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赌石


  叶凡飞上高tiān,极目远眺,扫视十方,可是什么也没有见到,他带着怀疑远去。

  一个月多过去 了,石寨并没有什么变化,当叶凡回来时,王枢与二愣子惊喜交加。

  “叶小哥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就此远去 了呢。”

  “叶小哥你去了哪里,怎么一是就是zhè么长时间?”

  zhè些日子以来,叶凡身在深山古矿中,与世隔绝,能够重新见到他们,心中也很高兴,笑道:“我说◎回来一定合回来,到时候带你们去贻石,让你们 一 \{!·夙愿。

  张五爷得知消息,快赶来,老脸上满是波动的神色,颤声道:“回来了……回来就好。”

  zhè些日子以来,他唉声叹气,悲郁满怀,非常自责,总是自语,要是拦住叶凡就好了。在他看来,一个多月过去了,叶凡肯定已经凶多吉少,必然如千年前的那位先人一般,围死在了紫山中。

  “今tiān要好好的庆祝下。”张五爷一扫郁结,老脸上的皱纹化开,道:“二愣子、王枢你们两个去杀羊,给叶小哥接风洗尘。

  叶兄也很高兴,道:“今tiān,确实值得庆祝,要大醉一场。

  在场的人虽然很高兴,但唯有叶凡与张五爷明白,zhè是多么激动人的时刻,将《源tiān书》带了出来,若是传出去,足以震动北域。

  因为,在不久的未来,很有可能会诞生出一个源tiān师。

  当人群散去,张五爷直径将叶凡拉进院中,关门上镇,神情激动,话语颤抖,道:“你……真的……

  银光一闪,源tiān书出现在叶凡的手中,银辉朦朦胧胧,如井中的明月,似海中的龙珠,让人有不真实的感觉。

  “千辛万苦,险死还生,总算带着tiān◇书出来了。”

  “好啊,好啊……”张五爷颤抖着给叶凡倒了一杯茶,让他细说其中的经过。

  当听到瑶池圣女,围死魔山后,他一阵跚然,道,“想不到,瑶池的那位仙子如此重情重义,我张家的初祖亏◇欠她啊。”

  叶凡讲述完毕,直至过去很久,老人还难以平静,道:“源tiān书终于寻回来了。”

  他以长满茧子的粗糙手指摩挲银书,感慨万千,心绪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

  最终,张五爷站起身耒,捧着银:“你为了此书,出生入死,历经种种磨难,我知道你需要它。

  说到zhè里,他略微一顿,道:“zhè虽是我张家祖传的宝书,可如果没有你,它永远的失落了,你……拿去吧。”

  叶凡没有矫情,直接说道:“我确实非常需要此书,不过只需一观,记下里面的内容就行,宝书还是张家的。”

  张五爷手指颢抖,张了张嘴,很久后才道:“我年纪大了,没有精力研悟此书 了,儿孙辈惫桐卜,没有成才之人。

  zhè本tiān书,你拿走吧,若是你将来不 需要时,看到我张家有聪慧之人,可传给他们。”

  “无需zhè样,我观看完毕,您将它收好就可以。”叶凡笑着答道。

  “不,叶小哥你听我说,暂且保存在你的手中吧,那样会更安全,我知道你们修士寿无很长,将来若是得闲,交给我张家的后人就可以了。

  张五爷有一种隐忧,他说出 了自己的顾虑,不仅仅是眼下族内澈有合适的传人,更因为他有些不安。

  如今,北域很乱,流寇横行,他怕保不住源tiān书。

  儿孙辈心性浮躁,资质不佳,难以修炼有成,若是走漏消息,必然会引来大祸。

  “眼下,张家没有成气候的人,留在手中,必是灭门之祸。  有朝一日,叶小哥你觉得我张家出现了合适的人选时,再传回来吧。”说到zhè里,他竟跪了下去。

  “好,我立下重誓,将来一定将《源tiān书》传回张家。”叶凡◆郑重起誓。

  张五爷满脸的皱纹都消失了,堆满了笑容,像是了却了一桩tiān大的心愿。

  晚宴很丰盛,篝失闪烁,石寨中的人们露tiān席地,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有些美丽的少女在火堆前起舞□,肉香与酒香飘溢,人们推杯挨盏,其乐融融。

  突然,惊叫声响起,妇女与幼童纷纷躲避。

  “zhè是什么东西,怎么跑进寨子中了。”

  “快拦住它,别让四处乱窜伤人。”

  ☆“该死的,它居然一口叼走了两只烤全羊,快载住它。

  让人目瞪口呆的是,十几个壮小伙都没有拦住那条黑影,反被撞成了滚地葫芦,任它逃窜而去。

  “像是一条黑狗,那可是大补,待我去捉它回来吃▲香锅肉。”二愣子蹭蹭窜了出去。

  时间不长,二愣子鼻青脸肿的是了回来,嘟囔道:“zhè个枪东西,把我撞河沟里去了。”

  叶凡也被惊动了,道:“我去看看。”

  可是,等他追出石寨时,黑影渺然,早已消失不见。

  “二 愣子你就是喜欢摔跤,也别向河沟里钻啊。”王枢取笑道:看清是什么东西了吗?”

  “没有,叼走了两只烤羊,真是气人。

  叶凡觉得有些不对劲,一般的野牲口您公公跑的zhè么快,他都没有现踪影。

  “不会是跟在我后面的那个东西吧。”他想到了从紫山出来后,一路被窥视的感觉。

  不过,让他安心的是,那个黑影并没有伤人,多半不是什么凶物。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叶凡静心修行,同时每tiān都在参悟《源tiān书》。

  他不得不急惊叹,此书不愧被称为奇经,堪与各大圣地的古经媲美,所载内容玄而奥妙。

  在叶凡看来,此书妁价值无法衡量,  对于他来说,足能与《无始经》相比,掌握了它,就等若掌握了海量的源。

  他相信,在许多人眼中,此书与东荒的几部古经不相上下,因为它可以定神源,寻龙脉,是无价之宝。

  “zhè是瑰宝 中的瑰宝 !”

  叶兄相信,如果他实力足够强大,拿此tiān书去与圣地交换观看古经的机会都可能会成功。

  掌握了《源tiān书》,就等若掌握了一座永不枯竭的神矿,有着难以估量的意义。

  叶凡认真比对,银经》的金色纸张相仿「坚不可摧,是不明的神物。

  以炼器手法来说,《源tiān经》明显是一个级数的,两者一样稀珍。

  从内容来说,两者都是★最为深奥的妙法,在 各自的领域都是-嶷峰之作。  可《道经》是残缺的,只有轮海卷,而《源tiān书》却是完整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源tiān经》轮海卷。

  叶凡出 生入死,探索紫●山,最大的收获就是得到了 zhè部tiān书,其价值根本无法衡量。

  整整一个月,他都如痴如醉,心神沉浸在一种奇妙的状态中,除了修炼外,其余时间,甚至于吃饭都在精研《源tiān书》o

  zhè三十tiān来,叶凡菩提子从不离手,倚仗zhè悟道圣树的种子,他对zhè部奇书的理解,可谓突飞猛进。

  他觉得,关于辨源的基础篇,已经彻底领悟。

  “我已经掌握了部分经义,应该去实践试试看了。”叶凡是出石屋,感受着外面的阳光,他觉得如此柔和,充满了希望。

  如果说别人的身体是水塘,那么他的身体便是水库,想要蓄满的话,他需要大量的源。

  当 ,挥出来的威力也是载然不同的。  最起码,面对同境界的修士时,他从来都是以绝对优势压倒,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也就是说,若是修炼到后期,同为大能时,他一个人甚至可以独抗各大圣主的围攻。

  “道宫第一个境界,需要一 4-斤源……”想到zhè个数字时,他便笑不出来了。

  纵然是在北域,千斤源,一般的小门派就已经无法承受了是个人。

  更何况

  “十倍叠加的话,道宫第二个境界需要十万斤的源……”zhè个数字,让他嘀角抽搐,心 中凉,难以承受。

  至于道宫第三境界以后的那些tiān文数字,他强迫自己不去想「不然的话,额头必然会青筋蹦跳。

  那些恐怖的数字,纵然是各大圣地,也要变色,是难以承受之重。

  “zhè个世间,总会有些人要脸绿,我希望那个人不是我……”

  在zhè个清晨,叶凡吃罢早饭,喊来王枢与二愣子,道:“带你们去贻石。

  “真的?!”二愣子兴奋的翻 了个跟头,道:“我做梦都想去见识一番,太好了 !”

  王枢也高兴的直搓手,道:“自从我爷爷他们那代起,石寨彻底没落了下来,寨子中的人几乎从来没有远行过了。”

  叶凡笑号与,道:“今tiān,我满足你们的心愿,你们表现好的话,以后常带你们出去。”

  “圣城在数万里之外,距离此地实在太遥远了。不过,各 大圣地开设的最高级的购石坊都在那里。”

  “据◇游方道士说,什么传说中的大能,中州修士中的皇族,北域的巨擘,都云集在圣城,常年在赌石坊中度过。”

  “上次那个老道士说,在那里仙子切石,圣女亦经常现身,还有什么各地的俊杰也常在那里斗法,叶小哥○你看你笑的zhè么不怀好意,该不会奠,想赢个神女回来吧?”

  叶凡急忙收起笑容,道:“你们想哪去了,第一次赌石怎么能去圣城,今tiān主要是为了试水。

  他郑重告诫两人,到了地点不要乱说话,两人对圣地根本没有什么概念,真当是做买卖的和善 生意人了,若是乱说话,说不定会惹出麻烦。

  我们 懂,那些人跟神祗一般,我们也只敢在寨子中议论一下而已。

  平岩城距离石寨能有六百里,是附近较为繁华的一座城池,地处存一片方圆数百里的绿洲中。

  叶凡三人赶到此地时,日头已经升起很高。  完全是红褐色巨石堆砌成的古城,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据本地人讲,此城有上千年的历史,一直是zhè个地区的中心城池。

  城内人口能有三十万左右,在北域zhè已经算是很繁华了,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王枢与二愣子眼睛像是不够用,第一次来到zhè样的大城,一切都让他们感觉很新鲜。

  “人真 多 一"一"”

  “是啊,头一次见zhè么多人……”

  听着两人无营养的话,叶凡芙了起来,道:“今tiān好好学着点,到时候带你们去圣城。”

  好啊’叶小哥今tiān先熟悉规矩,通杀各个赌石坊,然后去圣城。

  叶凡向人打听,本城的赌石坊有哪些,结果被告知,足足有数十家。

  且,他意外得知,各大圣地居然都有分号开在此城中。

  zhè让他心中一动,想了想,没有选择姬家与摇光圣地的分号,避免撞在枪口上。

  』源tiān书》有一门奇学,名为改tiān擂妯J,不仅可改变山川地貌,还可以改变自己,  比之修士的易容术,也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近乎是由内而外的变化。

  可惜,叶凡还没有完全掌握,因 此他今tiān不想去那两家财石。

  “瑶池在此城也开有赌石坊?”

  “当然,是本城信誉最佳、规模最大的赌石坊之一。”一个老者答道。

  “多谢老丈。”叶凡抱了抱拳,而后转身对王枢与二愣子道:“去瑶池的贻石坊。

  “啊,叶小哥你真要去赢圣女?”

  “噤本,zhè种话不要乱说!”

  “放心好了,zhè只是我们私底下说而已。”两人急忙点头。

  所谓的购石坊,一般占地都很广,皆以高墙围起来,至于里面「则到处都是源石。

  瑶池仙石坊,在平岩城的东区,zhè是一个很幽静的地方,成片,绿荫环绕。

  周围古木

  “咦,今tiān怎么没有开门?”

  古树下聚集了不少人,都在议论着什么。

  “听说,瑶池的什么仙子,来到了平岩城,上午便不对外开放了,到下午时才会恢复正常。”

  “瑶池的仙子,名传tiān下,各大圣地与 荒古世家的人,都以娶瑶池仙子为荣,可惜没有几人能做到,真想一观真容。”

  “下午就可以见到,不过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我劝你们还是早些收起来吧。”

  “瑶池的仙子 !”王枢与二愣子全都双目放光,一同咎向叶凡。

  “别看我,好像我真跟色狼似的。”叶凡琢磨了一会儿,道:下午我们来此,现在随便战个地方去试试运气。

  最终,叶凡选择了一家名为“荣祥”的赌石坊。

  “站住。”叶凡三人被拦在荣祥贻石坊外,门房中的几个男子看着王枢与二愣子的穿着皱了皱眉,道:“你们是采源人?卖源石的话,去东门那里,zhè里是赌石的地方。

  “我们就是耒购石的。”叶凡入乡随俗,因为在石寨 生活,身上穿的也是采源人的衣服。

  “你们身上有源吗?”门房中走出几人,全都皱起了眉头,其中一人道:“我们zhè里,可不是什 么 人都能随便进入的。”

  叶凡掏出一块源石,能有半两重,道:“zhè不是吗?”

  后方,传来嗤笑,道:“半两源,也敢耒此赌石,真是没见世面的土包子,恐怕连一块上好的老坑源石都买不起。”

  “谁啊,乱说什么呢?”王枢懊恼,回头观望。

  只见,一个青本公子摇着折扇走来,他身旁的一个随从,一脸轻视之色,道:“回去好好的采源吧,zhè种地方不是你们能够来的。

  “原来是青霞门的刘公子,快快里面请。”荣祥赌石坊的人满脸赔笑,上前见礼。

  青霞门的刘公子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什么,看了叶凡他们三人一眼,迈步向里走去。他身边的那个随从回头嗤笑道:“怎么不服气,如果有源的话,大可进来,我陪你们玩几把。没有源的话,从哪来回哪去吧,正正经经的去采源,不要抱不切实际的幻想,zhè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

  “你二爷的 !”看到他们进去后,二愣子气的直抓头。

  无论何行何业,都有人喜欢看人下菜碟,叶凡自然不会跟荣祥赌石坊的几人一般见识。

  王枢问道:“你们zhè里的门槛还真是高啊,不知道来者是客吗?”

  “时不起,我们zhè里有自己的规矩,不是任何闲杂人都可以出入的。”前方的几人都抱着双臂,爱答不理的回应道,青霞门的刘公子进去后,他们脸上的笑容已收起。

  “多少源可以进去?”二愣子瓮乒-瓮气的问道。

  “我们zhè里都是老坑采出来的极品源石,没有一斤的源,是不能迈过此门的。”几人一脸的轻视之色,道:“没有的话,我劝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矿井吧。

  叶凡没有说什么,直接拿出一斤源,在他们眼前晃了晃,向里迈步而去。

  王枢路过门房时,道:“等着吧,一会儿让你们哭去。

  “对,让你们眼睁睁的看着,什么叫赌石圣手。”二愣子也气呼呼的说道。

  “哎呦,你们真进来了。”前方,青霞门的那个随从很意外,怪声怪气的道:“一斤的源啊,zhè得祖孙三代挖上很长时间,积攒多年了吧,真是不容易,我们一同去玩几手,赌中带伤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