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四章 元皇对无始


  “汪”、“汪……”

  人群中传来狗叫声,让许多古族如梦方醒,从刚才的震撼中醒转过来,栖霞原上鸡飞狗跳,一片嘈杂

  早先自称为通天的年轻道人被一只大黑狗叼住了一条比常人大腿还粗▲的胳膊,此时龇牙咧嘴,喝斥连连

  “谁家的狗没拴住,怎么乱咬人”

  “汪”

  “狗妖,我与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咬我作甚?”

  “你刚才说了什么,人族圣体斩道后杀yuán●古如屠……什么?”黑皇呲牙,一嘴雪白的牙齿寒光闪烁

  “屠狗呗……我戳,疼死贫道了,你给我松嘴”魁伟的通天道人跳脚、甩胳膊

  大黑狗扑在他的身上狂咬,犬吠不止,看的zhōu围的人啼笑皆非,战场中紧张无比,而这边却狗叫连天,发生了人犬大战

  晚霞洒落,栖霞原上坑坑洼洼,到处都是深谷与大壑,在血色的夕阳下尤显得颓败,一片荒凉与凄冷

  “yuán皇在此斩掉他一生最强大的敌人,由此而证道,你是他的第八代孙,体内流淌yǒu他的皇血,为何不能站起来杀掉敌手?”

  原始湖一名祖王在咆哮,声音响彻整片平原,震的每一个人都颤抖,这种话语蕴含yǒu雷霆之威,像是天道则在轰鸣

  尤其是人族修士,莫不一阵悚然,虽说万族盛会早yǒu协定,诸圣不显神通,但谁能保证他们真的不出手

  此刻,栖霞原上yǒu一些祖王在观战,让关注叶凡、对其抱yǒu希望的人都心头一沉,生出一些不祥的预感

  叶凡心中一凛,原始湖的祖王是想唤醒yuán古的斗志吗,还是说其隐在目的是在警告他不要出手,这是死亡威胁吗?

  这一次是生死之战,在决战前早yǒu约定,任何人都不得干预,一切都都要凭实力来说话,胜者生,败者王

  夕阳洒辉,将叶凡的身影拉的很长,脚步声在空寂的战场上传的格外幽远,像是死神的脚步在回荡

  “啊……”

  yuán古凄厉大叫,黑发乱☆如草舞动,他直挺挺的站了起来,眉心裂开,不断溢血,仙台几乎被打碎,神念毁了一半

  “我败了……但是我不甘”他在低沉的嘶吼,浓密的黑发披散,遮住了半张脸,如一轮黑日一样的眼睛看起来很空洞,他宛如■一尊蛰伏的魔主

  “不甘也难改结果”叶凡逼近,通体缭绕光辉,像是天帝踏下凡界,那种气势非常迫人

  “我败在了证道的这条路上,今生无望了,但仙三斩道的我却可以杀死你”yuán古凄然大笑

  所yǒu人都一呆,不知何意,他为何这样说?像是yǒu一种隐情,叶凡也一怔

  “身为yuán皇第八代孙,仙三斩道还是被你jī败,你觉得我太弱了吗?”yuán古话语低沉,充满了失落,道:“我想证道,约你决战,岂会以境界压你,我体内流淌yǒuyuán皇的血,yǒu自己的尊严”

  所yǒu人都呆住了,yuán古在压制自己的境界吗,以仙二大圆满之境与人族圣体进行了公平一战吗?

  叶凡也是一呆

  yuán古将这一战看成了证道路上的关键一步,未动用斩道之力吗?他虽残忍冷酷,不想却也yǒu这种坚持与执着

  “舍弃一切,遗忘所yǒu亲人与朋友,在这一世复生,只为证道,它是我心中唯一的希望与目标,而今它却……不在了”yuán古低语,泪水滚落,带着一丝凄怆

  证道路,无情路,修士需要放下太多,而他这种自太古封印至今才出世的人,肯定yǒu着多的故事

  “证道无望,死是我唯一的归宿”yuán古话语冷漠,带着一种决绝,黑发全部垂落,挡住了整张脸,道:“不过,我却要拉上你一起走,不想给族人留下太多的麻烦”

  叶凡听罢,平静的开口,道:“我为你的一生画上句点”

  “古皇血脉永辉,身为yuán皇的后人,我当让你见识真正的斩道之力”yuán古收起凄怆,一扫颓势,整个人的精气神陡升,像是换了一个人

  “锵锵……”

  在这一刻,yuán古的身上射龘出一条又一条神链,所yǒu人都能看清,绚烂夺目,那是一条条秩序,那是一道道神则

  这是真正的斩道之力,在这一刻他如浴火重生了一般,所yǒu秩序神链都连在他的身上,像是一条条凤凰翎羽,神秘而妖异

  “哗啦啦……”

  秩序神链响动,连成一片,yuán古体内战气滚滚沸腾,像是插着了凰羽的神之子,绽放出亿万道光辉

  他心中没yǒu了希望,思念太古,他对这个世界再无任何留恋,忆起了亲人以及那最珍贵的感情,他萌生死志,只求最终光辉一战,杀死敌人,而后了结自己

  “战,毫无保留的一战”yuán古一声悲吼,天地震动,满头发丝全部舞动了起来,如一尊魔神一样冲杀而至

  “如你所愿,最后光辉一战”叶凡亦大喝,战力提升到了极限,没yǒu留下一丝余力

  “轰”

  两人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光华万丈,淹没天地,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响

  余波横扫大地,一道可以看到的波澜冲向十方,轰鸣声不绝于耳,地平线上的荒脉成片的倒下,成为齑粉,化为焦土

  真正的斩道大战,拼却了性命,毫无保留,两人杀的鲜血长流,日月无光,天地失色,山河崩毁

  叶凡火拼yuán古,各种神能则尽出,生死大战,体内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斩道的yuán古比起方才可怕多了,一条条秩序神链哗啦啦而动,响彻天宇,百度遮天手打与你共分享每一次洞穿出,都让叶凡口中溢出一口黄金圣血,这是则的力量

  两人大战,昏天暗地,比之不久前要激烈很多,鲜血迸溅,他们都在浴血征战

  神链“哗啦啦”作响,与yuán古之躯相连,他像是一只仙凰一样,赤霞绕体,立身在永恒的神光下

  他在虚空中构建自己的则天地,形成一片牢笼,越发的光华灿烂了,每一条被创出的则神链都在发出道鸣,响彻天宇

  “吾道一转,韶华百年”yuán古一声大喝,最终展动了自己的道

  “噗”

  血光一闪,避无可避,一条赤红的神链穿透叶凡的肌体,将他钉在虚空中,黄金血液洒落了出来

  在这一刻,叶凡感觉体百度遮天手打与你共分享内yǒu一种生命之能冲出,顺着神链消退而去,他像是一下子失去了百年光阴

  天空中,各种光雨飞舞,那是最本源的生命精华,将两人衬托的如同不朽的神灵在对抗,一片璀璨与瑰美

  “吾道再转,韶华不存,逝水千年,英雄化土”yuán古再次大喝,这一次十道赤霞神链冲来,无路可退,没yǒu地方躲避

  “噗”、“噗”~

  十条秩序神链将叶凡洞穿,每一根都染血,触目惊心,他像是被钉在了十字架上,难以挣动,唯yǒu血在淌

  时光仿佛在飞快逝去,叶凡心中惊憾,他觉得自己在苍老,这是时间的力量吗,他根本不信

  “地断我路,天咒我体,它们都不能磨灭我,你的道也不行”叶凡大喝,身体绽放无量光□,一个黄金太极圆出现,这是他的神形,弥漫大道气机

  与此同时,青莲、仙王临九天、锦绣河山、金色的神海等诸般异象齐显,化成一幅天地道图,如开辟了一个世界

  “轰”

  乾坤崩断,十○条秩序神链根根碎掉,化成一道道流光,在虚空中熄灭,叶凡挣断枷锁,狂吼了一声,山河皆动,十方精气疯狂用来,补充其损耗的精yuán

  他的神形出现,他的异象短暂合一,将yuán古都崩飞了出去,大口咳血,秩序神链全部斩断了

  八方俱寂,鸦雀无声,所yǒu人都惊憾,古皇血脉的斩道之力亦被瓦解了,yuán古终于还是大败,倾尽力量也不行

  不过,叶凡也不好受,被yuán古之道伤了本源,需要一段时间修养才能疗好,方才险之又险,差点被对方磨灭

  “最后一战,败了我永逝,胜了拉着你一起化道”yuán古一步一步走来,没yǒu任何表情,不过却难掩那一丝落寞

  他竟然还yǒu杀龘手锏

  “召唤yuán皇,血脉复苏”他一字一顿的说出,声音如惊雷一样响彻天地,震的所yǒu人都耳骨疼痛

  “不”原始湖的人惊叫,这是yuán皇终篇秘术之一,凭现在的yuán古还无力催★动,强行施展的话这个人就废了

  他们这一族体内淌yǒuyuán皇的血,蕴含yǒu他的大道碎片,可以强行提取出来,化作神则打出

  “啊……

  yuán古大叫,满头黑发逆冲向天,每●dòng,qiánghángshīzhǎndehuàzhègèrénjiùfèile

  tāmenzhèyīzútǐnèitǎngyǒuyuánhuángdexuè,yùnhányǒutādedàdàosuìpiàn,kěyǐqiánghángtíqǔchūlái,huàzuòshénzédǎchū

  “ā……

  yuángǔdàjiào,mǎntóuhēifānìchōngxiàngtiān,měi一寸肌肤都在溢血,那是一缕缕本命精华,在其身后凝聚出一道影子

  “轰”

  在这一刻,太古皇的无上气息在弥漫,像是自古前跨越时空而来,又一次君临大地

  yuán皇

  所yǒu人都恐惧了,yǒu一种可怕的力量在流转,召唤yuán皇,血脉复苏成,yǒu一缕皇威再现世间

  yuán古吼动山”大地,向前杀来,他身后的那道模糊身影与他动作一致,yǒu一种不可阻挡的气势,让许多人当场膜拜了下去

  那虽然只是一条影子而已,但是却yǒuyuán皇的一缕威压,yǒu他的零星则碎片在内,恐怖到了极致

  施展出这一招,yuán古浑身的血脉灵性都被消耗殆尽了,即便jī毙敌手,他也没yǒu任何活路可言

  叶凡难以动弹,yuán皇的模糊虚影压迫人心,源自心灵的震慑,这种感觉无言语,是一种可怕的道威

  最终,他发出了自己的道音,舌战惊雷,面对yuán皇虚影这种盛极一时的压迫,他第一时间想到了九龙拉棺,以此抗衡

  他的双手在划动,演化斗战圣,九条真龙自他的手中腾空而上,龙吟动九天,拉着一口古棺飞向苍茫天宇,横在yuán皇虚影前

  挡◇住了

  他显化出了九龙拉棺的无上威势,抵住了太古的yuán皇,这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气氛,两者在对峙

  这是一种震撼性的场景,九条巨大的真龙横贯天云上,一口青铜古棺发出道鸣之音,像是亘古长◎存,与yuán皇并起

  四野静悄悄,所yǒu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的关注着这一幕,大气都不敢出,生怕错过什么

  然而,叶凡太过投入了,斗战圣演化到了极限,将九龙拉棺的各种威势全都带了出来,宛若让它复生了一般

  “轰隆”

  最终,九条真龙摆尾,拉着古棺冲霄而上,没入了青冥,消失不见,去了域外

  所yǒu人都发呆,尤其是庞博,清醒后捶了一下拳头,这可真是过犹不及

  “轰”

  yuán古逼近,杀气席卷苍茫大地,身后的yuán皇虚影跟着出手,威压九重天,难以抗衡,古皇威势横扫一切

  叶凡大叫不好,但并未慌乱,眸绽冷电,开始演化另一种秘术,正◆是黑皇所传之,一种远古大帝的气机扩散开来

  “轰”

  在这一刻,他仿佛化生为了无始大帝,一生无败,镇龘压九天十地,睥睨天下,一头黑发乱舞,俯视天地

  叶凡一只大手向前按去,与y◎uán皇虚影大碰撞,这是古之大帝与太古皇的隔空之战,是一种另类的较量

  所yǒu人都战战兢兢,感受到了一种诡异的气息,像是yǒu两位无上存在,相隔千古,针锋相对,进行一场大对决

  “轰隆鬼……

  惊天大碰撞不断发生,yuán古与叶凡大口咳血,各种光在他们间飞舞,那是道的碎片在崩开,震破天地

  “嗡

  yuán皇虚影在暗淡,即将要消失,yuán古的脸色一片灰白,快失去了生机

  这种无始术,是无始经内的一道根基神则,如其名一样,化一切力量为“无”,转一切“势”回归到“始”

  “轰隆”

  叶凡以此秘术jī出,将yuán皇的虚影挡回,而后化入到了yuán古的血液中,惊的众人心中震撼,张口结舌

  “召唤yuán皇,血脉复苏”yuán古大叫,想要重演这一禁术

  然而,叶凡却不给他机会了,左手施无始术,将yuán皇虚影压制回去,右手是六道轮回拳,打出了霸绝天地的一jī

  “噗”

  血雨纷飞,yuán古的身体在一寸一寸的粉碎,自天地间消失,在他的脸上出现一种难解的复杂神色,最终~充满了伤感

  “舍弃一切,遗忘亲人与真情,独来此世证道,可是希望~却不在了”最终,yuán古带着一丝悲怆,带着一种凄然,竟yǒu泪水滚落,他张开手臂,伸向没yǒu光明的虚空,独百度遮天手打与你共分享对黑暗,道:“亲人……真情……我回来了,重返太古”

  他化作点点光雨,消散在这片天地中,永远消失不见,一阵风吹来,什么也没yǒu剩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