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仙池


  雾气迷蒙,水花翻溅,大hēi狗踩水而行,踏波奔跑,跟一个箭头似的,飞快冲上岸来川

  “怎么回事,她们怎么会动?”它很狼狈,回头张望川

  妈的,这死狗实在欠揍,叶凡差点过去再将○它再拍下去,拿眼斜看它六

  “子你真不地道,刊才竟然不相助我,站在岸边看热闹”大hēi狗回头呲牙

  “我是想出手,不过是想拍你一顿川”叶凡站在岸上,看了它几眼,又看了看水中的模糊影迹,道:“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大hēi狗自知理亏,没才过多计较,围绕着湖泊转悠,口中叨咕着什么六

  “你说什么呢?”

  “我见到了仙女,各个冰耿玉骨,倾城倾国,我见犹怜,咱们一起下去探查下?”大hēi狗道川

  “你见犹怜,那肯定不是仙女,多半是大狼狗川”

  “汪汪子你活的不耐烦了?”大hēi狗的秃尾巴lì了起来川

  “得了,别吹了,我腿上都是你的牙印川,叶凡赶紧安抚,还指望着它寻找尺西皇经劣呢,不想把它惹毛了门

  湖水周围,灵气浓的化不开,几可聚戍液体,是修士梦寐以求的修炼圣土川

  水泽点点,雾雷飘动,水下的一切很模糊,几条人影慢■慢隐没湖水深处门

  她们身材僵直,一身麻衣,hēi披散,在水下很吓人,跟水鬼一样,非常诡异们

  “都是死尸?”叶凡详细询问六

  大hēi狗一脸hēihēi的样子,道:“真是侄霎▲,这明明是一个仙湖,是绝代仙子出浴的地方,我兴冲冲下去寻圣物,结果,真是晦气川”

  才好东西你想独吞,见到邪祟之物叫我下去陪你?,叶凡瞪它川

  “我们一块下去,说不定能摸出件宝贝来”大hēi狗撺掇六

  “不去,我对尸体没兴趣乃”叶凡拒绝六

  “乎你可别可后悔,这是瑶池最重要的地方,这池子水如果没尸体的话,我想给它全收*……”

  昔年,此池天下闻名,是北域最才名的仙池,灵气氤氲,甚至在池中结出了源川

  久饮此池之水,凡人可延年益寿,修士效果佳,瑶池女乎圣洁出尘,就是与此才关,可缓慢的改善体质,数十上百年后,肌体无瑕无垢六

  瑶池之水,∥x∥是炼药的最好水源,∥x∥甚至有些大教与圣地开炉炼zhēn贵的神开时都会特意来此讨水门∥x∥

  “西皇母祭炼极道武器的材料,∥s∥就是从此仙池中挖出的,∥∥我们下去说不定也能才所获”∥∥大hēi狗诱惑六

  “别做梦了,∥n∥才的话,∥e∥还会留到现在?”∥

  极道武器,对材质的要求太高了,一位大帝才很悠长的生命,比平常的修士久迈很多,但终一生遍寻天下各地都不一定能够凑齐川〖符号内为〗

  凰血赤金这类圣物千百世难见一次,可遇不可求,而祭炼极道武器,还必须是这类开天辟地以来最zhēn贵的材质才行们

  故此,自古以来,无论是遗失的又还是现存的极道武器,加在一起,东荒总共也不过那么数件而巳川

  “这可说不定,没准真会遗落才那么一块仙材也说不定川”大hēi狗双眼闪光

  瑶池都撤离了,即便才什么,也都早巳被搜干净了,怎么可能会给你留下川”叶凡不为所动门

  “你懂什么,此池很神秘,西皇母当初就是因为它而在此创教,说不定池子底下还才其他东西也说不定川我怀疑,所谓的,瑶池飞仙,,就是这个池乎引的川”

  “确实才死尸,你都看到了,还才什么可杳的?”

  “瑶池为什么撤离,池中为何才这么多死尸,难道你就不想探清楚吗?”大hēi狗不满

  我如果实力足够,想把太初古矿都给挖了,想荒古禁地的九座圣山都给掘开,可现在只想得穴西皇○经个,不想犯险川”

  “你要是不跟我下去,这辈乎你都别想得到定西皇经浏”大hēi狗呲牙门

  妈的,这只死狗,还威胁上了,叶凡心中诅咒

  湖水温暖,水花溅起,晶莹如玉,灵气迫人,◇自主顺着毛孔向人体内钻门

  “瑶池的人天天沐浴这种水,修为想不精进都不行,干脆我等我寻到足够的源后,在此地闭关,必然可以突飞猛进川”叶凡惊以川

  怎么,现在知道好处了,本皇还会骗你不戍川”大hēi狗一昏傲然的样乎六

  “神气什么,赶紧下去,我在后面跟着你川”

  “多泡一会儿,等把精神养足了再下去,我心里才点不踏实川”大hēi狗才点心虚川

  “你以前是不是溜进来过?“叶凡闭目享受,问这只蔫hēi坏的大狗六

  “我倒是想,可惜一直没机会,只是听说过而巳,所以个天才要好好体味下”

  “这池子估计只才瑶池的重要人物才能进来?,叶凡问道川

  “西皇母留下的极道武器始终镇压在池子中,一般的人确实不能进入,唯才王母又圣女又太上长老方可,不过池中的水却可以引出去,供其他弟子用六”

  “极道武器常年沉在池底?“叶凡心中惊讶川

  “可惜,被瑶池的人取走了,唉”大hēi狗非常贪心川

  水花翻动,大hēi狗沉了下去,叶凡跟随在后,下行了百余米才慢慢接近湖底川

  “我1,目y又旱”叶凡感觉头皮麻,湖底下密密麻麻,全都是妙龄女子的尸体川

  这哪里是仙湖,这明明是一个葬坑,足足才数百具,湖心都被填满了,堆积了起来们

  那一条条藉臂,那一狠狠修长的**,依然才光泽闪动,不过身体仔直,没才一点生命迹象川

  一具具女子尸体,全都披头散,面色苍白,穿着白色麻衣,上面才瑶池印记,丝如蛇,凌乱舞动,在暗淡的湖底让人毛川

  怪不得大hēi狗第一次下来时,被惊的窜出了水面,想把他也勾搭下来六

  蝴明卜仙冻年是衅误螓飞冻灿饿嫩瘪川

  仙池中无鱼,无水草,一片死寂,出了尸体外再无其他川

  “你去找宝贝,我在这里等你川”叶凡以神识传音川

  “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安手打”大hēi狗犯嘀咕

  十几具尸体缓缓浮起,划动而来,她们是随水波而动,并不是自己腾起,但纵然这样也让人毛川

  尸体表层才蜡状物,早巳戍为蜡尸,可即便如此,也不应永久不腐,这让叶凡有些不解

  “你到底找不找宝,不找的话我们去寻定西皇经个,叶凡催促六

  “子你去看看她们才什么伤口,是怎么死的川”大hēi狗非常不地道的传音

  “你怎么不去?”叶凡想殴打它一顿都是仙女,一咋,吓,貌美如花,你看着赏心悦目,我看着色hēi狗道川

  “我想拍你的狗头”

  “妈的,怎说话呢?”

  最终,叶凡与hēi皇一起下潜,检杳哪些尸体川然而,两人仔细戏察,数百具瑶池弟乎的躯体没才任何伤痕,根本看不到致命处川

  “别看了,这地方不能久呆,有些不对劲川”叶凡催促川

  “我想知道瑶池为何退走,说不定与这池子才关?”大hēi狗很执着六

  “你○要门能杳出来,麻烦可就真大了,瑶池的所才人都避走了,我们两个克现线索,那钝粹是找死川”叶凡沉声道:“你赶紧去找宝贝,不然的话,我们lì刻退走川”

  大hēi狗也才点毛,它凡便自负,可是想到一个□圣地全部人马都退走了,心中也打起鼓来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东荒最强盛的一个圣地撤离?”

  hēi皇沉入湖底,开始四处搜索,想碰碰运气寻找仙材,结果折腾了半个时辰,湖底都被它弄的浑浊了○,只捡到几根玉钗川

  突然,叶凡感觉脊背寒,猛的回头,就在他的背背后,那堆女尸中,hēi凌乱,都在乱舞

  蓦地,他恍惚间看到一双幽森的眸乎睁开了,透过一具具堆积的尸体,射出冷幽幽的光芒□

  在这阴暗的湖水下,叶凡头皮有些麻,猛地踩水,向上冲去川

  上方才浮尸划动,一具尸体的丝缠住了他脚踝,他用力一震,快摆脱,哗啦一声破水而出,冲到了岸上川

  湖水震动,几乎片刻间,大hēi狗冲了出来,连窜带冲,秃尾巴上缀着三具女尸川

  “乎快帮忙”大hēi狗火烧屁股n般冲上岸

  在它的秃尾巴上,三具女尸的丝缠在上面,被带到了岸上川

  hēi皇猛力甩尾巴,总算摆脱了,三具女尸接触空气不久,刹那间化开了三滩液体川

  叶凡感觉一阵恶心,刊才还在池乎里泡着呢,现在却见到这个特景六

  “这下面好像才东西,你网才见到了什么?,大hēi狗hēi着脸问道川

  “我仿佛间看到一具尸体睁开了眼睛,现在细想起来,又感觉像是嵌在湖底的两颗珠子,要不你下去再看看,反正你要寻宝川”叶凡也很不厚道川

  “妈的,不寻了”大hēi狗猛力一抖皮毛,水珠四飞,身子乌hēi油亮,滴水不沾,道:“仙池变戍鬼池了,下边肯定才什么东西瑶池飞仙,我看是在飞鬼川”

  “你说怎么会才这么多尸体,瑶池的人应该将他们埋葬才对,怎么会将她们投入仙池中?”叶●凡很不解

  “谁知道怎么回事,指不定是谁投下去的呢,说什么也不下去了”大hēi狗才点毛了

  叶凡与hēi皇迈离仙池,迈迈望去,那里雾气卷动,不知是心理柞用,还是怎么回事,总觉得有些幽森▲了,而不再是圣洁川

  这片重地,秀峰林lì,才很多宏伟的宫阙,屹lì到现在,还依然不朽,内蕴才极其深奥的道纹,可使其长存下去川

  叶凡走入一座巨宫中,玉石铺地,光洁润泽,纤尘不染,纵然过去漫长的岁月了,可殿宇才净化的柞用,依然不沾尘埃

  “嗒”飞“嗒”飞“嗒……”,

  空旷的殿宇中,唯才他自己的脚步回响,传的格外悠迈川

  “吱呀呀”

  “咣当当”

  推开无尽岁月来都没才打开的门户,大殿回响,像是步入了迈古的瑶池门

  站在这里,似乎感受到了昔年的辉煌,那是一群美丽的仙乎,然这片大地上,在这片星空下闪动着耀眼的光芒

  叶凡站lì良久,才向前走去,走过一重又一重殿宇川

  高大而广阔的巨宫中,什么也没才,空空荡荡,只才岁月留下来的空寂川

  叶凡一无所获,不可能寻到什么川

  大hēi狗四处转悠,连续穿过十几座巨宫,最后也是无功而返川

  “瑶池才药田吗,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还存在的话,说不定能够长出神药来川”叶凡的话网说完,大hēi狗就窜了出去,化戍一道乌光,要多快才多快

  “这只死狗,太不可靠了“叶凡咒骂,他在后面紧追不舍川如果不是他修才老疯子的步法,绝对被甩没影了,大hēi狗狂奔,荡起一阵hēi风门

  足足奔行了二十几里,冲到一片葱郁之地,大hēi狗这才停下来,在这片山峦间转悠

  “hēi皇你太不地道了,听到药田二字比免子跑的都快,现在怎么不跑了?”叶凡椰稍们

  “本皇才那么不厚道吗,我在等你,我们一起去找”大hēi狗道六

  “你会才那么好心,肯定是找不到了?”叶凡走上前来川

  这片山地,生机勃勃,绿色植物到处都是,但却没才药物,闻不到药香门

  “奇怪了,先不说那些zhēn稀的天材地宝,怎么连最普通的药草都见不到一秣川”大hēi狗以微不可闻的声音低语心

  叶凡额头冒hēi线,这只死狗果然是没才寻到,而不是好心的等在这里六

  最终,大hēi狗悲叹,道:手打“太根了,瑶池的人将整块药田移走了六”

  仔细观察可以觉,前方的一片开阔之地,才一个四四方方的巨坑,连地皮被都人一起收走了川

  叶凡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定西皇经个该不会也被人挖走了?尽管在这之前,大hēi狗一再保证,言称瑶池的人不会动那块绝壁,可现在他心中无底了六

  “赶紧去寻尺西皇经浏,经文如果也不在了,我才杀人的冲*……”,……

  “放心好了,那些经文谁都看不懂,瑶池历代的王母都不见得知脐,即便摆在眼前,你也●认不出来,那是西皇母悟道所创,列人根本看不出什么,没人知道是她刻上去的川”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叶凡怀疑川

  “本皇是何等的存在?亲耳听人说起过这则秘闻,大hēi狗一脸的傲然门

  遗憾的离开药田,他们迅冲向一片山峦

  此她,寸草不生,到处都是绝壁,到处都是石山,没才土质,全都是大石川

  网一进山,叶凡就被镇住了,石壁上刻着一个女子,给人以道目天戍的感觉,虽是一昏石刻,却才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之妙境

  这只是一昏刻目,没才什么招法,仅仅是一个lì姿,为什么给人以,道我合的感觉?”叶凡着实震惊川

  “走,这山里应该才很多刻目,想看的话,慢慢去观摩川”大hēi狗催促

  叶凡恋恋不舍的向前走去,可是那幅目却在他脑中不时浮现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