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古代的星空


  第二十六章古代的星空图

  叶凡手扶青铜古棺,身如静湖明月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有一股尘脱俗的气息漾出,在这一刻他看起来飘逸出尘,像是不食rén间烟火的谪仙会随时乘风而去。

 ● 而他此刻的内心世界并未如身体那般宁静,大道天音,如渊似海,深奥浩瀚,每一个字响起,都如海崩渊裂,响彻天地间。

  像是远古的禅唱,又像是洪荒神祗的祈祷,源源不绝,划破亘古苍穹,缓缓流入叶凡的心田,让他心海震动,思潮起伏,不知身在何方。

  远处,众rén看着他寂静不动,皆露出不解之色,不知道生le什么,仅仅感觉到他如纤尘不染的谪仙,有一种无尘无垢、飘渺出世的气质。

  叶凡整个rén定在那里,神音如钟,悠远而浩大,艰涩难懂,根本不明其义。一会儿如临深渊地狱,一会儿又如走进神祗净土,种种莫名的感受浮上心间,让他警醒与迷茫。

  这种玄奥的神音并不冗长,相反,惜字如金,总◆共才不过短短数百字而已,颇有大道至简,繁华落尽,平淡归真的古朴感觉。

  黄钟大吕般的天音一遍又一遍的响起,每一个字落入叶凡的心田都是先如震动山河般激荡,而后又如海上生明月般寂静。数百个古字已经□清晰刻印在叶凡的心中,但是神音不绝,依然不断在他耳畔回荡。

  在这个过程中,叶凡怀中的菩提子温热无比,让他浑身都暖洋洋,正是由于它的缘故,叶凡才聆听到这种玄妙至音。

  传说,菩提树可开启rén之神性,觉悟己身,捕捉天地间的道韵。很显然,这颗埋在大雷音寺前菩提古树下的菩提子来历非凡。

  在叶凡寂静不动时其他rén都生出疑惑,有rén建议拉开叶凡,毕竟他扶在一口青铜古棺上,这无论如何都难以让rén产生好的联想。

  庞博围着叶凡转le两圈,见他并没有任何痛苦的神色,相反身上有一股出尘的气质,且若隐若无间,这口铜棺有一股神祗的气息在弥漫。

  最终,庞博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护在一旁,静静地等待。

  “不会有妖孽上身,附在他的身体上le吧?”李长青盯着青铜古棺,又望le望叶凡,这样说道。

  其他rén闻言wò紧le手中的神祗遗物,且有几rén不由自主后退le几步,神秘的古棺充满le未知,让rén不安。

  “屁股决定脑袋,不向叶凡身上泼脏水你会死啊,你是什么思想,脑子里都是什么念头?”庞博从心里不待见他,自从在五色祭坛对立以来,对方一直在针对他与叶凡,因此他说话也毫不客气。

  “好le,不要吵le。”周毅微微蹙le蹙眉,而后扫视四方,道:“yǎn下还不能确定这青铜巨棺中还有没有神鳄,我们当心一些,仔细搜索一番。”

  其他rén听到后心中顿时一紧,这是实情,既然已经现一条神鳄,难保不会有第二条与第三条,甚至更多。这关乎到众rén的生死,已经有十四rén因神鳄而丢掉性命,这种狰狞而又可怕的生物让rén胆寒。

  众rén并没有过于分散,仅仅分le两组,为的是相互间可以照应,亮起手机,wò紧神祗遗物,开始在昏暗中搜索。

  但是,寻遍每一个角落,直到两组rén再次会合也没有什么现。纵然如此,众rén也不敢掉以轻心,铜棺很大,如此空旷,藏几条神鳄不被现卓卓有余。再者,难保不会有神鳄攀附在高处的棺壁上,那些地方一片黑暗,根本无法看清。

  “多多警惕一些,我们小心防备总不会有错。”林佳提醒众rén,同时宽慰道:“想来即便是还有神鳄,它对我们手中的佛器也很忌惮,不然早已再次袭杀我们le。”

  突然,众rén听到le一种的奇异的声音,虽然很微弱,几乎不可闻,但却震动rén的心神!有鼓声似乎正在从遥远的时空传来,沉闷而充满哀意,随后又有钟鸣响起,悲意弥漫,飘渺而真实。

  “哪里来的声音?”

  所有rén都大吃一惊,环顾四周,但却什么也没有现。

  暮气沉沉的鼓声和伤悲的钟鸣,似乎是穿透棺壁而出,这让rén感觉毛骨悚然。

  “这……该不会是古代帝皇下葬时的哀曲吧?”

  突然,更多的声音传来,像是有无尽的哀悼之音,数以万计的rén都在为一个rén的葬礼☆而朝拜与祈祷。

  丧钟鸣响,哀鼓阵阵,仿佛一场无浩大的葬礼展现在众rén的yǎn前,天地间有无尽rén海都在悲恸与祷告。

  就在这时,接连九声高亢的龙吟突然响彻苍穹,震动河山,传遍大地■,像是有一幅真实的画面刻印进历史的星空中……

  在这一瞬间,所有rén都产生le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亲yǎn见证le一位古皇君临苍茫大地、纵横天下的场景,而后是一场规模空前绝后的浩大葬礼。

  其实并没有画面,这一切都是听到那些龙吟、听到茫茫rén海祷告后产生的联想。众rén很快清醒le过来,那种飘渺的哀悼之音还在缭绕,让所有rén感觉脊背凉飕飕。

  “我们手中的神祗遗物再次光le……”

  这时,神辉洒落,所有rén手中的佛器都在绽放光芒,但并不是恢复le神力,而是在近乎枯竭似的流失光华。成千上万道神辉流转而出,全部向着青铜巨棺的棺壁冲去,没入那些古老的青铜刻图中。

  棺壁上覆盖满le绿色的铜锈,但难以掩盖那些上古的先民与远古的神祗,这一刻他们都湛湛生辉,像是要复活le一般,而那些蛮兽与神禽的刻图也都变得栩栩如生,这些荒古铜刻充满le一股神秘的力量。

  “快看,那片星空刻图在闪烁……”

  所有rén都觉le那里的异常,那是最大的一片荒古铜刻,是一片浩瀚星空,此刻所有星辰都在闪耀。而作为背景的暗淡棺壁则没有任何变化,如漆黑的夜空,真如灿灿星空浮现le出来。

  “这片星空刻图上有一条细线在闪烁,那该不会是我们所走过的星空古路吧?”

  众rén围聚le上来,一同观看,纷纷出言,皆露出惊色。

  这片星空图瀚海如海,诸多星辰渺小如尘埃,但其中还是有一些特别的星辰格外明亮,比其他繁星要醒mù很多,引rén注意。

  “这七颗星辰分外明亮,似乎是北斗七星!”

  听到王子文这样说,众rén全都凝视,在那条疑似星空古路的前方,北斗七星光华闪闪,分外引rén注mù。

  还有很多与北斗七星一般明亮的星辰,仔细辨认后少数几rén露出惊色。

  周毅不仅相貌儒雅,也确实读过很多书籍,当场就辨认出le那些特别明亮的星辰,道:“那些都是中国古代的星宿。”

  中国古代把星空分成若干区域,不同的星域有不同的名称,可用三垣四象二十八宿来概括周天星图。

  而yǎn前的荒古铜刻,正是按照如此划分方法,特别标注le一些非常出名的星辰。

  “看过这片星图,再看那条星空古路,真是不得不让rén惊叹。古rén在划分星空图时多半并不是迷信所致,不同的星宿代表着不同的星域,似乎有着极为特别与重大的意义……”

  “不错,yǎn下来看似乎与星空古路有关。也许还可能与生命源地有关……”

  众rén都很吃惊,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快看,星空图上那闪亮的细线在延伸,难道代表着我们前进的方向,是星空古路的延展与体现?”

  “这条细线正在无线接近北斗七星!”

  众rén一阵呆,他们原本在地球的泰山上,但才过去多长时间,竟有可能已经快接近北斗七星!这简直如梦似幻,非常的不真实。

  以rén类先有的科技而言,纵然飞行几百万年也不可能到达北斗七星附近,根本难以实现,距离太遥远le!

  所有rén都mù瞪口呆,心中极其震撼。

  “在北斗七星前方,还有一颗更为明亮的星辰————紫微星,我们的mù的地会不会是那片星域的一颗行星呢?要知道紫微星在古代有着特别的意义。”有rén提出这样的猜想,因为紫微星在这片星空图上确实很璀璨,是最为耀yǎn的星辰之一。

  “这很难说,可能还会驶向更加遥远的星域。”

  正在这时有rén惊叫:“那条闪亮的细线不在蔓延,定在le那里,是北斗七星所在的星域!”

  与此同时,众rén感觉青铜巨棺猛烈震动le起来,像是天摇地动一般。

  “我们似乎达到le终点……”

  “难道真的来到le众神的归处?”

  “会不会是传说中的仙界……”

  “也许会见到传说中的rén物。”

  “沿着神祗开创的星空古路,来到终点,到底将会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所有rén心中都无比紧张,同时又充满le期待,他们再也不想在铜棺中继续呆下去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