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旷世大教


  青霞门原本草色清新,多河流水泽,深潭一个个,一片清雅与安宁。rán而,此刻却喊杀震天,绿草染红雾,花瓣沾血珠,碧树开赤花。

  一具又一具尸体倒下,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叶凡真的化成了一◆个少年魔王,大杀四方,一条又一条身影伏尸在他的脚下。

  不仅青霞掌教成为飞灰,最hòu的两名太长老也被他打成了尘埃,此刻他zhèng在诛杀其他人。

  他心中震怒,青霞门为了所谓的展,美□其名手段暂时过激,可是所犯下的恶行令人指。

  他们横征暴敛,草菅人命,为了源不择手段,手上沾满了鲜血,恶行一桩桩、一件件。

  数十村庄都有少女被凌辱,都有寻源人被被杀,更有不少反抗的热○血青年遭极刑。

  青霞门不仅扶持了十几股流寇,且时时亲自出手,造成了无数的血案,是本地名副其实的罪恶之源,一切都因他们而起。

  为了开掘源矿,他们强制拆迁了十几处石寨,有一个村寨稍有反抗,便被灭掉了半数村人,血腥而暴戾。

  当rán,这一切都有流寇代为出手,不过却是他们下的命令。

  “饶过我吧……”十几名年轻的青霞弟子瘫软在地,跪倒在那里,不断叩,苦苦央求。

□  叶凡的眉心,强大的神识化形而出,扫过他们的识海,看到的是依rán是血腥,因此毫不心软,凌厉出手。

  “噗”、“噗”……

  一朵朵血花在绽放,凄艳的美丽,触目惊心,转眼间又多了十几具◇尸体。

  远处,所有人在颤栗,四散而逃,而还有些人早已看出,根本逃不了,大吼着向前冲来拼命。

  叶凡面色平静,犹如在庭院中散步,轻灵而飘逸,但是出手无情,每一只指点出,都有几具鲜活的生命永远离世。

  “噗”、“噗”、“噗”……

  他步履从容,终结生命如收割野草,道路两旁也不知道倒了多少尸体,鲜血染红了芳草地。

  这种场景让人心惊肉跳,就连王枢与雷勃亦阵阵寒。

  叶凡空灵若仙,轻飘飘,脚不沾地而行,不断点指,血花盛开,遗尸遍地,他似片叶不沾身,在尸骨中穿行,一点血丝都没有。

  明明是在杀人,但却具有一种美感,带有一股出尘的气质,仿佛是在演示一种艺术。

  杀人的艺术,似行云流水,如羚羊挂角,非常自rán,妖艳如画,近乎赏心悦目。

  “恶魔……来自的地狱的魔王!”

  青霞门的人彻底崩溃了,此刻犹如羔羊,身处砧板之上,等待不可改变的命运————被宰割。

  死亡并不可怕,远不如这个过程,让人煎熬,这是一种让人疯的折磨。

  “不要杀我啊,我没有做过恶事,与我无关……”哭泣的喊叫不时传来。

  叶凡不论其他,只看事实,神识扫过,但有血案在身者,无不身异处,他就这样从容的前行,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道路都被染红了。

  “叶小哥不要杀了!”王枢与雷勃上前,他们的苦胆都快吐出来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血腥场面。

  虽rán那种杀人手段让人感觉具有美感,但毕竟是一条条生命,看着头颅不断滚落,他们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杀了太多的人了,过百位了,叶小哥你不是要开宗立派吗,都快被你杀光了。”

  叶凡驻足,回望去,一路走下来,尸骨一具具,猩红点点,让青石古阶都成为了暗红色。

  没有人能够逃走,他以一百零八杆大旗***了青霞门,这些人没有办法破开。

  “这些人我不敢用,也不能用,除恶务尽。”叶凡摇了摇头。

  远处,青霞门的人听到这样的话语hòu近乎绝望了,掌教与太上长老都有恶行,更何况是他们,在场大多人都化身过流寇,亲身参与过,底子非常不干净。

  “跟他拼了,大家一起上,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死也要痛快,不能让他跟杀狗似的屠戮我们。”

  ……

  恶行累累,经常杀人,很多人见惯了死亡,倒也有些血性,嘶吼着,大叫着,冲杀上前。

  结果没有任何悬念,无论再怎么咆哮,也不能改变什么。惨叫声,怒骂声,不绝于耳,青霞门一片大乱。

  直到半个时辰hòu,这里才彻底恢复清宁,血雾慢慢散开,只有一地的死尸。

  叶凡整整杀了二百一十七人,让青霞门近乎彻底覆灭,从普通弟子一直杀到长老,令这里成为了血染之地。

  草地、石阶、水潭、花圃全都被染红了,王枢与二愣子吐个不停,这样的血腥场面,让他们心惊肉跳。

  这不是猪羊,这是人,说起来不算什么,但是真zhèng面对横七竖八的数百具尸体,zhèng常人都要惊悸。

  只有二十三人留下性命,他们确实无恶行,内心深处很排斥青霞的这种作为,叶凡并未难为他们。

  此外,他从hòu山的石牢中亦放出三名老者,乃是青霞的长老,因为同样反对扶持流寇,被***在此。

  青霞等若除名,最终只活下来二十六人,余者全被叶凡斩杀,果断而坚★决。

  “将所有人都埋掉,葬去一切罪恶!”叶凡对幸存的二十六人吩咐道,而hòu大步向zhèng中的主峰走去。

  青霞的宝库被打开,彩霞如迷雾,烁烁光辉让人睁不开眼睛,玉架上摆着一块块源◆,小到枣核,大到拳头,虽没有稀世珍源,但也都算的上纯净。

  足足有半方源,重达一千六七百斤,比他估算的要多上很多,一切都是因为青霞的劫掠所致。

  “天啊,这么多的源,这得需要挖多少矿井■?”雷勃惊呼。

  王枢的眼睛也不够用了,摸摸这块,又擦拭下那块,各种源五光十色,颜色大多不相同,晶莹闪闪,是北域最珍贵的物质。

  足足半方源,华光四溢,剔透闪亮,惑人心神。

  ★“你们两个也取走一些,现在踏上修行的道路了,每天都需要。”叶凡让他们取源。

  而hòu,叶凡祭出玉净瓶,将剩下的半方源全都收了进去,这足以让他突破到道宫第二个境界。

  “怪不得很多人做流寇,这真是刺激人的心神!”叶凡感叹,打下一个小门派,竟有这么大的收获,简直让人疯狂,连他都心动了,想再攻下一个门派。

  如今,他的战力已经很不凡,如果修到道宫第二境界,实力肯定还会突飞猛进。

  宝库中,除了大量的源外,还有不少武器,此外还封有一些秘籍,全都被叶凡取了出来。

  青霞主峰下,三道大瀑布垂落,壮观而美丽,水雾形成一道道彩虹,周围奇花异草,宝树碧绿,景色明秀。

  仅余的二十六人非常忐忑,不知道命运如何。

  “啪”

  青霞最高典籍被扔在他们眼前,还有一件件道宫修士祭炼出的武器也被掷于地上。

  “这些都属于你们,不用怀疑,不要有顾虑,青霞曾被一帮流寇占领,为祸四方,我把他们灭了,留下的是真zhèng的传承者。”

  从地狱到天堂,幸福来的如此之快,这些人几乎不敢相信,刚才还在为性命而忧虑,眼下却可以得到宝物与秘法。

  “真的吗?”一个人战战兢兢,抬起头来问道。

  “自rán是真的。”叶凡微笑道:“你们好自为之,强大起来hòu,毫无疑问,都将是青霞的长老。”

  人都被杀光了,这些人若是留下来,自rán是宗老,成为掌权者。

  “叶小哥……”二愣子雷勃想说什么。

  “忘记给你们介绍了,这两位是矿教的zhèng负掌教,以hòu说不定会烦请你们相助。”叶凡将王枢与雷勃推上前来。

●  “我们是掌教?!开宗……立派了……”两人晕晕乎乎。

  “矿教?!”青霞的幸存者面面相觑,这名字也太土了,一听就知道是挖矿的。

  “zhèng如诸位所猜想的那般,我们这个教派与世无争▲  “wǒmenshìzhǎngjiāo?!kāizōng……lìpàile……”liǎngrényūnyūnhūhū。

  “kuàngjiāo?!”qīngxiádexìngcúnzhěmiànmiànxiàngqù,zhèmíngzìyětàitǔle,yītīngjiùzhīdàoshìwākuàngde。

  “zhèngrúzhūwèisuǒcāixiǎngdenàbān,wǒmenzhègèjiāopàiyǔshìwúzhēng,仅在山川大地上寻源而已,以hòu说不定会烦请各位帮忙。”叶凡不想入主这个门派,只想遥控,不rán的话,肯定会激起逆反心理。

  按照《源天书》记载,在寻源时,有时要锁住山川地脉,需要很多人手,这是他内定的“矿工”。

  “但有吩咐,不敢不从,一定照办。”这些人心中庆幸,不但能够活下来,还将成为青霞的实际掌控者,出了他们的预料。

  从本质上来说,这些人的心性都不坏,反对行恶事,◆底子很干净,不rán也不会被叶凡留下来。

  “你们最好封山,默默潜修……”叶凡说完这些,带着王枢与雷勃飘rán而去。

  “叶小哥,我们真开宗立派了?”在路上,王枢不断追问。

  ▲◇“这名字也太难听了……”二愣子叨咕。

  “怎么难听了?矿教,顾名思义,旷世大教。”叶凡轻笑。

  “不是说要在青霞开宗立派吗,为什么要离开?”两人都很不解。

  “我最主要的目的是★拔除此地的毒瘤,至于青霞门,自rán要牢牢抓在手中!”叶凡笑了笑。

  这是他内定的矿工,但却不能直接宣布,不rán的话,纵rán那些人表面顺从,背里也会逆反,需要潜移默化才行。

  此刻,先让他们成为青霞的掌控者,这些人肯定会乐意之极,慢慢下来,一切都将水到渠成。

  叶凡已将这个门派看成了自己的地盘,不容别人染指,不久hòu他就将去那里潜修。

  在接下来的三天里,叶凡以雷霆手段,将方圆五百里内十七股流寇全部诛灭,杀了个干干净净。

  当叶凡再回到青霞门,准备利用所得之源闭关时,却得悉这三日来山门外不时有人窥探。

  “离火教、落霞门、玄月洞、七星阁四个门派的人,近日一直在打探我们青霞的虚实。”

  青霞仅余的三位长老露出忧色,其他二十三位年轻的弟子也都很不安。

  “无妨,只要他们不过分,不用理会,各位若是有困难,我自会出手相助,毕竟我借了你们一座青峰。”叶凡笑道。

  他想隐居在hòu山,青霞的人自rán不敢不借,初时还有想法,但眼下却不得不来求助叶凡。

  “玄月洞弟子前来拜山,求见青霞掌教!”声音从山门外一直传进十八座主峰。

  不多时,青霞的一个弟子领进来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沿着石阶而上,他扫视四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你不过玄月洞的一个弟子,却在山门大肆喧哗,扰我等清修,狂言要见我青霞掌教,纵是你们的长老亲来,也不敢如此。”

  “晚辈李悠rán,玄月洞主第九弟子,奉家师之命前来拜会。”李悠rán打量四方,在水潭边、石阶上看到了一些血迹,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你有何事吗?”青霞的长老沉下脸问道。

  “听闻青霞有变,我玄月洞欲相助,不久hòu会有强者来此。”李悠rán回答道。

  “放肆,你们想攻占我青霞吗?”三名长老大怒。

  “不敢,我玄月洞之主与贵掌教是至交,青霞若是有难,我玄月洞自要来扶持,帮助你们度过难关。”李悠rán推测出了青霞的虚实,更加随意,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玄月洞想趁火打劫吗?”青霞仅余二十六人,此刻皆愤怒。

  “哪里,我们真诚来相助。”李悠rán展开手中折扇,侃侃而谈,道:“家师与青霞掌教早在很久以前就曾相商,欲将两派合一,齐心扬光大。”

  话都已经说到这里,玄月洞的目的昭rán若揭,再◎明显不过。

  “你们……”青霞的***怒。

  “口气倒不小。”叶凡走了出来,道:“两教合一也无妨,回去告诉你们洞主,准备好半方源,随时可以拜入青霞,封他个副教主是没问题的。”

 ◆◎明显不过。

  “你们……”青霞的***怒。

  “口气倒不小。”叶凡走了出来,道:“两教合一也无妨,回去告诉你们洞主,准míngxiǎnbúguò。

  “nǐmen……”qīngxiáde***nù。

  “kǒuqìdǎobúxiǎo。”yèfánzǒulechūlái,dào:“liǎngjiāohéyīyěwúfáng,huíqùgàosùnǐmendòngzhǔ,zhǔnbèihǎobànfāngyuán,suíshíkěyǐbàirùqīngxiá,fēngtāgèfùjiāozhǔshìméiwèntíde。”

  “你是谁?”李悠rán“啪”的一声合上折扇,收起笑意,沉声道:“小小年纪,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方,我在与你们的长老说话,退到一边去。”

  青霞已被叶凡看成自己的地盘,怎么可能容别人染指,半路来摘桃子,他自rán不能容忍。

  “你在跟我说话吗?”他沿着青石古阶而下,微风将其丝吹起,衣袂展动,飘逸若仙,道:“这里是青霞,我说什么都可以,你算什么?玄月洞的弟子,却在此狂妄,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敢如此嚣张。”

  “我代表玄月洞而来,你一个小小的少年弟子,自rán没有资格与我说话!”李悠rán展开折扇,遥望山水,浑未将众人放在眼中。

  “滚回去,告诉你们的掌教,给我准备好半方源,不rán我如他所愿,准备并派吧!”

  叶凡一声冷笑,长袖飘飘,轻轻一甩,似行云流水,飘逸之己。

  “啪”

  李悠rán一下子被抽飞了,横空出去百丈远,狼狈翻落在地。

  “你……大胆,竟敢对我玄月洞如此无礼!”

  “pēng”

  叶凡再挥长袖,李悠rán顿时口鼻喷血,满脸肿胀,如被抽了一个大耳光,同时浑身如遭雷击,倒飞出去。

  “好,好,◇好,这次你们青霞真的要彻底灭门了!”李悠rán脸色铁青。

  “大言不惭,你算什么东西,赶紧滚回去,让你们掌教前来见我。”叶凡站在原地未动,大袖连续挥动。

  李悠rán身体剧震,满脸肿胀◇,牙齿都松落了,直接被抽飞出青霞门,坠落向远处的水潭中。

  今天晚上就这四千字了,快过年了,有一些琐碎的事情,明天继续奋努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