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怒发冲冠


  第七十六章怒冲冠

  天地初始,宇宙合气生万物,这个让无尽修士向往的shí代一去不复返,叶凡也只能感叹而已。

  这一夜他收获巨大,苦海从黄豆粒大开辟到鸽卵大,最重要的是金色的苦海内蕴有十九道神纹,他已经有le不凡的战力,成为le苦海境界的修士,摘掉le“勉强”二字。

  此刻,天光已经大亮,叶凡在山林中打le两只山鸡与一只野兔,又采摘le一些野果,这才向小镇走去。

  回到小饭馆后,老rén刚好将早饭摆上桌,小婷婷正在锲而不舍的敲他的房门,催他起床,叶凡不禁莞尔。

  看到他从外面回来,小婷婷非常惊讶,而姜老伯则是欲言又止,他活le这么大的年岁,自然猜○想到纵火事件与叶凡有关。

  “今天中午,我们加餐,红烧野兔,碧叶卷香鸡块。来,先尝尝这些野果子味道好不好。”叶凡几枚红彤彤的果实向小女孩递去。

  “哦哦哦,又有好吃的le。”小婷婷非常高兴。

  吃过早晚后,叶凡回到le自己的房间,继续研读《道经》,他感觉每一次重读道经,都会有不同的感受。

  “咦!”

  叶凡一惊,他现金书上开篇的几十行古字慢慢模糊le下去,似乎不久后就要消失le。

  “幸好,我已经记在心中,不然真的会出现麻烦。”他不明白为什么会生这种情况。

  直至到le中午shí,叶凡一阵吵嚷声惊醒。

  “老不死的,shǎo废话,○赶紧去准备一些酒菜,不然将你这小店拆掉!”

  “倒le八辈子血霉,那一把大火烧的太惨le,那个该千刀万剐的混蛋,害得我们这么惨!”

  “刘管事,以后我们怎么办,被李家毒打出门,真是好说◎不好听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先走一步算一步。姜老头,你傻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准备一桌酒菜,给我们压惊,不然的话你就准备挺尸吧!”

  正是黄脸中年rén与他的几名手下,此刻皆缠着绷带,有的rén是被昨天那把大说烧伤的,有的rén则是被李家毒打le一顿赶出来的。

  小婷婷站在桌前,怯怯的道:“你们不要吼我爷爷,我们家不开饭馆le,你们去别处吃饭吧。”

  “砰”

  刘管事重重在的桌子上拍le一巴掌,瞪起眼睛,道:“姜老头你shǎo磨蹭,再不准备饭菜,我将你孙女扔井里去。”

  “小丫头一边呆着去,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旁边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左手缠着绷带,右手向婷婷扒拉去,差点将小女孩拨一个大跟头。

  姜老伯急忙托住婷婷,将她挡在身后,对几rén道:“我们真的不做生意le,这店实在开不下去le,你们还是去别处吧。”

  “昨天的教训▲你忘le吗?今天我们心情这么不好,你也敢顶撞?!”刘管事冷笑,一张黄脸更加的蜡黄le,看起来有些阴冷。

  他猛地站起身来,一把揪住姜老伯的衣领子,寒声道:“你这个老不死的,这两天还真是越来越硬◆气le,我们几rén都倒le大霉,还敢这样顶撞我们,惹火le我们,今天把你的狗窝给烧光,让你跟这个小崽子要饭去!”

  “你们不要打我爷爷……”小婷婷带着哭腔,她不过五岁而已,个子太矮,够不着刘管事的手臂,只能抱着他的一条腿,仰头央求道:“求求你放le我爷爷,他都七十多岁le……”

  刘管事那只手用力揪住姜老伯的衣领子,攥的很紧,他虽然被烧伤,但也不是姜老伯这个风烛残年的老rén可比的,老rén的脖子被勒的有些青,满是皱纹的老脸被憋的通红,剧烈咳嗽le起来。

  小婷婷的眼中噙满泪水,抱着刘管事的大腿,焦急而又可怜的哭喊道:“求求你le,快放开我爷爷,他快喘不上气来le……◆”

  “呜呜……我爷爷已经七十多岁le,你不要掐他……快放开他。”小婷婷使劲摇刘管事的大腿,但是她能有多大力气,根本不管用。

  “小毛丫头,一边呆着去!”刘管事用力一抬腿,直接让小婷婷◆◆”

  “呜呜……我爷爷已经七十多岁le,你不要掐他……快放开他。”小婷婷使劲摇刘管事的大腿,但是她能有多大力气,根本不管用。 ”

  “wūwū……wǒyéyéyǐjīngqīshíduōsuìle,nǐbúyàoqiātā……kuàifàngkāitā。”xiǎotíngtíngshǐjìnyáoliúguǎnshìdedàtuǐ,dànshìtānéngyǒuduōdàlìqì,gēnběnbúguǎnyòng。

  “xiǎomáoyātóu,yībiāndāizheqù!”liúguǎnshìyònglìyītáituǐ,zhíjiēràngxiǎotíngtíng栽le一个跟头,而后抬脚就要踢。

  叶凡从后院冲到小饭馆shí,正好看到这一幕。他抓起桌上的茶壶就掷le出去,重重的砸在刘管事刚抬起的那只腿上,而后快冲过去,将小婷婷拉le起来。

  “大哥哥……”小婷婷瘪着嘴,怯怯的叫道,大眼通红,脸上挂着泪痕,新衣上满是灰尘,

  叶凡怒冲冠,体内像是有一股火在燃烧,他一下子拨开le刘管事的手,将姜老伯解救le出来,而后怒道:“这样一个孤寡老rén,你都忍心下的去手,还是rén吗?!”

  “哪来的小王八崽子,怎么说话呢?”旁边的几rén不干le,全都站le起来,非常不善的盯着叶凡。

  刘管事的黄脸阴沉无比,居高临下,俯视◎眼前叶凡,道:“小崽子rén不大,也想学大rén抱打不平,一会儿将你扔进下水沟,我看你还敢不敢这样叫!”

  姜老伯脖子淤青,脸色憋的通红,蹲在地上,咳嗽le好半天才缓过劲来,小婷婷紧张无比,一▲边抽泣,一边为老rén轻轻捶背,哭道:“爷爷你没事吧,别吓婷婷,婷婷很担心,婷婷很害怕……”

  见到这一切,叶凡的怒火更盛le,但眼神却逐渐冰冷le起来,盯着刘管事,道:“你这么大的rénle,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le吗?!”

  “***,哪来的野孩子,居然敢跟刘管事这么说话,打死他!”

  黄脸中年rén自己还没有表态,旁边就冲过来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抡起巴掌对着叶凡的就脸抽le过来。

  “啊……”但是,这个rén自己却当场惨叫le起来。因为叶凡抢先出手,捏住le他那只打着绷带的胳膊,在场众rén不可能知道叶凡有多么大的力气,都以为是那个家伙被触碰le伤口才如此撕心裂肺的惨叫。

  刘管事被赶出李家,这一切都在叶凡的预料中,但是没有想到他这么跋扈,落到这般田地还到这里来作威作福。

  “小崽子,胆子还真是不小。”刘管事冷笑着,伸手向着叶凡的脸拍去,◇动作并不快,他想羞辱叶凡。

  “啪”

  叶凡一巴掌抡le出去,“啪”的一声,将刘管事横着抽飞le出去,一下子撞在身后的那张八仙桌上,口中喷出的一串血花划过三四米远,他费力的的爬le起来◆,张嘴吐出七八颗大牙。

  “***,给我宰le这个王八崽子!”刘管事愤怒,一张黄脸近乎扭曲,眼睛都快喷出火来le。

  这些rén根本没有意识到叶凡异于常rén,“呼啦”一声全都围le上来,叶凡目光寒冷,挨个在他们缠有绷带的伤口上捏le一把,顿shí传来一片惨叫声。

  “啪”、“啪”、“啪”……

  紧接着,十几记耳光接连响起,叶凡左右手分别抡起,狠狠的对着他们抽大嘴巴。

  “你们这帮畜生,连这么孤苦的老rén与这么可爱的孩子都忍心下手欺负,真是该死。”叶凡的劲力何其大,如果不是控制力道的话,他能够直接将这些rén的头颅抽裂。

  尽管如此,也是后槽牙乱飞,这几个满身缠缚绷带的rén,被他抽的口鼻喷血,牙齿脱落,满地打滚。

  “啊……”

  “小兔在崽子你敢打我们?”

  “痛死我le,我的伤口……”

  这些rén被叶凡大嘴巴抽的满地滚,惨叫连连。

  “对不住姜老伯,我忘记le,这是在小店中,一会儿又得劳烦您老打扫卫生le,我现在马上将他们扔出去。”叶凡说着,一个个将他们抓起,全部扔le出去。

  姜老伯情绪波动的很剧烈,憋在心中两年的闷气似乎一下子吐le出来,躯体都在颤抖,他用手捂着婷婷的双眼,没有让她看到这一切,怕惊吓住小女孩。

  婷婷焦急无比,带着哭腔问道“爷爷,大哥哥他怎么le,那些■坏rén在起伏他吗?!”

  “婷婷不用担心,你大哥哥他没事,那些坏rén都被他打倒在le地上。”

  叶凡将这些rén扔到le街上,但并没有就此放过他们,将他们踢的像皮球一样滚来滚去,哭★喊连连,像是被剥le皮一般,出杀猪般的惨叫。

  刘管事自然是叶凡重点照顾的对象,脸颊浮肿,也不知道挨le多shǎo个大嘴巴,满嘴的牙齿几乎全都被抽飞le出来。

  “救命啊……”

  “杀rénle……”

  这些rén惨叫连连,大声呼救,确实引来不shǎo围观者,但是没有一个rén相劝,甚至不shǎorén跃跃欲试,想要过去踹上几脚。

  叶凡见到这一情况后,大声道:“乡亲们,你们还等什么,这些rén做rén家的狗shí整天鱼肉乡里,如今已经被李家扫地出门,没什么可担心的le,上来打吧,狠狠的教训他们!”

  此言一出,乎叶凡的预料,“呼啦”一声,所有r◆én都围le上来,男女老shǎo又撕又扯,狂殴地上这些rén。

  “今天早上就听说le,他们因为货物被烧的缘故,被李家毒打le出来,看来是真的。”

  “怪不得这个shǎo年能够痛打他们▲éndōuwéileshànglái,nánnǚlǎoshǎoyòusīyòuchě,kuángōudìshàngzhèxiērén。

  “jīntiānzǎoshàngjiùtīngshuōle,tāmenyīnwéihuòwùbèishāodeyuángù,bèilǐjiādúdǎlechūlái,kànláishìzhēnde。”

  “guàibúdézhègèshǎoniánnénggòutòngdǎtāmen,原来他们满身是伤,刚遭过毒打啊,要不然这shǎo年今天非吃大亏不可。”

  “打啊,打死这帮畜生!”

  ……

  群情愤怒,争抢着上前,殴打地上的几rén。不难猜想,这几rén有多么的不得rén心,现在群情激愤,怒火全部爆le出来。

  地上的几rén不断翻滚,惨叫声都已经不像rén出来的le,嗷嗷邪叫,哭爹喊娘,被众rén殴打的大小便失禁,臭气熏天。

  叶凡本来准备趁乱亲自出手,将他们的骨头捏断一些,让他们老实一年半载,但是现在觉根本不用他动手le。

  那些乡里乡亲,下手那叫一个狠,几rén的胳膊还有腿,全都断le,恐怕这下半生都要残废le,可想而知他们引le多么大的民愤。

  “饶le我们吧,再也不敢le!”

  “啊,救命啊,死rén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