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他化天域外


  第七百四十二章他化天域外

  九大祖乌齐出,与日月争辉,同天地争寿,冲向叶凡的异象神羽千万,似零落了九天,茫茫一片,灿烂一片,宛如一场横贯了万古的金色雪片,纷乱下来

  叶凡的身畔各种异象连接在一起,虽然很朦胧,并未成型,但是却可磨灭外来所yǒu力量

  正是这两种可怕的景象,针尖对麦芒,撞在了一起,两者间发出璀璨神芒而后,是无尽的枯寂,如一片星域在瓦解

  那灿烂的光,让所yǒurén都合上了眼,那可怕的黑暗,令诸多rén的灵魂都几乎要深陷进去

  截然相反的两种变化,在那烟花绽放的一瞬间完成,惊悸了许多rén的心

  从光明烈阳中心坠落进无边黑暗的地狱,这就是所yǒurén一瞬间的感受

  前方,叶凡如石化了,一动不动陆鸦眸光炽盛,气贯长虹,天灵盖飞起一道神芒,贯通了天上地下

  分出胜负了吗?天际尽头,rén们紧张的关注,一瞬不瞬的盯着

  “陆鸦胜了,气势惊天,如大河奔海,势不可当”

  所yǒurén都见到了陆鸦的鼎盛神姿,他金色发丝飞舞,眼眸中的光束无比骇rén,如一尊远古的神像矗立那里

  在其背后,九大祖乌法身一个个桀骜向天,神羽飞舞,一片璀璨,声声鸣叫,传上了九重天

  相反,叶凡的异象光芒暗淡了下来,正在慢慢瓦解,归于平静,而后全部消失

  “败了,叶姓少年终究是败了,败在了陆鸦的手中”

  这一战,像是落下了帷幕,许多rén都这样说道,yǒurén欢呼,yǒurén暗叹,远方的天空一片嘈杂

  “咚”

  突然,陆鸦倒退了一大步,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一●只祖乌法身四分五裂

  “咚”

  接着,陆鸦倒退出去第二步,胸骨传来一声裂响,分明是在折断,他冲天的气势全都散了,天灵盖的神光化成了血光

  “发生了什么?”rén们惊呼与不解

  方才威势滔天的陆鸦,此时一步一咳血,向后倒退,九大祖乌全部崩碎在其身前他的身体骨骼响个不停,几乎是寸断,yǒu些地方露出了白骨茬

  “陆鸦败了,竟是他败了”

  到了这一刻,所y★ǒurén都看出来了,叶凡的异象是自然收敛,并非被击溃,他未伤损一毫

  九大祖乌法身完败

  陆鸦遭受重创,披头散发,浑身是金乌血,差一点毁在那里,骨头在重接续,不然根本站不住

  “败了,金乌族第一天才彻底大败”

  “陆鸦被誉为天纵之姿,为金乌一族数万年难得一见是体质,而今却这样败了”

  惊世对决落下了帷幕,连九大祖乌法身都没用,陆鸦还拿什么去战?

  叶凡运转兵字诀,尝试将陆鸦头上的那杆神镋摘走,他非常的谨慎,因为他明晓很难夺到

  圣兵中沉睡yǒu一头神祇,除非是远古圣rén出手,不然当世没yǒurén能够降服,就像是帝兵一样,即便一时被夺走,但外rén也很难掌控,一旦兵中的神祇复活,那将是灾难的

  “这就是圣体吗,同辈中也只yǒu尹天德能够镇压你了……”陆鸦在笑的残酷,yǒu一种野兽一样的凶狠

  神镋就悬在其头上,沉沉浮浮,垂落下一道道匹练一样的神芒,正是如此,他才没yǒu被叶凡的异象绞碎

  叶凡眼神一冷,没yǒu任何话语,停止动作,他感受到了一丝微危险这一次他未动用神术,催动神女炉,准备祭出,他以兵字诀掌控,可发挥出最强威力

  “道心破裂,证道无望,但我还yǒu办法杀你”陆鸦近乎疯狂

  他的九大金乌法身,是其证道的根本所在,但却被叶凡斩掉了,这对他一往无前的必胜信心是一种强大的打击

  “我道已远,道基被斩,既然如此,我拉着你一起去下赴黄泉去,陪我的九位兄弟”

  陆鸦震神镋,如魔化了一样,每一根金色的发丝都倒竖,无尽涟漪飞出,神镋发出远古圣rén之威

  “就凭你这样也想杀我?”叶凡冷哂,他手中掌握yǒu神女炉,根本无惧这名大敌

  正常情况下,两rén也许要大战上千回合,但是他斩了陆鸦的九大祖乌法身,这一切都不同了

  “一日十乌丹”陆鸦低沉的咆哮,将一枚指节大,色泽金黄,晶莹剔透的宝丹吞了下去

  当听到这个名字,燕一夕当时就变了颜色,示警道:“快退,他要玉石俱焚”

  “真变态,以一日的生命换取十只金乌的力量”厉天也怪叫道

  天际尽头,但凡见到这一幕的rén无不变色,一日十乌丹是一种禁药,过于逆天而残忍

  让一个rén的生命消耗殆尽,只能活一天,但却可以演化出十倍潜能来,勇冠天下

  吃下这种宝丹,会如那烟花一样,绽放出最绚烂的一瞬间的美丽,而后永远的消逝

  极尽升华,死于绚烂

  “啊……”

  陆鸦一声大叫,浑身骨头都在移动,如炮竹一样响个不停,每一寸血肉都绽放刺目的光芒,他像是燃烧起来了一样

  “一日十乌丹,快退”燕一夕与厉天都大喝

  叶凡后退,头顶神女炉冷静的注视,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轰”

  突然,陆鸦咽下去的宝丹中冲出一道仙光,化成了一尊朦胧的黄金身影,他立身高天,俯视陆鸦,道:“小六你太让我失望了”

  “父王”陆鸦惊叫,但此时脸色扭曲,药力已经发作

  远方,所yǒurén都惊悚,他们的族王来了吗?这是一只战绩吓死rén的老金乌,快比的上大成的神王了

  这是一个高达三千七百岁的老王,纵横一生,鼎盛时敢去rén王殿抢他们的神女,充满了传奇色彩

  也正是因那一战,他伤到了根基,闭关两千年yǒu余,故而才老来得子,但却也个个争气,一门十太子

  “金乌王不是闭关了吗,不达大成王者境界永远不出世,难道他踏出了那一步?”这是所yǒurén心悸的疑问

  “父亲你……”陆鸦也吃惊与不解

  “小六你让为父无比失望,道基算的了什么,斩了再来,早晚会拓出宽的一条道来”老金乌威严而可怕

  “我让你失望了,来世再做你的儿子”陆鸦很刚烈,准备去拼命

  “你如果只yǒu这么一点出息,来世不配作我的子嗣,给我好好醒一醒”老金乌喝道

  “可是,我已吞下了一日十乌丹,没yǒu时间了”陆鸦浑身血管突起,如一条条虬龙在游动,随时要爆开

  “昔年,你取此药时,已被我斩掉了六成的药性,你可以活下去去,自己杀出一条血路,为父等你回来”金乌王道,身影渐虚淡

  “啊……”陆鸦大叫,将神镋取到手中,轮动起啦,向前杀去

  “四倍潜能,不过是透支寿元而已,小道尔”叶凡冷哂,一步一步上前,根本就没yǒu一丝忌惮

  “你在说什么?”陆鸦怒发冲冠,他乃一代天骄神子,金乌族第一杰,却被叶凡如此小觑,吃一日十乌丹已经够憋屈了,此时是怒血沸腾

  “我送你上路”叶凡不想多说什么,将神女炉摘了下来,托在掌心向前镇压

  神女炉威能高过乌翅流金镋,因为它是古之大帝铸成的,拥yǒu无尽玄妙,顿时天崩地裂,远古圣rén气息弥漫

  陆鸦脸色铁青,在其灵魂深处,冲出一杆大旗,猎猎作响,他感应到yǒu族rén在朝这里飞来,喝道:“召唤祖旗”

  刹那间,铺天盖地,旌旗招展,雾气翻腾,像是yǒu十万天兵天将杀来一样

  另外七杆大旗破○天而来,如七只祖乌降落,猎猎作响,这是该族的绝杀神阵

  昔日,在汤谷时,金乌族曾展出镇教至宝,八杆大旗组成一座太古杀阵,堪与圣兵媲美,因为是圣rén所遗留

  可惜,被rén皇化生的神祇◆念全部斩断了,而今这些大旗正是那些断旗,虽然毁掉了,但依然yǒu无量神能

  毫无疑问,yǒu金乌族高手赶来,想要援救陆鸦

  “哗啦”

  八旗招展,金乌飞腾,与神镋一起震动,发出远古圣rén之威

  金乌一族要杀叶凡,花费了大量心血,除却陆鸦手持神镋外,还yǒu一批高手携祖旗而出,而今终于是派上了用场

  “没用的,今天你就是再召唤来一件圣兵也活不下去了”叶凡出手,神女炉压落下来

  “我就不信,神镋与祖旗相合,还压不了你一件圣兵”陆鸦大吼倍潜能发作,浑身像是在燃烧,神力惊rén

  “咚”

  乌翅流金镋与八杆祖旗同攻伐晶莹的神炉

  “轰”

  天地剧震,陆鸦潜能燃烧,持一件半圣兵抵住了神女炉,而且无比的疯狂,一副要玉石俱焚的样子

  “结束”

  叶凡一声冷喝,在这种关头他不想让自己受一丝伤,避免被rén所乘,翻手摊开掌心,出现一枚如墨玉一样的头骨,镇压向前

  “太阴教的远古圣rén头骨”rén们惊呼

  这颗如黑色晶石一样剔透的头骨,当场将残缺的金乌祖旗挡住,化解了这座太古杀阵

  而后,神女炉压落,震的神镋不断抖动,陆鸦大口喷血,身体一寸一寸碎裂,眼看就要毁掉

  天地尽头,也不知道在何方,这是一个火焰的世界,到处都是天火,一座古老的洞穴中,是充满了太阳之精

  而这片可怕的地方,却是一个rén的闭关之地,此时一个如魔神一样的王者倏地睁开了眼睛,在古洞中射出两道闪电

  他正是金乌王,一个级恐怖的存在,与他同代的rén差不多都死绝了,即便是当年也没yǒu几rén可与他争锋

  在他醒来的一刹那,神洲元墟遗迹,陆鸦吞下去的那颗宝丹所蕴含的虚影,一下子像是得到了滋养,又一次显化而出,且无比的真实

  “我要出关了吗?”再现战场中的金乌王自语,他★单手拎起神镋挡住了神炉的必杀一击,天空中像是yǒu十轮太阳崩碎

  “金乌他化天域外投影显形”但凡见到这一幕的rén都惊悚

  “父亲”陆鸦大叫,他知晓这一次的显形与上一次大不相同,这个父▲★单手拎起神镋挡住了神炉的必杀一击,天空中像是yǒu十轮太阳崩碎

  “金乌他化天域外投影显形”dānshǒulīnqǐshéntǎngdǎngzhùleshénlúdebìshāyījī,tiānkōngzhōngxiàngshìyǒushílúntàiyángbēngsuì

  “jīnwūtāhuàtiānyùwàitóuyǐngxiǎnxíng”dànfánjiàndàozhèyīmùderéndōujīngsǒng

  “fùqīn”lùyādàjiào,tāzhīxiǎozhèyīcìdexiǎnxíngyǔshàngyīcìdàbúxiàngtóng,zhègèfù★亲yǒu强大的战力

  这一次,金乌王的身体无比清晰显化,这是一个如同魔神一样的中年rén,光站在那里就压的rén喘不过气来

  在他的眼中,山河崩塌,岁月变迁,星辰化灭,无比的沧桑与可怕◆

  他持神镋站在虚空,轻轻一震,惊涛拍岸,这方天地都要破灭了

  叶凡掌心托着神炉,身体剧烈摇颤,向后退了足足二十几步,在其眉心出现一道道裂痕,一缕又一缕鲜血淌落,很是可怕

  “□砰”

  他终于站住了身形,脸色无比冷漠,一语不发,望向前方的可怕王者

  “yǒu些意思”金乌王的声音很冰寒,如来自炼狱中的魔神

  “我身硬,道坚,你想斩我碎仙台,那注定成空,今◇日即便你显化在此,我也照斩陆鸦”叶凡喝道

  “yǒu我在,你还能斩他……”金乌王的声音浩大悠远,在天地间隆隆回响,震的每一个rén都气血翻涌

  即便是他化天域外投影显形,他依然是如此的可怕,无愧为当世的一个魔神一样的存在

  “yǒu你在,我照斩不误”叶凡无比坚定的说道

  “是吗……”金乌王漠然,世间一切似都未放在心头

  “轰”

  突然,他猛的抬起了头,双目变的无比可怕,充满魔性,如两口黑洞一样,里面yǒu星辰坠落

  在这一刻,他拥yǒu一股极其可怕的气势,像是可以望山山崩,望海海干

  这是绝代高手的风范,一眼望尽大荒,山川倾覆

  他与神镋凝结为一体,无形的威压就让rén受不了,就不要说他轻轻一震了

  叶凡的眉心,再次绽放裂痕,一道又一道纹络出现,血丝如蛛网,他像是要龟裂了一样

  绝代高手,大成的王,他化■天域外投影显形,同样无rén可敌

  “叶凡快走”厉天与燕一夕暗中叫道

  “又不是真身降临,今天我斩定陆鸦了”叶凡坚毅的说道,催动神女炉

  “如果你再多一件圣兵,或许还yǒu希望□,不然……”金乌王突然住口,蓦地望向另一边

  与祖乌大旗胶着在一起的黑色头骨,突然光芒大盛,发出了远古圣rén之威

  这一刻,时空混乱,天地震动,像是yǒu几件圣兵在交击,天地间一片炽盛,所yǒurén都闭上了眼睛

  当rén们再次睁开时,叶凡掌心托着神炉,大口咳血倒退,眉心差一点被打穿

  另一边,金乌王的脸色冷到了极点,一片血雾在不远处飘开,似还yǒu一道凄厉的啸音在响震

  陆鸦粉身碎骨,形神俱灭

  “头骨中内藏一件远古圣兵……”金乌王冷漠而无情,并未因失去这一子而怒火冲天

  所yǒurén都呆住了,叶凡可真敢出手,当着金乌王的面斩了陆鸦

  月初太关键了,请大家把月初珍贵的一票投给遮天,让俺yǒu动力,仔细构思,努力写好后文这个月竞争真是太激烈了,需要你们的支持

  RO~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