜生斩杀,搜他魂魄,寻出那种步法,我姬家将再多 一门无上秘术。”姬惠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自语。

  叶凡距离他很近,别人听不到,他却听的清清楚楚,dào:“不仅恩将仇报,还想夺我秘术,你这lǎo寡婆子,真是无耻!”“小畜生 !”姬惠脸色铁青,一巴掌向前拍来。叶凡没yǒu祭出鼎,过早暴露,他便没yǒu一丝希望了。”刷”

  他的度○zòng然再快,也无法躲过遮天焱日的大手,笼盖了天空,避无可避。“砰”

  大手拍落下来,一家子将他扇飞出去。如果不是他修为近来大幅度提升,且其肉身强度骇人听闻,此刻已柽这一巴掌拍碎了。

  “小畜生 我不会拍死你,我还需要lǎo疯子的无上步法,会让你生死不如!”姬惠脸色森然,声音极其微弱,除却姬家人外,其他修士很难听到。

  “砰”

  姬惠再出出手,大手遮拢天空,狠狠的▲盖了下来。叶凡还在忍,没yǒu祭出鼎,被动躲迫。“小畜生,我要好好的收拾你……”姬惠阴森森的冷笑,dào;“你再逃啊?”

  “不要伤他 **。”就在这时,姬家的太上长lǎo姬长空阻止了姬惠,d★ào:“皓月 曾对我说过,此子体质极其特殊,不要斩灭,让我-来细看。

  “刷”

  姬长空如大岳、似深渊,高深莫测,一探手就将叶凡摄了过去,就像是摘 花取叶一般。叶凡心中凛然,没yǒu妄动,依然在等待。

  姬长空没yǒu禁锢叶凡,强大如他,面对彼岸境界的修士,真的如俯视蚁虫,根本无需在乎。

  他直接探向叶凡的苦海,当触碰到的刹那,当时就变了颜色,失声dào:“怎么可能?!”

  周围,无论是姬家众人,还是逍遥门的名宿,亦或是准备横渡虚空的修士,全都露出惊色,向他与叶凡望去。

  让姬家的太上长lǎo如此失态,到底会是怎样的体质,所yǒu人皆心中震动,迫切想要知dào。

  “这个小畜生,还真是一个妖邬!”姬长空这吃惊无比,脸上写mǎn了惊容,dào:“若是荒古前惹上这个孽畜,我们姬家可能还真会yǒu大麻烦。不过现在……他成不了 气候。”“他到底是什么体质?”旁边,yǒu姬家名宿询问。

  “是古籍中记载的荒古圣休,无尽岁月前,此体盖世无双,天下难逢抗手,荒塔都要馈压数载,才能将其镇死。”姬长空连连感叹,dào:“想不到这个孽畜,竟然是这样的体质,真是让人吃惊。”,这…',

  所yǒu人全都震惊,没yǒu想到,叶凡竟yǒu这样的体质。不过,众人很快又释然,圣体已经成为过去,如今只是废体的代称,东荒神体已经崛起。

  “这个孝畜,实在出乎我的意料。”姬家太上长lǎo,露出一丝奇色,dào:“他能修到彼岸境界,真的很不简单,取出他的源带回去,应该可以让皓月的神体更上一层楼。”姬长空一口一个孽畜,让叶凡心中暗怒,很想在他的lǎo脸上拍一巴掌。周围众人全都变色,唯yǒu姬泉众人大喜。“这个孽畜,肉身如此强大,真是让人惊讶。”姬长空探查出叶凡的体质后,脸上惊容不断,dào:这个孽畜的轮海中似yǒu异宝,让我看看到底是什么!”叶凡心中冷笑,一 动不动,任这个lǎo古量施法。

  姬长空五指齐张,如龙爪探出,顿时光华大作,绽放出一股奇异的伟力,无法抗拒!叶凡没yǒu抵抗,反而非窜配合,将鼎祭出。

 ◆ 无声无息,小鼎出现在虚空中,姬长空一把攫到手里,当场失声惊叫,比方才还要震惊。鼎中,雾气迷蒙,玄黄流动,封在鼎口。

  “万物母气,不对,是万物母气源根!”强大如他,也心神失守,这种传说中的瑰◆宝圣物,历来只在神话古史中出现,让他激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想不到啊,这个小孽畜,竟得封了一宗圣物,哈哈……”姬长空周围的人,深深震惊,全都凝望向那尊鼎。姬家诸多名宿更是围上前来,一起打量,亢不想亲手抚摸。姬长空想要将这尊鼎看个仔细,想让将万物母气流动起来,不要阻在这一刻,叶兄也动了,直接催动鼎,揭开鼎口的母气封印。”轰”就在这一刻,一股如海啸般的声音传出,无尽刺目的光芒淹没了当一股炽热的温度,让远处的众多修士都灵魂颢栗,全都惊的快zòng然如此,还是yǒu一些修士化成了飞灰。

  此刻,场中央一片绚烂,五色光华冲天,像是打开了仙界之门,五彩云雾汹涌,笼罩了那片天地。这是一股无法想象的恐怖能量,五色光华,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

  叶凡在第七层火域,也不知dào收集了多少火能,鼎可大可小,能装下大片的石林,里面彻底充mǎn,全都是五彩云焰,没yǒu浪费一丝空间。此刻,他将所yǒu火焰放出,简直是一场天大的灾难!要知dào,这是连大人物都能够活活烧死的火恐怖火能!“啊一 一 一 一 一 一”

  姬家太上长lǎo姬长空出惨叫,彻底成为了一个火人,冲天而上,不断的挣扎。姬家名宿,当场yǒu十几人直接化成了灰烬,连挣扎一下都不能!“lǎo子要玩一票大的 !”叶凡双眼绽放神辉,抓住玉净瓶向口中灌神泉,疯狂催动那尊鼎,带着无尽烈焰,击向姬长空。“砰”

  姬家的大人物挡的住鼎的轰杀,却挡不住这种烈焰,五彩云焰被鼎聚拢,全部集中在他那里,完全将他淹没了。他不过成为姬家太上长lǎo三十年而已,可以说是姬家最弱的大人

  第六层火域的紫焰,就已经可以对大人物造成生死威胁,叶凡亲眼看到,那里yǒu不少人形灰烬,第七层的火焰就更不要说了,绝对是致命的!

  可叹姬长空,被五彩云焰笼罩后,强大如他,也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根本难以扑灭。他的神力完全被点燃了,全身都是火焰,每一寸肌肤焦糊了,骨骼都被烧断了,神魂亦在熄灭。“啊……”他凄厉长嚎dào:“这是传说中的五行真火!”

  听到这个名字,远处众多修士浇灵灵打了个冷颢,五行真火之可怕,无法想象,只要身在五行中,必被焚成灰烬,根本无法扑灭,没yǒu没办法反抗!“啊……”姬长空化成一段焦炭,坠落在地,不断的翻滚。而姬家其他名宿,大半化成了飞灰,只yǒu少数人距离较远,躲过一

  更yǒu几人烧残了半身,五行真火扑之不灭,为了活命,自己咬牙截断了半截躯体,在 远处翻滚。所yǒu人全都悚然,这太恐怖了 !

  同时震惊无比,叶凡一介少年,修为并不多么可怕,竟然将要活活烧死姬家的太上长lǎo,这绝对要震动南域!

  叶凡大声喝,dào:“先yǒu孔雀王,后yǒu乌鸦dào人,斩杀你们姬家的大人物,今天我也加入!”他大口喝神泉,不断催动鼎,火焰全部集中向姬长空。

  不远处,姬惠下半截躯体彻底焦糊,被她咬牙截断,神力几乎被快烧f 了,但总算保住了性命。“你这死lǎo太蕃,也yǒu今日 !”叶凡就要上前。姬家另外几名逃过一劫的名宿急忙出手,将姬惠摄到远方。与此同时,远空传来大喝:“何人在我逍遥门搅闹?!”逍遥门的掌教与太上长lǎo被惊动了。

  叶凡看了看姬长空,眼见他变成焦炭,神魂都将熄灭了,他知dàozòng然仙人降世,也救不了这个大人物了。

  他脚踩无上步法,刹那来到了祭台前,将台下的大量的源置入祭台间,dào纹早已刻好,只要yǒu源提供能量,便可开启。

  叶凡腾空而上,立身在祭台土-o

  磅礴的能量波动传出,神光冲天,域门打开,空间被撕裂 !

  叶凡直接冲了进去,开始横渡虚空!

  当逍遥门的掌教赶到时,看到这一切后,他的脑袋轰隆一声,这是一今天大的事件 !

  他感觉一阵头大,姬家十几名名宿被烧成了灰烬,▲一个大人物被活活烧成焦炭,这绝对要震惊南域。

  姬家必然要疯,不足一年,连续死去三位太上长lǎo,南域必将涌起滔天骇浪 !“快,将祭台摧毁,不能让他逃走!”yǒu 人大喝。顿时,一dàodào☆光华,冲向祭台,轰隆一声大响,祭台崩碎,化成虚空粉碎,但没yǒu人坠落而出。“耽搁了一段时间,他恐怕已经在数万里开外了。“虚空粉碎,以他的修为来说,多半要化成齑粉。

  叶凡早yǒu准备,步入虚空的刹那,他就进入了自己的鼎内,早已料到这种事情会生。因此,在虚空崩碎时,他在鼎内万物母气源根祭成的鼎内,安然无“这个卑鄙的小畜生 !”“啊一 一 一 一 一 一”姬家幸存的名 宿全都仰天长啸。这件事情,必将震动南域,传遍天下。毫无疑问,暴风骤雨将起!

  兄弟们爽吗,yǒu感觉的话,祭出你们的8shanmen,叶凡会以鼎全邻接受,来的猛烈点吧。

  迫切需要兄弟们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