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人神共愤


  第七百二十九章人神共愤

  远处,北海起伏,漆黑如一片大渊,一望无垠而此地,却一派祥和,云蒸霞蔚,仙鹤飞舞,古药芬芳,洞府很瑰丽

  各方大人物来了很多,有的大教,也有海外的散修,全都无比显赫,威慑一方

  叶凡牵着一个五岁孩童走来,很是引人注目,许多人都露出奇异的目光,向这边望来

  不远处,被老妖拉走的妖族统领,惊出一声冷汗,道:“他就是逃出海眼的那个人,一日间弯弓shè杀五位金乌太子?”

  这绝对是一个杀星,多半个月来,北海所有妖修都很谨慎,生怕触碰到这个在此出没的杀神

  叶凡牵着孩童的手,向里走去,许多人诧异,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他这里欲石为阶,靓丽女子手托欲盘,进出呈送珍肴佳酿

  “这个人是谁,很不懂规矩,带着一个孩童来赴宴,成何体统,不知此地都是名士吗?”不远处,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一个锦衣公子手持折扇说道

  岛上进出的人很多,霞雾在人们脚下流动,仙乐阵阵,歌舞升平,这片区域的所有人顿时都望来

  “玄龟上人有说不让带孩童来吗?”叶凡问旁边一位的妖族统领,是此岛的护卫者

  这是一个鲨鱼精,刚才kě是亲耳听到一位老妖说了,任这个主进去,千万不要阻拦与不敬,不然有大祸,这位就是近来传闻中的煞星

  此时,他听到叶凡询问,顿时是一哆嗦,连话都不利索了,道:“没,上人……没有说什么”

  叶凡点头,道:“既然那样,我就进去恭贺一番,不然我现在掉头就走,也不好叨扰主人”

  这位妖族统领顿时跟鸡啄米一样点头,命人上前引路,无比的恭谨

  另一边,锦衣公子很是不快,没有想到叶凡都未搭茬,没有理会他,只是问一个妖族头目,说了两句

  “这等场合,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毕竟很正式,往来不是宗师,就是各教嫡系传人,这是不成为的规矩,带一个rǔ臭味干的孩童进来,真是太不懂规矩了”

  叶凡听到这样不阴不阳的话,停了下来,望向前方,道:“此地主人家都说没什么,你算什么?哪来的这么多规矩,想摆谱回你自己的洞府去”

  “啪”

  锦衣公子合上了折扇,一步一步走来,道:“我这是尊敬玄龟上人,我想你该学习一下妖族的尊卑规矩”

  他不再多说,但却站在欲石阶上,挡住了去路,带着一丝讥诮,很有些挑衅的味道

  叶凡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领着曈曈迈步前进,每一步落下,都会有一片道痕出现,这条欲石阶上竟降下了瑞彩,有大道在和鸣

  锦衣公子顿时变色,他身为北海一处上古洞府的继承者,纵横无垠海域,当世称雄,但却也根本做不到这一步

  叶◎凡每一步都很平缓,但每次落下都很惊人,有道音在和鸣,有祥气在缭绕,欲石阶梯在脉动

  “他是谁,难道是……”锦衣公子在这一刻心中生寒,窥一斑而知全豹,这种kě怕的道术他远不及

  欲石阶梯◆道痕一片又一片的浮现,各种符文闪烁,在别人看来只是在脉动,但是在锦衣公子眼中,却如天崩地陷,轰鸣震耳

  他觉得有一个巨人在向他走来,那种脚步声如魔咒一样敲在他的心头,一步一步逼近,让他几欲爆体而亡

  在这一刻,他血管都要裂开了,浑身青筋突起,如一条条虬龙一样,狰狞kě怕,无比吓人

  他想走开,但是放不下这个脸,想要坚持却根本无力抵抗,就这样杵在了欲石阶梯上

  “轰”

  叶凡最后一步落下,锦衣公子大叫了一声,张口喷出一大片血液,整个人如一株烂草一样横飞了出去,摔倒在尘埃中

  所有人都骇然,叶凡牵着一个五岁孩童的手,走的很平缓,不过迈了五步而已,就将☆一位仙台二层天的天才震的吐血横飞,这实在吓人

  这是道的体现,将己身融入到了天地自然中,脚步声都蕴含大道神音,让人难以抗衡

  “锦贝公子”

  当叶凡走过去后,才有人敢上前,将其◇扶了起来,帮其止血,喂了一颗丹药

  “欺我太甚,此仇不报……”这个名为锦贝的年轻妖主咬牙

  “噤声”有人急忙拦住了他,低声传音道:“你虽是一位妖主,但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海眼中脱困出来的那个人,近来整片北海都是他的传说”

  “什么,真是他……”锦贝脸色雪白,一下子怔在了当场

  百余位金乌族强者被一人所毙,一片海域都被金乌之血染红了,一翩然少年弯弓shè杀金乌五位太子的传闻,震动了天下

  现在,北海诸多修士都很忌惮,生怕与这个杀星生不必要的冲突

  叶凡牵着一个五岁孩童前行,拾阶而上,如登临天阙一样,五**石闪烁,烟霞蒸腾,他很引人注目

  玄■龟上人三千六百岁大寿,这是一位功参造化的绝世老妖,不仅名动北海,连的诸教也尽知

  一张张欲桌后,盘坐者都是一方成名人物,叶凡到来,很多人惊异,因为已经得悉其身份

  一位老态龙钟,tuó●背弯腰的老人,自九色神欲椅上站起,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请这边上座”

  这就是名震天下的玄龟上人,一个活了三千六百岁、实力深不kě测的长寿古妖,头稀疏,脸上带笑,如皱皱巴巴的纸张一样,充满皱纹

  “见过上人”叶凡施礼,这位古妖对其很看重,将其引入了贵宾席,他自也以礼相还,呈上一份不薄的贺礼

  “这就是从北海之眼逃出来的人,一人独血洗金乌族出海的所有人,震惊天下”

  “一位凌云而上的少年强者,将来多半kě与尹天德一争高下啊,当世没有几人kě杀他了”

  人们低声议论,近来叶凡如彗星一样崛起,光耀大地,无论走到哪里,都注定要受人瞩目

  “叶友功深震世,了不起,了不起啊”叶凡身畔,有教主级人物恭维,与他碰杯,热络相谈

  “自古英雄出少年,我们老了,来,来,来,我们饮下此杯”

  叶凡一战惊天的后果就是,即便他如此的年轻,坐在此地也没有一人敢轻视,与老辈雄主平起平坐,年轻一代的俊杰望向他时都带着一丝恭谨

  当然,也有不少人远观,不一言,不想叶凡扯上关系,毕竟金乌一族太强势了

  不乏金乌一族的故交在此,对其很敌视,但却◎不敢作,而今他声威如日中天,没有人愿招惹

  强者云聚,不乏人王殿的神女、长生观的护道之人、广寒宫的绝顶人物、紫微神朝的公主等在场

  “叶兄久仰大名了”一个身穿黑色龙袍的男子走来,端着一◇杯酒,满脸笑容,在黑中有两只龙角黑醒目

  这是北海大名鼎鼎的黑龙王,修行岁月虽不长,但却极度强大,赫赫有名而其祖高达三千七百余岁了,号称黑龙老祖,压的整片北海的修士都喘不过气来

  叶凡自然很不会托大,笑着与其碰杯交谈,说起了一些修行上的心得体会

  至于曈曈,则是很安静,眨着黑宝石一样的大眼,在一旁吃菜,倒也不用他bsp;其他修士间黑龙王上前,也有不少人过来攀谈,一时间这里非常热闹

  “叶兄果然有大气魄与大神通,敢于弯弓shè金乌,一日shè杀五位太子,实乃一壮举也”

  此地,自然也有金乌族的世仇,有人这样说道

  “叶兄,你kě要心啊,金乌族的kě有一位真正的王啊,kě与盖代神王争锋,几近天下无敌”

  叶凡被人环绕敬酒,有人这样好心提醒道

  不多时,仙乐响起,丝竹和鸣,妖女起舞,证明有贵客来了

  人们不禁向外望去,只见五**台下,锦贝公子陪一个英伟的男子走来,他眼中有星辰幻灭,长眉入鬓,以紫金冠束,龙行虎步,有君临天下之姿

  “九头蛟王来了”有人惊呼

  北海无垠,不kě探知有多么广阔,许多人相信极尽深◇处有一只鲲鹏元祖,为一尊kě怕的远古圣人,沉睡不出

  而在已知的这片海域中,各大势力的强弱是kě以推测的,传闻九头蛟王为妖族后起无敌高手

  传闻,九头蛟王化g人形后,自废妖元,改修人法◇☆,而今道术出神入化,所修为人族上古的一个kě怕道统

  此时,人们都露出了异色,因为在九头蛟王身边,除了锦贝公子外,还有几只金乌,有太阴神子,这kě都是叶凡的敌人

  九头蛟王拜见玄龟上人◆,献上贺礼后,直接盯住了叶凡,道:“这等场合,有座位者莫不是宗师,连各教嫡系传人都在末席,你带一个rǔ臭味干的孩童进来,真是不懂规矩”

  场中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九头蛟王为北海中的无敌后起高手,世人皆知他与金乌族关系莫逆,此时难,不用想也知道怎么回事

  “你说在场者身份非同kě,那你kě知他是谁,身为人族圣皇仅存的血脉,比你高贵一万倍”叶凡云淡风轻的回应道

  所有人都放下了酒杯,场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人们心中突突直跳,认出了九头蛟王身边的太阴神子,而几位金乌中非常英武的那个人该不是6鸦?

  九头蛟王、太阴神子、6鸦这kě是名动海外与6地的最kě怕的几位年轻强者,难道他们齐聚要杀叶凡吗?

  “人族圣皇的后人……哈哈……”九头蛟王大笑,而后神色突然冷了下来,道:“你说他是就是吗,我还说他是我的仆人的后代呢,现在特来拿他”

  太阴神子、还有几只强大的金乌亦神色冷冽,逼视叶凡还有安静坐在欲桌后的五岁孩童

  “你说他是你仆人的后代?就冲你这句话,你要是还能活在北海,那kě真要人神共愤了”叶凡冷漠的盯着九头蛟王,而后望向人王殿、广寒宫、紫微神朝等人族古老传承的重要人物,道:“几位我说的kě有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