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古村悲壮


  叶凡长身而起,大步离开石台,不少rén侧目,有个别rén狐疑,望zhe他的背影觉得有些眼熟

  “这个rén是谁,好强大的血气,身上像是盘绕有一条莽荒中的虬龙”有rén悚然道

  叶凡龙行虎步而去,给rén的以一个很英挺的背影,没有rén会想到是他回来了,天下太大了,并有多少rén真见过他

  “走,我们也去看一看,王家可真是够强势,与太古族关系莫逆,敢来南岭抹除一族,真是好强势”

  “好,去看一下,那些古岭中战云密布,一定会有一场生死征战”

  叶凡心中的战血在奔腾,恨不得立刻杀到近前去,他很想进入北原,将王家连根拔起

  “那一族真以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了,只要有我厉天神子在,他们就永远别想天下独尊,我rén欲道统要在此发扬光大”厉天道,他将这一战dāng成了他降临这颗古星上的成名战

  叶凡心中杀念如海,眸光像是望穿了这片大地,南岭亦是战场,会成为来犯者的不归路,来多少rén毙多少rén

  “此地可有传送阵?”他向rén打听,怕赶不上时间,万一去晚了,就实在对不起东方野的族rén了

  一今年过花甲的老药师道:“前边有一个阵台,不过很破烂,穿越空间时常出麻烦,不过许多rén都在借道,说去什么野岭,要去观战”

  叶凡大步冲了过去,厉天与燕一夕紧跟在后,如三道闪电一样过了所有rén,出现在一座古台上

  这座神阵的确很破烂,一看就是存在数万年那么久远了,勉强还能用”dāng三rén强大的气机发出后,没有rén敢与他们争

  “北帝活了又怎样,这次送他们一具冷尸,瓦解元神,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死rén”再无活的希望”

  厉天站在阵台上后,说出这样一句话,吓得旁边的rén全都避退,战战兢兢,看zhe他们的身影消失

  南岭,多崇山峻岭,到处是地脉,蛮兽异禽横行”古地尤多,山中多瘴气,有许多原始部落

  东方野的族rén就在一片古山脉中,此时大敌dāng前,杀气无尽,来了大批的高手,将此地包围

  天空中,乌云翻滚”战鼓震天,旌旗招展,古战车隆隆作响,压塌天穹,寒光照铁衣”也不知道来了多少强者

  这是一个很小的部落,隐居在原始山脉中,原本与世无争”但是今日却大祸临头

  一个老rén从山中飞起,来到半空,很是瘦小干枯,衣上打zhe补丁,很是朴素,白发乱糟糟,道:“你们是何rén,为何来犯我部?”

  “不过是一群未开化的原始rén而已,懒得你与你们多说”今日一个不剩,灭你们全族”没有一个rén可以活zhe离开”

  空中,一艘巨大的银色战船,闪烁冷冽的金属光泽,透发出一股慑rén的气息,上面一个中年rén冷漠而又自负

  他说完后一拳就轰了下来,霸气无边,同时战力亦惊rén无比,神芒贯日,如一座大岳压了下来

  山林崩塌,一只拳头显化,直接就砸在乎那名老rén的身上,根本就未容他躲避过去,dāng场被轰断身子,血染长空,摔落进下方的古村中

  唯有一角打补丁的旧衣,染zhe血从空中慢慢飘落,让rén不忍目睹,一个朴实的老rén就这样被rén击断了身体

  “六伯父”古村中,传来一片悲呼声,一群rén无比愤怒

  “老十七的火气太大了,怎么上来就没有问就下重手,拷问下,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到时候血洗这里也不晚”另一艘战金色的战船上,一今年龄略大的中年rén道

  “我族前些年太过憋屈了,被一个不知所谓的圣体杀了那么多rén,连腾儿都饮恨了,老十七一直闭关,出来后憋了一肚子火”旁边一rén道

  “你们是哪里的恶贼,来我们这里行凶“…………”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子飞上天空,**zhe上半身,肌肉隆起,呈古铜色,手中拎zhe一口大斧

  “不知死活,米粒之珠也放光芒,一群开化的rén而已”银色的战船上,中年rén老十七无比的冷漠,用手一点,一道神芒飞出,刹那洞穿了那个青年

  “喽”

  一团血花绽放,他整个rén瞬间碎掉半边身子,只余染血的巨斧兔好,与他一起坠落下高空,无比的悲惨

  “泉哥”

  “李泉哥哥”

  下方的村落中,传来一片哭喊声,几个娃娃是撕心裂肺的大哭,将奄奄一息的男子围住

  “留你残命,我喜欢欣赏死亡,那是一种诱rén的味道”王家的老十七笑的很冷酷

  “诱rén你妈个球”村中一个大汉吼道,就要冲天而上,手中拎zhe一根大铁棍

  “回来”就在这时,村中传来一声低喝,一个拄zhe拐杖的老rén○走了出来,身穿麻衣,骨瘦如柴,头发稀疏,老态龙钟

  “五叔zǔ……”许多rén围了上来,带zhe哭腔古村中一老一少碎了身体,生机将断,流血垂死,众rén都很伤悲,极度愤怒

  “鸣警钟,◇让老七还有老九出关”老rén沉声道,而后腾空而起,来到了高空

  “早就听说,某些原始部落藏有不世高手,看来所言非虚,你们这样一个小村,竟有你这样的一位大能,似乎还有两rén在闭关看来你们得到了某一上古传承,而且极度强大,dāng属于圣rén古经这么说来,血洗你们村落后,将有大收获”王家老十七冷笑道

  “老十七,这个rén让给十三哥,我很多年未与rén动手了”另一名中年rén飞出了战船

  “不是还有两个要出关的吗,我们来比一比,看谁杀的rén多,杀的快好了”老十七很残酷的笑zhe

  “你这个性子得改一改,dāng年老zǔ就说过”你太嗜杀了,闭关这么多年也没磨掉”另一个中年rén摇头道

  “诸位,我们自问与世无争,从来没有得罪过外rén,一直隐于荒野”无怨无仇,你们为何杀我族rén,毁我家园?”村中的五叔zǔ开口

  “我北原王家想杀rén难道还需□要给你理由吗?”王家老十七冷笑,他背负双手,黑发飘动,镇定而又冷酷

  老rén叹道:“我的族rén一向纯朴,从无尔虞我诈、狠辣算计、杀rén越货等,你们这样杀来”要血洗村落,实在是欺rén太甚◎yàogěinǐlǐyóuma?”wángjiālǎoshíqīlěngxiào,tābèifùshuāngshǒu,hēifāpiāodòng,zhèndìngéryòulěngkù

  lǎoréntàndào:“wǒdezúrényīxiàngchúnpǔ,cóngwúěryúwǒzhà、hěnlàsuànjì、shārényuèhuòděng,nǐmenzhèyàngshālái”yàoxuèxǐcūnluò,shízàishìqīréntàishèn□”

  “欺负你们又如何?”老十七漠然道,根本就无所谓

  王家老十三道:“算了,让你们做一个明白鬼,东方野是你们这里走出去的,他惹了不该惹的rén,与圣体走在一起,与我族为敌,你们全村r◆”

  “qīfùnǐmenyòurúhé?”lǎoshíqīmòrándào,gēnběnjiùwúsuǒwèi

  wángjiālǎoshísāndào:“suànle,ràngnǐmenzuòyīgèmíngbáiguǐ,dōngfāngyěshìnǐmenzhèlǐzǒuchūqùde,tārělebúgāirěderén,yǔshèngtǐzǒuzàiyīqǐ,yǔwǒzúwéidí,nǐmenquáncūnrén都要用血来赎罪”

  “即便野儿与你们为敌,也不应迁怒我们一村rén,有太多的无辜,那些几岁的娃子,他们知道什么”你们难道也想斩尽杀绝吗?”村中的五叔zǔ道

  “交出你们的经文,我给你们全尸,不然尸骨无存受尽折磨”天穹上,最大的那艘战船中传来这样冷幽幽的声音

  “像我们这样与世无争的小部落,常年居于荒林中”到头来却也有这样的大祸,看来世道真的乱了”村中的五叔zǔ叹道,而后眼神凌厉,道:“rén都有一死我族会以血明志,没有孬种大不了全部战死”

  “战,即便全部战死跟他们拼了”下方,古村落中,无论男论老少全都大吼”即便是三岁的小娃娃,也挥舞zhe小木棒”目光中充满了不屈

  “说的好,我们这一族从来没有一个孬种,大不了全都战死,跟他们拼了”远处,一片山崖间,两个老rén冲天而起”快飞了过来

  “穷山恶水多刁民,果然如此,也唯有这种未开化之地,才会这样民风彪悍”王家的老十三冷笑道

  “真是不简单,一个小小的村子出了三位大能,还真是吓rén,也幸好我们准备充足”不然也许会吃个小亏动手”一个都不留,全部杀了,血洗这个村子

  至于圣rén古经,留一个老不死的元神就足够了”

  终于,王家的rén要动手了,天空隆隆雷鸣,除却七艘战船外,还有数十辆战车,上面载满了修士

  而在那些空隙的地方,还有许多悬空的强者,天空中密密麻麻,到处都是rén影

  乌云翻滚,战鼓震耳,这片天穹都要破裂了,旌旗招展,蛮兽嘶鸣,铁衣闪烁,像是有十万天兵天将降临

  一种浩大的气息汹涌,杀气如汪洋一样席卷四面八方,淹没了整片古老的山脉

  远空,有修士在观战,全都吃惊”北原王家竟然摆出这么大的阵势来,真的是要是灭族而来”不想放走一个rén

  七艘战船”意味zhe北原王家有七位身份高的吓rén的rén物来到了此地,最起码是极其强大的大能

  如此兴师动众,出动这么多战车与强者,只为灭一个小部落,算是近年罕见的大举动

  啊………………

  古村中的五叔zǔ血染长空,被两艘战船攻击很长时间后”□大口咳血,那件有补丁的麻衣化成了飞灰,他坠落了下来

  “五叔zǔ”村中的许多rén都悲呼,连许多两三岁的小娃娃都握紧了拳头,眼中蕴满泪水

  “砰”

  村中的九叔zǔ也遭受重创,○被两艘战船打了下来,身体几乎被穿透,不仅有两位恐怖大rén物的神术攻伐,还有两艘战船的可怕阵玟的攻击

  鲜血染长空,这位头发花白的老rén也咳血栽了下来”他们确实有强大的战力,但是奈何天空被封锁,成为了一个牢笼,且高手众多,三个老rén不是对手

  唯有一化叔zǔ还在支撑,几次遭遇了重击,但身上有一件神缕玉、衣,极其坚韧,可挡攻杀,让他没有被洞穿

  “拼了,跟他们拼了”

  整片古村,男女老少全都大喊,一个个神情愤怒,扶起倒在血泊中的两位老rén,能飞起的rén带zhe他们突围

  即便是很小的孩子”被大rén被在背上,也哭嚷zhe:“给他们拼了,给zǔ爷爷们报仇”

  “呜呜,跟他们拼了”一些小女娃也是如此,手中拿zhe武器,在父母的身上哭zhe喊zhe

  这个古村”所有rén都不畏死,露出坚毅之色,要与rén功归于尽,一起冲向高空

  众rén一心,视死如归,全都无畏”无比的悲壮,即便全村rén都战死,也没有一个rén屈服求饶

  “未开化的一群原始rén,真是不知死活,既然称们想死”我就成全你们”王家老十七冷笑连连,此时他已经腾出手来,一只手向下压去,要将所有rén都震碎

  “砰”

  古村中的七叔zǔ一声怒吼,飞了过来,拼zhe后背挨了一记,与他对了一牦“轰”

  然而,立时有三艘战船〖镇〗压下,这并不仅仅是三位恐怖大rén物的攻击,还有古船的神能,威力会叠

  七叔zǔ最终也是喋血,重伤垂危,坠落下空中”须发皆张,充满了悲愤

  “叔zǔ”

  “zǔ爷爷”

  古村中的rén都悲呼,能飞起来的男女老少一起向天飞,犹如飞蛾扑火,悲壮的吼zhe

  北原王家的rén冷漠无情”几位大rén物还有众多的战车上的修士,以及漫天高手,全都出手,一起向下〖镇〗压,要血洗古村,灭掉所有rén

  啊………………

  五叔zǔ、七叔zǔ、九叔zǔ仰天怒吼,眼角崩血,越过族rén,以伤体硬冲了上去,撑起一片光幕”挡住了毁灭性的攻击

  “穷乡僻壤出蛮子”你们这群野rén,还真是不畏死”成全你们,今日血洗干净,从此以后此地寸草不生”北原王家老十七残酷的说道

  “嗡”

  天上,八艘战船,数十辆战车,还有漫天的王家强者身上铁衣寒光闪烁,向下〖镇〗压

  古村中三位老rén燃烧寿元撑起的光幕,根本挡不住”即将破裂,男女老少所有rén都目中蕴泪,但却都充满了不屈

  “都去死”王家的rén冷笑

  下方的rén都绝望了,●带zhe不甘,带zhe不屈,他们很想拉上几个恶敌同归于尽”但是却做不到,充满了遗恨

  “东方哥哥,会替我们报仇的……,只几个小娃子哭zhe喊zhe说道

  “北原王家的rén给我去死” ○
  突然”远空传来一声就惊天霹雳,这一声大吼”震碎了一片山脉,一道rén影带zhe漫天的金色血气扑来,快到了极致

  远方,所有观战的rén全部惊悚,都在第一时间倒退,有多远逃多远,亡命飞遁

  因为”来rén太恐怖了,浑身金色血气如海”将整片山脉都给淹没了,如一片汪洋一样涌动而来

  啊………………

  一声长啸,瞬息而至,来rén的度让rén毛骨悚然

  “轰”

  天空中,一只金色的大脚一下子就踏碎了王家老十七的战船,而后一只金色大手探下”像是抓小鸡仔一样,单手掐zhe他的脖子”将他拎上了高天

  “王家的rén,你们都给我去死”

  来rén一声大吼,天空中也不知道有多少王家的高手,被生生吼碎了,出现一异又一片的血雾

  一吼山河碎

  “啪”

  叶凡没有dāng场击杀王家老十七,而是先在他的脸上甩了一个大巴掌,直接将他的下巴抽飞了出去,脱离身体,在空中粉碎

  求8shanmen,叶八禁回归第一次出手”大吼一声,求8shanmen

  嗯,接下来会有波澜壮阔的后篇等zhe,请各位兄弟姐妹夹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